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黄昏>3. 立誓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3. 立誓

小说:烽火黄昏 作者:楠林笑生 更新时间:2019/5/20 19:11:17

  其实,那个时候,四排的人都没真正上过战场。老将、书生、老军、参谋、小兵等人虽然在山上做土匪时也曾和保安队打过仗,但是那时他们两边的武器都很简陋,那时候双方的冲突只能算是小打小闹,因为他们都没有大炮,没有手榴弹,没有机关枪,没有冲锋枪,只是在山里打游击。当然,他们也有黑吃黑的经历,曾经和一队自称是滇军南方分队的四十多人打一仗,抢到了十五个手榴弹,两把冲锋枪,五十二把步枪以及三百多发子弹。当时他们本来想用钱买的,怎奈钱不够,而那一队人马在半夜还洗劫了附近的几个村庄,所以他们决定动手抢那批军火。他们损失十一个人,伤了十六人,终于打死了二十三人,打伤而且迫使十一人投降。那时他们在深山里一共聚集九十多个人,原来只有六把步枪,十三把手枪,二十六把土枪以及各种刀具和狩猎的弓弩。当时全国号召一起抗日,于是他们打算投军,大当家王杉坚决不答应大家投军,结果惹怒了书生和参谋,最后书生很突然地开枪毙了王杉。三当家李敢早年就是当地有名的混混儿,但胆小怕死,不敢和书生相争,见势不妙后就拉了十几个亲信偷偷地把好的武器带走了。二当家李镖答应书生率众投军,途中领十几个亲信逃跑了,后来又有很多人逃走了,剩下的二十多人因为走投无路,身无分文,只好决心去当兵。

  后来,因为书生黄脑敢开枪毙了大当家王杉,大家心里都让着他,所以就推他做老大,投军后就被推荐做排长。参谋为人精明,经常有一些大家想不到的策略,所以让他当副排长。

  他们从军的过程也是很莫名其妙,因为那时居然不知道投靠哪一支部队。

他们离开山寨时,都信誓旦旦地说不再回去。

  “咱们都是被李敢和李镖这两个狗娘养的欺骗,所以才上山的,谁知道抢来的财宝都归他们了,我们只能吃饱饭,实在是窝囊!”有人气愤愤地说。

  大将说:“当时我要不是听说有什么共产党将要占领两广,我很可能就没有想过要上山混日子。当时李镖说咱们在山里起义什么的,还说时期一到就和红军一起打天下,专打土豪分田地,然后就不用做土匪了。他还说就算最后没有去打天下,咱们在深山里也不会受当官的欺负,所以我才上山的。”

  书生说:“我们就不管那么多了,等到咱们投军了,就是救国救民的军人,就不再是山大王了。我听说日本人已经将大半个中国给占领了,要是他们将来把我们家乡也占领了,那我们活得就更加窝囊了,真会变成猪狗不如了,甚至很可能连活命的机会也没有了。”

  喇叭说:“我觉得哪个当官的不作威作福?说不定日本人来后会对咱们好一点呢,他们来了一定把那些有钱人都杀了个大半,然后我们就能分到田地,甚至还分到一些钱财。”

  参谋冷冷地说:“小喇叭是笨蛋,土鳖货。如果日本人真的好,那为什么杀那么多人,你难道不知道他们占领我们的家乡后,一定将会把我们当成奴隶吗?你知道做了奴隶会怎样吗,那是是狗都不如的!”

  “咱们又没去过南京,也不知道南京在什么地方,北京又在南京的什么地方,去投什么军,打什么仗嘛?”喇叭喃喃自语,他对参谋冷笑,又说:“他们把我们当奴隶?那怎么可能,说不定现在鬼子占领过的地方的土鳖们都翻身了,都变成有田地的土鳖了,哈哈!”

  书生冷笑,对喇叭说:“这世界上,侵略者是不会善待投降的人的,除非投降的人是走狗,但走狗也不见得很了不起。”

  “喇叭这土鳖就是胆小,而且还很无知。北京自然在南京的北边。”小兵插话说,他顿了顿,又说:“既然有南京和北京,那么东京和西京又在哪里呢?是不是都被日本人给占领了?”

  “那也不一定,就像我们镇一样,难道东方村就在我们镇的东方?它还不是在镇的北方吗?”老军反驳小兵。

  “东京和西京自然有,只不过不是很出名,咱们不知道而已。依我看,说不定西京就在咱们广西,而东京呢,说不定就在广东呢。”野猪突然叫嚷着。

  大家都不知道中国到底有多大,也不知道有多少出名的大城市,除了上海、北京和南京,别的有京字的城市或者地方就不知道了。他们都望着书生,希望书生知道一些。

  书生沉思了很久,冷笑一声,终于说:“我知道北平就在北方,但是北京是不是和北平一样,也在北方吧!或许,北京就是北平的一部分,说不定它就在北平和南京之间,不南也不北。当然,南京在南方。这个地理的东西,我还真有点不太明白呢!”

  那时候,他们谁也不知道北平就是北京。

  老将问:“那南宁呢,南宁在北还是在南?上海呢,是不是在海上?海又在哪里?”

  喇叭也凑热闹,很肯定地大声叫嚷着:“南宁嘛,自然在南方了,它可是有一个南字,我们都是南方人啦。”

  小兵说:“我就知道一点,那就是南宁在咱们县的东方。所以咱们一路向东,最后一定能到南宁,然后一定能遇到日本人。”

  病猫一向不喜欢说话,可他忽然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那就好,咱们向东走,见到日本人就好了,杀他个片甲不留,然后抢走他们的东西。”

  参谋说:“我们都听说日本人在北方干那多坏事,烧杀抢夺,无恶不作,那就说明他们的本事不小,咱们遇上了他们,凭着咱们手里的破枪,就怕打不赢他们,好什么?”

  病猫呵呵一笑,说:“你笨呀,咱们的枪不够用,还有刀可以用嘛,咱们偷偷地靠近他们,然后灭了他们一小部分的人,然后抢走他们的东西呀,吃的喝的,还有枪炮东东都抢过来。咱们抢侵略者的东西,老百姓们一定不会怪我们,反而称赞咱们英雄呢,要是咱们抢得很多,还怜悯那些吃不饱的村民,给他们一点吃的,那么他们一定会对咱们千恩万谢了,那可是一件好事呀!咱们有了很多枪炮,那么就可以扩建队伍,叫那些乡亲们和咱们一起杀鬼子。”

  书生皱眉,淡淡地说:“咱们就几十杆破枪,怎么去抢别人的机枪和大炮?找死吗?”

  病猫说:“咱们以前在山里混,那时一组人二十六个才有十九杆土枪,还不是打得民兵们团团转,还抢了他们的枪支弹药,难道我们就不能抢日本人吗?”

  参谋说:“那些民兵都是窝囊废,都是一些混口饭吃的不作为的贪生怕死的懒汉,他们又不是真正的兵,根本没有受过军事训练,自然被咱们欺负了。可是,我们要面对的日本鬼子大多可都是身经百战的兵,而且他们的步枪机枪大炮都很厉害,不然他们怎么能屠杀北京、上海和南京的人?你们知不知道,这几个地方是很大的,比咱们县不知道要大几千几万倍,人数那就甭说了,一定有几十或者几百万人呢。日本人被大家说成鬼子,说明他们很厉害,就像魔鬼一样凶狠厉害。”

  野猪忽然大叫:“鬼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就不怕鬼,上次在那雅山里,西谷有几个鬼在呼叫,我和黑牛、老虎带三把枪去找它们,没找到,它们被我们吓跑了。”

  病猫说:“你吹牛,鬼会怕你这头野猪?”

  野猪说:“反正咱们去了没见到鬼魂,我们还想看看鬼长得怎么样子呢,是不是真的像别人说的会飞呢。我们在那几个死民兵的坟头上拉尿,黑牛还拉一包屎,哥们几个说下次还听到鬼叫,就来挖坟烧骨头。过几天,咱们去巡山捕猎,听到的只有鸟和野兽的叫声了,再也没有鬼叫了。”

  老将呵呵冷笑,说:“野猪吹牛皮,吹得太过分了。”

  野猪大怒,叫嚷着:“谁和你们吹牛?那天我们听到叫喊声,听到哭声,就是那几个死人的鬼魂作怪。你们不信可以问黑牛和老虎。如果我说半句假话,我自个儿是乌龟生的土鳖,将来被日本鬼子抓住,放到锅里煮烂!”

  书生叉开话题,微笑着说:“有没有鬼暂且不说,咱们应该先投军,然后在去抢日本人的枪炮,杀那些凶残的日本人。”

  野猪说:“既然日本人已经占领南京,咱们将来一定去南京打他们,然后抢他们的东西,然后还去北京,把所有的日本人都打死了,那么当地没有死掉的人一定把咱们当成恩人,每家都送一点钱给我们,那么咱们就发大财了,对不对?”

  喇叭笑着说:“我们还用得着别人送钱吗?我们打赢了日本人,那么很多值钱的宝贝都是咱们的了,那时有金有银的,花不完呢!”

  野猪、病猫、喇叭等人都是十足的流氓土匪,在他们的意识里,打仗就是为了抢到东西,然后当成战利品,占为己有。

  其实,他们这个队伍里,没有人受过有关爱国护民的教育,甚至有的人就是野孩子出身,和禽兽的想法差不多,活着只是为了活着。

野猪就是野孩子出身,从小是孤儿,后来爷爷死了,就到处流浪,偷拐骗抢样样都干过,唯一没有干过一件值得别人赞扬的好事。他十三岁就被关进牢房,因为没有人送饭,差点饿死,所以巡捕房把他扔到路边,本以为他会饿死,结果他和流浪狗抢食物,就像流浪狗一样活着,后来遇到大将等人,才一起进山林里混日子。大家给他取名不要命的野猪是很有道理的,因为他抢东西的时候真的很拼命,就是不要命的那种人。

  其实,他们谁也不知道北京在哪里,也不知道南京、上海等地方在哪里,更不知道南宁算是在南方还是在北方。书生虽然念过几年书,但是对地理知识一窍不通,他甚至也不确定北京是不是在中国的北方。

  小兵忽然说:“讲了半天,你们都不知道南京在哪儿,甚至连南宁在哪儿也不知道,还吹什么牛?以前有人说南宁在南方,现在又说在东方,都是狗屁话。”

  大将笑着说:“我们去投军了,多问别人,自然知道。南宁嘛,应该是中国的南方,我听说桂林在南宁的南方,所以我们要想见到姓白的和姓李的军老大爷,就应该往南走,然后投军。”

  他们在山里和民兵作对,所以对广西军部的印象很不好,心中对白崇禧和李宗仁还怀有敌意,因此提起广西军部的高级人员,总是说姓李的和姓白的军大老爷。

  书生板着脸,说:“你们既然让我做头,那么你们就听我的,是不是?”

  小兵说:“这个自然,只要你说得有理。”

  老将说:“既然他是老大,说话自然有理。”

  小兵叫嚷着:“是老大的,放个屁都是香的吗?”

  老将冷笑,说:“你这小鬼胡说什么?”

  小兵大怒,涨红着脸,大声说:“你这老鬼才胡说!难道做老大的就没有说错话,就没有做错事?王杉那个小乌龟自私自利,说话就像放屁一样,要不是书生抢先毙了他,我就用刀砍死他了。当然,现在咱们是兄弟,但也不能乱来,反正谁做得不对,我就要说,甚至要管,怎么样?谁不服?”

  老将呵呵干笑,嘴巴低声嘟哝着,不再说话。他知道小兵是一个脾气很坏的小混蛋,他不屑和小混蛋吵架,他也吵不过小兵,因为小兵在争吵的时候经常很无赖,而且他生气时就不喜欢听别人的道理。况且小兵的哥哥是老军,他们兄弟连手,那么他只有挨揍的份儿,就算老军不出手帮小兵,凭自己的能力也未必能打倒小兵,所以只好闭嘴。大家都知道老军的拳头硬,别的人三四个也未必能制服他,所以他更加不敢得罪老军了。

  参谋说:“大家都是兄弟,有什么事情,一起商量怎么解决是最好的办法。”

  书生沉默很久,忽然拍手笑了笑,说:“好,大家既然愿意去投军,那么我们以后就不能再去收保护费了,也不能去做偷蒙拐骗抢的勾当了,我们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军人,做军爷!”

  书生的脸上露出骄傲的神色,仿佛就像一头刚刚打败了对手的公牛,他高声叫喊:“兄弟们,当兵是一条有前途的路,咱们要勇敢前进,上阵杀敌,把侵略者消灭掉,建功立业。咱们打了胜仗,赶走了日本人之后,就可以风风光光地回家乡了,就不会再有人说咱们是坏人,是土匪了。”

  野猪说:“我们当兵后就不能去抢,不去收保护费,那没有饭吃的时候怎么办,等着饿死吗?那些做保安队的民兵,还不是一样逼迫一些商人交保护费吗?”

  “投军了,自然有军粮,饿不死。”参谋说。

  书生郑重说:“咱们要当兵,就当最好的兵,而不能像那些下三滥的民兵。我要告诉你们,军人的责任是保家卫国,是爱护老百姓。”

  参谋大声说:“咱们做土匪,也是做得最勇敢的而且最有义气的最有正义感的土匪。现在要当兵,那就要做最勇敢,最有作为,最能打仗的铁铮铮的兵。否则,咱们就散伙,各自回家乡当乞丐。”

  小兵拍手叫嚷着:“我赞同参谋说的,咱们要么不当兵,要么就当最好的兵。”

  喇叭问:“什么样子的兵才是最好的?”

  书生说:“能打胜仗,能吃苦的兵就是最好的兵。”

  小兵笑着说:“咱们没有当兵之前,是不是应该再去收一次保护费,让大伙儿能再开开心心地吃一餐?”

  书生板着脸,忽然笑了笑,沉声说:“我们既然已经决定要当兵,那现在就要有军人的样子,谁都不许去偷,不许去骗,不许去抢。我建议现在大家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咱们一起行动,一起吃饭。”

  小兵叫嚷着:“如果身上没有钱呢,是不是以后没有饭吃?”

  参谋大声叫嚷着:“我们是兄弟,是兄弟的就同甘共苦,有吃就大家一起吃,没有吃就大伙一起挨饿,怎么样?”

  书生大声问:“有谁觉得不好,有意见的起手。”

  结果没有人起手,但一半的人这时已经身无分文了,因为参谋和老将最有钱,所以大家都同意让他们管钱。

  野猪突然叫嚷着:“刚才书生说咱们不能抢,难道咱们去打日本人,也不能抢他们的东西?那打仗干什么?日本人占领我们的国土,不就是为了抢夺咱们中国人的东西吗?咱们打败了他们,抢回东西自己用难道不好吗,非要做什么穷酸的大兵?”

  书生的脸上露出激动之色,有点意气风发的骄傲气势,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冷冷地笑了笑,握住拳头,昂然说:“抢!咱们抢是要抢,不止要抢日本人的东西,还要杀死他们。他们是强盗,我们是军人。”

  军人打强盗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即便是军人抢了强盗的东西,那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大家过去在深山里活动,很多村民暗中都说他们是强盗,还有人扬言要请民兵去剿灭他们,所以他们收保护费时只打人,却不杀人。如今决心去投军,不再做偷鸡摸狗和仗势欺人的勾当,把日本人当成强盗,把自己当成打击强盗的兵,心中不免有点沾沾自喜,都感觉这么选择很风光,将来走在街上也很体面。

  小兵拍手说:“不错,书生说得有理,咱们去做打强盗的兵,那么战利品可都是咱们赢来的,不是抢来的。”

  书生说:“但是,我们绝不能随便抢平民百姓的东西,更不能乱打人杀人。我们要做堂堂正正的军人,要让老百姓们尊敬咱们,否则咱们就是土匪,就是强盗。”

  “咱们本来就是土匪,现在也用不着在脸上贴金。”野猪傲然说,在他的心里,土匪也是值得骄傲的。

  书生板着脸,嘴角露出诡异的微笑,双眼似乎射出利剑般的光芒,指着野猪厉声说:“你是,我不是!”他咬着牙,握着拳头说:“咱们既然要当兵,为什么还做土匪的勾当?谁还想去收保护费的,现在自己回山里去,等我当了兵,就拉一队人马去跟他火拼!”

  大家都闭嘴了。他们没想到书生变脸这么快,一旦决定做了军人,就对土匪无情起来。

  野猪冷笑一声,低声嘟哝着:“变色龙,假正经。”

  大将距离野猪最近,听出他说什么,但有怕大家起争执,低声对野猪说:“咱们兄弟之中,就书生念过的书最多,懂得大道理最多了,所以听他的一定没错,至少他在为咱们着想。”

  野猪望着远方,喃喃地说:“咱们走着瞧吧!反正在山里也没活路了。”

  参谋假装咳嗽几声,说:“帮有帮规,家有家规,国有国法,军有军法。现在咱们是一家人,书生是老大,老大的话不听,那要老大来做什么?今天我们要定下规矩,然后才能去投军,否则大家赶紧散伙,该做乞丐的就去做乞丐,该回家让小妹子或者小姨子养就赶紧滚回家。”

  书生叫嚷着:“我只说两点,第一,咱们要当兵,就做堂堂正正的军人,也就是从现在起,不能随便做偷蒙拐骗抢的勾当;第二,咱们既然已经决意做军人,那么作为军人,就要遵守军队的纪律,收敛自己的坏习惯。”

  小兵叫嚷着:“好啦,就这么办,咱家赶紧去投军,然后上阵杀敌,抢他狗日的日本鬼子的东西!只不过军队的规矩是怎么样子的呢?我想应该和保安队的差不多的吧!我看那些军人也和咱们差不多,欺软怕硬,哈哈!”

  书生冷冷地瞧着小兵,眉毛微微蹙起,然后向老军瞟一眼,淡淡地说:“军队和保安队不一样!”

  老军知道书生的意思,他不向小兵发脾气,不使坏脸色,那完全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于是说:“入乡随俗,入行就随行规,这没什么可说的。”

  其实,他们活动的地盘上,民兵保安队和他们差不多,都是欺压村民,目的就是为了吃好穿暖。有的民兵保安队就像强盗一样,穷凶极恶,比他们做土匪的还狠,所以他们的想法自然也觉得正规的军队和他们差不多。当然,有的杂牌军队也和保安队没有多大的差异,除了携带的武器有差别而已。

  在去投军的路上,书生开始给大家讲起一些历史上有名的军队的血性故事,给这群一向毫无民族观念,毫无国家利益观念的麻木不仁的人讲述一些英雄事迹和民族大义。当然,书生也只是上过几年私塾,世界观也不大,但他一向喜欢看书看报纸,所以从中了解到一些有关民族大义的事情。他们在路上嘻嘻哈哈,书生讲得乱七八糟,因此大部分人一知半解,听得莫名其妙。但他们本来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对英雄人物和英雄事迹也颇为好奇,甚至在心中产生敬佩之情。

  小兵叫嚷着:“书生吹牛吧,什么戚将军杀倭寇,瓦氏夫人显神威,林则徐烧英国人的鸦片,郑成功驱除红毛鬼子,那很可能都是说书的胡说八道吧。”

  书生说:“现在哪里来的说书的人?我说的大部分都是历史人物事迹。”

  小兵说:“反正以前见街上有讲故事的,也听说都是说书的将的,他们把这些骗人的故事流传下来的。”

  喇叭也叫嚷着:“什么岳飞精忠报国,岳飞领五百兵破十万金兵,我看还是张飞大战吕布几百回合的故事真实一点。岳飞这小子凭什么叫做民族英雄?金人是什么人,是黄毛鬼吗?张飞关公这两个家伙为什么不被称赞为民族英雄呢,难道这两个门神不比岳飞这小子厉害吗?”

  书生说:“金人应该不是黄毛鬼的,很可能也是咱们中国古人吧,可能就是我们中国的一个种族的人,应该是金族的。”

  小兵说:“丢他妈,还有个金族,那有没有银族呢?他们的金子是不是很多?”

  喇叭反问小兵:“金族人不一定就是有很多金子的种族,依你这混球逻辑来推理,难道汉族的就都是男子汉吗?乌龟族的都要养很多乌龟吗?”

  小兵对喇叭冷冷地说:“我看你也不是壮族,那么多嘴,应该是乌……乌龟族,青蛙族,乌龟和青蛙都是一伙的,能下水也能上岸,喜欢呱呱叫。”其实他本想说乌鸦族的,但是担心激怒喇叭,因为喇叭忌讳乌鸦,所以只好说成了乌龟族和青蛙族。

  喇叭怒喝:“丢你妈,你才是乌龟族,是蝌蚪族,是青蛙族,是蛤蟆族,是锦蛙族……”

  大将担心小兵和喇叭闹僵,于是笑着说:“我看张飞和关羽都是猛将,现在还当了门神呢,以前他们跟谁大战三百回合都有可能,但是岳飞用五百人打败十万的敌人,那一定是吹牛,都是下三烂的说书人在胡扯乱编。”

  书生淡淡地说:“岳飞大战金兀术是真的,史书是有记录的。岳家的后人曾记录了岳飞用五百人破敌军十万,那可不是说书的胡扯的,当然,岳家人为了在脸上贴金,胡乱编故事也是有的。”

  参谋笑着说:“岳家的后人太不要脸了,吹牛吹上天了,我还可以说我的祖爷爷能倒拔大杨柳树呢,还能一脚踢飞几千斤重的巨石呢,比鲁智深和武松还厉害呢!我奶奶能飞石杀老鹰,我祖奶奶能在千里之外用弓弩射杀麻雀呢,比那个叫什么清和叫什么花的家伙还厉害,哈哈!”

  书生说:“那是水浒传里的张清和花荣了。”

  大家都笑了起来,然后都觉得参谋说的有道理,毕竟他们都是正常的人,而且都是血气方刚的人,所以对于被文人吹捧成神的人都抱有怀疑,所以都不太相信五百人能打败十万人。

  小兵说:“岳飞也许是有点厉害,但是我不相信他真的很厉害,他也不可能这么厉害,不然他早就灭了所有的敌人了。五百破十万,丢他妈,让他现在领五个人来跟咱们二十多个兄弟较量,只怕他也没这个胆量呢!”

  喇叭笑着说:“人家都会神妙的武功,剑法高明,枪法神奇,而且五百人中个个都是万人敌呢!”

  小兵冷笑着说:“什么万人敌,我看是万王八敌吧,五百个人大战十万只小乌龟,那真过瘾,哈哈!他有种现在就来跟我较量较量,我让他一只手和两只脚也可以一枪毙了他,哈哈!”

  喇叭笑着说:“他用弓箭射穿你的脑袋。”

  小兵说:“老子用石头砸死他,再用拳头打偏他的脑袋。”

  喇叭笑着说:“他用长枪捅穿你的胸膛。”

  小兵笑着说:“老子用砍刀劈开他的脑袋。”

  大将冷笑着说:“小兵喜欢跟死人较劲,无聊之极!”

  小兵也冷笑,傲然说:“这世界上总有许多人吹捧死去的人是英雄,是万人敌,那难道就不是无聊无耻之极的事情?别人能这么吹捧,我为什么不能跟那些死鬼较劲?”

  大将说:“再怎么说,人家也是公认的英雄人物,你算那只鸟?拿死去的英雄来抬高自己?”

  小兵阴沉着脸,冷冷地说:“我认为是错的事情,为什么不能说?难道古代真的有千人敌和万人敌吗?这可能吗?他可以对付一万个人,那一万个人都是三岁小孩子吗?”

  参谋笑着说:“古代说的万人敌并不是说他一个人能打得过一万个人,而是他有办法用比较少的兵去对付一万人以上的军队。”

  书生淡淡一笑,忽然说:“但现在就难说了,很可能真的有万人敌了。”

  小兵用奇怪的眼神瞧着书生,问:“现在有万人敌?你的黑脑子没有坏吧?”

  书生淡淡一笑,冷冷地说:“你这种没脑子的人自然想象不到的。”

  小兵冷笑,歪着头瞧书生,眼睛里尽是鄙夷之色。他觉得书生的脑子一定有问题了。

  书生说:“现在打仗大多时候拼的是武器,比如敌人用一个威力很大的炸弹来轰炸我们,很可能在几秒钟之内就消灭了我们,就算我们再有一万个人,那也只能死在炸弹之下了。”

  小兵咬着牙,反驳说:“一万个人不会散开吗,非要让一个人炸得稀巴烂吗?”

  书生说:“如果他开一个飞机来轰炸,那么我们根本就没时间散开,也没时间逃跑的。况且,我们没有利害的武器,奈何他不得,结果还是我们输了。”

  参谋点头说:“这样的事情确实有可能,不然日本人怎么能占领大半个中国呢?大半个中国有多少人?只怕有几万万人吧!”

  喇叭说:“丢他妈的,老子至今还没见过飞机是什么鬼样子呢!”

  小兵很肯定地说:“书生的或许有点道理,但是谁相信在古代五百兵能破十万的军队,那一定是白痴傻瓜了。”

  喇叭笑着说:“五百个人,每天去打五十个人,几年后就能打败十万人了吧,呵呵。”

  小兵哈哈大笑,问:“他们那十万的军队是乌龟生的吗?”

  喇叭说:“不是乌龟生的,应该是土鳖生的……”

  小兵和喇叭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针对五百破十万的事件胡乱吹牛,他们越扯越远,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老将说:“戚将军打败倭寇,瓦氏夫人领俍兵击败倭寇是真实的,瓦氏夫人就是田州人,大家不相信可以去田州看看她的坟墓,上面有写的。”

  小兵反问老将:“你见过吗?”

  老将苦笑,很尴尬地回答:“我听说的。”

  参谋说:“将来等咱们回家了,就去田州见识见识,我相信瓦氏夫人的故事是真实的。”

  书生板着脸说:“戚将军和瓦氏夫人的故事当然是真实的,王杉就是田州县城里出来的人,他说过曾想去挖瓦氏夫人的坟墓,最后被通缉,所以才上山做大当家的。而且,王杉还说他练的刀法就是瓦氏刀法,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这小子不是好人,自私自利,说话半真半假。”

  小兵呵呵一笑,说:“管他什么厉害的刀法,最后还不是被你一枪毙了吗?这姓王的是个孬种,居然连瓦氏夫人这样的英雄人物的坟墓也想挖,真是狐狸日了狗所生的畜生,死了好!”

  参谋说:“我听说瓦氏夫人的坟墓很隐秘,除了她的后人,别人根本不知道她葬在哪儿,王杉想挖坟盗墓,只怕也是挖到一个假的坟墓,里面一定没有值钱的东西。”

  老将说:“那也很难说了,像瓦氏夫人这样的人,她的陪葬品一般都不多的,英雄人物往往将金钱当成粪土,所以跟她葬在一起的金银珠宝很可能不多,但是人们给她建起的假坟墓往往会放入一些贵重的东西了。”

  书生淡淡地说:“不管他们的事迹有多真实,至少很多人都认为他们是英雄。项羽韩信张飞关公这些古代的老家伙可以不说,连岳飞也可以不说,但是郑成功、戚继光、瓦氏夫人、林则徐、冯子才将军等人都是不错的人,因为他们要么和黄毛鬼子打仗,要么和日本鬼子作对,都是给国人争面子,所以我们应该尊敬他们。”

  参谋说:“瓦氏夫人是咱们广西人,冯子才也曾经领广西子弟兵打败大鼻子鬼子,这是值得我们尊敬的,他们都是英雄。所以啊,瓦氏夫人这么一个女人都能成为英雄,咱们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可畏惧的呢?咱们当了兵,就做堂堂正正的铁铮铮的好男儿!”

  野猪叫嚷着:“什么英雄鬼雄的,现在都不在了,说这些有什么用?咱们努力杀敌,将来也领导一支强大的军队驱除日本人,那么咱们也是英雄了。”

  小兵笑着说:“就怕别人说咱们是狗熊。”

  喇叭呵呵一笑,说:“狗熊总比强盗好一点,所以咱们还是安分守己地去当兵吧,要是上了战场说不定丢了性命,连狗熊也做不成了!”

  书生白了喇叭一眼,冷笑一声,然后望着东方,古铜色的脸上泛起一股威严之色,不知不觉握紧双拳,喃喃自语:“咱们要当兵,就要做最好的兵!”

  参谋忽然拍手说:“别人能做英雄,流芳百世,为什么咱们就不能做一回英雄?要不咱们每个人也发誓要做一个合格的兵,做一个勇敢正直的军人,怎么样?”

  小兵问:“当兵的就一定是正直的吗?”

  “英雄一定是正直的,而且拥有别人没有的勇气和能力。”

  野猪笑着说:“小兵想发誓做狗熊,哈哈……”

  小兵说:“狗熊比野猪好……”

  老将说:“谁不想被别人当成英雄?除非他是一个王八蛋。”

  喇叭笑着说:“恐怕咱们兄弟中有好多人甘心做王八蛋呢!”

  病猫插话说:“做狗熊也比做王八蛋强,谁想做王八蛋,那一定是狐狸日了狗生的杂种。”

  “在心里发誓要成为一个兵就好了,用不着大喊大叫,反正现在咱们都要去投军了,到那时候,穿上军装,那可威风着呢!”老虎突然也插嘴说。

  书生淡淡地说:“咱们离开山寨时就发誓不回去了,所以当兵是一定要当了,也算是立了誓言了。我只希望大家将来都是很好很优秀的军人。”

  其实,他们也不知道怎样才算是最好的兵,在他们的意识里,好兵就是男子汉,勇敢地打败敌人。

  

0

3. 立誓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