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丹江英魂>23、何氏兄妹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23、何氏兄妹

小说:丹江英魂 作者:老笨熊李春胜 更新时间:2019/7/14 14:27:32

  23、何氏兄妹

这一天,何大林正在督工,何丽丽跟在他后面,一位汉子匆匆走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们到姚家湾伐树,一个女人睡在树下破口大骂,不让我们砍树。”

“她是谁,你们不会向他讲讲道理?”何大林说。

“讲了,没用,大头副司令嘴都说破了,可她口口声声说她是你本家的姑,要砍树要么把先她打死,要么你亲自去!”汉子说。

“好了,我知道了,你去吧!”何大林背着手转了两圈,心里在说,“一群饭桶,脓包,连这事也摆不平!”最后他转过身来用征询的目光看着何丽丽,“小妹,你说怎么办?”

“你不踢开绊脚石,能打开局面吗?”何丽丽杏眼圆睁,“咱爹经常讲他白手起家时,不认亲,不认邻,只认外面金和银!”

“小妹,我知道了,你在这儿招呼一下,我骑上你的自行车去看看!”何大林跨上何丽丽的自行车,一溜烟走了。

何大林风风火火来到了姚家湾,果然见一个女人披头散发坐在一棵大树下,指手划脚,喉咙都喊哑了:“何大林,你个小兔崽子,敢放我的树,我要和你拼命!你个王八羔子,忘了祖宗是谁了?”

何大林放下自行车,大头迎了上来,何大林悄悄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话,就笑眯眯地走到那女人身边,蹲下来,说:“姑,他们不知道这是你家的树,我不让他们砍,看谁敢动手?你起来吧,丽丽也从平顶山回来了,今天我来接你回娘家住两天,我骑着自行车呢,一般人是坐不上的,今天你来试试?我的好姑姑,起来吧!”

“何大林,你给我说清楚!”女人哭喊着,“小时候,你到我家玩,我拿柿子、烧饼给你,哄你,心疼你,早知道是这样,喂狗也比喂你强!”

何大林:“这些好处我都知道,我也是刚听他们说,这不,我就来拦他们来了!”

“真的不放我家的树了?”那女人一骨碌爬了起来。

“姑姑,看你说的,连我的话你也不信,好,你听着,”何大林站起身冲大头喊道,“大头,到别的地方选木材吧,这是我姑家的树,不能动,谁动我砍谁的手!”

“司令,我们有眼无珠,我们到别处去,走,伙计们!”说着,一行人拿起锯子、绳子离开了。

何大林甜言蜜语终于把她姑姑骗上了自行车后座,大头等人趁机返回,锯倒了这棵大树,当然对于后面烂摊子的收拾,何大林有的是办法。

这件事在附近村子里传开了,都说何大林六亲不认,采伐队再也没有遇到过任何人的阻拦。

为了工程进度,何大林在工地上成立了伙房,工匠们一日三餐就在这里用餐。伙上饭菜一般,也是窝窝头居多,但比庄户人喝的稀糊糊强多了,而且,每10天改善一次生活,说是改善,其实是多放一斤盐,割几斤大肉,何大林每天就在伙上陪着工匠们一起吃饭,工匠们感到温暖、亲切,干起活来格外用力。

好景不长,大头和何大林在工地上吵了起来,双方都争得面红耳赤。原因是大头每天领着伐木队外出选木材,要和方方面面的人打交道,自古人们交往的见面礼是一烟二茶三酒,烟是开门炮。何大林给大头的规定是一天一盒烟,多了不报,赶上那天大头倒霉,洗脸时把烟弄掉了水里,所以,不得已他就又额外买了一盒,找何大林说时,何大林的头摇的像拨浪鼓,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盒烟我不批!”

“不批?你有本事,我服了你了,你去伐木去!”大头愣头愣脑地说。

“我去就我去!”何大林也来气了,“你口口声声让我正直,正直到你头上,你却要泼水,我算认识你了!”

大头恼羞成怒:“我也认识你了!姓何的,你别高兴得太早!老子不管了!”

吵声越来越高,这种情况下,女人点火会越来越凶,女人泼水,会风平浪静,多亏了何丽丽及时赶到,她满面春风地把大头拉向一边,笑着说:“吆,大头哥啊,我认为你是条硬汉子,你咋要跟我那混球哥哥一般见识!不信你看着,我非让他给你赔礼道歉不可!”

大头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噘着嘴,赶着马车走了。晚上刚到家,何大林就登上门来,带着一瓶酒,两盒烟,又喊来了二牛、王丕,何大林诚心诚意地说:“大头兄弟,我那刀子嘴妹妹给我上了一堂生动的政治课,我当着王丕、二牛的面向你道歉,是我这个大哥态度不好!”

大头这号人吃软不吃硬,经不住何丽丽、何大林几句软话,从此以后,更死心塌地为抗日同盟会工作起来,而且,在众人面前把何氏兄妹夸得天花乱坠。

那天一大早,何大林刚起床,吴先生慌慌张张走过来,对何大林说:“何少爷,周老二的老婆难产,已经昏过去了两次了!”

“那赶紧送镇上医院啊!”何大林打着呵欠说。

吴先生无奈地摊摊手:“家里没钱,唉,一大一小两条命啊!”

“这事你对我说,我能有什么办法?”何大林有点不耐烦。

“是不是先把咱抗日联盟上的钱挪一点?”吴先生用征询的口气说,“救急如救火。”

“吴先生,这怕不妥吧,咱的工程急需钱,你是知道的!”何大林皱起了眉头,“要是都这样挪来挪去,咱还怎样揭锅?”

“我知道,那我走了。”吴先生转身,有些怏怏不快。

“哥,救人要紧,你就答应吴先生吧!”不知什么时候何丽丽已经站到了何大林身后,小声说,“何大林,难道你忘了得民心者得天下这句古话吗?”

何大林打了一个激灵,顾不得和丽丽多说什么,就大步追上吴先生,说:“吴先生,等一等,你去找几个小伙子用担架把周老二的老婆抬到镇上医院,要快,花多少钱,先从咱联盟会上开支,事后让他们弄个条据拿过来我签字!”

吴先生:“那我替周老二谢谢何公子了。”

周老二的老婆终于得救了,周老二对何大林千恩万谢,对何大林的为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在放石头砌根基时,一个叫马越根的汉子,不小心把腿蹭了一块皮,鲜血直流。村里人当时止血的土办法是用锅灰捂到伤口处。马越根受了伤,但不敢吱声,让乡亲们到工地伙上弄了一把锅灰,止住了血,又忍痛接着干,这事让何丽丽发现了,她大惊小怪地叫了起来,说什么“发炎”、“破伤风”“感染”这些新鲜词儿,嚷嚷声惊动了何大林,何大林走过来,亲自夺过马越根手里的家俱,扶着他到营部伙上,让炊事员烧了一碗荷包蛋,放上红糖,逼着马越根喝了下去,马越根感动得热泪盈眶。

那天伙上改善生活,吴先生到镇上割了几斤肥肉,炊事员加上萝卜干、土豆、粉条烩了一大锅,打菜时特意给何大林多舀了半勺,何大林没说什么,把碗里的菜又倒进菜盆里,让炊事员重新打,并笑着替炊事员解围:“何叔,你又想何婶了?做事怎么颠三倒四的?”

事后,何大林找到炊事员,心平气和地说:“何叔,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你还不了解我这个人,你想想,我能特殊吗?我想特殊就不在这里吃饭了,都是乡里乡亲,而且都出大力流大汗,你让咱庄上的人怎么看我?”

“我看你这些天没黑没明,饥一顿饱一顿,想让你垫补垫补,没想到你却这么执意,我一辈子不服人,但你的为人我算服了!”炊事员由衷地说,“我真感激你当时那么开玩笑对我,不然我真的难以下台!何少爷,好样的!”

前前后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何大林的形象在村里人的眼里、心里逐渐高大起来了。

何炎章是这一带的首富,他的发迹其实就是他的贪婪,他六亲不认,只要能够捞钱搂银子,他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当年他家遭难时,马家汉子怀里揣着他逃到了荆紫关,马家汉子靠给一家砖瓦窑上做砖坯挣钱混饭吃,后来马家汉子招赘到一户姓赵的家里,一年后,赵小姐也生了孩子,人口多了,自然光景就不好过了,磕磕绊绊的事儿也就多了起来,为此,他没少挨马家汉子的训。十五六岁的时候,他到外面闯世界,纠集了一帮狐朋狗友,组织人马到财主家抢银子、抢古董、抢字画,弄来的东西他占四成,剩下六成其余人平分,那时候国内军阀盘踞一方,他在这个地界犯了事逃到另一个军阀的地界,不过,他这个人有点长处,就是见好就收,激流勇退,他带着钱回到老家,廉价买下了当地一位富家的房产和土地,因为那家吸大烟吸干了房子,赌博欠下了一大屁股债,他趁火打劫,捡了便宜。然后他滚绣球置房产,家业也滚越大,成了荆紫关地带赫赫有名的人物。马家汉子家里的光景却不怎么的,他就把他的那位异父异母弟弟马一顺招到他身边,给他当了账房先生。

当何大林回来向他伸手借银子后,他把儿子骂了个狗血喷头,但他不是傻子,他在暗中窥视着何大林所做的一切。

村子里最近发生的一切大出他的预料,他思来想去弄不明白,这小子从哪里弄到了银元呢?他马上找到马一顺,查看了柜上的所有账目,没看出任何问题,他又查看了所有的银票,也没有任何蛛丝马迹,于是他想到了他放的两罐银元,他东躲西藏来到祠堂后,挪开柴草,吃力地搬开石板,小心地取出两个罐子,还是原样子,打开盖子,里面仍是白花花的银元,他放心了,又原样不动地把东西放回原处。

何大林建厂,需要大量的土地,方圆周围都是何炎章的地盘,何炎章看不惯了,要出面制止,马一顺说:“掌柜真是聪明一时糊涂一时啊!”

何炎章:“这话从何说起?”

“何少爷计划建立兵工厂、医院、纺织厂、皮革厂等,这些是在谁的地盘上?日本鬼子来了,保护的是谁的土地?日本人跑了,这些厂子在谁的手里?你落个清静却又得了产业,何乐而不为呢?”马一顺说。

“你说最后日本人来与不来,这些东西都是我何家的?”何炎章闪着绿豆似的眼珠子问。

“可不是,你看看那些泥腿杆子弄木料、弄砖头,不都弄到咱何家的地脉上了?房子一盖起来,谁还拿得走这些东西?”马一顺的眼里露出了狡黠的光。

何炎章:“妙招,妙招!那依马先生之见呢?”

马一顺贴着何炎章的耳根子小声说:“你不但不能阻止,还要象征性地拿点银子出来给众人看看,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你支持何大少爷,方圆左右那些大户小户哪家不拿点大洋出来?你拿点银子赚来的却是车子、房子、厂子,你就成了这豫西地区的土皇帝,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这生意合不合算?”

何炎章:“对呀,拿多少?”

马一顺:“你当众出一千两,马上就有姓王的、姓刘的、姓张的出八百、五百、三百等等,这样你既落得个爱国的好名声,又用金钩钓出大鱼,是不是个一本万利的大买卖?!”

“高见高见!我真是气糊涂了!”何炎章终于露出了笑脸。

那天,何炎章在马一顺的陪同下来到了工地上,这儿瞅瞅,那儿看看。

早有人报告了何大林,何大林和何丽丽大惊,何大林怕老爷子来后拆台,就怂恿何丽丽上前支招,何丽丽说:“丑媳妇最终要见公婆的,亏你还是个男子汉!”

“好妹妹,咱爹一声令下会毁了咱工地的!”何大林跺着脚说。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咱俩都去,唱双簧,我为何大公子攒点眼泪,你要配合我,咱见机行事,大不了我就说我要嫁人!”何丽丽果断地说。

何大林无奈地说:“你呀,什么时候了,还有心开涮!走吧,看今天的戏怎么唱?”

兄妹二人战战兢兢地来到何炎章跟前,都上前问安,使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老爷子一反常态,他看了看何大林说:“吴先生呢?我是来捐款的!”

何大林愣了,何丽丽愣了,在场人都愣了!

在何大林兄妹的带领下,何炎章把一千元银票递到吴先生的手里,吴先生惊得眼都圆了,他马上用红纸写出告示:当地富绅何炎章先生为抗日同盟会捐银一千两,拭目以待下一位爱国人士。

有些家里有点家底的看到何炎章这样做,就也纷纷捐款捐物,交给了吴先生,一时间方圆左右的村子里掀起了捐钱捐物的热潮,吴先生分别登记造册,收入和支出的明细账一天一上墙公布。

何炎章这些举动让何大林很吃惊,他问何丽丽:“小妹,你说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了?你用什么魔力让咱家老封建开窍了?”

“我也感到奇怪了,反正不是做梦。哥,咱爹这次出面,对咱的帮助可大了,你的名头大了,恭喜你,何大公子!”何丽丽又嘻嘻开了。

“哥要谢谢你呢!看不出你这个黄毛丫头却比我们男儿强百倍!丽丽呀,太聪明了,将来不好找对象啊!”何大林也笑了。

“这个不用你操心!这是本大小姐自己的事儿!”何丽丽又疯疯癫癫起来,“辛亥革命以后,我们女同胞们就解放了!哥,我提个建议!”

何大林:“你说,什么建议?”

“把财大气粗的财主儿们捐的款子刻到石碑上,放到抗日基地的前面,让人们心里更踏实!”何丽丽说。

何大林:“那得白白投入一个人力啊!”

何丽丽:“吴先生不在闲着吗?”

何大林:“字好写,要把一块石头磨平磨光可就不会那么容易了!”

何丽丽:“那有什么啊!石匠们有的是办法!”

何大林:“晚点再说吧!”

“不,迫在眉睫!这样对于重塑咱何家的形象和以后的工作都是个促进啊,你想想,这就等于拿他们的钱来为你的基地做广告,值不值得?”何丽丽认真地说,“哥,还有件事,你可别贵人多忘事啊?”

“记着呢!”何大林打着呵欠说,“不就是你的一双高跟鞋吗?错了,是两双!”

“这是小事,你别扯远了!你答应过我的,工程竣工后,你要给我三间房子办学校!”何丽丽说。

“走着说着吧!”何大林打着呵欠说了一句。

“你,小人!”何丽丽杏眼圆睁。

“好好好!我的小姑奶奶,哥答应你!你咋说翻脸就翻脸呢?唉!”何大林无奈地摇摇头。

何大林派亲自外出采购水泥、钢筋、牛皮、钢材,拉回了一卡车又一卡车,在这里,人们还是第一次看到汽车。

0

23、何氏兄妹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