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汉之魂>第七回 暂时平静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回 暂时平静

小说:大汉之魂 作者:叶知秋 更新时间:2019/6/17 16:02:33

匈奴的攻城大军终于败退了,耿恭也是筋疲力尽的一屁股坐在一旁的台阶上。

看着城门前满地的尸体,还有那依旧燃烧着的大火。城内的军士们正抬着或扶着受伤的人到后边去医治。空气中还弥漫着尸体烧糊了的臭味与血腥味。

“窦和!叫人把火给灭了吧!”耿恭随口喊道。

“将军!窦大人他……!”

看着身旁的军士,耿恭忙起身问道:“他怎么啦?”

随着军士手指的方向,耿恭这才发现,窦和坐在地上,身子靠在城墙边的墙角处,满身是血污,双眼圆睁,嘴角还流着血。一支匈奴人的短矛正插在他的胸口。

在他身旁还有两名匈奴人的尸体,其中一人斜扑倒在他的大腿上,这人的背上还插着他的环首刀。

耿恭急忙跑上前去:“窦和!窦和!”

可是无论他怎么摇晃,窦和却再也听不见了!

耿恭不由的紧闭双眼,使劲的摇了摇头,这才缓缓的站起身来仰天轻叹一声:“兄弟!走好!”

“将军!这城门有些损坏,怎么办呢?就是修一修,只怕也经不起匈奴人这样的撞击了!”刚刚扑灭完城门前的大火,司马绪检查完城门后,跑来报道。

跟着司马绪来到城门前,耿恭上下左右的看了看破损严重的城门。只见那厚重的城门已被撞出不少裂痕,断成两截的横插掉在一旁,插满箭失门上还血迹斑斑的。

“唉!让军士们多抬一些大石块来,将城门给封住吧!这样也不用担心他们再撞城门了!”

司马绪一听,忙劝道:“将军!可是这样的话,我们想出去那可也麻烦了啊?”

指着外面匈奴人的大营,耿恭笑道:“你看看我们现在还需要出去,还能够出去吗?”

“可是将军!如果阿依他们给我们送粮食来了呢?”

耿恭倒是一时把这事给忘记了!是啊!关上城门,里边再多用大石块堵住,是不用怕匈奴人来撞门了!可是阿依他们来了怎么办呢?总不能又让军士们再慢慢的搬开吧!

走出城门,抬起头看了看城墙后,耿恭说道:“到时我们恐怕只有用绳索将他们和粮食吊上来了!”

司马绪看了看,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对了!这一仗我们死伤了多少人?”

“将军!我刚刚清点了一下,目前城内还剩二百三十七人,其中还有十一人轻伤,六人重伤!”

耿恭听后也不觉的一愣,虽然今天的战斗十分残酷,但他也没想到一下子便损失了五六十人!匈奴这才攻城两天,就已经伤亡超过两成了!如果这仗再这么打下去,那还能坚持多久啊?

“将军!”

听见喊声,耿恭这才回过神来:“我知道了!这里你来安排吧!我去看看受伤的兄弟们!”

这一天的战斗,耿恭的汉军伤亡不小,而且差一点就让匈奴人攻破了疏勒城,可谓是险象还生。

不过匈奴人也没的讨着什么便宜。虽然看着差一点就拿下疏勒城了,可还是功亏一篑。并且他们今天的伤亡也和昨天差不多,也有六七百人。这样仅仅两天的攻城战,就让左鹿蠡王损失了一千多人。这让他的心情也十分郁闷。

回到营中,坐在大账里的椅子上,左鹿蠡王还在回想着今天的战斗。为什么?为什么?就差那么一点就能拿下疏勒城了!那耿恭区区几百汉军怎么就这样难缠呢?

“来人啊!给我拿酒肉来!”

士卒端来酒肉之后,本也饿了的左鹿蠡王一手抓起肉,一手拿起酒壶便大吃大喝起来。

大帐的帘子一掀,都勒尔见左鹿蠡王正喝着闷酒,吃着肉。便知他心情不好,正要退出去。

“都勒尔!来都来了还走什么?进来吧!陪本王喝酒!”

都勒尔只得又反身进了帐内,在下首坐了下来。没一会有士卒给他也送来了酒肉。

左鹿蠡王举起酒壶:“来!喝一口!”

都勒尔忙倒上一碗酒举起来,跟着一饮而尽之后,又想了想这才起身行礼说道:“王!胜败乃兵家常事,不必挂怀!待明日让末将再带兵前去攻城,我就不相信,耿恭那区区几百人能守多久,咱们人多!就是耗也把他们给耗死!”

左鹿蠡王一听不由的苦笑道:“耗?这样耗可不行啊!这才两次攻城,我军便已折损一千余人!若真这样耗下去,就算是把耿恭的汉军给消耗怠尽了!那我们会损伤多少人?五千?还是八千?这样我们还能算是胜仗吗?我又怎样向单于去交待啊!”

“那……那可怎么办啊?这疏勒城实在是难攻,而且耿恭的汉军又狡诈多计,我们……!”

左鹿蠡王摆了摆手:“罢了!罢了!现在几乎整个西域北道都已落入我大匈奴的掌中,眼下就只有这疏勒城的耿恭与柳中城的关宠了!不过柳中城那边我估计应该也坚持不了多久!咱们就把这疏勒城给围起来,反正他们也掀不起什么浪来的。我倒要看看这耿恭能够坚持多久!而且时间一长,他这没吃没喝的!饿也饿死他们!”

“王的主意不错!这样也免去了我军增添无谓的伤亡!”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匈奴倒是忽然安静了下来。除去偶尔会派出骑兵到城下侦察或是叫骂一翻以外,并没有什么大的动作。

不过耿恭却也并不敢大意,由于现在城内只余两百二三十人。因此他又根据需要,将军士进行重新编组。其中一百人分作两队,每队五十人,专门负责夜间巡城。以防匈奴人的夜袭。余下的一百多人主要是用在白天值守在城上。这样做即能保证将士们都能轮流的得到休息,同时也可保证城防没有空隙,以给匈奴人可趁之机。

大半个月过去了,城内的粮食由于兵源的减少,反倒是至少能支撑一两个月以上。因此短时间内,耿恭倒还不必担心这些。

只是现在匈奴大军围城,对于外边以及朝庭里的情况,便就一无所知了。虽然他也知道了阿依他们来的那条小路,只要人数不多,出去倒是不容易让匈奴人给发现。

但他现在并不想派人出去。向朝庭的奏报早已派人送了去,明帝新亡,他也知道短时间内朝庭是不可能派出救兵的。而若让城内的守军利用起了这条小道,他也怕万一有人心志不坚,趁机溜走,那便会极大的动摇军心。

当然更不可能让全军通过这条小道逃走!因为这条小道无法通行马匹,就是步行都还得十分小心,稍有不慎便会摔到一旁的深涧之中。再说两百多号人,也只有那二十余匹战马,也根本不够。因此若这样逃出去的话,用不了半天便会让匈奴的骑兵给追上,到时候只怕是连还手之力也没有,只能等待着让其屠杀而已。

闲暇之余,耿恭不由的会担心起阿依娜古来。也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如今车师已降,可以说除去被围困的疏勒城和柳中城,整个西域北道现在都在匈奴人的掌控之中。无论是阿依的身份,还是她所做的事,一但让匈奴人给发现,那可也便是杀身之祸啊!

甚至耿恭希望她不要再管城里的事了,而是趁着现在还安全,远走高飞。远离这个充满危险的战乱之地!只希望她能自由的活着,那怕自己最终战死在这疏勒城里也没关系。

而此时在绿洲村的阿依娜古也是心急如焚。只听说前些日子,匈奴对疏勒城攻击甚猛,而且死了不少人,她虽然担心耿恭的安危,却又对城里的情况一无所知。

还有一件更让她着急的事,那便是现在粮食的收集是越来越难了!随着匈奴人先后控制了周边的各大城镇,丝路的商贸几乎已经中断!不少客商知道这里的情况之后,都不敢再来,还有一些更是绕行几千里,走西域南道,也不愿意到这里来冒险。

所以像他们这样大量收集粮食、肉干的话,那是很容易引起匈奴人的注意,并引祸上身的。

1

第七回 暂时平静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