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一穿成明>第一章 初到大明(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初到大明(上)

小说:一穿成明 作者:羌笛怨杨柳 更新时间:2019/5/18 8:24:50

第一章初到大明(上)

太阳刚刚从海平面冉冉升起,平静的海面像一面闪着金光的镜子,倒映着天上的白云。蓝天与大海交相辉映,辽阔无垠的大海与广袤无垠的天空在遥远的天边连成一线。一艘10层楼高,长约200多米的邮轮披荆斩棘,乘风破浪,从马六甲海峡驶往海南三亚。

甲板上,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慵懒的躺在一把躺椅上,微风徐徐,拂动他栗色的短发,皮肤白皙,五官俊秀,双眼微闭,浓密纤长的睫毛在他眼睑下打下一片阴影。

他叫叶清扬,今年18岁,家住杭州,这次高考如愿考上了B大建筑系,父母为了奖励他,替他报名参加了新马泰七日游,本来回程要乘飞机,可是因为从没乘坐过邮轮,加上多年未见的发小黄海江在这艘邮轮上工作,特意把回程改成了轮船。

今早他为了看日出兴奋的几乎一夜没睡,5点钟就从床上爬起来,第一次在海上看日出,那红日初升时波澜壮阔的画卷的确让人心潮澎湃,然而再澎湃也敌不过潮水般的困意,谁让他一个暑假几乎都在睡懒觉,仿佛要把学生时期欠的睡眠在这个假期全补回来。今天起这么早还真是不习惯,直睡的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

一个年龄相仿的侍应生端着一杯柠檬水放在叶清扬身边桌子上,敲敲桌子:“你在看日出还是睡觉?要睡觉回屋去。”

叶清扬揉揉惺忪的双眼,坐直了身子,又打了长长一个哈欠,才顾得上扭头看身边那个吵醒他好梦的罪魁祸首:“看完了日出我才睡的,叫你一起,你又不来,一个人看日出想抒发一下热爱大自然的情怀和感想,结果都没人听。”

“我天天看大海,再美的景色都麻木了。”

“哎,阿黄,原来海上看日出真的和城市里还有山上感觉不一样,那咸蛋黄一样的太阳从海平面上一点点升起,喷薄而出,最后发出刺目的光华,气势磅礴,波澜壮阔,让我的内心也久久不能平静,感觉心潮澎湃,豪情万丈,同时也觉得人很渺小,什么喜怒哀乐,爱恨情仇,简直不值一提。”

“的确,在大自然面前,在这茫茫大海,什么都是渺小的,包括这艘十层巨轮。”阿黄顿了顿又说:“我去给你拿早餐,你吃了去睡会儿。”

叶清扬点点头:“好。”

不一会儿,阿黄端来了一份三明治和一杯牛奶放在桌上:“旅程顺利的话,明天上午就能到三亚,吃好了你先去睡,我要开始忙了。”

“好,午饭叫我,一起吃。”叶清扬三两口消灭了早饭,就回到房间,他的房间在第二层,位于邮轮尾部,当时为了省钱,以员工亲属的优惠价订了内舱房。

房间大约有15平米,两张床,没有窗户,关灯后分不清白昼黑夜,不过好在很安静,睡觉还是可以的。叶清扬和衣倒在床上不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就感觉到被人摇晃,耳边传来阿黄焦急的声音:“清扬,快醒醒。”

叶清扬睁开眼就对上阿黄一双焦急的眼神,还摸不着头脑,“怎么了,要吃饭了?”

阿黄一把将叶清扬扯起来:“海上风暴来了,你快把午饭吃了,把救生衣救生圈放在身边,听到警报就穿上,门不要关死。”不等叶清扬回答就往门外走去。

叶清扬这才感觉到船身摇晃很厉害,顿时清醒了,“你干嘛去?”

“我去看看外面需不需要帮忙,你先在这呆着别出来。”阿黄说完就匆匆跑出去。

叶清扬赶紧也跑出房间,来到船尾的舷窗边。这才发现天居然黑了,一看表快12点半了,“不会吧,我居然睡了一天?”叶清扬自言自语,简直不敢相信。

再看看表上的日期是8月17号,还是上船的第二天,难道是中午12点?叶清扬待不住了,他踌躇了一会儿还是决定上甲板去找阿黄。

顺着楼梯跑上7楼甲板,这才看到天空中黑云密布,早上还是波光粼粼的海面如今已是波涛汹涌,小山似的浪头一个接一个的向轮船扑来,大海从一只温顺的绵羊瞬间变成了一头暴怒的狮子,张着大嘴嘶吼着要将这钢铁铸就的庞然大物吞没。吃水5万吨的邮轮此时竟然像一叶扁舟,在这茫茫大海,偏离了方向。

这感觉很不对劲,叶清扬心里有些隐隐的不安。

就在这时,一道紫色的闪电撕破黑沉的夜幕,紧接着轰隆隆的雷声在耳边炸响。几个船员在甲板上奔跑,样子很匆忙也很焦急。

叶清扬上前拉住一个华人船员,“发生什么事了?”

那人一脸焦急,“飓风来了,罗盘突然失灵,发动机离奇熄火了,电台也没了信号,现在与指挥塔失去了联系。”

“什么?那怎么办?”

“正在抢修,等待接通信号,风浪太大,不能离开船,你快进舱里。”说完就匆忙跑开。

叶清扬傻眼了,泰坦尼克号的故事不会又要重演了吧?自己既不是杰克,又没有遇到露丝,最糟糕的是只会狗刨式游泳,万一上不了救生艇,死了也是路人甲。

摇摇头甩掉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阿黄在船上呆了两年,应对风暴天气应该有经验,去找他。打定主意,连忙拔腿往餐厅跑去。

刚抓住餐厅门把手,邮轮突然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向一个方向冲去,叶清扬死命抓住门把手。

接着邮轮绕着一个圆圈飞速旋转。只来得及和轮船一起旋转了两圈就感觉一股巨大的吸力拉扯着他,他再也抓不住门把手。

眼前一道刺目的光,逼得他闭上双眼。耳边不断响起气流涌动的细微声响,试着睁开眼睛察看周围的景物,却只看到一道道让人头晕目眩的光芒。

紧接着,他的身体仿佛不再属于自己,跟随着那道光被卷入了一个黑暗漩涡的中心。就像一只掉进虹吸式马桶的蟑螂,旋转着被吸进无尽的深渊。刚开始还觉得五脏六腑都异位了,好想吐,接着就失去了意识。

再次有感觉的时候,耳边传来鸟鸣啾啾,脸上一热,叶清扬抬手摸了一下脸,睁眼一看,手上居然是鸟粪。正想骂娘,接着感觉天空艳阳高照,空气清新,自己竟然躺在一个小山坡上。身边林木茂盛,杂草丛生,远处山峦起伏,层峦叠嶂。

奇怪,刚才明明在船上,怎么一下到了郊外?难道在做梦?狠掐了把大腿,很疼,看来不是做梦,那么坐邮轮其实是做梦?其实根本没去新马泰?

叶清扬实在摸不着头脑,习惯性抬腕看手表,还是8月17号12点半,发生风暴的时间,再仔细一看,他娘的,表居然停了。

这款西铁城最新款的光动能表,它可以吸收任何可见光源,转化成动能带动手表持续运转,能够保证手表在充足电的状态下在黑暗中保持运行6个月至10年不等,遇光后,时间显示即可自动追至当前正常时间。

这表还是3月份叶清扬18岁生日时,父母从香港给他带回来送给他作为成人礼的。13000多块,这才用了5个月,就停了,妈的,是不是水货啊?

再一掏口袋,只有一部三星手机,一个Zippo打火机,连钱包和身份证都没带。手机一点信号都没有,时间也是发生风暴时。

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来的这?这下惨了,怎么回家啊?肚子也早就在唱空城计了,早上就吃了一份三明治,现在简直又渴又饿。不管了,先到公路上搭个顺风车回家再说。

想到这里,四处一看,就沿着一条小径往山下走。

迎面走来一个挑柴的老者,一根木棍的两端绑着两大捆干柴,木棍都被压弯了,脚下却步履如飞。

走近了一看,老人穿着一身粗布衣裳,腰上缠着同色腰带,留着花白的胡子。叶清扬刚想张嘴问路,却看见老者头上居然挽着一个发髻,用布条缠绕着。

愣了一下,这什么情况?这老头还挺另类,不像是搞艺术的啊。

“大爷,请问您这是什么地方?”

老者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盯着叶清扬很久,才回答:“牛家村。”

“我是说,这里是哪个省哪个市?”

老者狐疑的上下打量叶清扬,摇了摇头。

叶清扬还不死心又问:“那请问怎么进城?”

“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了山沿着大路向东走10里地,就看见城门了。”

“大爷,谢谢啊。”叶清扬千恩万谢。

一路走着,可以看见田地边有低矮的房舍,篱笆院落还有几座茅草棚,甚至有和那老者一样穿着,一样发髻的男子在田里耕作。

脑子里开始觉得不对劲,难道这里还有古时候逃避战乱的先民,这里是世外桃源吗?赶紧甩甩头,把这些不靠谱的想法丢掉。

10里路就是5公里,不管怎样先进城再说。拿出运动会时为班级荣誉而战的干劲,一开始还能跑着下山,后来就走走停停,累的气喘吁吁终于下了山。

到了所谓大路,一看居然是条两米左右的土路,仅够走辆车,没有柏油也没有石子,只有车轱辘的辙印。

前后张望了一下,一辆车也没有,这他娘的有辆拖拉机也行啊,再不济也该有辆牛车。没办法只有靠自己的11路,边走边等车了。

往东走了半小时别说一辆车,就连一个人也没看到,心里不停地吐槽,小爷太他娘的命苦了,旅游到了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不对不对,还被鸟屎砸了个准。

又走了不知道多久,就在叶清扬又累又渴,眼前发黑,几欲昏倒时,前方豁然开朗,50米外出现一座高大的城门。

终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叶清扬用尽所有力气跑到城门前。

3

第一章 初到大明(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