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丹江英魂>24、打架事件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24、打架事件

小说:丹江英魂 作者:老笨熊李春胜 更新时间:2019/7/18 18:27:51

  24、打架事件

再回到另一头。

刘大狗和李硕果的伤势在卫生员的照料下很快就好了,出于友好,韩营长热情地领着他和曹富贵、赵毅一起看了八路军的驻地和设防,他们暗暗佩服韩营长有眼力。

刘大狗、曹富贵和赵毅总爱凑在一起,谈论何去何从,按赵毅的观点,继续找部队,刘大狗则认为留在八路军里,反正都是打鬼子,曹富贵说到何大林那里去,因为是他救了咱弟兄,意见总是不统一。

那一天,刘大狗从营房里出来,碰到了张天鼠,张天鼠口无遮拦:“吆,这位产妇大哥满月了,恭喜恭喜!”

刘大狗本来就对这次受伤窝了一肚子气,张天鼠的一个玩笑更像火上浇油:“你把枪口对准中国人,你算什么本事?汉贼,滚一边去!”

“八路的服装你不穿,国民党的皮你不披,你偏偏要当披着羊皮的狼,打死你不亏!”张天鼠见刘大狗生气,火气也上来了,“恨不得那时一枪揭了你的脑灵盖!”

“你他妈的算人不算?老子在这里韩小乐还敬畏三分,你算老几,有本事出来遛遛,打不过你刘爷,你从我胯下钻过去!”

“好鸡不和狗斗,好男不和女斗。看在你身虚体弱的份上,算了吧!”张天鼠显出了大度,可是就是这样的大度,往往就是激将法。

“你妈的,你再敢骂人老子劈了你!”曹富贵上来就是一拳头。

“你们几个逃兵在这里瞎逞什么能?老子不怕你们!”张天鼠也忽地抡开了架势,“来呀,一个一个上或是一齐上?老子都不怕,老子奉陪!”

于是在营房前的空地上他们不分青红皂白地打了起来,三对一,当然张天鼠吃了大亏,但是他依然不服,口里还在骂骂咧咧:“一群逃兵!曹鬼子,孬种!赵矮子,龟孙子,刘大狗,狗腿子,狗仗人势,一群窝囊废!”

周围有很多八路军战士,大眼瞪小眼。

通讯员李硕果赶紧去韩营长那里报告。

韩营长急速走了过来,拉扯不开,情急之下,他夺过李硕果的枪,对天鸣了一枪,才使双方住了手,闭了口。

最不好处理的就是这类问题。国共合作,共同抗日,说说容易,遇到具体问题,办起来就难。本来是一件小事,本来张天鼠一开始是开玩笑的,没想到却出现了这样的打架事件。刘大狗、曹富贵和赵毅不停地喊:“八路军破坏抗日!”“八路军言而无信!”“八路军制造摩擦!”“八路军欺负人!”

为了消除误会,韩营长下令,把张天鼠绑了起来,关了禁闭。

韩营长和黄参谋商量,消除误会的最好方法就是要张天鼠向刘大狗赔礼道歉,也许换了别人,这事比较好办,可偏偏这事发生在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老鼠子身上,这个工作谁能去做呢?

“老笨熊!”韩营长和黄参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异口同声,笑了。

当韩营长向李硕果交代这一任务后,这个小伙子机灵地眨巴眨巴眼睛,说:“营长,我去向老乡讨口酒喝,算不算犯纪律?”

“只要老乡同意,这点小事不算犯纪律!”黄参谋说,“但要注意策略!”

“是!”李硕果转身就走,“还得一个人敲边鼓!”

“营里的人你随便挑,包括我和黄参谋!”韩营长朝门口追了一句。

李硕果从营部出来,直奔民兵队长黑蛋家,他怕黑蛋的爹妈和媳妇多心,就悄悄把黑蛋喊出来,如此这般地说了情况,黑蛋一巴掌打到他的肩头上:“我当是什么事呢,这么神秘,小事,小事,你等着!”

不一会儿,黑蛋把满满一瓶土烧子酒双手递给了李硕果,憨厚地说:“不够了再来,还有!”

“足了,足了!”李硕果敬了一个军礼,转身而去。

张天鼠被韩营长锁到了卫生室里,他身上衣服已经烂了两处,胳膊上有两个伤口子,一个人蜷缩在床板上,嘴里嗦嗦叨叨:“国民党,狗屁党!脓包!让你张爷爷服你,瞎了你的狗眼!说你是个产妇,是给你开玩笑的,你就这么不耐玩儿!你去死吧,羞死吧!刘大狗,老子和你没完!”

一股酒香飘来,张天鼠循香望去,窗口外面李硕果正旁若无人地在品着老烧,一口一品味,香气一股股扑进来。张天鼠起初为了赌气,闭上眼睛,把身子扭向一边,但还是经不起诱惑,不得不用手捏住了鼻子。

“香啊!”李硕果一小口一小口地品酒,边品边赞叹:“十年的老烧!”

张天鼠又用双手捂耳朵。

“让我一口吧!通讯员?”好像是由二宝的声音。

李硕果:“对不起,我就这么一点点!”

由二宝:“你不是想听我给你讲故事吗?我给你讲故事,你让我喝酒怎么样?”

李硕果:“行,你可别一下子喝完了,我还要用酒钓鱼上钩呢!”

由二宝:“怎么?用酒钓鱼?新鲜,没听说过!你说说看!”

“一条大鱼,一条大活鱼!”李硕果笑了起来。

张天鼠心里在骂,我就知道,野猫进宅,无事不来,你使着法儿诱我,编着圈儿骂我,你可真够意思,老笨熊,算你狠,我不搭理你!

李硕果:“由连不是说给我讲故事吗?开始呀!”

由二宝:“在我们回来的路上,我们住在一个土地庙里,一位老乡告诉我们,城门口挂着一位咱中国军人的尸体,鬼子要示众三天,我们一听肺都气炸了,但是束手无策,谁也没办法!”

“可惜咱们的梁上君子那时候没在那里,他要在,非把咱的亲人偷下来埋了不可!入土为安嘛!”李硕果发出了感叹。

由二宝接口:“是啊!没想到我们的一位兄弟半夜里约上人偷偷出发了,避开鬼子的探照灯和明岗暗哨,偷偷把咱的兄弟偷下来,然后……”

李硕果:“然后怎么啦?”

由二宝:“没了!”

李硕果:“不会吧!你别卖关子了!”

由二宝:“让我喝一口再说吧!”

“由连,没了!”李硕果显得愁眉苦脸。

“他还有!”张天鼠终于憋不住了,一跃而起,冲到窗口,伸手去拿酒瓶子,可是李硕果眼疾手快,一下子把酒瓶子挪出了半尺远,伸伸胳膊能够到,但又欠那么一点点。张天鼠暗骂:老笨熊,你太缺德了!

“由连,喝一口,你说说到底怎么啦?”李硕果说。

由二宝:“那位好汉一纵身偷下了咱兄弟军人的尸首,然后瞅准机会干掉了两个鬼子,一头拴一个,把鬼子吊到了城楼上,咱老百姓都说这位好汉有血性,有胆量,给中国人出了气。但也有个别人……”

李硕果:“个别人怎么啦?”

“没了!”由二宝又卖了个关子。

“不会吧!你别卖关子了!急死我了!”

“让我喝一口吧!”由二宝说。

“由连,你喝,你全部喝完,喝完了你消停说。”李硕果大方地说。

“老笨熊,你小子别得意,你忘了,你还欠我一拳头呢,连口酒都不让我一下,你算人吗?当你犯到我手里的时候,你看我怎么收拾你!扒你的皮,抽你的筋,沸油锅里炸你的心!”张天鼠忍不住又骂骂咧咧开了。

由二宝看到这里偷偷直笑,这下子有门了!站这里好好看看热闹吧!

“由连,笑什么笑?”李硕果故意朝由二宝努努嘴,“我的鱼快上钩了,你别把鱼儿吓跑了!”

“我要有枪一枪崩了你!熊瞎子!”张天鼠咬牙切齿地骂道。

“咦咦咦!我的大英雄,我什么时候得罪住你了?对我这么大的仇恨?你以为你是老几?你冲哪门子好汉?打人骂人捅娄子有你,除了这些,你还会什么?”李硕果冲着卫生室回奉道。

张天鼠:“我什么都会,比你强!”

李硕果:“你会上树吗?”

张天鼠:“不是吹的!”

李硕果:“你会打仗吗?”

张天鼠:“眼都不眨!不像你这样的脓包!”张天鼠理直气壮。

李硕果:“你会赔礼道歉吗?”

张天鼠:“那还用说……你小子绕着弯儿做韩炮子、黄鼠狼的说客,让我向那个孬种弯腰,告诉你,这一招我还没学会呢!”

“可是有人已经向人家弯过腰了!”李硕果郑重其事地说。

“你污人清白!你血口喷人!”张天鼠火冒三丈,“你不得好死!”

“有人当初为了接受任务,对韩炮子说把耳朵割下来下酒吃,然后说,先去向国军弟兄赔个不是,韩炮子说,‘你就不怕他活吃了你?’某些人怎么说来着?‘都是站着尿尿的汉子,哪有那么多弯弯道子!他真要和我记仇,他就是鸟人!’营长说什么‘烦人,’他说他不叫‘烦人’,叫什么‘吃了忘狗屎!’”李硕果说得有鼻子有眼。

这是张天鼠的伤疤,他为了转移视线,就故意说:“老笨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你咋记得这么清,你也不问问由连说的那位好汉被个别人怎么啦?谁要是怎么啦这类好汉,咱就揍他,捶扁他!”

“真的?你敢不敢?”由二宝插了一句。

“只要你吱一声,我张天鼠要是不敢就是产妇!”张天鼠赌咒发誓。

“好,是条汉子,我领着你去向那位好汉道歉!”由二宝严肃地说。

张天鼠:“难道他是刘大狗?我又钻进老笨熊的圈套里了,合该倒霉!老笨熊,你的酒让我喝一口!”

“你先说跟不跟由连一起去?”李硕果又追问了一句。

“喝人家嘴短,拿人家手软,谁说不去?”张天鼠无奈地说,“我是去向抗日英雄道歉,又不是给他刘大狗道歉,不低名头!”

张天鼠也真是张天鼠,光着上身,身上背着木棍,让由二宝用绳子绑着,走进了刘大狗所住的房间,负荆请罪来了。

这一招刘大狗等人万万没想到,见张天鼠这样,反倒乱了分寸,刘大狗、赵毅愣愣地不知道怎么办好,还是曹富贵首先反应过来:“误会,误会,张好汉怎么当真起来了,真是的,都是兄弟,你咋这样!”

刘大狗回过神来,马上上前去给张天鼠松绑,张天鼠说:“兄弟们,怨我鲁莽,宰相肚里能撑船,别放到心里去!”

“见外,见外!”刘大狗惭愧地说,“怨我们当时心情不好!怨我,该死,该死,兄弟,你太让我无地自容了!”

由二宝趁机打了圆场,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虽然这件事有了结局,虽然刘大狗只有三个人,但毕竟代表国共两方势力。为了能消除双方的误会,韩营长和黄参谋尽量在各方面给刘大狗等几人行方便,但不管怎样,打架的事儿在三位国民党战士心里留下了阴影。

有一天,由二宝和李大毛找到刘大狗等人,说,咱得抽时间到何大林那里去看看,一来好好感谢一下人家,二来看看他现在在干什么。

“你说的在理,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咱总不能空手去吧?”刘大狗说,“现在我们寄人篱下,一无所有,难啊!”

由二宝也觉得是个理,怎么办?他如实地向韩营长做了汇报。

“这有啥难办的?让战士们打两只野味带上!”韩营长说。

“那太寒酸了吧?何大林无所谓,问题是人家还有老爹老妈!”黄参谋说。

韩营长:“那怎么办?”

“故意让老鼠子犯一次纪律,啥都有了!”黄参谋神秘地笑笑,“这事儿由连去办,可别把我和老韩捎上!”

“这怕不妥吧?”韩营长说,“八路军的纪律可不允许这样!”

“你让老鼠子去办,老鼠子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他是小事糊涂,大事明白的地老鼠!你想想,咱只带两个兔子或山鸡,你拿得出手?”黄参谋说得头头是道,“老鼠子这次犯错,也是为国军兄弟送行所犯的错!”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韩营长和由二宝同时惊问。

“这几位尊神怕是一去不复返了!”黄参谋说。

“不会吧?”由二宝插了一句。

“走着看吧!”黄参谋神秘地笑笑。

果然,张天鼠夜里偷偷出营,弄了两坛子好酒,一条洋烟,一台砚瓦。当然由连够意思,没让他全部上交。

由二宝、刘大狗、李大毛、曹富贵、赵毅和杨月蓉带着几样礼物上路了,一路上尽说些逃难时的感受,当然都有共同语言,不知不觉他们到了何大林的地界,没想到却被何大林安排的人马给抓了,岗哨可不管他们是哪路神仙,押着他们到工地上找到了何大林。

何大林正忙着,见到由二宝、刘大狗等人,亲自上前去给他们松绑,他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连说:“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该死,该死!”

几个男子汉拥抱了起来,抱的好紧好紧。

杨月蓉则站在一边,眼里充满泪水。

由二宝似乎想起了什么,问:“何老板,大头几位兄弟呢?”

何大林:“今天出外采购去了,放心吧,都是兄弟,我能把他们当外人?他们一会儿准回来!走,咱们那边去!”

何丽丽也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何大林一一把他们介绍给妹妹,何丽丽拉着杨月蓉的手,好像以前认识似的,高兴得不得了。

就在这时,大头等三人也回来了,几位难兄难友又是一阵惊呼,仿佛一下子都回到了年少时代,又仿佛一下子都又回到了逃难的时候。

工地上的事儿何大林向周老二交代了几句,就领着客人回到了家里。

何炎章听说是儿子的朋友,马上起身笑脸相迎,几位客人恭恭敬敬地向何炎章、何太太施了礼,何炎章高兴得胡子都翘了起来,他马上吩咐厨房备酒备菜,又喊过保姆给他们看茶。何炎章的热情,令何大林高兴,同时他又暗暗吃惊,想不到老爷子的处事态度这样诚恳!

刘大狗向何炎章献上了礼物:“老伯,初次见面,无一为敬,略备薄礼,权表寸心!”

“客气了不是?你们是大林的朋友,带这些东西搞的是什么名堂?好,老朽收下,下次来玩时,千万别虚套!”何炎章客套地说。

何炎章对那个砚瓦特感兴趣。刘大狗趁机又吹嘘如何如何搞到的这个宝物,当然他没说是张天鼠偷的,何炎章听着,不住地点头。

何炎章不憨,年轻当混混儿时就鼓捣过古董,懂行,感到这个砚台细腻,胎重,而且有龙凤图案,这东西长期未用,说明是在收藏着,是个好料,这份礼物不轻。

何太太以为杨月蓉是儿子在外面谈的女朋友,上下打量了又打量,看得杨月蓉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何大林看出了母亲的意图,笑笑说:“妈,这位是我们回家路上捡的妹妹,叫杨月蓉。”

“哥,你什么时候给我找一位像杨小姐一样漂亮的嫂子,我让咱爹用八抬大轿去接她,”何丽丽撒娇起来,“爹,你说是不是?”

“是是是!女儿说的对!”何炎章高兴地附和着。

“黄毛丫头片子,你知道什么?”何大林狠狠瞪了妹妹一眼。

“你哥哥风光的时候,可有一位貌若天仙的洋妞儿缠着他,可惜现在……”大头嘻嘻哈哈。

“还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干什么?说点痛快的!”二牛说,“天底下的好女子多的是!”

“是啊,是啊,”由二宝憨厚地笑笑,“像何少爷这样有才有干、有情有义的汉子,肯定会找一位才貌双全的女中花魁的。”

“唉,当今世道,女人美了是祸不是福,日本鬼子每到一处,年轻媳妇和姑娘们有的用煤灰把脸擦黑,有的把头发扒乱,鬼子见了女人是畜生,我算是服了。”刘大狗感叹,“在敌占区,能让人天天流泪!”

“可不是!”李大毛插了一句,“鬼子汉奸禽兽不如!每到一处,杀光、烧光、抢光,老百姓几乎天天在逃荒!”

于是,几个人又把话题转移到抗日方面来,大家七嘴八舌,义愤填膺,恨不能一下子把日本鬼子赶回老家去。

午饭十分丰盛,保姆一直笑盈盈地来回端菜,何炎章亲自作陪,主人客人轮流敬酒,场面热烈极了。饭后,何大林趁着酒兴,领着客人们参观了他的抗日基地,何丽丽快言快语,一一为客人们做了介绍。

每到一处,由二宝就暗暗地把规模、设计记在心里,他暗暗佩服何大林的才干,白手起家,时间又这么短,竟搞得这样轰轰烈烈,我方与人家比起来,进步差远了。

刘大狗问:“何少爷,你信息灵,听没听说附近有国民党的驻军?”

“听说过有一支国军队伍在这一带活动,但具体在哪里,我就不清楚了。你们看这样行不行?你们在我这里住下,帮帮我,我也帮你们打听打听,有确切的消息,我亲自送你们过去。”何大林说。

刘大狗、曹富贵、赵毅对视了一眼,相互点了点头。

由二宝在心里暗暗佩服黄参谋有眼光,但是他还是诚心实意地劝他们回八路军营地,刘大狗等几人主意已定,何大林又敲着边鼓,由二宝等八路军战士只好洒泪相别。

几个人难分难舍,握着手有说不尽的离别话。

刘大狗说:“由连,你们回去向韩营长、黄参谋、刘卫生员、李通讯员,还有那个老鼠子问个好,我们在那里给你们惹麻烦了!”

“一定一定!”由二宝、李大毛和杨月蓉同时说。

“特别是那个老鼠子,你们对他说我对不起他!”刘大狗动情地说。

“那人不会记心事的!”由二宝笑笑,“就是嘴德差一些!”

“事实上,我还真佩服他,别看跟老鼠子一样,他人机灵,厚道,还真是条汉子!”刘大狗说,“有情有义,我不如他!”

“我们都很想他!”曹富贵和赵毅说。

“放心,你们的心意我一定转达到!”由二宝说。

“由同志,请你们替我、替大头等几人谢谢韩营长,我们找机会去看他!”何大林也动情起来了。

杨月蓉终于插了一句嘴:“丽丽,我会想你的,你是个好妹妹!”

“杨小姐,我找机会去看你!”何丽丽说着,有些哽咽。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你们回去吧!”由二宝向送行的人挥挥手,几个人上路了。

回家时只有三个人:由二宝、李大毛和杨月蓉,杨月蓉脚跟脚地跟着由二宝,一刻也不离,李大毛则知趣地落在后面。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由二宝也是人,也是血气方刚的汉子,他也感到了杨月蓉身上的魅力,也真想上前去抱抱这位人间精灵,他内心狂跳不止,甚至他想,假若没有李大毛在后面晃悠,他会扑上去,抱她、亲她、吻她……

“由哥,等等我嘛,我跟不上你了。”杨月蓉娇声娇气。

由二宝直喘粗气,满脸通红,他猛地一扭身,见杨月蓉正汗流浃背地站在身后,由于赶路,加上中午她勉强喝了两杯辣酒,她脸上白里透红,红中闪光,比花儿还鲜,两眼是火,又像喷泉,由二宝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他挺直身子,冲着杨月蓉扑过去……

李大毛一声咳嗽惊醒了由二宝,他马上意识到他是个军人,这样做他要犯纪律,他会成为人民的敌人,于是,他假装身子一歪,倒在路边,不好意思地说:“唉吆,脚崴了!”

“不要紧吧!”李大毛走上来问。

“大毛,扶我站起来试试,”由二宝故意装模作样。

杨月蓉和李大毛一起过来搀由二宝,由二宝摔摔腿,难为情地笑笑:“没事,摔麻了,现在好了,咱们赶紧赶路。”

0

24、打架事件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