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囧婚途途>第一章车祸遇芹芹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车祸遇芹芹

小说:囧婚途途 作者:石胜明 更新时间:2019/6/6 12:01:14

 “我是谁?”

“我在哪?”

“你是谁?”

医院的病房当中,大嚷之人是一位十九岁的青年小帅哥。

他刚刚从濒死状态中奇迹复生,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的虚弱。

在他面前,被问话的是一位约莫二十来岁的女孩,有一双晶莹剔透的眼睛,这是他对女孩的第一印象。

“我叫许芹芹,你还记得昨天发生的事情吗?是我救了你。”

女孩的声音很轻柔,也很悦耳,这时,男孩忽然捂住了脑袋,似乎头痛的厉害。

记忆如开闸的洪水般汹涌而出,忽然,他想清楚了很多事情,但似乎也遗忘了很多事情。

很多的记忆在脑子里模模糊糊,犹如雾里看花一般若隐若现,看着眼前穿着安踏运动衫清秀女子。

可以断定,这飘逸长发俊秀女孩,一定是体育学院高材生,身手不凡,是她救下自己。

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不是这身体的主人,但他却实实在在占据自己身躯,甚至还窃取自己一部分的记忆。

“我叫军哥么?”

短暂的头痛过后,他自言自语,女孩许芹芹捂嘴微笑,指指傻兮兮他, “你该不会把脑袋给撞坏了吧,自己名字都不记得了?”

他捂着脑袋闷哼一声,大喊:“我头太痛了啊!谁能救救我?”

剧烈的疼痛让他突然想起来,为什么自己会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记忆中,先想起父母离婚吵架打架事情。

傍晚,乌云在江阳市上空聚积,黑压压的,望之心惊,云笼罩下南风镇矿山设备公司临时工宿舍,一阵寒风逼人。

尽管街道上还有车水马龙,人潮涌动,奔走在大街上的人们神情凝重,大多蹙眉紧盯着前面,或低着头匆匆赶路。

一会儿,乌云低空翻滾,雷声隆隆,一声声霹雳仿佛在行人头上几十米处炸响,几道令人心悸闪电过后,暴雨倾泻而至,水泥马路上腾起一片白茫茫水雾。

人群一阵淆乱,疏散开来,视物模糊,雨中行驶汽车摩托车亮起大灯,南风矿山设备公司临时工宿舍三栋二单元六楼四零三房间,传来一阵摔砸声,男子怒骂声,与女人凄惨哭叫声掺杂在一起。

哭声在这寂静夜里显得更凄惨,让人不禁心颤,一个身材高挑学生模样男孩,大约一米八左右,一头微微有些凌乱的碎发,时不时散落在额头汗珠间,棱廓分明,表现出惶恐。

笔挺的鼻梁,殷红的双唇,满月似的圆脸,顾盼中透着惊恐。

他正全神贯注透过门缝注视屋里动静,屋里中年男子得意大笑:“招娣,离婚不?不离婚,老子怎么办?老子已经与蒂尼小妮子同居半年,肚子已经被我搞大。”

女人哭啼,“许春林,你这没有良心的,军哥今年高中毕业,考上京城人大艺术专业,今天刚拿到录取通知书,明天去京城报名,你要与我离婚,良心被狗吃了。”

男子许春林嗤之以鼻,“嗯,别给我啰嗦,离婚!”

女人招娣啼哭,哽咽,哀求,“许春林,看在芹芹份上,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许春林大吼,“不离婚,是吗?”

啪,啪!举起手掌,狠狠对女人招娣搧几耳光,“呜呜。。。。。。”,女人招娣一阵大哭。

他一阵大骂,“嗯,不离婚,看老子揍死你婆娘,哼哼。。。。,看谁今天能救你,离婚,老子心情好,说不定还能放你一马,要是不离婚,有你的好日子过!”

男子许春林又一阵推搡,“滚出房间!”

他抓住女人招娣头发,往门口拽,突然,招娣抓住卧室里书桌死死的扣着,身子尽力往外撤着,任由他怎样推搡踹打,死死抓住,就像抓住她生命中最后一根稻草,紧紧抓住,抓住!

门外男孩军哥实在看不下去,一下子站起来,一脚踹开卧室门,淡淡的扔下一句:“没事,把我妈放开,臭男人,我妈与你离婚!”

他三步两步窜到他身边,面对半路杀出程咬金,许春林自然不会把他在眼里,瞪眼对他发话:“军哥,这里没你的事,识相最好滚一边去。”

一听“滚”字,芹芹火一下子就上来,盯着男人,用浓浓的鼻音鄙视大吼:“滚?你这臭男人,没有你这样父亲,滚的是你,去你骚狐狸精那里,妈妈,不要软弱,在离婚协议签字。”

哽咽招娣听芹芹吼声,停止啼哭,把床边书桌上离婚协议拿在手上,动作麻利签上自己名字,男人许春林一阵高兴,哈哈大笑,抢过离婚协议书,咆哮,“妈啊!终于签字了,我可以与蒂尼在一起了!”

见父亲许春林这样变态咆哮,他将手掌捏成拳头,大吼,“许春林,找事是吧,快滚蛋!”

许春林很哗然,先一惊,转瞬稳住神,灰溜溜跑出,冲出客厅门,向楼下跑去,很快消失在大街灯光中,女人招娣瘫痪在床上。

用手捂住床上被子,“呜呜。。。。。。。”,一阵放声痛哭,芹芹俯下身子,拉她胳膊,“妈妈啊!不要悲伤难过,我爸不是人,他这样臭男人,不值得你痛苦。”

女人招娣脸朝被子,一股劲摇头,哽咽,“儿子,你不知道啊!你还小,不知道做女人心酸,不知道妈妈的难处啊!”

军哥把啼哭招娣拉起,大喊:“妈妈,你看着我,我已经一米八,已经读大学,顶天立地汉子,我找一个工作做,打临时工,现在也许山穷水尽疑无路,明天会柳暗花明又一村。”

他掏出衣兜里一条花手绢,搂住女人招娣,一边替她擦拭着脸上泪珠,“妈妈,不哭了,我们打起精神,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向京城出发。”

女人招娣止住啼哭,破涕一笑,“嗯,有你这样好儿,与妈妈撑天,我们一定会有好日子过。”

军哥咯咯一笑,“嗯,妈妈,你去睡觉!”

他松开搂抱母亲,回头对招娣嘿嘿一笑,离开母亲招娣卧室,回到自己狭窄小书房兼卧室睡觉去,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不能入睡。

门窗外大雨早已经停止,深秋的月儿,如弯弯的小船,洒下一片淡淡银光,南风机械设备公司临时工宿舍,不知哪家喂养公鸡,咯,咯!啼叫。

自言自语,“唉!可能已经深夜十二点点!”

他掏出书包里录取通知书,哗啦,哗啦,一把撕成碎纸雪,扔进垃圾框里,呜呜大哭,眯起眼睛,渐渐进入梦乡,鼻鼾声响起,呼呼睡一会儿,穿好衣服,骑上摩托车,奔出南风镇矿山设备公司临时工宿舍,向一家酒吧奔去。

接着是一场酒局,他喝个酩酊大醉,在酒吧里胡作非为一整夜,最后因为酒驾闯红灯,被飞速而过的一辆货车撞翻在街头。

3

第一章车祸遇芹芹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