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纵横术>第九章 劝楚救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 劝楚救宋

小说:纵横术 作者:清岚如水 更新时间:2019/6/19 9:44:41

楚惠王是位有作为的君主,对天下事非常留心,所以对墨子和他这一学派的名声早有耳闻。今日见面,心里暗笑:“这副扮相,说是丐帮的还差不多,‘儒、墨’齐名,比儒家可差远了!”不过嘴里仍得客气:“久仰大名,幸会!幸会!不必多礼,请坐!公输先生也坐。”

坐定后,上了茶,楚惠王一脸的笑:“墨先生一代宗师,不辞辛劳,辱临敝国以何教不谷?”

墨子一本正经地说:“不敢言教,倒是对一些奇怪的现象弄不明白,想向大王请教。”

楚惠王感到惊讶:“以先生之才,何需问不谷?要考考我吧?请讲。”

“有这样一个人:家里有用金宝装饰、油漆彩绘的驷马高车,偏要去偷邻家朽坏了的破牛车;自己家里有绫罗绸缎的锦衣绣服穿不完,却还把路人除了破洞就是补丁的旧褂子抢到手;细米白面堆成山,鸡鸭鱼肉吃不尽,却还要去夺乞丐们填不饱肚子的糟糠秕谷。您说,这是什么人?”

楚惠王脱口而出:“他有病!害了偷盗症!”

公输般暗自叫苦,他深知师兄的厉害:绕着圈儿用比喻下套子,楚惠王被套住了!

果然,墨子微笑:“大王高见,一语中的,但臣还有话说,您可别生气!楚地方圆五千里,宋不足五百,这就犹如玉辇与破牛车之比;楚有云梦大泽,里面生活着大量犀牛、麋鹿等各种珍禽贵兽,江湖里的鱼虾龟鳖数量之多为天下第一,而宋国连野鸡、兔子、鲫鱼都少见,这就好比鱼肉与糟糠;楚国的山林中,长松、文梓、檀楠、香樟等名贵树木何止千万,无以数计,宋地却光秃秃的只长些灌木丛,这就像锦绣与破褂子。臣知道大王您绝对没患‘偷盗症’,为什么拥有这么多的财富,却还要攻伐宋国,跟他们夺些破车、糟糠、旧褂子呢?”

楚惠王脸上一红,也明白人家是通过隐讽来劝阻自己的,但是,尽管句句有理,可真让自己就此停止攻宋,心中却还难服。便又找出一个振振有词的理由为自己辩解:“楚之伐宋,并非为了得到他的土地财富,而是因为上天垂象:荧惑星进入‘氐房心’区域,表明宋君不修其政,注定宋国之民跟着遭受祸殃,寡人出军,乃上顺天意,吊民伐罪之义师也。”

墨子躬身一拜:“大王能以‘义’作为自己的行为准则,臣很敬佩。果然天下奉‘义’,则人人都是‘君子’,相互亲,皆同骨肉,太平盛世,立刻就来到,实在是天下百姓衷心的期望。但,什么是‘义’或‘不义’,则需要明确界定,不能随意模糊!

进入别人的园中偷桃李瓜菜,大家知道了就会责备他‘不义’,官府也要惩罚他,为什么呢?因为他损人利己;至于偷人鸡犬猪狗牛马、戈剑的,拦路入室杀其人而劫其财的等等,给别人造成的损害愈大,其‘不义’愈甚,收到的惩罚也愈严厉。以给别人造成损害的大小来衡量‘不义’的程度,这个道理人人都知道。

但是,发动战争攻打别人的国家,军士有伤亡,百姓遭涂炭,家园被毁灭,使成千上万的人受到极大的损害,本该是最大的‘不义’吧?为什么却受不到谴责惩罚,反而被誉为‘义师’呢?

杀一人,谓之不义,有一死罪;以此类推,杀十杀百,当有十、百死罪;而发动战争杀死千万人,却不但无罪,反称做英雄,受到奖赏,这不等于说:少量的‘黑’是黑,大量的‘黑’则是‘白’;少尝‘苦’说是苦,多吃苦反是‘甜’;犯小罪为‘非’,犯大罪倒成了‘是’吗?如此黑白混淆,是非颠倒,还怎么让人判断一种行为究竟是‘义’还是‘不义’呢?

应该说,无论是偷盗、抢劫,还是发动侵略战争,都在损害别人,都是‘不义’;只有‘兼相爱’、‘交互利’才是真正的‘义’,才符合‘天意’。您要顺天意,兴义师,就不应该攻伐宋国,而是去爱护他们,帮助他们……”

墨子滔滔不绝地大讲“非攻”、“兼爱”的大道理,楚惠王、公输般哪里听得进去?不胜其烦几乎睡着,却又不敢不承认人家说的正确,强迫人家闭嘴,传出去在舆论界的影响太坏。

看起来讲道理是辩不过这位“丐帮帮主”啦,楚惠王只得横推车:“您的理论确实精妙,可是公输大师已经造好大批云梯、鹅车,管他‘义’还是‘不义’,我总得到实践中去检验它们的效果,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嘛!”

公输般这回暗自高兴了:任你说得舌上生莲,仍然是白白口燥唇干,不起作用,大王坚持要打,你还能念出什么咒来!

墨子却撇嘴一笑:“他造的这些战具虽然巧妙,在我面前却是一堆废铁烂木头,臣自有破解之法,所以起不了什么作用。您一定要检验它们的效果,难免以失望告终,白造成一场灾难,贻笑世人而已。”

楚惠王转脸问公输般:“他真的有那样的本领吗?”

公输般当然不能不承认墨子高于自己:“我师兄讲道理、大辩论的确是闻名于世,但已经改行多年,只怕手艺荒疏了吧?拳不离手嘛!”

墨子瞅了他一眼:“你这么自信?咱俩现在就可以试试?”

“怎么试?”楚惠王来了兴趣:“各带一支人马到城头上去演练攻守?”

“不必那么费事。”墨子解下腰间皮带放在案上当做一道墙,又从怀里掏出两捆小木片,递给公输般:“咱俩每人九片儿,用来做攻守之具,你攻我守。”

公输般接过木片儿略做思考,一连变换了九种进攻方式,都被墨子反击回去,公输般木片儿全部用完,表示无力再攻,墨子手中还剩三片。这就意味着公输般失败了!

公输般本是倚靠高超的技艺得到楚惠王的重用,而且被吹捧成“无所不能”类似神人,今天竟当着楚惠王的面败给墨翟,面子上难堪不说,以后还怎么在楚国混?断人财路有如杀人父母,墨老黑,你跑到楚国来坏我的事,实在可恨!什么师兄弟,我与你恩断义绝,势不两立!想到这里不由得目放凶光:“别高兴得太早!我还是有办法战胜你,只是现在不说。”

墨子微笑:“我知道你怎么对付我,但我一定能保住宋国,当然,现在也不说。”

楚惠王瞅瞅这位,望望那位,猜不出他们葫芦里装的什么药,着急了:“二位别打哑谜啦,免得让人发燥!都说出来吧!”

墨子仍是笑:“挑明了也没什么,他是想把我杀掉,宋国就得不到防守之策了。实话告诉你,赴楚之前我们就已经对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做了预估,便让弟子禽滑厘率三百门下,在宋国按照我的防御手段操练宋兵,等待你们入侵,所以,杀掉我也不见得就能在宋横行无阻。师弟,我可不是吓唬你,果真害了我,门下弟子必要报仇,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他们当然不能骚扰大王,可是你,能永远藏在王宫中吗?”

楚惠王听了,心中也暗吃一惊,其实他也有杀墨子之心。但既然人家已有准备,杀了他也于事无补,白染一手血,而且自己还想以“贤明君主”在历史上留下一页,杀名人,在国际上会产生负面影响,有损自己的形象。再说,墨家弟子众多,身手不凡,还真不好惹,说着是“不能骚扰大王”,可杀师之仇也是不共戴天,一旦红了眼,自己的人头未必不被割掉。楚国历史上的“三头墓”就是一位楚惠王与两名刺客的头合葬于一棺……

于是楚惠王叹了口气:“得啦!先生,不谷算是服了您,别伤弟兄和气,寡人决定停止伐宋。”

公输般忙跪下:“臣帮师兄谢大王。”

墨子也深深一躬:“臣替宋、楚之民谢大王赦免他们的兵灾之苦!”

终于,墨子不顾危险,只身入楚,阻止了一场战争,保存了敝弱的宋国。宋国此时还一无所知,正在日夜备战,气氛很紧张。

墨子的习惯是完事就走,从不做无谓的耽搁。公输般虽然心里对师兄非常不满,但毕竟没破脸,表面上还得留着师兄弟的情谊,走前拿出二十镒金:“钱不多,师兄路上当盘费吧。”

墨子摆手:“你什么时候见过我要别人的钱物?真是不记恨我,蒸点儿窝头当干粮可矣。”

公输般直摇头:“南蛮子们普遍吃大米,我往哪儿给你找棒子面去?将就点儿吧,白面还凑合。”传过厨房烙饼。

墨子叹气:“非年非节,无缘无故吃白面,可不符合‘节用’的原则,出于无奈,只好如此了。”

回去的时候,他绕道去宋国,打算把与楚惠王交涉的结果告诉禽滑厘,不料,临近城边,突然天降大雨,那把旧伞偏又被一阵大风刮坏,已遮不住身体,只得匆匆跑到城门,且到门洞里避一避。

怎知,门洞里却有几个守门的民兵,看墨子穿得破破烂烂,又慌里慌张,形迹可疑,就凑过来盘问:“干什么的?从哪儿来?到哪去?有路条吗?”

墨子不愿暴露自己的身份,更不能告诉他自己是到楚去给宋国消灾免祸,便含含糊糊地回答:“是木匠,从楚国来,到鲁国去,什么证件也没有。”

他若撒个谎,也许没事儿,偏据实说,更引起民兵们的警惕性:“木匠?你的家伙斗子呢?”“楚国来到鲁国去?不是顺道啊,你怎么绕远儿跑宋国来了?”

可怜墨子口若悬河的辩才,在这几位面前竟荡然无存,只因不会撒谎,被问得张口结舌。

见他支支吾吾说话缺乏逻辑,民兵们更来劲儿了:“别是楚国的探子吧?”“真抓住个探子就能领赏啦!”“搜、搜他!”随着这位结巴的一声令下,纷纷围上来,不由分说,抢下包袱,抓住双手,就在身上乱摸乱翻,可惜,既没武器也没危险品。

这几位有点儿泄气,不想打开包袱的人却有所发现:“快看!木匠能带白面饼?”咬了一大口:“真香!”另一位抓过去也咬了一口:“好吃!”没等传到那位结巴队长的手上,就已经吃光,这群小子们太目无队长啦!一气之下他夺过包,把大饼又每人发一块,剩下的全部塞进自己的怀中:“这回该俺解解馋啦!”随手把包袱也缠在腰间:“这个没收!”然后瞅着墨子:“他肯、肯定不是木、木匠!绑上,带、带走!”

墨子暗自叹气:“全怪公输般烙什么白面饼,蒸窝头不就没事啦?”真被送到长官那儿,无论是否被查清真实身份,都是他不愿发生的麻烦,所以他真不敢跟着走。说实话,就这几位,再添两个也不是他的对手,要逃走并不难,但难免伤人,他们虽然有私分白面饼的“违纪”行为,终究还是执行公务,自己怎能打伤对工作负责的宋国人?可是苦苦哀求人家却无动于衷,一代宗师,堂堂墨子,此时竟束手无策,比面对楚惠王舌战公输般还着急。

队长想到立功受赏非常高兴,带上一个民兵押着“嫌疑人”直奔城楼,一路上还向行人大吹大擂如何抓住了“楚国奸细”,可怜墨老先生则被倒绑双臂,推推搡搡往前蹭,心中暗悔不该到城门洞里去避雨,招来麻烦。

眼看老先生的须发也快愁白了,突然被几个人挡住去路。

原来禽滑厘巡视城防后,见雨停了,就回城楼指挥部,在路上听前面一群人哄嚷什么“楚国奸细”,便走近前,一看绑的竟是墨子,大吃一惊,刚喊了一声:“老——”墨子朝他一摇头,急忙改口:“老乡,你怎么啦?”

那位队长急忙向他报告:“禽滑、滑先生,他是、是楚国探、探子!带着白、白面饼!”

带着白面饼就是探子?禽滑厘只好苦笑着解释:“你们立场坚定,警惕性高应该表扬,不过这次误会了,他是我的老乡,我担保不是坏人。”说着就给墨子松绑。

禽滑先生是宋国人,怎么会有鲁国的“老乡”?队长对于失去领赏的机会很失望,但怀疑归怀疑,人家禽滑先生是睢阳保卫战的重要人物,连国君都奉为上宾,他让放人,谁敢不听?没收的 “战利品”自然也得归还。队长悻悻地解下包袱皮,递给墨子:“对不、不、起,误、误会。”又往外掏面饼,墨子只接过包袱皮:“饼就送给你吃吧。”白面饼在当时是罕见的食物,队长也真不愿意归还,道了谢扬长而去。

墨子边抖着绑麻了的手腕,边望着他们的背影问禽滑厘:“你身上带钱没?这么认真就发些奖赏吧,也算没白忙活,鼓励鼓励嘛。”

禽滑厘又好气又好笑:“他糊里糊涂地折腾您,您还要给他们发奖赏?”

墨子点点头:“民心可鼓不可泄,有一丁点儿爱国的表现也要表扬,则其为善之心就会越来越强。”

来到禽滑厘的住处,找出干衣服给老师换上,叫人做了顿简餐,吃罢,墨子站起要走,禽滑厘想挽留:“歇一宿明天回去吧?”

墨子照例摇头:“不行,听说魏和赵、韩又起纠纷,我得看看去,给我点儿钱作路上盘缠。对了,我已经说服楚惠王停止攻宋,你们也该干啥就干啥去吧,不必对宋君提我赴楚的事儿。”

禽滑厘叹口气:“您悄悄为他们消除了一场大难,却因不愿见宋君差点被当成奸细难为死!”

墨子瞪了他一眼:“什么话!为了不受委屈,就大喊大叫:我如何为你们出力!好让人家感恩戴德呀?”

禽滑厘默然……

“不尽其能,羞张其德”是墨家源自“兼爱”的基本原则之一,而“侠义”也崇尚这种风格,是以墨家也被视为“侠”。

侠义与政治家,将共舞于战国的历史平台!

0

第九章 劝楚救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