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复活之战斗民族政委>第九章 安德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 安德烈

小说:复活之战斗民族政委 作者:青椒 更新时间:2019/6/8 10:25:54

周逸龙见到尾崎大尉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大的人字形,四仰八叉的横躺在草地上。

尽管尾崎大尉枪法精准,作战彪悍,可在群情激昂,汹涌而至的苏军面前也没能比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坚持的更久。

他身上还在不断冒烟的弹孔和洒落一地的鲜血就是最好的证明。

见到死的是个日军大尉,周逸龙心中暗暗觉得有点可惜,要是能活捉的话,肯定能弄出不少情报来。

正在这时,一个洪亮的声音突然从周逸龙的身旁响起:

“边防军所属,安德烈大尉,向首长同志致敬!。”

周逸龙扭头看去,只见一个魁梧的俄罗斯壮汉正威风凛凛的站在自己身侧。

他虽然高举着手臂,保持着敬礼的姿势,但天生的一副剑眉,好似斗立的两把长剑,配上他那自然紧锁的眉头,不威自怒,即便身为下属,反倒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来。

周逸龙看得眼前一亮,刚刚过来时,他已经发现,侧翼出现的这支苏军小部队,戴的是纯绿色的大檐帽,这是苏联边防军的醒目标志。

在这个时期的苏联,边防军是一支特殊的军事力量,他们人数不算太多,但装备齐全,训练精良,在后来的卫国战争中作出过重大贡献,是一支不可多得的精锐部队,连后来的苏联元帅朱可夫都忍不住夸奖道:

“交给边防军同志的阵地,是最让我放心的阵地了。“

可这样一支精干的部队,却并不隶属于苏军陆军管辖,统帅他们的是——苏联人民内务委员部。

真是老乡见到老乡,两眼泪汪汪啊,这可是标准的兄弟部队啊。

周逸龙心中大喜,正愁手里没有兵,撞破了日军的“好事“,也没有力量去搞破坏,老天爷就给自己派了这么一队天兵,真是一场及时雨啊,连忙亲切的拉着安德烈的手唠起嗑来。

聊了几句,周逸龙才弄明白事情的经过。

原来安德烈大尉本来是带着边防军的一个连队进行日常巡逻任务的,没想到中途却听到了尾崎大尉追击周逸龙时的枪声。

安德烈果断的带领部队向枪声发出的方向靠拢,发现周逸龙他们的情况后,又在没有暴露自己的情况下,将连队布置在了日军骑兵追击路线的侧翼,并在恰当的时机发起了突然袭击。

即便缺少反坦克武器,安德烈大尉也机智沉着的指挥了部队,给予了日军沉重的打击,同时极大的减少了自己的伤亡。

周逸龙越聊越高兴,这个安德烈大尉性格果断,指挥有方,明显是个人才啊,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三十来岁了,却还只是个大尉呢?

叶夫根尼突然跑过来报告道:

“报告首长,抓到一名日军俘虏。“

“你说什么?真的抓到了?“周逸龙兴奋的直搓手,要知道这个时候的日军还是死顽强的,经常全部打光也没人投降。

想抓到一个活的,还得靠运气,周逸龙之前嘴上虽说要抓活的,其实自个心理也知道,希望怕是不大的,没想到,想瞌睡,还真来了个枕头。

“在哪儿,怎么抓到的,刚才我过来也没瞧见一个喘气的呢。“周逸龙一把抓住叶夫根尼,就急吼吼的想过去看看。

“就在那边,是个骑兵中尉,刚刚受伤了,躺在地上装死,被我们的同志给发现了。“

“哦?还会装死?“周逸龙一愣,心中已经有了大致盘算,看起来这名鬼子跟普通的日军不同,既然选择装死,对自己的性命一定是很看重的了,有戏。

周逸龙停下了脚步,朝着叶夫根尼挥了挥手说道:

“把他架过来。”

叶夫根尼有点摸不着头脑了,刚才首长同志还兴致冲冲的要跑过去看俘虏,就因为听说俘虏装死,就改变了态度,满不在乎的要自己把俘虏给架过来。

好吧,首长就是首长,他这么做一定有自己的用意,作为一名优秀的副官,叶夫根尼没有质疑周逸龙的想法,转身就去安排人手了。

没多久,一名灰头土脸的小鬼子就被两名壮硕的苏军士兵一左一右夹着拖了过来。

他的胳膊被简单包扎过,看起来伤的并不重,身材虽较为矮小,却皮肤白皙,面色红润,看起来不像寻常日军那么吃苦耐劳,平时日子过的应该不错。

他表情虽然有点僵硬,眼睛却极为灵动,飞快的打量了众人一眼,最后将目光落在了周逸龙身上,似乎判断出这个身材微胖的家伙,才是即将决定他生死的人。

周逸龙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似乎对眼前的俘虏极为不削,从鼻孔里喷出两口大气道:

“姓名,职务?”

一旁的叶夫根尼将周逸龙的话翻译成日语,转达给那名俘虏,语言方面是叶夫根尼的天赋,从小他就能掌握数门外语,甚至包括德语,法语等等,这也是米哈依尔最欣赏他的地方。

“清原幸生,骑兵中尉。”那鬼子倒也配合,没有任何抵抗的就交代了。

“籍贯所在地?部队番号?”周逸龙接着问道。

这一回,那名鬼子清原幸生开始变得不老实了,他略微欠了下身,然后才说道:

“很抱歉,阁下,我已经放下了武器,有权对其他问题保持沉默,也请您遵照日内瓦公约,保证我的人身安全。”

叶夫根尼才刚刚把他的话翻译完,周逸龙就哈哈大笑起来,甚至笑得双手捧腹,肚子都抽起筋来。

笑了好一会儿,周逸龙才在大家的一头雾水中,解释起来。

原来39年时,苏联刚刚建国没多久,在建国初期,因为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被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所普遍敌视,西方多国都曾组织过军队试图推翻苏联的社会主义革命,这直接导致了彼此之间国家关系的恶化,在这种情况下苏联的国际外交是相对孤立的,又怎么会有条件跟西方国家共同签署《日内瓦公约》呢?

而日本就更不用说了,在日本人看来,战争无非两种结果,胜利或者死亡,怎么还会有一种叫俘虏的东西存在,这简直是武士精神的奇耻大辱,竟然还有脸要求人道主义照顾?

所以日本也没有在《日内瓦公约》上签字。

而现在,一个叫做清原幸生的日本俘虏,居然口口声声的要求两个都没有在《日内瓦公约》上签字的国家,遵守日内瓦公约,进行人道主义保护,这怎么能不让周逸龙笑掉大牙。

等周逸龙解释完,四周那些不懂政策的苏联大兵们也都哈哈大笑起来。

叶夫根尼都笑得忘了翻译给清原幸生,清原幸生虽然不清楚这些苏联人都在哈哈大笑什么,但机灵的他却很快发现,这些苏联大兵们看向自己的眼神开始变得越来越不友善起来。

这些充满“恶意”的眼神,让清原幸生浑身发凉,虽然他并不是一个害怕走光的大姑娘,却也不自觉的拉拢了下自己的衣领,小心的吞了口唾沫,他感到很害怕,他开始很想家。

11

第九章 安德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