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外时空奇幻之旅>第一章 一个老掉牙的故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一个老掉牙的故事

小说:外时空奇幻之旅 作者:云薇薇 更新时间:2019/6/12 17:50:12

秦子枫走进家门,坐在木藤摇椅上的太奶奶立刻微笑着向他招手,旁边是一盆花开得抖擞的蟹爪兰。

他知道太奶奶又要讲那个讲了一千万遍的故事了。

太奶奶已经很老很老,应该叫太太奶奶或者太太太奶奶。

要问太奶奶到底多少高龄?子枫的老爸老秦就蹙紧眉头沉思一会说:“可能有一百多岁,也可能是两百岁,我爷爷都死了,她怎么还能活着,真是稀奇古怪。”

街坊邻居都知道老秦家有个百岁老人,街道居委会每年都会派人来送慰问金,送了一年又一年。

若有人问:老秦,你家太奶奶今年高寿?

老秦就说一百零八,十年后一百零八,二十年后还是一百零八。这些年房价飞涨,楼道里的邻居走马灯似的换了一批又一批,都是乐呵呵来,乐呵呵走。房子涨价赚钱了,谁不开心呢?谁又在乎老秦家的太奶奶今年到底几岁?反正听到老秦家有个一百多岁的老人,张大嘴巴,瞪圆眼睛,惊呼一声,就对了!

秦子枫是老秦家三代单传的金贵独苗,肩负着整个家族的血脉传继大业,任重而道远。自从他选择了某高校考古学专业,妈妈就自觉吃上了抗抑郁药。

子枫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好青年,他的理想就是能开出另一个马王堆。

妈妈捶胸顿足,挖苦说:“希望你的洛阳铲能为老秦家铲出个媳妇来。”

子枫一笑,吊儿郎当地说:“你们敢要,我就敢铲。”

“枫……枫枫……枫……”

太奶奶什么都记不得,就记得子枫。

他只能走到太奶奶身边,单膝跪地,握着她那双干树枝一样冰凉坚硬的手,虔诚聆听教悔。

谁让她是子枫的老祖宗。

太奶奶张合着两排红嘟嘟的牙床,嘴里含含糊糊吐出一些不连贯的字眼,不停对着子枫诉说。

他根本听不明白太奶奶在说些什么,但他知道太奶奶在讲一个故事。

故事是这样的:在清朝同治年间,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太奶奶正在乡村的小溪边洗衣服。突然,天上风云突变云涛翻滚,天空瞬间一黑到底。正当太奶奶以为遇到妖怪惊慌花容失色时,一道山崩地裂的响雷落地,狂风暴雨尽情肆虐着大地。一场罕见的大风雨过后,必定有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神怪志异故事里都用这种套路)。秦子枫的太太太爷爷从天而降,他身披盔甲,腰配长剑,高五尺,相貌不凡,如天神下界一般威武。(此乃秦子枫自行脑补。)轻易俘获了太太太奶奶的芳心。从此就有了老老秦,老秦,小枫,将来还会有小小枫。

如果不是家里真有一柄锈迹斑斑的秦剑,他肯定会认为是太奶奶在编山海经。

说来谁信,这分明是一部现代穿越剧,剧情还是老掉牙的那种。

因为这柄秦剑,子枫对自己的家族史和中国历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立志要做一名有成就的考古学家。

现在,他考古系研究生在读,离考古学家仅差有成就。

而他学考古的另一个目地,就是想揭开太太太爷爷失踪之谜。毕竟一柄剑无法让人完全相信太奶奶故事的真实性,这需要考证。

太奶奶的故事又臭又长,没完没了,每次都能把他说的一脸懵逼。

某高校宿舍楼。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罗。

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

被石兰兮带杜蘅,折芳馨兮遗所思。

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

还没到宿舍门口,子枫就听到于飞踩着宿舍里那张嘎吱摇晃的方桌大卖文采,伴着老猫一阵猥琐怪笑,真是斯文扫地。

一个学考古的,卖什么文采,难道是要到古墓里给鬼做诗歌朗诵吗?

子枫走进宿舍,把背包扔到床上,嘴角带着一丝讽笑。

“秦子枫,你回校也不通知哥们一声,好去接你呀!”

于飞跳下桌子,和老猫一起像饿狼一样扑向他床上背包。

片刻后,宿舍里狼藉满地,妈妈给他精心准备的家乡土特产,被两只猪头一扫而空。

“都吃饱了吗?”

子枫靠在被子上放松身心。

“吃饱了,谢啦,我已经几天没吃东西了……”

老猫摸着肚子,厚颜无耻地说。

“子枫,有个事你听说了吗?神农架又发现野人了!”于飞坐到他身边,激动地说。

“听说了,但这跟你有关系吗?”

“有关系!我和老猫暑假准备到神农架探险,你来参加吗?”

“探什么险,不就是找借口去旅游。”

“错,我们这次要去螺圈套大峡谷。螺圈套知道吗?那是连中美联合科考队都不敢进去的地方,保留着史前生态系统的原始森林。怎么样,有兴趣吗?”

“中美联合科考队都不能进去的地方,确定你能进去?”

“不去试试,怎么知道能不能。”

老猫倒来一杯水,讨好地递给子枫:“先喝口水。”

毕竟吃人家嘴短……

于飞见他对神农架探险兴致不高,又故弄玄虚说:“你们知道神农架是什么地方吗?神农架位于北纬31.5度,东经110.2度,正处在地球最神秘的纬度,北纬30度附近。被法老诅咒的埃及金字塔,制造飞机轮船离奇失踪事件的百慕大三角,神秘消失的玛雅文明,震惊世界的“第九大奇迹”三星堆,全部都出现在和神农架相同维度的北纬30度附近。听说在北纬30度附近有一条可以穿越时空的时间通道,那里有一个被时间遗忘的空间。”

“你说的这些谁不知道啊!”

“可谁都没有亲身经历过。”

“你是想去寻找那条可以穿越时空的时间通道?”

于飞这个奇怪的念头把他吓了一跳,这家伙该去看看心理医生了。

于飞说:“为什么不可以,与其那么辛苦一点一点地去挖古墓,不如直接回到古代去看看干脆。”

“说得倒轻巧,你以为古代是你家呀,你想什么时候回去,就什么时候回去。”

“费了这么多口水,你到底去不去神农架?”于飞开始不耐烦。

“我考虑考虑……”

“去!”

这天,子枫和于飞老猫在体育馆打篮球,三个人正打得大汗淋漓,边上的手机响了。

“子枫,是你的手机在响。”

老猫撩起衣服麻溜把额头上的汗擦干。

于飞趁此机会投进一个三分球。

子枫从地上捡起手机,是家里的电话号码。刚接起就听到妈妈气急败坏的叫声:“子枫,出事啦!太奶奶那柄古剑这几天夜里突然闹起来了,家里人都听到放剑那木箱子里有咚咚的响声。你爸说可能是太奶奶的大限要到了,太爷爷在另外一个世界有感应。你赶紧回来一趟,家里就等你了。”

又想骗我回去相亲,编瞎话还能不能编得更离谱一点。

“妈,我最近很忙,要赶一篇毕业论文……”

“放屁!你还没到毕业,赶什么毕业论文。你以为我是在跟你开玩笑哪,赶快给我滚回来!”

擦,更年期的女人真可怕!

“子枫,你要回去吗?”于飞问。

“你看我不回去行吗?”

子枫捡起篮球朝篮球架用力砸过去,篮球“咚”弹飞起来,在半空画个圆弧,落到地上。

当天定火车票,赶火车。第二天午后,子枫回到杭州老家。

家里气氛紧张,连极少回来的姑姑姑父都在太奶奶身旁守着。子枫不屑,平时像空气般存在的姑姑,居然还能记得回来给太奶奶送终。

太奶奶躺在床上脸色发紫,这是人死之前身体里的血液停止循环的症状。子枫回到家先跪在太奶奶身边,握住她那双像枯树枝一样又冷又硬的手。太奶奶的手指轻微动了动,仿佛知道是子枫回来了。

“太奶奶——太奶奶——”子枫低声喊,太奶奶微弱得连气息都很难探到了。

在一边的老秦脸色不仅悲伤凝重,还有愠怒。

妈妈垂着眼睑,态度冷冷的。

“子枫到家,人都齐了,太奶奶那把剑是事……”姑父说话吞吞吐吐。

“那把剑是邪物,非秦氏子孙不能驾驭,不适合流入古董市场,”老秦打断姑父的话。

“哥,现在有人愿出两百万买下这把剑,两百万可不是笔小数目,咱可别错过这个机会。”看到老秦不同意卖剑,姑姑的语气变得尖锐起来。

子枫可算看清楚眼前这两个人的险恶居心,这把秦剑是太太太爷爷留下来的传家宝,对一个家族来说意义重大,怎么能把它当成一件商品来交易。

“不行,我不同意卖剑!”子枫气愤之极。

“卖与不卖不由你们说了算,我已经咨询过律师,如果太奶奶没有留下遗嘱指定把剑留给谁,我就有这把剑的继承权。”

看来姑姑这回有备而来,她是铁了心要这把剑。

“太奶奶人都没死透,你们这样,就不怕遭天打雷劈。”

对小姑子失望透了的妈妈,难忍悲愤,掩面哭泣。

“不行,我最后说一遍,想卖剑,没门!”

谁想动这把剑,子枫就与他们同归于尽。

“你们谁都别想独吞这把剑!”

姑姑发疯似的把放剑的长木箱子抱上就要走。

老秦急忙冲过去用身体挡住门口,不让妹妹把古剑带走。

“你给我放下!”

子枫立即扑上前抢夺姑姑手里的木箱,木箱在他和姑姑之间来回撕扯,谁都不让谁。

子枫正值壮年,力气大,姑姑显然要落下风。利欲熏心的姑姑顿时眼露凶光,情急之下,朝着子枫的手臂狠狠咬下去。

“啊——”

子枫负痛脱手,姑姑因用力过猛一个踉跄滚倒在地上。

只听得“嗡”一声龙吟虎啸般的金属脆响,一柄古铜色长剑从木箱里飞出,锵然落地。

姑姑眼疾手快,飞身上前抢剑。然而,让人难以置信的一幕发生了,握在姑姑手里的长剑突然离鞘,朝着姑姑的手砍过去。

姑姑吓得立刻扔掉剑鞘躲闪,但仍然被飞过来的长剑在手上划开一道口子,顿时血流如注。长剑尝到血腥味,竟然兴奋起来,继续在屋子里狂乱飞舞。

子枫怕古剑继续伤人,瞅准时机冒险冲上去抓住剑柄。没想到,古剑一到他手里,竟服服帖帖任由他装进木箱。

姑姑和姑父双双被吓得面如死灰,夺门而逃。

屋子里又剩下老秦一家三口和太奶奶,太奶奶这会已经安祥驾鹤西去了。

7

第一章 一个老掉牙的故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