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人类新纪元>第五十五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五章

小说:人类新纪元 作者:万绿一点红 更新时间:2019/10/13 20:47:25

随着有生力量的加入,负责主攻的境外势力已经被消灭殆尽,而此时一直保持按兵不动的其他的军队,也出现了一些浮躁的气息,毕竟整个天空中的颜色已经说明了问题,这个时候再不动弹可就是真的自寻死路了。只是这个时候再动弹是不是有点晚了已经。是的,已经晚了,因为这个时候身为全国军队大总管的姜木林这个时候已经来到了还按兵不动的数处军营内的一处,这个时候这个中队的中队长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压来,立即走了出来,当看到姜木林以后,立即行起了军礼即跪拜礼,只是姜木林没有理会他,而是径直走了进去。当坐下来以后,姜木林立即示意姜子睿将所有的中队长与小队长全部集中在这个中队所在的中军大帐内举行内部军事会议。得到指示的姜子睿立即开始运足能量,对着整个皇城就是一个大喇叭似的呐喊道:“凡是小队长及以上级别的军官立即到第7大队第三中队所在的指挥帐中集合,过点军法从事!”听到这里的其他的驻军军官立即动了起来,这里面还是有一些动作慢的一些军官,但是姜木林并没有理会,而是耐着性子继续等待着,就在过了差不多一刻钟的时候(相当于现在这个世界的半个小时的时间)小队长级别及其以上的军官这才慢悠悠的赶了过来,而这个时间正是姜木林规定的最晚时间,直到这个时候姜木林才发现这些来的军官里面,一部分人甲胄非常嗯齐整,光鲜,一部分军官则甲胄被刀剑劈砍的痕迹累累的,一看就是经历过生死之战,而这部分军官里面大部分都是姜木林一手带出来的近卫营的军官,姜木林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只是这个时候还不是发作的时候。

姜木林看这个时候都来的差不多了,只有少数没有来,姜木林直接示意姜子睿可以去外面采取行动了,这个行动就是直接带着姜木林的禁卫军拿下这些迟到的军官直接砍头,而来的这些军官则在这个时候都被姜木林的眼神震慑的战战兢兢的,因为这些人知道姜木林的实力,他想让在座的这些人一分钟死绝对活不过两分钟内,也正因为如此这些军官才战战兢兢的。只是看在眼里的姜木林觉得异常的好笑,要知道现在这个样子可是这些军官自己找的,冷笑的看着这一切的姜木林直接开口道:“友军处于战事阶段,缘何不发兵支援反而处于壁上观?”这些军官们各个是口观鼻鼻观心的,反正在这些军官的心里面想的永远是我的顶头上司不归你管,你最后又不会把我怎样?只是这些内心这样想法的这些人难道忘了姜木林可是相关整个帝国所有军事力量的第一把手,这个时候想这些,难道真的是老寿星上吊嫌自己命太长了么?而说完这句话的姜木林看向周围甲胄明显别刀剑劈砍的伤痕累累的其他的士兵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这些军官此刻正在愤怒的看着这些甲胄光鲜的军官,眼神中的怒火如果能够杀死这些衣着光鲜的军官的话,此刻这些军官恐怕已经被杀死无数次了,正在下面一直安静的时候,突然看见一名甲胄被劈砍的不成样子的小队长这个时候站了出来,说道:“回禀上将军,我是第5大队第3中队第4小队的小队长,在战事发生之时,我方就前往支援,但是奈何实力不济,向本队部求援的,可是直到现在我小队的通信兵现在还没有回归,恐已经凶多吉少,直至战事非常惨烈的现在,本队部都没有任何的表示更是放任不管,整个小队的战士们经过生死搏杀终于杀出一条出路,可是整个小队已经死伤殆尽,无力再战,整个小队仅余下属下在内的不足10人。请上将军为属下做主!”说道这里的这名好戏眼里的热泪差点就夺眶而出,而此时其余的几名与这个小队长遭遇差不多的小队长也是直接站了出来请姜木林做主,姜木林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将内心深处的怒火压下去,这个时候扭头冷冷的看着5大队长,这个时候大队长出列说道:“启禀上将军,整个战事爆发之时末将即派出了大量的通信兵通知我部所属的所有中队立即查明情况,加上天黑我部不明敌情的情况下贸然出击必会损失惨重,就在末将焦急等待的时候突然遭受到了敌人的攻击,当时我部仅有大队部所在的不足百人的兵力,其余的部队都分散的部署在皇城周围进行警戒,而且我部也经历了生死搏杀,现仅存属下与副大队长等7人,大队部的所属的通信兵更是一个没有回来,末将所能做的仅仅是拼死护住大队部的旗帜不能倒下,因为一旦倒下整个第5大队更将是分崩离析。”说罢将自己光鲜的甲胄脱了下来,上半身此刻在白布的缠裹下还在流血的身体已经说明了一切,然后又说道:“这身甲胄是本部通信小队长的甲胄,此人在激战最为激烈的时候为了保护末将不被敌人箭矢射死而整个人挡在了我的身前直接被敌人射死,因此末将才穿戴其甲胄上营帐议事,而本将本人的甲胄此刻已经损坏的不能穿戴了。”姜木林直接点头示意5大队长可以站起来了,此刻眼神愤怒的姜木林扭头看向5大队的其余的中队长,此刻其余的几名中队长立即额头冒出了斗大的汗珠,双腿也不自觉的颤抖起来,更为严重的是这个时候突然一股强大的压力袭向自己,双腿扛不住的情况下噗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全身开始瑟瑟发抖起来,姜木林又将目光看向其他的甲胄比较齐整的中队长或者小队长,这几名小队长或者中队长也是被威压压的够呛,也跟着噗通跪在了地上,但是姜木林并不打算这么放掉这些混蛋,知识现在还不打算这么放手,只是安静的等待着,等待着这些基层中层军官给自己一个交代,就像5大队的大队长那样,可是让姜木林非常失望的是这几名中层基层军官并没有什么担当,只是跪在那里瑟瑟发抖着,姜木林直接命令静候在外面的姜子睿可以将外面的禁卫军调进来将这些军官砍头了,而整个营帐中这个时候只剩下一名甲胄还算完整漂亮的一名中队长,这名中队长此刻面向姜木林的威压显得非常的淡定从容,只是微笑的看着姜木林,然后默默地说道:“启禀上将军,末将是主管整个地区斥候的中队长,在战斗开始的时候末将就已经告知了各个中队长与两名大队长,包括现在还没有到来的第7大队的大队长,但是没有一人愿意听从末将的意见,甚至好几次末将与手下差点丧命在这些大队长或者中队长的手里,因此在战斗开始的时候末将唯一能够做的就是不断的在现场的外围不断的游击骚扰敌人,可是取得效果并不是很好,反而丧失了一些手下,而根据下官所得到的信息来看,目前这个阶段的战斗只是开始,现在整个相邻的几个国家都已经开始了准备争夺您一手训练出来的禁卫军的控制权,因为有这么一个部队在手,就有大一统新大陆的机会。”听到这里的姜木林立即眉毛皱了起来,看来自己一手训练出来准备应对外星生命进攻的力量却成了各个国家的领导人景象争夺的目标,这个结果多少还是让姜木林多少内心有些不舒服与落差,明白了一些内容的姜木林直接说道:“你叫什么?信息收集的不错!”只听这名游击中队长说道:“在下叫约瑟夫,专职斥候已经很久了,这都是在下分内的工作。”听到这里的姜木林非常满意,也明白了这些军官的一些情况,看来该杀得杀掉一点都不足惜。只是这个第7大队的大队长这个时候干什么去了?既然有了疑问那么姜木林就需要去解决这些问题,因此姜木林直接在处理完了与约瑟夫的通话之后,姜木林站了起来,拿起身边的披风,直接杀气腾腾的带着姜子睿与剑绒就又出了营帐,而专职多大斥候的中队的约瑟夫此刻则看着远去的姜木林姜森眼睛里则漏出了深思的样子,只是不知道此刻再想什么?不过姜木林现在也没有啥心思想这些,因为后面还有一个第7大队的大队长的事情需要自己前去处理。

此刻的第7大队的中军大帐内,第7大队长简。贝利正在同一名全身罩着黑色衣服斗篷的人在密谋着什么,如果姜木林在场的话会惊讶的发现这名神秘人就是当前自己在旧大陆击杀过得那名神秘人。这个时候既然已经来了,那么姜木林更不可能打算放掉这个人了。当姜木林带领着两人来到这里的时候,看到的是整个第7大队戒备森严的军营,到处搞的犹如如临大敌一般,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但是姜木林可不管你这个,直接带着两人就往里面走,这个时候第7大队的士兵认出了姜木林,值班的军官立即用眼神示意旁边的士兵立即进去报告,自己则与其他的士兵拦住了姜木林的去路,这个时候姜木林也注意到了远去的另外一名士兵,刚准备动手的时候,后面的姜子睿已经率先动手了,对着远去的战士就是一道光束,当这道光束结束的时候,这名战士已经躺在了地上不在动弹,而后背上则多出了一个大洞,这个大洞此刻正在往外面流淌着鲜血,而这个被击中的身体正在微微的颤抖着,抖动着,姜木林看到这里也仅仅是点了点头,这个时候负责警戒的其他的士兵立即紧张了起来,对着姜木林几人就围了起来,武器纷纷对准了姜木林几人,姜木林面不改色的说道:“混账,居然连上将军都敢这样,看来是活腻歪了,姜子睿、剑绒何在?”属下(手下)在!只听二人齐声的回答道,姜木林立即命令道:“凡是拦路着,武器对着我一律杀无赦!”得到命令的两人眼神中立即漏出了浓浓的杀意,然后开始准备动手,就在两人准备动手的时刻,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剧烈的杀气向几人笼罩过来,可是姜木林三人并没有感觉到太大的恐惧,因为这股杀气三人都很熟悉,并没有感觉到多少的不适,同时姜子睿与剑绒两人也明白这股力量并不是自己能够抵抗的,因此两人主动的退后到姜木林的身后,姜木林也没有闲着,立即释放出自己的能量,迅速的将杀气的来源锁定住,就在刹那间一道快的平常人根本就看不到也无法体会到的力量瞬间就杀到了姜木林的跟前,姜木林几乎是凭借着身体的自然反应对着攻击过来的角度就是一个格挡,只听叮的一声清脆的声音之后后面就是连续的攻击的声音发了出来,只见这个时候姜木林与这个神秘人之间以及其不可思议额额速度展开了对攻,双方你来我往的非常的热闹,只见对方一个泰山压顶的直接压下了姜木林,姜木林力沉山河不动如山犹如黄山迎客松一般稳稳的接着这一招,但是这一招仅仅是虚招,实际上的杀招是运足力气的膝盖,这一击才是真正的杀招,挨上了必死无疑,姜木林显然也知道这招大意不得,身体以及其不可思议的角度迅速的扭转了起来,堪堪的避开了这一击,好家伙,这个神秘的家伙直接收力从姜木林刚要攻击的范围内立即退出战圈,并利用自身非常快的速度开始对着姜木林转起了圆圈,但是姜木林并没有动弹而是用能量与意念死死的锁住了这名神秘人,神秘人也立即感受到了这股能量的锁定,但是任凭自己如何都无法将这股能量摆脱开,索性自己不在理会这股能量而是发动了攻击,姜木林立即感受到了这股攻击,并迅速的判断出了这次攻击来自于自己的右侧,紧接着将自己的胳膊弯曲起来并将能量集中在左臂处,刚刚做好这一切的时候姜木林顿时感觉到自己的左臂上穿来着一股巨大的能量,这股能量如果按照以前的自己,那么不用说自己不起也得废了,随即姜木林借助这股能量使用起来炎黄最为古老的太极招数,来了一个借力打力的招式战士远远的甩开好将这股能量卸掉,同时利用自身能量锁定的特点又迅速的甩了回来的同时自己的右腿自动的弯曲成一个弓子型击打了过来,加上没有完全卸掉的这名神秘人的能量,这个攻击如果被挨上绝对的不轻,这名神秘人抬头的一刹那立即感受到了威胁,只是面对着这样的威胁的这名神秘人并没有漏出丝毫的恐慌,反而是嘴角一列来了一个非常神秘的微笑,只是这个微笑怎么看怎么觉得危险,让人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就在姜木林的右腿眼看着击打向这名神秘人的时候,姜木林突然感觉到自己的面前一空,仿佛自己的全力一击仿佛打在了海绵上,如泥牛入海一般,不过姜木林可并没有慌张,反而是内心一个大大的赞发了出去,好招式,好快的速度,紧接着凭借着自己锁定的意念反手就是这个旋转凌空踢,集中于脚步的力量这次感觉到了击打在实物的感觉,紧接着巨大的反弹力量传了过来,姜木林立即借助于这股反弹的力量来了一个凌空展翅,这个时候姜木林才看到自己的右脚这次踢打在了这名神秘人的双臂上形成的一个叉子保护上,同时这名神秘人的双眼冷冷的看着姜木林,头罩也被姜木林形成的能量罡气撕成了碎片裸露在风中,这个神秘人与姜木林和姜子睿见到的神秘人有着很大的区别,因为抛开外观来说这名神秘人的长相外貌与其他的神秘人并无二致,关键的区别是这名神秘人的颜色是紫红色的,与其他的神秘人看到的灰黑色的颜色不一致,还有一个区别,眼睛是人类的蓝色,与姜木林的搭档眼睛一模一样,如果按照姜木林世界的区别来看也是这个美男子,只是外表那长相还是有点吓人。张开的大嘴漏出锋利的牙齿不说,这个时候这个蓝色的眼睛里面也同时漏出了愤怒的火焰,看来刚才这名神秘人没有使出全力,即便这样姜木林也能清楚的感觉到这名神秘人的能量绝对厉害,当即将自己的警惕性提升到了最大,就在两个人眼睛彼此对视了一眼以后,纷纷漏出了英雄惜英雄的意思,如果不是立场不对付的话,这两个人应该能够成为一对很要好的朋友也说不定,只不过这一切都是感觉而已,并不一定能够成为现实,因此接下来这名神秘人立即对着姜木林发动了攻击,这波攻击比刚开始两个人的攻击对打来的都要猛烈都要钢,彼此仅仅在不到20秒的时间里面互不避让互补留情的相互打出了3000多泉,直到这名神秘人忍受不住一个扫堂腿功向了姜木林的下盘,姜木林不敢大意立即这个梯云纵加一个白鹤展翅避开了这名神秘人的攻击,可是这名神秘人并没有打算就此放弃,而是直接脚下蓄力一个侧滚翻借助翻滚的力量直接变成了一个测转悬空踢,狠狠地击打向姜木林,姜木林直接来了一个空中旋转,直接将双脚变成了最为锋利的尖部,双方因为旋转的力量非常的大,加上自身形成的一个罡气瞬间将范围100米内形成了一个死亡旋风,但是挨上这股旋风的不适别撕裂成碎片就是被撕裂成了粉末,在场外观战的剑绒与姜子睿立即往后退,即便这样还是收到了这股罡气的影响,身体上的多少都瘦了一点皮外伤,这个还是轻的,反观旁边站立并且将几人包围的敌对的“自己人”当即就被卷入了整整一个中队的士兵,当场被击杀,这里面已经不是这些一般的士兵能够抵挡并能够控制的局面了。

两个人不断的交替着交手着,直到最后两人彼此对攻一招之后,交给你这才分开,这个时候的姜木林身上已经到处是皮外伤,但是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恢复着,这名神秘人一样的速度恢复着自身的伤痕,两名看来是不分彼此,实际仿佛在伯仲之间,就在两个人恢复完伤势准备礼物进攻的时候,突然这名神秘人仿佛被什么给定住了一般,艰难的回头看了一眼旧大陆的方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然后扭头看了一眼姜木林直接飞走了,这个奇怪的举动让姜木林感觉非常的不明白,这个到底是怎么了?自己的心灵攻击还没有发动呢!如果发动了估计战斗就没有这么艰难了,估计会简单一点了。可是这名神秘人为什么在交战最为激烈的时候选择了离开了呢?这个还真让姜木林不能理解,不过这名神秘人走了也好,不必再浪费姜木林的时间进行战斗了,接下来对付这名第7大队的大队长也有更多的精力与时间,当姜木林落在地面上以后。刚刚被调集过来的第二个中队的士兵已经层层包围了姜木林等3人,只是谁都不敢动手,因为刚才的交战让这些普通的士兵见识到了什么才叫做非人的战斗力,这种情况下但凡是有一点常识的人都会明白根本就不是自己能够抵挡的,因此只是包围而不是进攻,反观这名大队长此刻已经瘫倒在了地上,吓得尿都出来了,而剑绒更是一脸鄙夷的看着这名大队长,心里想到:“就这么点胆量与能耐是怎么爬到这个位置的?”这个问题还真的挺难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剑绒,只是剑绒并不打算纠结着这个问题,而是默默地拔出了自己的符合金匕首在前面开路。挡在前面的士兵们纷纷抽出手中的长剑弯刀对着剑绒,剑绒满脸不屑的走着,这些士兵则满脸惊恐的往后面退着,整个场面非常的滑稽,只是多少则透漏出这些普通士兵内心的挣扎与无奈。无奈的是军令在身不得不从,挣扎的是明明有活路却不得不面临死亡,因此这个时候的普通士兵的内心恐怕已经把下达这个命令的军官的三代祖宗都已经问候遍了,这些士兵本来不该来送死的,只是这个该死的军令不得不让这些士兵来送死!

0

第五十五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