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岷江儿女英雄传>第四回 黑虎山周三扬遇害 元通场芶登阳殒命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回 黑虎山周三扬遇害 元通场芶登阳殒命

小说:岷江儿女英雄传 作者:枫生 更新时间:2019/6/12 22:11:13

  根据中共青城县地下党青城县县委研究决定;任命宋志武为岷江游击纵队,麻山支队队长,刘绍安同志为教导员。何茂阳同志提议南子丹任副队长,可是南子丹不去。麻山支队成立后,南子丹又流落江湖,不知去向。

在青城县城中西街,住着一位德高望重的风云人物,此人便是前书说到过的周三宝,周三宝年方六十岁,长像慈祥,擅长经商,祖籍三羊镇老街。因做粮食生意起家,成了青城县首富。年青时和大儿子周青一道,出川抗曰,曾任川军某部营长。率部在山西勇战日寇,经过几年苦战,取得了抗战胜利,被誉为川军父子兵。可是大儿子周青却在一次阻击日寇的激战中光荣牺牲,父子二人在多次激战中勇战日寇,在川军中传为佳话。周三宝荣归故里后,受到四川省省长接见,授于抗日英雄父子兵的光荣称号。凡川中诸儒,大小川人为之敬仰,青城县人民引以为荣的传奇人物。堂弟周三扬,在警察局当值,在警察局长芶登云手下当队长,专门捉拿走私烟土犯罪案犯。由于受周三宝影响,其行为相当豪放,深得黑白两道崇尚。上五县和下五县的红道,白道头面人物,来到青城县,都要先来拜见周哥。那芶登云身为警察局长,却和川军某师师长狼狈为奸,多次去云南贩运烟土。有一次去云南贩运烟土,芶登云派心腹王大奎和向青阳,带了二十个操社会的人,配合川军一个班的人去武装押运。周三扬却从操社会的人员中得知了情报,急忙给芶登云汇报。芶登云大惊,一边安排周三扬带三十名警察去云川边界黑虎山埋伏,捉拿案犯。一边却和川军某师师长密谋,由川军派出一个连在黑虎山进行反包围,将周三扬的三十名警察击毙,确保贩运一次性成功。王大奎、向青阳和毒贩押解烟土进入黑虎山后,当即遭到周三扬的伏击。但王大奎,向青阳早已得到芶登云的密报,一见遇伏,便弃货而逃。周三扬大喜,押着烟土准备返回时,突然枪声大作,被数倍于己的化装成便衣的川军包围,不到半个小时,周三扬和三十名警察,尽皆死于乱枪之下,无一幸免。芶登云得手后便安排王大奎,向青阳负责对烟土进行销售。另一方面却向县长刘南轩告知;周三扬带三十名警察在黑虎山禁烟遇难的事情。刘南轩大惊,问芶登云为什么要跑到云川边界的黑虎山设伏。

芶登云:因为情报是在黑虎山交货,过了黑虎山,烟土便会消失。因此决定在黑虎山设伏,便于人脏俱获。

刘南轩:为什么不请云南警察局配合行动?

芶登云:我给周三扬安排了的,不知周三扬怎么搞的,云南警察局并没有参加。

刘南轩:对方是什么人,如此胆大狂妄。

芶登云:听说是黑道上专门贩卖烟土的。

刘南轩:是那里的人?

芶登云:不知道,正在查。

第二天,刘南轩找到芶登云说:事情闹大了,死难警察的家属已将我们告上成都府了。走哇,我们一起到成都去。你呀,几十岁了,做事还怎么不动脑壳。芶登云挠了挠头,跟着刘南轩走了。去成都转来,刘南轩、芶登云对如何处理周三扬等三十名遇难警察的善后事谊,毫无办法,不知怎么处理才好。

周三宝是个老江湖了,他知道这件事情肯定有名堂,是什么问题呢,他一时也摸不准?他闻迅后,直接去找了县长刘南轩。刘南轩说:他才知道这件事,但一定会认真的祥查,给他一个交待。为了进一步查清事件真像,周三宝又去找到了芶登云,可是芶登云是个老滑头,他对周三宝说:你问我,我去问谁呢?你堂弟带去的三十个人都没了,我还想问他呢?

周三宝惊异的问:你喊我去问他,他人都死了,你还叫我去问他?

芶登云:哎!我都气湖涂了。

周三宝在县长刘南轩,警察局长芶登云那里没有查到一点有价值的信息。便去麻山镇找侄儿宋志文想办法,宋志文想了想说:这件事情的确有些蹊跷,这中间肯定有名堂,只有去找总舵主陈清南,他路子宽肯定有办法。

宋志文找到陈清南,将来意说了一遍。陈清南听后,立即命令七十二分舵全体总动员,查找线索,摸清案由。那袍哥会、遍布巴山蜀水的每个角落、红白两道、军界、商界、都有袍哥会成员。不到五天,从川军二十四军中传来确切信息;周三扬等三十名青城县警察,是被青城县警察局长芶登云勾结川军二十四军某师师长为贩运烟土所犯下的滔天大罪。这件事情非同小可,说大了是震惊全国的特大案件。要查处此事、川云两省、成都市、青城县、逐级查办。不知多少人要掉脑壳,不知多少人要丢官帽。特别是二十四军中,不少袍哥会官员都参与了这件事。为了慎重行事,袍哥会总舵主陈清南亲自出面,找二十四军军长,和青城县县长刘南轩商量,私下处理了此事。一是对二十四军某师师长撤职,降为团长,调离二十四军。芶登云撤消警察局长职务,调崇陵县警察局任内务科主办。二是将芶登云私有财产没收,加上变卖的烟土款,全部没收;作为周三扬等三十名警察的死亡补偿费。通过这一运作,化解烟消了这一惊天大案。而首恶者芶登云却在赴祟陵县上任的那天,被人杀死在元通场河边,怎么死的,无人知晓。崇陵县警察局查看了现场,将其纳入了待侦案件中,成了永远的谜案。

正是:

为人处事要分明,后果前因认得清。

金银财宝身外物,手莫长伸要真心。

人生不过长和短,自在平安过一生。

长歌伴酒勤节俭,幸福生活万年春。

不说芶登云贪财伤命,也不说周三宝吊唁兄弟的伤心。回书转来再说那岷江游击纵队一大队教导员江山,在南家坝营救马瑛的战斗中,随大队撤至玉兴镇。为掩护大队主力队员突围,在二江桥上和保安团的两个连激战,眼见队友已突出重围,正想撤退,不幸中弹跌落河中。一大队大队长袁旭飞和岷江游击纵队政委彭海峰多次派人寻找,始终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原来岷江游击纵队一大队教导员江山负伤落水后,顺沙沟河冲到下游,被一个捞水柴的村民救起,藏于家中。村民叫关兴民,年方三十五岁,全家五人。父亲关银全、母亲田秀芳、爱人尚玉华、儿子关青江。全家人住在沙沟河边,靠耕种祖上留下的三亩地过生活,空闲时间便在沙沟河中捞水柴。那天没事,关兴民便操起沙网,背着背篓去沙沟河捞水柴。其妻尚玉华也背着背篓一同前往。爷爷关银全和奶奶田秀芳留在家中带年仅五岁的孙儿关青江。临行时,父亲关银全说:今天外边一直响枪,如果不行就搞快回来,家中总要比外面安全些。关兴民说:没事,我们在河边上,很背静的,我想应该不会有人会跑到这里来的。关兴民夫妇在河中捞水柴,刚下河便看见河中冲下一人浑身是血。关兴民夫妇连忙将此人捞起,关兴民在那人鼻孔上一探,见还有气息,连忙和尚玉华一道,将其抬回家中。一查身上,大腿有一处伤口,血肉模糊,肩头还有一处伤口,也是血肉模糊。关兴民一家都是农民,从未见过枪伤,不知如何是好。还是老父亲关银全有经验,急忙去找村上的老郎中季老师前来看病治伤。季老师名季明高,年方六十五岁,是村中有名的老中医,忠实厚道。一听说救人,提起药箱就来了。过来一看,季老师不禁皱紧了眉头。关兴民问:季老师:怎么了?季明高道:这是枪伤,而且是两处,均已发炎,因流血过多,巳经昏死过去了,再不抢救,恐怕就有生命危险了。

关兴民:那快抢救嘛!

季明高说:我是中医,只能先止血,先熬些中药给他喝。可是他体内的子弹头,需要做手术才能取出。

关兴民:先抢救吧!把命保住再说嘛。

季明高说:好嘛,边说边用盐水给伤员洗净伤口,然后用白纱布包好,开了些中药便走了。过了一天一夜,伤者终于醒了,关兴民夫妇给他喂了些中药,精神好了一些,能说话了。关兴民问他叫什么名字,伤者说叫江山,关兴民问他是干什么的,怎么受伤了?可是江山却什么也不说。关兴民再问时,江山却又昏迷过去了。关兴民急忙又去找季明高老师,季明高老师号了一下脉说:脉像微弱,供血不足,必须马上动手术输血,否则性命难保。

关银全:昨天岷江游击队劫法场救人,游击队和保安团交了火,这个人身上带着枪,肯定是游击队的人。我们将他送医院,必然暴露了他的身份,我们全家也会遭灭顶之灾。如果不送,此人将性命不保,哎!真是急死人啊!

关兴民:不管有多大的困难,我们必须救活他。

季明高:看来你们全家是要舍生取义了。

正在这时,尚玉华焦急地过来说:有一队保安团的兵朝我们家走来了。关兴民、关银全、季明高老师尽皆大惊失色。

话说那南天雷带着十几个乡丁和保安团的一个排的士兵,沿沙沟河边往下捜索,目的正是捜捕岷江游击队的漏网之魚。走到关兴民家,见关兴民全家神色惊慌,南天雷心中不禁产生了疑惑,心想:莫非关兴民家藏有游击队,便命乡丁和保安团士兵进屋捜查,可是捜查了一阵,什么也没有发现。突然南天雷发现了一处堆水柴的地窖,便命人去查。乡丁刚要下地窖,突然元家桥方向传来了激烈的枪声,南天雷一怔,急忙带着乡丁和保安团的士兵,往元家桥方向跑了。关兴民全家才长长地出了一口粗气,为了安全,防止南天雷重新返回。关银全、关兴民父子用木板车连忙将江山送到了徐顺乡尚玉华哥哥尚德亮家中,为防意外,关兴民,关银全父子又急忙返回家中。再说南天雷带着乡丁和保安团士兵追到元家挢,枪声巳经转到太观乡方向,一打听,原来是元家桥青田村地主田三爷被土匪抢了。双方交火后,土匪边打边退,退到太观乡山上去了。南天雷回到家中,突然想起关兴民家堆水柴的地窖,连忙带人去查。可是地窖内早已人去楼空,什么也没发现,南天雷见没有查到什么,只得带起人回去了。

尚德亮是青城县徐顺乡马祖村的农民,是中共青城县河西片地下党发展的入党积极分子。见江山生命垂危,急忙向党组织汇报。通过党组织,把江山转到了成都市华西医院救治。江山在成都伤癒归队后,便留在岷江游击纵队直属队任队长。因为在江山疗伤期间,岷江游击纵队袁旭飞的一大队,长期没有得到改造和教育,匪性十足。解放军进入四川后,为了彻底改造袁旭飞的一大队,便派去一名思想正直,作风过硬的老革命向青林同志去当教导员。向青林同志是东北人,参加革命后思想正派,屡立战功,入川后在三十八军某营任教导员。可是向青林同志长期在正规部队当教导员,却没有做过改造土匪部队的思想工作,处处以正规部队的标准来要求队员。不但没有把袁旭飞的部队改造好,反而使袁旭飞的队伍思想焕散,离心离德。被特务何茂华施用反间计,造成袁旭飞反水,那是后话。

那天南天雷和保安团土兵在关兴民家听见的枪声;正是杨大炳,赵华清和杨元福,他们三人带着五十余人,抢夺了地主田三爷的粮食和钱财后。刚退到元家桥,便与驻守在元家桥的一个连的保安团士兵遭遇时开的枪。保安团的士兵以为围住了岷江游击队主力,便向团长罗长林汇报。罗长林当即命令驻守玉兴镇的一个营和三羊镇的两个连,太观乡的两个连的士兵到元家桥合围,企图一举歼灭岷江游击队。杨大炳起事后,带着五十余人,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抢夺地主恶霸浮财十余次,每次都很顺利,抢得的钱财,粮食除兄弟伙开支外,全部分给了贫苦农民。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次会落入保安团的重重包围。经过全力苦战,只有三十余人冲出了重围,其中二十余人全部遇难,冲出包围圈后的三十来人,还有十二人受伤,其中重伤五人。经过这次教训后杨大炳、赵华清、杨元福才从恶梦中惊醒,想到了投岷江游击队。

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0

第四回 黑虎山周三扬遇害 元通场芶登阳殒命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