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岷江儿女英雄传>第六回 江小英比武招亲 宋志武独占花魁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回 江小英比武招亲 宋志武独占花魁

小说:岷江儿女英雄传 作者:枫生 更新时间:2019/6/18 13:56:37

南子丹掩埋了曾祖南大顺,心中怅然若失,不知如何是好,便在耿达至卧龙的山路上乱走。一天来到一户人家,这家人住在一处向阳的山坡上,只见炊烟燎绕,曲径通幽。一幢四合套的木皮房子,装簧古典,南子丹觉得此处好生面熟,似曾来过,却又想不起来。但肚中饥饿,便走入房中,试图混口饭吃。进屋一问,主人姓寇,南子丹说明来意,主人说:没的问题,随茶便饭。南子丹说:只要能填饱肚子,有吃的就行。

这家主人姓寇,名绍清,夫人姓王,叫王志芸,两夫妇年龄均在五十多岁。有一个老人年高九十岁以上,坐在一把竹椅上,双手不住的颤抖,可能是患了帕金森病。寇绍清有一儿一女,儿子名叫寇冰,年方二十二岁,女儿名叫寇燕,年方十九岁。南子丹去时,兄妹二人均不在家。寇绍清,王志芸正在吃中午饭,吃的是红苕煮巴黎豆,炒吐尔瓜丝丝,煎的金裹银面蒸蒸饭(玉米粉和大米饭混合蒸的饭)。王志芸正不厌其烦地在为公公寇金山喂饭,见南子丹进来,忙放下碗筷去给南子丹盛饭。南子丹也不客气,伴着小菜连吃了三大碗金裹银面蒸蒸饭。下午寇绍清儿子寇冰和女儿寇燕回来了,只见那寇冰长得膀大腰圆,身高一米八二,活脱脱的一个大汉。寇燕却长的眉清目秀,身材苗条,满面含羞,一副漂亮的山乡淑女模样。寇冰一看南子丹却似曾相识,南子丹也觉得寇冰兄妹好像在那里见过,却想不起来。双方都怔在了那里,最后还是寇冰转弯子快,指着南子丹说道:莫非你是子丹表弟。南子丹猛然省悟道:想起来了,你是寇家表哥。

寇燕哈哈大笑道:今天清早一早起来,我就听见喜鹊叫唤,我就说今天有稀客要来,却原来是南表哥来了。

寇绍清、王志芸一听,连忙过来仔细看了看说:嗨!硬是在嘛!王志芸说:南表哥来了也不说,弄得我们中午粗茶便饭就把你款待了,实在不好意思。

寇冰:我们妈老汉也是,来客了嘛,也要问一下嘛?

南子丹:好多年没有来过了,我记得好像七八岁时来过,记不起了。

寇冰:我去买酒买菜,你们弄块大点的腊肉来煮起,今晚上我们好好高兴一下,边说边进屋去拿些钱跑了。

原来王志芸是南子丹母亲王志茹的姐姐,南子丹小时侯与父亲南松山来耍过。因多年没有走动,南子丹早已把这门亲戚忘记了,今天要不是吃蹭飯,双方都还认不倒。

晚上寇绍清、寇冰、寇燕轮番对南子丹劝酒。南子丹见了寇冰兄妹,心中也觉高兴,不觉喝的大醉,直到第二天中午十二点钟才起床。中午寇冰又喊喝酒,寇绍清对寇冰兄妹说:今天你们两子妹注意到点,甭又把你们表哥弄醉了。

寇燕说爸:你不晓的,表哥的酒量好的很,他昨天晚上根本没喝醉。清早天还没亮,他就在院坝头打拳,打了半个多小时才去睡的觉。

南子丹佯装吃惊道:真的哇,我咋不晓的呢?

寇燕把嘴一抿说道:害怕喊你教我们吧,不耿直。

寇冰:表弟既然会武功,就教我们一点吧,今后我们也好防身。

寇绍清:南表哥,教他们几招吧!免的你表哥表妹今后在江湖上吃亏。

南子丹:好嘛!

吃过午饭,南子丹便教寇冰、寇燕练青城太极拳。因为青城太极拳既可锻练身体,又可防身。而且高深莫测,属上乘武功,强身健体,自卫防身,均可两用。而《南家拳》却是南大顺告戒过他,传内不传外的。而且轻意不能学会,一是自幼从童子功练起,二是本身要有上乘武功才能炼习。

南子丹在寇绍清家教寇冰寇燕兄妹练习青城太极拳,不觉已过半年。一天寇冰兄妹告诉南子丹说:三天后,岷江镇街上有一场“比武招亲”,问南子丹想不想去看。南子丹在寇家教兄妹练武,脚不出户,心中正烦。听说有好看的当然想去,便与寇家兄妹约定,三天后去岷江镇看“比武招亲”。

原来岷江镇上有一店家《兴隆客棧》。老板江兴隆,年方四十五岁,妻子万辛茹,年方四十三岁。家有一儿一女,儿子名叫江小阳,女儿名叫江小英。该女儿江小英天生丽质,是岷江镇上出名的美女。常在深闺,脚不出户。岷江镇上有个恶霸地主叫刘世虎。年方四十五岁,长的膘肥肉满,一脸横肉,是岷江镇上的首富。一天喝醉了酒,闯进了江兴隆家里,刚巧碰见江小英。刘世虎早就听说江小英长的美若天仙,但他和万辛茹是表兄妹,虽有想法,但碍于母亲万紫云的脸面,不敢造次乱来。今天喝醉了酒,见表妹万辛茹女儿江小英貌若天仙,他也不管她是谁,抱起江小英便想扛上楼上客房去若行非礼。江小英大声呼救,江兴隆夫妇闻声下楼,正好碰见。江兴隆大怒,操把中钢斧要与刘世虎拼命,万辛茹一见大呼道:刘表哥,那是你亲侄女,你要干啥子?刘世虎大惊,急忙放下了江小英,江小英挣脱后,急忙跑回闺房去了。

刘世虎假装不认识江小英,忙向表妹万辛茹和表妹弟江兴隆赔礼道歉。江兴隆是个硬汉,吃软不吃硬,见刘世虎道歉,便说:我们是亲戚,你咱能乱来呢?

万辛茹:就是嘛!表哥,今天可是你的不对哈?

刘世虎:我今天喝多了,实在对不起!边说边退出门去走了。

谁知那刘世虎那天见过江小英后,便念念不忘。他本是个色鬼,仗着有钱有势,成天带着几个无赖,过街串巷,寻花问柳。被他迫害过的良家妇女,不计其数。见过江小英后,假装道歉,回家后便召集几个兄弟伙想办法。想去想来,还是觉得首先要迫使母亲同意,才好下手。但怎样才能瞒过母亲呢?有个兄弟伙给他想了个办法,就是把他母亲万紫云骗起走就好办了。正好母亲万紫云要去成都治病,准备在成都住一段时间,刘世虎大喜,便急不可待地将母亲送去了成都。他想乘母亲万紫云在成都治病期间,先把江小英搞到手,等母亲回来,生米已经煮成熟饭,迫使母亲同意。

刘世虎将母亲万紫云送走后,便置办了礼品到江兴隆家提亲。江兴隆妻子万辛茹大惊,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

万辛茹:刘表哥,小英是你侄女,辈份不合适在吗?要不得。

刘世虎:我娶了侄女,我们便亲上加亲,要的,没的问题。岷江镇上,我说了算,谁敢乱说啥子,我弄死他。

万辛茹:辈份不合在嘛,她是你侄女子,咋般配呢?

刘世虎:各喊各的,无非就是称呼嘛,没的啥子。

万辛茹;哪你喊我啥子呢?把表妹喊成妈?

刘世虎;对的,改口就对了嘛,今后,我就喊你妈了。不由万辛茹分说;刘世虎将聘礼放在江兴隆家便走了。

江兴隆回家一听,操起中钢虎便要去找刘世虎拼命。万辛茹急忙拦住,夺下斧头说:拼什么命,你就晓得乱来。江兴隆说:不管咱个说,我闺女都不会嫁他,大不了和他拼命。

谁知万辛茹却说:对的,好主意,就和他拼命!

江兴隆一惊道:你说什么,和他拼命还是好主意?

万辛茹:是嘛,我们就和他拼命,来个“比武招亲”。

江兴隆:要的不,刘世虎是个大恶霸,谁敢和他比?

万辛茹:他刘世虎只敢在岷江镇上称霸,走出岷江镇,江湖豪杰多的很,我就不相信没有人敢和他比武。

江兴隆叹了口气说:哎!就看我们小英的命了。

第二天,只见《兴隆客栈》门口贴了一张告示,上面写道;

江兴隆、万辛茹之女江小英,年方一十八岁。经征得小女同意,决定比武选婿。有志者于七日后在《兴隆客桟》比武。擂主刘世虎,败者依次淘汰,最后胜者将迎娶小女江小英为妻。

第二天刘世虎去《兴隆客栈》一看,便上门去问江兴隆万辛茹夫妇什么悥思?

江兴隆:怎么,不敢比么?

刘世虎:比就比,谁怕谁?心中暗咐,我看岷江镇上,谁敢和我比,说完气汹汹地走了。

转眼七天已过,比武招亲那天,只见岷江镇兴隆客栈门前,搭了一个高高的擂台,高约有七尺,长宽约二十米。台前站满了前来观看比武招亲的人群,约有好几百人,其中参杂着前来参加比武的高手。南子丹、寇冰、寇燕三人如约来到台前。南子丹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年青人,那个人也看见了他,向他频频地招手致意,原来那个年青人正是和南子丹半年前在耿达酒店喝酒的川西袍哥会总舵主陈清南的少公子陈小川。南子丹连忙领着寇冰、冦燕兄妹挤了过去。双方互相致意后,南子丹便把寇冰、寇燕兄妹作了介绍。南子丹刚要介绍陈小川的来头,但转念一想,自己都是听说的,还不能确认,便改口说道:这是我的朋友,你们喊陈哥哈。刚介绍完,台上锣声响了;一个在岷江镇街上打更的更夫在台上呜锣喊道,比武招亲现在开始,现在请《兴隆客栈》老板江兴隆讲话。江兴隆携着江小英走到台前,台下立刻响起了一片悕嘘声,江兴隆知道那是对小女江小英的赞美声。便大声武气地说道:今天小女选择比武招亲,实属无奈,但夺得第一名者,无论美丑和年龄,都不计较,便为我小女夫君,绝不食言。现在请擂主刘世虎上台,说完携着女儿走到台后去了。刘世虎紧握双拳,雄纠纠地走到台上,双手抱拳,向台下人群问好,他认为肯定不会有人向他挑战。但他错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面对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

首先上台的是岷江镇少壮派林育生,林育生年方三十五岁,自幼随父学武,一身武功已达上乘。只见他飞身上台,摆个姿势,叫做童子拜观音。双方报名过后便各施绝技,你来我往,打成一团。刘世虎武功在岷江镇人称第一,但和林育生从未过过招。林育生学的是少林武功,刘世虎学的是点蒼派武功,两人在擂台上大战五十个余合,竟不分胜负。看得江兴隆夫妇满心欢喜,刘小英心如小鹿,砰砰乱跳。暗暗向观音菩萨祈祷;希望林育生能打败刘世虎。可是刘世虎学的点蒼武功,功夫已是一流。见久攻不下,心中暗咐,不想岷江镇还有如此能人。便将一枚飞石暗藏于袖中,乘其不备,将飞石掷入林育生下阴。林育生不防,只觉**一麻,脚下一软,被刘世虎一脚踢下台去,林家仆人赶紧抬着林育生往医院飞奔而去。接着又有数人上台,但都不入流,几拳便被刘世虎打败。刘世虎在台上得意洋洋地走来走去,大声武气地向众人挑衅。江兴隆夫妇大惊失色,与女儿江小英相拥而泣。南子丹和陈小川对望一眼,见陈小川点头,便准备上台。而寇燕却拉住南子丹,眼波流转,情意切切。南子丹怔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这时打更匠在台上呜锣道:还有人敢上台比武的没有?没人上台,刘英雄便是江老板女婿了。话刚落音,只见一个大汉,身高丈余,年方四十,飞身上台。那身轻功竟如一只飞燕,轻轻落在台上,台下观众齐声称赞。南子丹一看,竟鼓掌欢呼,原来那人正是二师伯豹哥宋志武。

原来豹哥宋志武今天也来岷江镇闲耍,几个随行人员告诉他,今天岷江镇上《兴隆客栈》老板江兴隆摆擂台为女儿“比武招亲”。宋志武本来就是个花花公子,听说有这等好事,便带着几个随行人员来凑热闹。宋志武与余光富女儿余春秀结婚后,与余春秀十分恩爰,本不想来淌这潭浑水。可是一见江兴隆女儿江小英如此漂亮,便起了色心,决意抢回去做二老婆。但他不露声色,站在台下静观,在关健时刻才飞身上台。

再说那刘世虎见无人再敢上台比武,正在洋洋得意,想回去与江兴隆夫妇商量准备娶亲。突然见宋志武飞身上台,他与宋志武本来认识,也知宋志武武功高强,但他没有想到宋志武也来与他比武。见宋志武上台后,便大吃一惊拱手道:宋兄也想比武,宋志武道:比武不敢,只是想来与刘兄切搓一下武功。

刘世虎:好哇!久闻宋兄武功高强,今天正好见识一下宋兄的青城太极武功。

宋志武:说的好,我也正想与你以武会友,更何况有美女作陪,我今天便好好陪刘兄耍一下,

那刘世虎早已美女入怀,见突然节外生枝,跑出个宋志武来与他争夺,心中暗悢。便使出点蒼派绝招,招招狠毒,想致宋志武于死地。而宋志武却使用太极揉功,四两拨千斤的招式化解了刘世虎的点蒼派阴爪功。五十招下来,刘世虎也额头见汗,见久久不能取胜,便又将哪飞石取出,企图故技重施,一招致胜。可是他的行动早在他与林育生比武时被宋志武看破,宋志武见他使诈。便将计就计,接过飞石反掷过去,那刘世虎不防,反而被宋志武飞石击中下阴。刘世虎脚下一软,被宋志武一脚踢下台去,半天爬不起来,被家人抬回去了。南子丹看得真切,不禁鼓掌大笑。少侠陈小川也很高兴,便邀请南子丹、寇冰、寇燕兄妹一起找地方喝酒去了。

江兴隆夫妇大喜,择个日子,将女儿江小英嫁到了宋志武府上。江兴隆夫妇听说是二房后,心中很不是滋味。但想到宋家是麻山镇的首富,江小英一生荣华富贵,衣食无忧。总比下嫁恶霸刘世虎强百倍嘛,想到这里,心中也觉释然。

南子丹、陈小川、寇冰、寇燕在岷江镇老街上一家酒店吃酒。突然一个手提香烟的中年男人来到了他的身边,只见此人,年方四十多岁,中等人材,长得不胖不瘦。走上楼后口中喊道,纸烟火柴,边喊边走到南子丹面前。问南子丹,来包香烟吧?南子丹本来不抽烟,见哪人怪眉怪眼地给他挤眼睛。觉得很奇怪,便买了一包“大前门”的香烟,给了一张一百元的纸币给那卖纸烟的中年人。中年人补了几张零钞给南子丹,南子丹将零钱拿过时,突然发现零钱中夾着一张纸条。南子丹觉得奇怪,便借上厕所之机,打开纸条一看:只见上面写着;速回麻山,军统特务宋西山潜入宋志武家中,企图将麻山支队编入国民党二十四军。南子丹觉得奇怪,他对政治莫不关心,也不想去淌浑水,便回到酒桌上继续喝酒。

原来中共地下党青城县负责人何茂阳同志,从内线得知军统特务宋西山奉命潜回青城县,破坏岷江游击队的组织建设。企图摧毁岷江游击队,将岷江游击队人马拉进二十四军。听说南子丹在岷江镇,便安排岷江镇地下党员张汉民,设法查找南子丹,想通过南子丹劝阻宋志武倒向二十四军。那知南子丹散闲惯了,不想参政,不但没有回麻山,竟和少公子陈小川到成都去耍去了。

那日南子丹、陈小川、寇冰、寇燕在岷江镇把酒喝后。陈小川与南子丹一见如故,便邀南子丹去成都耍,南子丹不好推辞,想到自己孑然一身,正无去处,便欣然同往。谁知那寇冰、寇燕兄妹对南子丹也有了深厚的感情,见南子丹要离开他们,心中十二万分的不愿意。但南子丹毕竟是客人,不便在寇家常住。特别是寇燕,对南子丹也日久生情,挽着南子丹的手,难舍难分。南子丹在岷江镇江小英比武招亲时,也看出了表妹寇燕对自的情意。但南子丹是个明白人,他怕留在寇家,和寇燕做出荒唐之事,便决心走人。因此便谎称自己去成都有正事要办,便不顾寇冰,寇燕兄妹的挽留,毅然与之分别,与陈小川踏上了成都之路。

那少公子陈小川,在成都四川大学读书,今年刚毕业。准备赴国外留学,也正好无事,两人也不坐车。从青城县步行,沿成温路边耍边走,游峨嵋山观景,去杜甫草堂吟诗,赴重庆码头渡船喝茶。一天二人正在重庆朝天门码头喝茶,突见一位先生,带着一个衣着时貎的中年妇女和一双儿女从船上登上码头来。那先生鼻正口方,一表人才,夫人也风姿艳丽,一儿一女男的约有二十多岁,女的约有十七八岁。那少女长的天姿国色,十分漂亮。一上码头就引来了码头上所有人的目光,陈小川不觉看得呆了。南子丹说:这家人真是绝配,典型的才子佳人。陈小川却目不斜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那美女身上,对南子丹说的话,根本没有在意。南子丹见了用手在陈小川面前幌了一下,开玩笑说:陈哥莫不是看上那美女了?陈小川叹了口气说:真是蜀中犹物,可惜无缘。

南子丹:在四川还有你陈哥办不到的事情吗?找人打听一下,去提亲嘛?

陈小川:那样子不是很荒唐吗?再说家父却不会同意此事。

南子丹:我看不见得,事在人为,说不定你俩有缘份呢?

陈小川:何以见得?

南子丹正要回话,突见一个富家公子带着几个打手,围住了那一家人,要带走他们。那中年男子站出来说道:请问你们有何事,为啥要带走我们?只见一个头戴黑色礼帽,身穿对门巾短打衣服,手持短枪的人说;你姓余,名叫余光清,对不对?

余光清:在下正是余光清,你要干什么?

一个随从说:给他们说那么多干啥?通通带走。

余光清: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凭什么随便抓人?

那个富家公子说:余光清,中共成都地下党员,还有什么话说:

余光清:我堂堂国民教师,你凭啥子说我是中共地下党员?那富家公子不由分说,命手下七八个大汉将余光清一家全部带走,码头上的人群一见连忙都逃走了。

可怜余光清一家大小,全部大惊失色,哭声一片。

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1

第六回 江小英比武招亲 宋志武独占花魁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