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明长城徐达>第十九章 常遇春从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九章 常遇春从军

小说:大明长城徐达 作者:宁献王 更新时间:2019/7/1 10:44:23

同年十一月,元顺帝敕令中书省、枢密院和御史台,凡奏事先启皇太子。随后脱脱率领大兵至高邮,与张士诚战于高邮城外,大败张士诚,遂遣元兵向西攻打六合。

十二月绛州北方有红气如火蔽天,百姓都觉得非常奇观。同年京师发生大饥,加以疫疠,民有父子相食者。时元顺帝于内苑造龙船,命内官供奉少监塔斯布哈董其事。

帝自制船样,首尾长一百二十尺,广二十尺,前瓦帘棚、穿廊、两暖阁,后吾殿楼子,龙身并殿宇用五彩金妆,前有两爪。上用水手二十四人,紫衫,金荔枝带,四带头巾,于船两旁下各执篙一。自后宫至前宫山下海子内,往来游戏,行驶时,其龙首眼口爪尾皆动。又自制宫漏,约高六七尺,广半之,造木为柜,阴藏诸壶其中,运水上下。柜上设西方三圣殿,柜腰立玉女捧时刻筹,时至,辄浮水而上。

左右立二金甲神,一悬钟,一悬钲,夜则神人自能按更而击,无分毫差。元顺帝怠于政事,荒淫游宴,以宫女三圣努、妙乐努、文殊努等16人按舞,名为十六天魔,首垂发数辫,戴象牙佛冠,身被缨络大红销金长短裙,金杂袄、云肩、合袖天衣、绶带,鞋袜,各执加巴喇般之器,内一人执铃杵奏乐。又有宫女11人,练椎髻、勒帕和常服,或用唐帽窄衫。所奏乐用龙头管、小鼓、筝、篪、琵琶、笙、胡琴、响板和拍板。

以宦者察罕岱布哈管领,每日则按舞奏乐。宫官受秘密戒者得入,馀不得预。总管成遵,字谊叔,南阳穰县人,元末大臣。年十五岁丧父,家贫,勤苦不废学问。二十岁能文章,研读《四书》和《五经》。

此后,考中进士,授将仕郎、翰林国史院编修官。明年,预修泰定、明宗、文宗三朝实录。后官拜监察御史,因言事并举劾凡70余事,出为陕西行省员外郎。至正十四年,调为武昌路总管。次年成遵擢江南行台治书侍御史,召拜参议中书省事。

至正十五年正月,大鄂尔多儒学教授郑咺建言说道:“蒙古乃国家本族,宜教之以礼。而犹循本俗,不行三年之丧,又收继庶母、叔婶和兄嫂,恐怕会贻笑后世,必宜改革,绳以礼法。”朝廷不报。丁丑,徐寿辉将倪文俊复陷沔阳。威顺王库春布哈,令其子报恩努、接待努、佛嘉努同湖南元帅何思南,以大船四十余只,水陆并进,进攻沔阳倪文俊,兵至汉川鸡鸣汊。由于水太浅,船阁不能行,倪文俊以火筏尽烧其船,接待努、佛嘉努皆遇害,报恩努兵败自杀,妃妾皆陷,库春布哈走陕西。时河南贼数渡河,焚掠州县,中书参议成遵言于丞相说道:“今天下州县,丧乱过半,而河北稍安者,以

天堑黄可为之障,贼兵卒不能飞渡。所以剥肤椎髓以供军储,而民无深怨者,视河南之民犹得保其室家也。今贼北渡河,官军不御,是大河之险亦不能守,河北之民复何所恃乎?河北民心一摇,国势将若之何?”

语未毕,哽咽不能言,宰执以下官员皆为之挥涕,乃入奏元顺帝。元顺帝即遣使罪守河将帅,而防御稍严,仍遣兵分守陕西、山东诸路。滁帅郭子兴的军队缺乏粮食,诸将谋所向,朱元璋说道:“丞相此行困守孤城诚非计。今欲

谋所向,惟和阳可图,然其城小而坚,可以计取,难以力胜也。”郭子兴说道:“该当如何?”朱元璋说:“向攻民寨时,得民兵号衣二,其文曰庐州路义兵。今拟置三千人,选勇敢士,佯为北军,以四橐驼载赏物驱而行,声言

庐州兵送使者入和阳赏赉将士,和阳必纳之。因以绛衣兵万人继其后,约相距十馀里,候青衣兵薄城,举火为应,绛衣兵即鼓行而前,破之必矣。”郭子兴从其计,使张天佑将青衣兵,赵继祖为使者前行,耿再成率绛衣兵继其

后。张天佑至陡阳关,和阳父老以牛酒出迎。在第二天中午,张天佑兵从它道就食误约,耿再成过期不见举火,以为张天佑必已进据,率众直抵城下,平章额森特穆尔急闭门,以飞桥缒兵出战。耿再成不利,中流矢逃走,官军追至千秋坝。日暮的时候,收兵还,张天佑等人赶到,适与元军相遇,当追至小西门,城上急抽桥,汤和以刀断其索。张天佑等夺桥而登,将士从之,遂据和阳,额森特穆尔夜遁。

耿再成败归,谓天佑陷没,俄又报官军入滁,遣使来招降,郭子兴非常担心,召集朱元璋等人参与谋划。朱元璋乃呼使者入,叱令膝行见子兴,众皆欲杀之,朱元璋说道:“杀之,是速其来也。不如恐以大言,纵使去,彼必

惮我,不敢进。”郭子兴采纳建议,急属朱元璋率兵前往,仍规取和阳,至则张天佑已据城矣,乃入城去安抚百姓。郭子兴命朱元璋总领和阳兵,时诸将多郭子兴部曲,未肯屈服,独汤和奉命唯谨,李善长委曲调护之。

诸将多杀掠,城中夫妇不相保,朱元璋恻然,召集诸将说道:“诸君自滁来,多掠人妻女。军中无纪律,何以安众!凡所得妇女,悉数还之!”于是,各地百姓相携而去,民心大悦。二月,刘福通等人自砀山夹河迎韩林儿至,立其为皇帝,又号小明王,建都亳州,国号宋,建元龙凤。以其母杨氏为皇太后,杜遵道、盛文郁为丞相,罗文素和刘福通为平章,刘六知枢密院事。

撤鹿邑县太清宫材建宫阙,杜遵道等各遣子入侍。杜遵道本国子生,尝上书于知枢密院事满济勒噶台,请开武举以收天下智谋勇力之士,满济勒噶台以遵道补本院掾史。杜遵道知不能行其策,乃弃去,适颍州,为红巾军举首,至是遂相小明王。戊辰,命太傅、御史大夫旺嘉努为中书右丞相,中书平章政事定珠为左丞相。壬申,立淮东等处宣慰使都元帅府于天长县,统濠、泗义兵万户府并洪泽等处义兵,听富民愿出丁壮义兵五千人者为万户,五百名者千户,一百名者百户,仍降宣敕牌面。不久,命刑部尚书董铨等人与江西行省平章政事和尼齐专任征讨事务,可以便宜从事。同时,遣使先降曲赦,如果不降克日进讨。

接着,元顺帝任命御史大夫汪家奴为中书右丞相。但是,脱脱被罢官流放,哈麻还不放心,他一定要置脱脱于死地。三月,徐寿辉率领红巾军攻破襄阳。又命旺嘉努摄太尉,持节授皇太子玉册,锡以冕服九旒,祗谒太庙。

脱脱既命移伊集纳路,台臣犹以谪轻,疏列其兄弟之罪。同年三月,哈麻指使监察御史袁赛因不花等人上奏元顺帝,说对脱脱兄弟的处分太轻了,请求严加惩处。元顺帝又下了一道诏书,将脱脱流放到云南大理宣慰司镇西路。

之后,将脱脱的弟弟也先帖木儿流放到四川碉门,脱脱的长子哈剌章流放于肃州,次子三宝奴流放于兰州,所有家产全部被没收。不久,苏州城下起了雨血,引起了苏州百姓的恐慌和不安。元军十万人攻和州,朱元璋以万人距守,间出奇兵击之,元军数败,只好离去,城中复乏粮。时太子图沁及枢密副使弁珠玛、民兵元帅陈埜先,各遣兵分屯新塘、高望、青山和鸡笼山,道梗不通,朱元璋率兵将他们击退。

濠州旧帅孙德崖亦乏粮,率所部就食和州。郭子兴故与孙德崖有隙,得知后大怒,自滁州来讲和。孙德崖闻郭子兴至,即欲他往,其军先发,孙德崖断后。朱元璋送其军出城,行二十里,忽城中走报,郭子兴与孙德崖争斗。

每当事情解决之后,郭子兴马上听信谗言疏远朱元璋。郭子兴还将朱元璋左右能干者都召去,慢慢地剥夺他的兵权。因此,朱元璋在替郭子兴办事时更加谨慎小心。将士有什么进献,马秀英总将它们送给张夫人。

郭子兴到滁阳后,就想就地称王。郭子兴被朱元璋劝阻,这才作罢。待到攻取和州,郭子兴命朱元璋率领将士驻守和州。孙德崖因遇饥荒,就食和州境内,请求在城中驻军,朱元璋接纳了他。

有人为此向郭子兴进谗言,诬告朱元璋。郭子兴连夜赶至和州,朱元璋前来拜见,郭子兴怒气十足,不与朱元璋说话。朱元璋说道:“孙德崖曾经监禁过你,我们应当防备他。”郭子兴虽未说话,心里却认为他说得对。孙德崖听说郭子兴到了和州,打算企图引兵离开。前营已经出发,孙德崖正留在后军察看,这时他的军队与郭子兴军队展开了战斗,死了很多人,郭子兴长子郭天祺战死。

郭子兴得知长子战死,将孙德崖抓住,而朱元璋也被孙德崖军所捉。郭子兴知道后,大吃一惊,立即派徐达前去代替朱元璋,并将孙德崖释放回去。孙德崖的部下释放了朱元璋,徐达也逃脱回来。

郭子兴恨透了孙德崖,本想报仇杀之而后快,因为朱元璋的缘故才勉强释放了他,因而一直闷闷不乐。至正十五年四月,常遇春随刘聚在和州抢掠时,正巧遇上朱元璋率军攻和州。常遇春早就听说朱元璋仗义豪侠,很有作为。他便利用在和州相遇的机会,装成老百姓观察朱元璋的行为。他亲眼目睹了朱元璋平易近人,视士卒如弟兄的作风,也看到了朱元璋的部队纪律严明,不侵害百姓的行为。

他知道朱元璋是个做大事者,而刘聚仅仅是个盗匪,不能与朱元璋相比。他当机立断,决定在和州投奔朱元璋。常遇春去投奔朱元璋时,朱元璋的态度很冷淡。

朱元璋问常遇春:“你是不是挨了饿,想到我的队伍中找饭吃?”常遇春回答说:“我在刘聚手下打家劫舍,并不愁衣食,只是刘聚只知抢掠和盗窃,心里并无大志。我听说将军是位贤明智者,因此前来投奔,为将来的

前程愿效死力。”朱元璋问道:“你能跟我过江打仗吗?”常遇春回答说:“将军指到哪里,我愿打到哪里,渡江之日,我愿为先锋。”朱元璋见常遇春身材魁梧,体魄健壮,出语忠恳,就把他留了下来。从此,常遇春开始弃盗为良。

常遇春,字伯仁,号燕衡,安徽凤阳府怀远县人。元末红巾军杰出将领,明朝开国名将。出身于贫苦农民,青少年时期,不甘心于老死田间,因而随人习练武术。

家贫无力支付学费,就多出力干些勤杂工换取学习机会。长大之后,体貌奇伟,身高臂长,力大过人,精于骑射,各种兵器都能使用。元末阶级矛盾已经激化,盗匪和起义军蜂起。1352年加入定远一带的绿林大盗刘聚,跟着刘聚拦路抢掠,入宅为盗。起初颇觉新鲜,既能大碗食肉,又能分得银两。数月之后,常遇春发现刘聚只知打家劫舍,四处抢掠,并没有什么打算,他就脱离盗群,打算另寻出路的念头。

1355年四月,加入朱元璋的起义队伍,从此踏上了为明朝建功立业的机会。

1

第十九章 常遇春从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