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一穿成明>第六十六章 初露锋芒(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六章 初露锋芒(下)

小说:一穿成明 作者:羌笛怨杨柳 更新时间:2019/6/23 9:38:59

这一日,叶清扬又到御书房面见朱棣,再次请辞。

朱棣道:“清扬,朕刚登基,急需废除旧制度,推行新政策,既要安抚朝臣,又要予民休养生息,正是用人之际。但靖难之时,随我出生入死的忠臣多为武将,朝中现有的文臣虽表面上归降于我,心中却未必肯真心归顺。朕精力有限,不可能面面俱到,急需忠诚于朕的文官,可以帮朕分忧,你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皇上,草民年纪尚轻,资历尚浅,恐难以服众,反而惹来流言,有损皇上英名。皇上可以选拔若干翰林院学士,随侍皇上,参与军事政务等决策,为皇上出谋划策,替皇上分忧,这样也可防止一人独大,成为日后的隐患。”

“你在朝中可有合适的人选推荐?”

“草民举荐翰林侍读解缙。”

“解缙?朕记得他。洪武年间,官至翰林学士,因直言敢谏,刚直不阿,曾经被贬,后又官至翰林待诏。只是他曾经被皇太孙朱允炆重用过,未必肯真心归顺朕。”

“皇上,他之所以直言敢谏,之所以被贬,那是因为他心中有百姓,不愿与人同流合污。一个心中有百姓的父母官,必定是个好官,既然皇上也是一心为百姓谋福祉,那么何愁他不会真心归顺?”

“你说的很有道理。容朕再想想。”

“皇上,刚才说到休养生息,草民斗胆向皇上求情,但请皇上先恕草民无罪,恕苏州百姓无罪。”说完,叶清扬随即跪倒在地。

朱棣亲自走下御座扶起他:“清扬,朕当日与你称兄道弟,并非虚情假意。如今这里没有外人,你无须动不动就跪。朕恕你无罪,只是关苏州百姓何事?”

“皇上,草民当年在扬州遇到您后,又到苏州游玩,在民间听到很多传闻,皇上可愿听听?“

”说来听听。“

”江南一带历来都被称为膏腴之地,元朝的财政收入,有一半都来自这里。而当年张士诚势力席卷江南沿海一带,将大本营设置在苏州,建立起了割据一方的政权后,对文人士大夫极为友善,对百姓轻徭薄赋,还兴修水利,发展生产,因此得到了苏州百姓的广泛支持。“

说到这里叶清扬看到朱棣面沉如水,赶紧又道:”草民这么说绝不是在替张士诚歌功颂德,但这种种举措的确是为他赢得了民心。而洪武年间,苏州的田税负担是元朝的四倍,草民上朝行走宫中,曾利用职务之便查过《诸司职掌》,得知天下夏税、秋粮以石记者总共两千九百四十三万石,浙江布政司两百七十五万两千石,苏州府两百八十万九千石,以一府比肩一省,可见苏州税赋之重。而号称沃野千里的湖广两地,田亩占全国百分之二十五,税粮仅占百分之八,远不及苏州一府。平均亩税苏州比湖广重二十六倍。

凡此种种,苏州虽然土地肥沃,产量高于其他地区,但那不过是表面的繁荣,从近了说,苏州百姓对朝廷官员怨声载道,有些地方甚至抗税、赖税。往远了说,却是为您长久的统治埋下了祸根。恳请皇上三思。“

朱棣凝眉沉思良久。

连续几日,朱棣与叶清扬彻夜长谈,从军事布局到律法制定,从朝中官员选拔到地方税赋的增减,叶清扬都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朱棣对叶清扬更加倚重,上朝时叶清扬每每列于群臣之首,遇到众臣争执不下的问题,朱棣难以决断时便会询问叶清扬的意见。

叶清扬不属于任何阵营,又不特别与某位朝臣过于亲近,他的意见总是公正又不失偏颇,多数为朱棣采纳,这势必会侵犯某些群体的利益,因而成为众人的眼中钉肉中刺,都在想方设法揪住他的错好进言弹劾。

这天上朝时,有官员上报说:浙西半月来连日狂风暴雨,海水倒灌进沿海村庄,农田、房屋损毁,人畜死亡不计其数,无数村民无家可归,请求皇上拨款赈灾。

此消息一出,有些心思活络的官员便有些蠢蠢欲动,赈灾必然会有大笔的银子从手中过,尺度把握的好,便可大捞一笔,还可落个爱民如子的美名,为自己的政绩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另有目光长远的官员则认为虽有大笔银子从手中过,但雁过拔毛,经过各级官员层层盘剥,分到百姓手中的灾款寥寥无几,农田被淹,无法耕种,这点银子根本不够营建房屋和度过灾荒之年。况且还要挖渠建堤引水,这是一个大工程。另外人畜的尸体处理不当,极易引发瘟疫,如此吃力不讨好的差事,简直就是烫手山芋,一个不好,不仅仅是顶上乌纱,极有可能,脑袋都要掉。

各路官员各怀心思,长时间都没有讨论出结果来。

朱棣看见底下人心思各异,又苦于无人可用,脸黑的像锅底,又不便发作,只得强忍怒火。

他看了看叶清扬,后者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似乎在等着百官争出个结果来好散朝回家。便开口问道:”曹国公,依你看,可派谁前往?“

一众官员的眼睛齐刷刷盯着”曹国公“,生怕他说出一个自己不愿意听到的答案来。

叶清扬转头看看身后表情各异的众人,回头对朱棣朗声道:“臣举荐前户部侍郎夏原吉。”

此话一出,立刻像捅了马蜂窝,所有人都跳出来反对。

夏原吉在洪武年间,曾任户部主事,建文年间升任户部右侍郎,并充任采访使,替皇帝巡视各地,最后移驻蕲州。朱棣即位后,有人将夏原吉抓住献给朱棣,朱棣将他释放,遣返原籍。

众臣七嘴八舌,众说纷纭,说夏原吉曾受皇太孙朱允炆重用,不可信任,浙西水患事关重大,不可交给怀有异心之人。

叶清扬舌战群儒:“夏原吉之所以受到重用,那是因为他任内政治清明,百姓心悦诚服,不论是他巡视福建,所过郡县乡邑,还是驻守蕲州时,都会检查吏治好坏,询问百姓疾苦,深受百姓爱戴。浙西水患事关重大,既事关民生疾苦,又可向天下百姓昭示皇恩浩荡,非深受百姓爱戴的官员不能做好,此事非夏原吉莫属。臣愿以项上人头保举夏原吉,若浙西水患未能尽除,百姓有怨言,臣愿与夏原吉同罪。”

底下还有大臣反对,朱棣一挥手:“解缙,拟旨,擢夏原吉为户部左侍郎,即日起赴浙西治理水患。户部拨款三千万两白银,浙江布政司三万石粮食,克日运往浙西,钱粮调配全部听从夏原吉安排,不得有误。”

这日退朝后,朱棣留叶清扬在御书房谈话。朱棣审视着叶清扬道:“朕有时候真是有些不懂你,明明年纪轻轻,却总是看穿人心,对世事洞若观火,却又置身事外,以旁观者的身份听之任之。明明腹有锦绣,胸有丘壑,却又拼命藏着掖着,你不爱权势,不爱美色,超脱于凡尘之外,朕总觉得你随时会驾鹤西去,朕不知道怎样才可以留住你。”

叶清扬没想到朱棣居然会将自己看得如此透彻,只好低头掩饰自己的惊讶,“皇上,草民从小生活的环境便是自由与民主的,没有阶级和贫贱之分,贫富差距不大,人人能够吃饱穿暖。草民志不在官场,只想如闲云野鹤般,自由自在的生活。求皇上成全。“

”朕答应你,待宝船造好后,朕便命人送你回家乡。“

”送我回家乡?“叶清扬吃惊地望着朱棣。

”对。你是漂洋过海,船只沉没,才流落到大明来的,朕便想着茫茫大海之外定然还有很多这样的小国。朕会命船队沿途寻找你的家乡,一来可以宣扬大明的强盛与富足,二来可以借鉴他国的经验,互通商贸,三来,朕对你那个自由与民主的,没有阶级和贫贱之分的家乡很是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水土才养育了你这样的妙人呢?“

叶清扬死死咬住嘴唇,才能控制住不使自己的心脏因剧烈的跳动而蹦出嗓子眼。他低头揉搓自己扭曲的脸,心里掀起惊涛骇浪:天哪,我滴个神哪,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太上老君,天上各路神仙你们谁来告诉我,郑和下西洋的初衷是这个吗?我不过随口说了从海外而来,朱棣就要造船队下西洋,若是我告诉他我是从六百年后而来,他岂不是要造个时空穿梭机?依照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这个说不定真能造出来。

1

第六十六章 初露锋芒(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