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丹江英魂>22、活动经费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22、活动经费

小说:丹江英魂 作者:老笨熊李春胜 更新时间:2019/7/11 13:03:17

  22、活动经费

河有岔道,话有岔口。

何大林一行四人一路上马不停蹄,终于赶到了荆紫关,这地方既让何大林感到亲切,又使他觉得陌生,他激动地向大头等人说:“大头,这里就是我的家乡,自古这里都被认为是藏龙卧虎之地,是养兵用兵的好去处,只要我们齐心协力,从此咱弟兄就可以在这里当土皇帝了!”

“你是土皇帝,你的那位土皇后还在那边望眼欲穿呢!”大头不知道怎样冒出了这样一句,“小日本,你们让多少有情人不能成为眷属!小日本,你让我大头当和尚,作孽啊!”

“去去,你说些什么呀!”何大林叹了一声,“哪里不痒你往哪里挠!”

“萱萱姑娘真是一朵花啊,那‘咯噔’‘咯噔’的声音能把大哥的心敲碎!”王丕也感叹,“大哥的眼力真不错,艳福不浅啊!”

“‘咯噔’‘咯噔’是什么意思?”大头明知故问。

“什么‘咯噔’‘咯噔’,什么萱萱,乱七八糟的,告诉你们人家叫秦芬娟!”二牛说。

王丕接口道:“你没看大哥想芬娟了吗?你们偏要说,别惹大哥生气了!”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大哥一表人才,还能找不来个比芬娟更有魅力的姑娘?”大头偏不吃王丕那一套,继续道,“咱中国大地上美女如云!”

“都闭上臭嘴!”何大林忍不住了,“谁再说撕了谁的嘴!”

几个人都不言语了,只有大头不自然地咳了两声,怪模怪样。

在村头,何大林看到了一位打扮入时的姑娘,那姑娘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他也上下打量这位婷婷少女,最后姑娘惊讶地问道:“请问,你是何大林吗?”

“你是何丽丽?”何大林也惊叫。

“哥哥,真的是你?”姑娘尖叫起来。

“小妹,你变得我就认不出你了,你不是在城里读书吗?”

“现在大城市到处都是鬼子,我能把书读下去吗?哥哥你咋这身打扮?爹让你读书,你咋成了文人乞丐了?我都不敢认你了!”何丽丽高兴得像一只小燕子,“哥,我可想你了!”

“唉,一言难尽,回家说去!”何大林叹了一口气。

“哥,我先回去告诉咱爹、咱娘一声,让他们猜猜他们的宝贝疙瘩现在成了什么样子了!”何丽丽转身就走。

“丽丽,别寒碜人好不好?你慢一点,和我们一起,我都忘了咱家门朝哪个方向开了!”何大林喊。

“你慢慢摸吧,我先走了,”留下的是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大头等三人见何大林兄妹相遇,知趣地落在后面,他们相互看着身上如今的模样,哭笑不得,他们暗自庆幸,幸亏没让何丽丽看见他们逃难时失魂落魄的样子,幸亏身上还有老百姓的服装罩着,否则,他们真的成天外来客了,正想呢,何大林催他们放快脚步。

尽管何大林巴望着早点到家,但真到了家门口,他又有点忐忑不安,父亲何炎章一直盼望他和他妹妹有出息,送他们到外地城里去读书,以便能够荣光耀祖,在仕途上青云直上,但是这些年来他一直瞒着家里,在汉奸的诱惑下当了个伪军头目,没想到他又一事无成,混成了现在这个失魂落魄的形象,他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他父亲,怎样面对村里的人,他也不知道人们会怎样看待他!

家中比十年前更阔了,深宅大院,青堂瓦舍,花草掩映,竹木葱茏,何家大院变得更加富丽堂皇,他暗暗佩服父亲治家有方。

首先是母亲迎了出来,上上下下看个不够,她根本没有在意何大林身上的打扮,最后他搂着儿子抽抽噎噎笑着流起了眼泪。天底下当爹当娘的在乎的是儿女的平安,而不是他们的穿戴。

“妈,我这不是回来了吗,爹呢?”何大林动情地说,当然眼里也是酸酸的。

“在客厅里等你呢!”母亲说,“他听丽丽一说,也高兴得不得了。你知道你爹轻易不露笑脸,放不下他那臭架子,也不会表达感情,见了你爹,跪下,听见没?”

“嗯!”何大林丢下一句话。

他急匆匆来到客厅,“扑通”一声跪下磕了个响头,说:“爹,我回来了!”

“起来,起来,”何炎章皱着眉头,“你们那里也让日本人占了?唉,这世道!我这些年的心血算泡汤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大头等人也上前问好,何炎章和何太太忙还礼。

“儿子能够回来见你老一面,就是天大的造化,我险些让小日本点了天灯。”接着,何大林把他怎样被学校开除,怎样当上伪军头目,怎样搭救中国人,又怎样虎口逃生一五一十说了一遍,何炎章听着,沉思着,何丽丽则在门后看着何大林直做鬼脸。

“你当二皇军的事儿别让村里人知道,丽丽说过,那些人是东洋鬼子的狗,千万别让老邻老居看咱们笑话!”何炎章叹了一口气。

何大林:“那有什么可笑的?我现在与小日本一刀两断了!”

何炎章说出话来意味深长:“你爷爷当年英明一世,专杀洋鬼子,到了他的后人认贼作父,村上人怎么看咱?”

何大林:“爹,我知道了。”

何太太吩咐管家马一顺多弄一些好吃的,很快鸡鸭鱼肉摆上了桌面,一家人聚在一起吃了一顿团圆饭,大头等三人也被作为上宾请在餐桌上。这些天确实没有吃到一顿囫囵饭,所以何大林等狼吞虎咽,吃得津津有味。

饭后,何大林安顿好大头等人,轻手轻脚地进了何丽丽房间,何丽丽正在看书。

“吆,何大公子亲临小妹闺房,欢迎欢迎,请坐请坐!”何丽丽出口成章,“有何见教,洗耳恭听!”

“小妹,你在那里书读得好好的,你回来干什么?”何大林问,“该不是因调皮捣蛋被学校蹭了吧!”

“别说我,你不是也一样吗?唉,日本鬼子来了以后,到哪儿都不安宁,还是回到家里保险,回来后教个书啊什么的,也算是为抗日做点贡献吧!”何丽丽叹着气说。

“小妹,咱们想到一块儿了,”何大林神秘兮兮地说,“哥也要抗日,一抗到底,哥求你帮个忙,你一定得答应!”

“想给我找个嫂子吧,快说,是哪家姑娘,我告诉爹说媒去!”何丽丽笑了,笑得很甜,“哥,你可得给我找个漂亮的豫西靓妞,小妹可要严格把关哟,你要糊弄一个,我可不答应!”

“正经点,哥想在咱村子里建立抗日根据地,把乡亲们都组织起来,保家卫国,轰轰烈烈大干一场!”何大林正儿八经地说。

“真的?”何丽丽惊讶地看了看何大林,“看不出何大公子是个爱国知识分子,有觉悟,那就快点干呗!”

何大林:“说的轻巧,没有银子,我使唤谁去?”

“我也没有银子啊!你让我干什么?”何丽丽眨了眨她那特有的长睫毛说,“我明白了,你是让我到爹面前哭穷,给你捞银子啊!”

“你真聪明,我向爹讲讲外面的形势,你敲敲边鼓,必要的时候,你再拧两下鼻子,挤两行眼泪,准成!”何大林坚定地说。

“我给你帮忙,你给我什么好处?没甜头我可不干啊!”何丽丽又调皮起来了,“这年头,还是安分守己可靠!”

“你呀,什么时候能长大?”何大林苦笑,“我给你买时髦的旗袍!”

“俗,太俗了,谁稀罕?”何丽丽翻着书,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何大林:“我送给你法国香水。”

何丽丽:“不新鲜,我不要。”

何大林:“我送给你一双高跟鞋!城里最时兴的。”

“咱这地方哪里有那些玩意儿,就是有也是手工做的,蹩脚,不时髦!”何丽丽快言快语,“那我试试看吧!爹是老封建,又很抠门儿,办不成的多数。唉,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一双漂亮的高跟鞋,头可断,血可流,捞钱决心不能丢!谁让咱眼见浅呢?何大公子,咱把丑话说到前头,如果办不成,可不要埋怨老妹子呀!”

“那是,那是,”何大林答应得很干脆,“不过你得尽力!”

夜晚,客厅里亮着马灯,何大林恭恭敬敬给何炎章递过一杯茶,和颜悦色地说:“爹,我这次死里逃生,算是看清一个道理,不赶走日本强盗咱没有太平日子过。小妹,你说是不是?”

“哥,你说得太对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在我们学校,学生们游行、发传单、贴标语,抗日热情可高了,连老师、教授、商人都参加抗日示威大游行,中国人谁想做亡国奴?哥,你也起来抗日吧,咱爹会支持你的。”何丽丽一边翻书,看上去漫不经心,其实是在暗暗观察她父亲的反应,“咱爹要是在大城市里。肯定也会走上街头,街上开明绅士可多了!”

“我不是正和爹商量吗?咱爹是什么人,血性汉子,肯定会支持我的!”何大林情绪激昂,“爹,不抗日的人被叫做汉奸呢!”

“抗什么日?怎样抗日?老蒋抗了这么多年的日,把日本抗走了吗?八路军抗日,抗得怎么样?土匪没抗过日吗?那是老日抗了土匪!你一个毛娃娃,没让日本人逮住你就不错了,还想去鸡蛋碰石头?我问你,你有兵吗?你有枪吗?”何炎章显得很义愤,说起话来,胡子颤动。

“爹,”何大林说,“我正为这件事发愁呢!我来求你帮忙,我想要一千块大洋作为活动经费!”

“吹糖人啊,你以为我是开银行的啊!没有,一个铜板也没有!”何炎章暴跳如雷,“你们这次回来,我就知道我多年的心血打水漂了!你说日本人到处抓你,那是一个巴掌拍不响,你不惹日本人,他们抓你干什么?唉,自古云,‘书中自有黄金贵,书中自有颜如玉’,你看看你们弄的什么名堂!”

“爹,”何丽丽见火候一到,放下书,“你应该支持哥哥啊,日本鬼子的末日就要到了,你也应该让哥哥表现表现吧!现在全国上下抗日家属光荣,哥哥参加抗日,咱也跟着沾沾光啊!你不支持他,你让他在外面游浪啊!”

“你少掺乎,”何炎章冲着丽丽吼道,“一个女孩子家,不是文文气气的,整天只知道疯疯癫癫,像话吗?你知道什么叫抗日?你懂得怎样抗日?”

何大林开始向何丽丽使眼色,何丽丽装腔作势哭了起来:“爹,我哥向你要钱,你却对我发脾气,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回来了,我也和同学们一起上街游行,我让他们抓了算了,我一回来你们就给我脸色……”

“爹,”何大林开口了,“日本鬼子眼看就要打到家门口了,为了咱这份家业,咱总要治点枪,招呼一班子人马,弄点钢筋水泥做堡垒,防备万一吧!爹,你出去看看哪个大财家的不在加固篱笆?爹,就算我求你了,你总得给我个机会让我闯闯吧!”

“你就是把水说得能点着灯,我也没有一分钱的铜板!”何炎章态度很坚决。

这时,何大林的母亲匆匆进来,说:“他爹,孩子们都刚刚回来,你发什么火?”

“这都是你惯的!不成器!废物!”何炎章大吼,“一群废物,滚!”

“爹!”何丽丽哭喊,“你是个老顽固,封建卫道士!”

“你!”何炎章像一头暴怒的狮子,“老子没儿没女,都给我滚蛋!”

何大林气呼呼地回到了房间里,点亮了油灯,这时母亲悄悄进来了,何大林赶紧给她让座,母亲坐下来,从大襟衣服里掏出一个小口袋说:“这里面是一百块大洋,你先对付着用吧,明天,我托马管家把我的首饰卖掉,再给你凑上百十块,你可不能去吃喝嫖赌把它花干了!”

“妈,”何大林哽咽起来,“儿子没用,让你受了委屈!你的恩情我在记着!不过,妈,你放心,现在大敌当前,你就借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去干那号没名堂的事儿!”

何丽丽也风风火火走了进来:“高跟鞋穿不成,还得倒贴,哥,我这里也有五十块大洋,你拿着用吧,咱们慢慢来,娘,你说是吧?”

“傻孩子,娘不知道什么是抗日,只是觉得你们大了,应该干点事,只要是正道,你们就干吧!”何太太深情地看了儿女一眼,“你爹那头我先瞒着他!”

“妈——”何丽丽撒娇地扑进了母亲怀里。

从第二天开始,何大林就领着大头等人走到田间地头,很多庄户人见了他们都悄悄避开,避不开的也只是象征性地打个招呼,就逃跑似的远离了。

周老二和寇九柱正在地里干活,没防备他们已到身边,只好硬着头皮朝他们笑笑:“何少爷回来了?”

“回来了!”何大林满面春风,热情地掏出烟递给他们,两个人受宠若惊,直缩手不敢接。

“接着接着!都是自己人,”大头也笑眯眯地走上来,“别把何少爷当外人,他是这儿生的,这儿养的,你们不知道吗?”

“是啊,是啊,我就是从这山沟沟走出去的人,你们别把我看外道了,乡里乡亲,怎么好像是生分了?”何大林显得很诚恳。

两个人接住烟,何大林亲自擦着火柴给他们点着,唠了唠家常,然后说:“日本人快打到家门口了,我这次回来,就是想把乡亲们组织起来,保护我们的乡村,小鬼子不来便罢,小鬼子只要踏进咱村一步,就让他们有来无回!”

“对!”大头插言道,“鬼子每到一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何少爷这次就是虎口逃生回来的,连我们现在也是无家可归了,只好到这里寄人篱下了。”

“你们相互给乡亲们说说,咱也要抗日,有钱出钱,没钱出力,在村里搞一个防御工事!”何大林说,“国民党帮不了咱,八路军帮不了咱,咱自己保护自己!”

“老日离咱还远吧?”周老二说。

“你算算,不几天时间我们就从那边跑到了这边,”何大林微笑着说,“等他们到达咱们脚跟前,来得及吗?”

“老日真的那么恶毒吗?”寇九柱问了一句。

“你们看看我是恶毒的人吗?他们在那边打死了咱中国人,还要补上一刀,我和我的弟兄看不惯,才劫了法场!”何大林动情地说,“日本人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见房子就烧,根本不像像咱中国人这样善良厚道,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八国联军入侵中国时,他们是怎样对待咱老百姓的,这次他们一步步侵略中国比那次更凶!来,再抽一颗,下去后,把我的想法向乡亲们转达转达,大家凑到一起思谋思谋,众人拾柴火焰高嘛!”

“一定,一定!”周老二和寇九柱直点头。

一石激起千层浪,周老二和寇九柱等人见人都说何少爷可比何掌柜强多了,他要抗日,要保护村子,村子里沸腾开了,庄户人都说,日本人快打过来了,应该组织起来和鬼子对着干。

何丽丽也在村里帮何大林进行抗日宣传。

趁热打铁,何大林把庄户人都组织到了村头麦场上,大头首先来了开场白:“老少爷们,我没名没姓,人们都喊我大头,我不是你们庄上的人,但却要到你们庄上蹭饭吃,为什么?小日本给逼的,逼得我无家可归,无路可逃!我只好跟着何少爷一起抗日。何少爷抗日决心苍天可鉴!现在就让他说说咱们下一步的打算!”

“父老乡亲们,”何大林慷慨激昂,“我何大林早年间出门求学,可是,国不保,哪里还有学可上,我失望,我徘徊,走投无路时,一个汉奸把我拉下了水,我当了伪军头目,可是我还是中国人啊,每当我看到日本人残杀咱中国百姓,强暴咱中国姐妹,我的心都碎了,日本人是畜生,是野兽,我要为咱中国兄弟姐妹报仇,几天前,日本人让我负责对两个八路、三个国军执行枪决,我斗胆劫了法场,救下了五位壮士,如今,我的通缉令还在敌占区的城墙头上贴着,和我一起反水的大头、王丕和二牛现在也是无家可归,但是,我们不后悔,因为我们救的是咱中国人,我们要东山再起,我们要保护家园!”

“我们是中国人,我们不后悔!”大头、王丕和二牛同时喊。

“老少爷们,别看我们现在很清静,”何大林继续慷慨激昂,“翻过几架山趟过几条河过去就是敌占区,那地方有亲戚朋友的你们打听打听,看看他们的光景是怎样过的!在日本的铁蹄下,他们的滋味是什么?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们只看眼前,我们的灾难也就为期不远,但是,”何大林折断一根树枝,“有我何大林在,我决不让日本鬼子踏进咱村子一步!”

“对!我们要抱成团!决不让日本鬼子踏进咱村子一步!”大头、王丕、二牛、周老二、寇九柱和何丽丽等跟着喊了起来。

“俗话说,有钱出钱,没钱出力,我决定在咱村建立坚固的防御工事,建立兵工厂,建立医院,仓库等,成立抗日同盟会,我当同盟司令,大头当副司令,王丕和二牛任参谋,我何大林表态,我个人拿出一千块大洋,用于购买钢筋、水泥,不知道咱们这里谁会算账?”何大林问。

“吴先生,教书的吴先生!”村里有人说。

“晚一天我把这些钱亲自交给教书的吴先生,我委任吴先生为抗日同盟的账房先生,进进出出的每一笔账都由他经手!大家同意吗?”

“同意!”村里人喊了起来。

吴先生是位教书先生,瘦瘦的身材更衬托出他的文气与才气,能写会算,一身正气,村里人都信服他,他刚刚从敌占区逃难过来,暂时在姓金的一户人家里租赁了房子,靠到镇上卖对联为生,村上人写信、看风水都找他。

“我们没有钱,我们出力!”有人喊。

“可以,不过,建工事需要大量的木材,我将召集一些木匠师傅去我们何家南坡上看看,把那几棵有用的大松树全部砍掉,捐献给抗日同盟!木工师傅如果看中附近乡邻哪家的树木,请大家包涵!”

“何少爷如此慷慨,我们还说什么?砍吧!”庄户人喊。

“我们跟着你一起干!”更多的庄户人喊。

不久以后,何大林去找木工,木工摊摊手说:“你要干大事儿,我那小打小闹的斧头、凿子、推铇、锯肯定不行,得鸟枪换炮,没有合适家具不但误事,还糟蹋东西。何少爷,你得想想办法换换家具!”

何大林找到石匠,石匠说:“抗日是好事,俺支持,但运石头、砌墙离开了大锤、撬杠、马车不行,更难的是开山取石头,非炸药不可!不过,只要有了银子就好办了!”

别看何大林在人面处慷慨激昂的,但真正让他拿银子的时候,他又蔫了,为啥?他手里就只有他母亲和妹妹给他那点体己钱,用起来不够点眼药,他去找吴先生,吴先生拿给他一个绵纸本,上面只有吴先生一人捐献的10两银子。

“我不是给你说过了吗?先给我写一千两银子,晚一天我给你送来!”何大林说。

吴先生严肃地说:“何少爷,不,何司令,咱向来不算糊涂账,别的事好赊账,这捐钱抗日的事儿我不敢开这个口子,我这个人办事向来丁是丁卯是卯,你别介意。

“吴先生,从大的方面看,抗日是保家卫国,从小的方面说,我何大林不是想保咱们一方平安吗?你说这个局面可怎样开展?”何大林眉头紧锁。

吴先生:“事情不是图何司令一时热情,想办事必须要打通各个关节,咱白手起家,单靠自己的力量是行不通的,还要有外援!”

何大林惊异:“外援?哪儿来的外援?”

“现在不还是国民政府一统天下吗?政府支持民间抗日力量,你要在这方面动动脑筋,向镇上,县里伸手,争取他们的扶持项目!”

“好主意!”何大林两眼放光,“可是怎样争取?”

吴先生眼泪闪着绿光:“欲想取之必先予之,得先让那些喝血阎王把血喝足了,自然银子就到手了!”

何大林叹了一口气:“说来说去还得垫底啊!”

没有钱,什么也办不成,何大林尝到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滋味,急得团团转,正当他愁眉不展时,何丽丽笑眯眯地来了。

何丽丽:“哥,你什么时候进城给我买漂亮的高跟鞋?”

“去去!哥都愁死了,你还有心开玩笑?”何大林一脸严肃。

“愁愁愁,愁白了少年头!你给不给我买高跟鞋?不买拉到,我走了,可别后悔吆!”这个何家小姐真有点疯疯癫癫,“这种赔钱的买卖看来是何大少爷不想做了!”

何大林意识到什么,急忙起身拉住何丽丽:“我的好妹妹,你真是我的救命菩萨,咱爹答应了?”

“那是一个顽固不化的老头!”何丽丽神神秘秘地说,“不过,我发现了秘密!听妈妈说爹不知道在倒鬼什么,我偷偷地跟踪了他一回,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什么?别卖关子了,急死我了!”何大林急问。

何丽丽偏着脑袋咯咯直笑,就是不说。

“好妹妹,小姑奶奶,快告诉哥,你发现什么了?”何大林急得直跺脚。

“嫂子!在那里我发现嫂子了!”何丽丽故意吊何大林的胃口。

“疯丫头,没个正经样,不说拉倒!”何大林故意把头扭向了一边。

“两罐银子!”何丽丽耐不住了。

“骗人!”何大林不相信。

“不信了算了,算我说话是刮风!”何丽丽扭身就走。

何大林:“慢慢慢,小妹,你说的可是真的?”

“骗你是小狗!”何丽丽咬着何大林的耳朵说,“哥,咱们何家在这里没有根基,咱爹怀旧,就写上祖爷祖奶和爷爷奶奶的牌位,弄了个大石碑,在后山上建了一间房子,你知道吗?”

何大林:“那还用说?小时候我就知道了!那是何家祠堂!”

何丽丽神秘地说:“对,就是那里,后墙根有个地洞,东西就在地洞里,一大一小两个沙罐,全是圆圆的袁大头,东西上面压着石板,石板上面是一堆柴草。”

“不会吧?”何大林惊得张大了嘴巴。

“信不信由你,我走了!”何丽丽假装生气,“好心当成驴肝肺!”

何大林:“好妹妹,别生气,你说有人把守吗?”

“亏你还是个将才!爹有你那么蠢吗?你难道没有听说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他找人把守,不正说明那里藏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吗?”何丽丽显得老成持重。

何大林:“小妹,快,领我去看看!”

“何大公子可是亲口答应过给本小姐买什么?”何丽丽又开始卖关子,对于这一点,何大林对她是又好气又好笑,可又没有办法,他只有耐着性子。

何大林:“放心吧,忘不了,你这丫头,难道你连哥哥也不信了吗?”

“高跟鞋,最最时髦的,两双!”何丽丽一脸天真。

何大林:“又加码了?好,哥答应你!两双!来,拉勾!”

“不用拉勾了,只要你抗日,小妹我也跟着沾光,”何丽丽笑着说,“哥,我还有个秘密,免费赠送。”

何丽丽:“什么秘密?还是银子?”

“这回可不是银子了,对你来说是宝贝,”何丽丽说,“爹在后山山洞里藏了几箱子枪,还有子弹,手榴弹!”

何大林惊得两眼瞪得溜圆:“我的救命祖宗呃,你……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小妹是干什么的?特工,何大公子的卧底,何氏家族的叛徒!”何丽丽笑了起来,“我的好哥哥,只要你抗日,小妹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何大林“呼”地奔过来,抓住何丽丽不丢:“走,咱们去看看。”

“你熊脑子啊,你也不动脑筋想一想啊,爹的眼珠子比刀子还厉害,大白天你找死啊!”何丽丽神秘地说。

“那怎么办?”何大林问。

“天一黑,你带上你的弟兄神不知鬼不觉……”何丽丽又贴着何大林的耳朵说了几句。

“我的小姑奶奶,你不是女孩子,你是我的神,是我的凤凰涅槃!小妹万岁!”何大林抓住何丽丽的手,举得老高。

傍晚的时候,天黑沉沉的,何大林准备好了手电筒之类的照明东西,他瞒过大头和王丕,喊上二牛,他认为二牛说话办事比较牢靠,在何丽丽的指引下,来到了何家祠堂。

二牛负责放风,何大林走在前面,一只手拉着何丽丽,另一只手拿着手电低低地照着路,很多处有刺藤,划破了他的身子,他咬着牙不吭一声,兄妹二人绕过祠堂正堂,闪身来到祠堂背后,何丽丽小声说:“哥,就在那堆柴火后面,挪过柴火,你就能见到那个石板,打开石板就是洞口。”

“石板重么?”何大林问。

何丽丽:“我和爹都能拿动,你个当兵的还不如我们吗?”

何大林慢慢地抱过柴草,一闪身钻了进去,何丽丽处于好奇,也跟在后面进去了。

有一块大木板放在洞里,挪开木板,又是个石板,何大林掂过石板一角,一用力,石板开了,露出个石洞,果真像何丽丽说的那样,出现了一大一小两个罐子,罐子的口不大,都用一个小石块盖着,里面全是白花花的银元。何大林激动得浑身乱抖,他把手电交给何丽丽,让丽丽张开包袱,就要把银元全部倒进他所带的包袱里。

“哥,你傻呀,咱爹是什么人,他要发现东西没了,不闹个天翻地覆才怪,你还能干你的大事吗?”何丽丽说。

何大林:“那你说咋办?”

“下面放上小石块,然后在上面蒙一层银元,原样放好,就不会露出破绽!”别看何丽丽是女流之辈,在这件事上她还真有主见的。

“你说得对,听你的!”何大林喘着气说。

他们又弄些碎石块装进罐子里,然后在上面盖上银元。

一切恢复了原样,他们迅速离开了何家祠堂,至于枪,何丽丽建议何大林先看看地点在哪里,先别动。

第二天,何家兄妹仍像平时一样不动声色,何大林向吴先生交上了一千两银子。

何大林真是个人才啊,说干就干。他召集了很多工匠,有木匠、泥瓦匠、铁匠、石匠、皮匠,高价聘请了一位高级工程师叫徐新杰,设计图纸,勘探地形。徐新杰说话办事慢条斯理,但对何大林安排的活路总是尽心尽力。

徐新杰这个人身上一身谜,连何丽丽这样眼睛像刀剑的女孩,对他也是琢磨不透。她也曾经友好地靠近他,不但没有什么收获,相反却带回来了更多的疑团。

那天,徐工程师用小石头在地上画了一个四方阵,一边用树叶,一边用石子,好像是一个人在下棋,何丽丽凑了过去。

“徐新杰,”何丽丽除了对父母,一般对谁都是直言不讳,“你在干什么?”

“玩玩。”对方头也不抬。

“你这是什么棋?怎么一个人下?”何丽丽好奇地问。

“无子棋!我一个人试着玩儿!”徐新杰取掉一个石子,放上一片树叶,头也没抬。

“无子棋怎样下,教教我!”何丽丽没话找话。

“一般人不会下,学会了也没意思!”徐新杰仍是旁若无人。

何丽丽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自语道:“怪人!”

她怏怏离开后,就去找何大林打探,何大林说:“我也不知道他葫芦里整天卖的什么药,他投靠我纯粹是为了混口饭吃,现在谁说得清楚他肚子里长了几根肠子!”

“那总不是一个随随便便的人都能投靠你啊,他总有他的来头吧?对你老妹子你还要留一手,没劲儿!”何丽丽有点生气。

“随你怎么说吧,反正是我到荆关镇上偶尔碰到的!”何大林解释说,“傻妹子,别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这是一个木讷人,研究下去没意思,何丽丽最后这样想。

但何大林总觉得这些天的努力,成效不大,每次到村子里走动,总有一些异样的眼光瞅着他,他急火攻心,就询问何丽丽:“何大小姐,问题会出现在哪里呢?你是女诸葛,你帮我理顺理顺!”

“你拿的银子再多,庄上人知道你拿多少?他们还以为你是空头支票呢,你的一言一行庄上的人都在看着呢!弄张大红纸,写上你捐钱的数目,贴出来,大家才会信。”何丽丽一语道破天机。

一语惊醒了梦中人,何大林真的让吴先生弄了张大红纸,在村头贴了捐款榜,这一举动在村子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庄户人朝这里运砖运瓦运木料的渐渐多了起来。

0

22、活动经费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