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丹江英魂>28、红脸白脸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28、红脸白脸

小说:丹江英魂 作者:老笨熊李春胜 更新时间:2019/8/3 13:19:43

  28、红脸白脸

李硕果去追张天鼠,然而张天鼠兔子一般,一眨眼功夫不见了。李硕果就沿着乡间小路,想去那个小河边守株待兔,走着走着,他瞥见那家伙正撅着屁股在一个柴堆后面猫着呢,李硕果暗暗佩服张天鼠狡猾,因为那个柴垛的地理位置特别优越,向前看,能看到小河,左右看,能一览无余地看到旷野里的一切,向后看,能看到营部的伙房,除此之外,还好隐蔽自己。

李硕果想偷偷上前抱住他,还没动身,却发现一只母鸡从旁边的一个麦秸垛里窜出来,仰着脖子“咯咯哒,咯咯哒”叫了两声,离开了,显然这母鸡在这儿下蛋。李硕果四下瞅了一下,无人,便蹑手蹑脚地爬到那个麦秸垛旮旯里,发现有一窝鸡蛋,他随手拿起两个去找张天鼠炫耀。

李硕果:“老鼠子,你在干什么?”

张天鼠:“别吭声,我在这儿逮兔子呢!”

李硕果:“哈哈,黄参谋给咱们讲的‘刻舟求剑’的故事你忘了?妖怪只会变化多端,不会墨守成规。”

张天鼠:“你懂什么?白痴!”

李硕果:“老鼠子,你看这是什么?”

“是你个头!”张天鼠嘴上这样说,偷偷瞥了一眼李硕果,见他手里拿了两个鸡蛋,就转而笑嘻嘻地问,“李哥,李哥,鸡蛋哪儿来的?”

李硕果:“想知道?”

张天鼠:“好李哥,告诉我!”

李硕果:“喊李爷!不喊我走了!”

张天鼠:“美的你,你等着晚上出太阳吧!”

李硕果:“我可真走了,别后悔!”

李硕果转身就走,突然他听到身后张天鼠吱吱唔唔的声音,仿佛是“李爷”,继而又听张天鼠大叫:“熊头,我喊了,你却说话不算数,你是个骗子!”

李硕果转过来,四下瞅了瞅,对张天鼠说:“一窝呢,好多好多,在那个麦秸垛旮旯里,咱敢不敢拿?”

张天鼠:“怎么不敢?胆小鬼!”

李硕果:“算不算违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张天鼠:“咱又没偷没抢没拿没骗,咱是拾的,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沾得上边儿?你在这儿猫着,我去看看!”

张天鼠爬进了那个旮旯里,果然见一大窝鸡蛋,肯定是那只母鸡偷偷儿在这儿下蛋攒的,它想孵小鸡呢,管他呢,拿走再说。张天鼠脱了短褂,一个一个捡起,一共21个,他兜着钻出来,笑嘻嘻地说:“嘿嘿,李奶奶在这儿下蛋,这肯定是李爷教她这样做的,八路军的通讯员变成了个大公鸡!”

李硕果一听,不对劲儿,他让张天鼠喊他李爷,张天鼠却把生蛋的母鸡叫李奶奶,这家伙,真会钻空子,他想追上去拧张天鼠几下子,但见张天鼠抱着鸡蛋小心翼翼的样子,只好一步一步跟着张天鼠走进了营部伙房。

伙房里只有杨月蓉一个人在那儿择菜,张天鼠看着自己光着脊背的上身,不好意思地咧开嘴笑笑,径直走到大锅跟前,小心翼翼地把鸡蛋放进了锅里,然后添了一瓢水。

“同志,你要干什么?”杨月蓉问。

张天鼠:“对不起,借借锅!”

“王班长吩咐过,严禁战士们进厨房里随便翻腾东西!”杨月蓉认真地说。

张天鼠:“你看我翻腾东西了吗?王班长先靠边站,这是韩营长吩咐的,不信你问韩营长去!”

杨月蓉:“你说的可是真的?”

张天鼠:“我什么时候骗你来着?”

杨月蓉:“我来帮你煮!你坐到门口凉快一会儿,那儿透风!”

杨月蓉点起火来,火苗映着她的脸,那张圆脸显得更红润了,张天鼠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得杨月蓉不好意思起来。

杨月蓉:“你看什么?”

“我看你烧火!”张天鼠说。

杨月蓉:“烧火有什么看头?”

“你别小看烧火,这里头可大有学问呢!”张天鼠喷开了,“当年你们杨家出了个杨排凤,就是穆桂英府上那个女的,她是烧火的,那功夫十分了得,拿个烧火棍去出征,把曹操的人马杀的人仰马翻,要不是曹孟德赶来救曹操,曹操早死了……”

“你别瞎胡咧咧,曹操和曹孟德是同一个人!”这时王班长和司务长一前一后赶了进来,王班长问,“杨月蓉,烧火干什么?”

杨月蓉:“这位同志说韩营长吩咐让煮鸡蛋!”

王班长瞅了瞅张天鼠问:“是真的吗?鸡蛋哪儿来的?”

张天鼠:“当然是真的,我救了刘天一的儿子,刘掌柜给我送点鸡蛋补补身子,这理所当然啊,不信你问问李硕果,他在那儿,手里还攥有俩鸡蛋。”

李硕果进来,把鸡蛋放进了锅里,笑道:“同志们不知道吧,老鼠子在公开场合下问我喊‘李爷’,你们听听,他嘴多甜!”

“美的你!”张天鼠瞪着眼睛大叫,“大家给评评,我刚才冲他大喊三声‘驴呀’,这头熊居然不分青红皂白答应了!”

李硕果方知又上了一回当,扑过来开始追打张天鼠,张天鼠抱着司务长团团转,把司务长也弄得颠三倒四的。

见他们闹得不成样子,王班长喊道:“你们快点,等着使锅,一会儿夜猫子淘菜回来赶不上趟儿!”

鸡蛋煮好了,张天鼠用勺子捞了10个,仍然用褂子兜了,拉上李硕果,扭身就走。

“还没拿完!”杨月蓉喊。

张天鼠头也不回:“给秋水留一个,给王潇留一个,你们一个人一个,剩下的你们看着办吧!”

王班长和司务长瞅着张天鼠疯疯癫癫的背影,相互摇摇头笑了。

吃饭的时候,韩营长和黄参谋的碗里都多了一个剥过的鸡蛋,他们看了看司务长,司务长没吭声,嘴巴凸起来对准张天鼠,张天鼠正一手端碗,一手上下挥舞着在天马行空地高谈阔论呢。他俩似乎明白了什么,韩营长想上前去问究竟,被黄参谋摁下了,韩营长把碗里的鸡蛋夹给了旁边的战士,他和黄参谋把另一个分着吃了。

饭后,韩营长和黄参谋坐在一起对账,对于进出的每一笔账都一一进行核实,正忙着,张天鼠慌慌张张从外面跑进来,说:“美女蛇!美女蛇!”

“什么美女蛇?”黄参谋坐起身,笑笑,“你在做梦吧?你想老婆想疯了吧?”

张天鼠端起桌上的茶就喝,末了他嘴一擦,又贫开了:“张天鼠同志,顶天立地的八路军战士,端端正正的革命军人,该同志作风正派,思想进步,品行端正,富有正义感和爱国心。奉命前去执行一项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将原物放回后,该同志潜伏在一垛柴草里面蹲守,发现妖女饭后去淘菜,淘过菜回来,并无异常行动,突然间一个仙女随风飘然而至,那仙女,绝了,婀婀娜娜,娉娉婷婷,要多美有多美,要多俊有多俊,比潘金莲还潘金莲,比林黛玉还林黛玉,她挎着一篮子蔬菜,匆匆从妖女洞府前经过,妖女和仙女说话,由于语言不通,仙女只好用手比比划划,然后又随风飘走了。”

韩营长:“那女孩你认识吗?”

“岂止认识?我张天鼠同志艳福不浅,撂倒李大个子那天我还从她篮子里偷过黄瓜呢!”张天鼠指手划脚。

韩营长:“你说那天她也在营部前出现过?”

张天鼠:“那当然了,不过那仙女好象名花有主,她对李大个子有点那个,只是关系不敢公开,有人看见他们在林子里亲过嘴儿呢!”

“哑女?!”韩营长和黄参谋异口同声,“你看明白了?”

“刘振国也看见了,炊事班长也看见了,仙女还朝他们笑笑呢!”张天鼠说,“遗憾的是我在暗处,她却没对我笑!”

“张天鼠同志!”黄参谋说,“韩营长有心让你当他的特使,现在是考验期,言谈举止要注意保密!不该说的千万不要乱说!”

“我张天鼠是谁?八路特工,齐天大圣!”张天鼠嬉皮笑脸,“黄参谋,特使的官比通讯员大不大?”

“一般大,平起平坐!继续监视杨月蓉和哑女的一举一动,特使同志!”黄参谋严肃地说。

张天鼠:“是!请领导放心!不过首长,考验期多长时间才能转正?”

“说长就长,没有年儿半载不行,说短就短,一袋烟功夫!”韩营长发话了。

张天鼠:“我争取来个痛快的,你们说,怎样才能短?”

韩营长:“把你今天搞鸡蛋的事儿说一说!”

张天鼠倒吸一口冷气:乖乖,这两个家伙怎么什么都知道啊?看来瞒不住了。于是他竹筒倒豆子般的把李硕果发现鸡蛋,他们去煮鸡蛋的每一个细节都坦白了!最后他说,“韩炮……韩营长、黄参谋,咱们可有言在先过,我交代了问题,你们就给我扶正,别让我永远当偏房,我现在找通讯员夸夸去!”

张天鼠说完,没等韩营长和黄参谋表态,敬了一个礼,一闪身,没见影了!

“这个张天鼠,连‘偏房’是什么意思都搞不懂,还要去乱说一通,有意思!”韩营长笑着说。

黄参谋:“他这个‘偏房’,还真偏到点子上了!”

韩营长:“什么意思?”

黄参谋:“看来迷雾就要被拨开了。我记得刘天一说过哑女叫小芬。你把‘芬’字拆开看看,草字头,中间是个人,刺刀的刀。”

“草人刀,刀草人!黄参谋,把你的想法继续说下去!”韩营长来劲了。

“我们不妨来个假设,”黄参谋说,“哑女并不哑,是装的!俗话说,‘十哑九聋’,但是我们去拜访刘天一的时候,刘天一吩咐她来倒茶的声音并不大,她就从走廊那边赶过来为我们倒茶,当然,也许她干这种活已经顺手了,成了习惯,但是,你还记得刚来时,那位战士小声说了一句她是哑巴后她的表情吗?这就很难解释她没有听到战士所说的话。”

“有道理,”韩营长说,“我们来了以后,哑女引起了李大个子的注意,不久,这位战场上的钢铁战士被哑女的美貌所俘虏,哑女为他提供色情服务,他为哑女搞情报,所以引来了杀身之祸。”

“李大个子毛病不少,”黄参谋接着分析,“他爱吸烟、喝酒,而且又是洋烟好酒,这些东西哪里来的?都知道他是战场上的一只虎,所以出出进进比较随便,据了解他出过村,到过镇上,刘天一曾介绍龟田一郎很有神通,李大个子会不会被龟田一郎收买就很难下结论了。张天鼠第一次行动,李大个子向李硕果打听过,李硕果没说,但他和老鼠子斗嘴时觉得柴垛后边有人偷听,那人很可能就是李大个子,很可能就是李大个子把情报送出去的,张天鼠第二次行动,李大个子并没有把情报送出去,那天也没有人到树洞取情报,说明有人已经在暗中窥视着,而且已经发现了所发生的一切,这个人就是哑女,因为张天鼠说过那天他还偷过她篮子中的两根黄瓜,李大个子那根线断了,她有所警觉,她的听觉和判断力特别好,我们在会上所设套的内容她已经全部掌握,于是她把情报送给了龟田一郎,所以我们可以这样假设:从杨月蓉到哑女再到龟田一郎是一条线;从李大个子到哑女再到龟田一郎是另一条线。”

韩营长也有所悟,他接口道:“张天鼠处理李大个子时,她就在暗中观察,并及时把情况反馈给她主子,难怪刘天一说,‘我怀疑,你们内部还有内鬼!’他无意露出来的这个‘还’字,大有文章啊!由此看来,哑女只是中转站的一个人物,操纵这条线的还有幕后黑手,这个幕后操纵者只可能有一人!”

“他就是刘天一!”黄参谋判断,“他说过他曾在日本留过学!”

韩营长:“照这个思路,我也能分析个八九:杨月蓉来后搅乱了我们平静的生活,她缠上了由二宝,但她非凡的魅力和活泼开朗、热情主动的性格,吸引了八路军的很多战士,对司务长她更是若即若离,以至于让意志不坚的司务长想入非非甚至违犯纪律,同时也让对她有非分之想的由二宝产生妒忌,目的达到后,哑女时刻注意着由二宝的一举一动,由二宝和李大毛的密谋她暗中听得清清楚楚,她溜进张连长的房间,掌握了由二宝便条的内容,于是就有人伪装成国民党,在杀害张连长的同时,要让我们知道是国民党在搞摩擦,企图造成这一地区国共两党势不两立的局面,能够指挥这一局面的就是刘天一!”

黄参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没想到他所派出去的杀手被由二宝伏击了。”

韩营长接口:“他怕暴露,就让安排在草层中的心腹击毙了最后一个歹徒!可是,我还有一些疑问搞不懂,来成说那个女的是齐耳短发,哑女可有一根又黑又粗的头发辫子呢!”

“这个不难解释!”黄参谋分析,“由二宝说过,他们逃难时何大林就用演戏用的假胡子蒙混过关,只要伪装,长发变短发,短发变长发,那是小菜一碟。说实话,当来成说出一个女人进了张富汗的帐篷后,我脑子里也晃动过哑女的影子,受刘天一那番慷慨的言辞的蒙蔽,我才把注意力放在了刘会丽和孙靓丽、郑先凤、张丽等村里人的身上。我敢打赌,哑女还会出现,到时候让来成从侧面看看她的个头、背影,不就一切都清楚了?”

“那很难解释刘天一为什么要抛出龟田一郎呢?”韩营长问。

黄参谋:“有两种可能:一、刘天一这样做是为了取得我们信任,保护他自己,他好牵着我们的鼻子走,因为他知道即便他不抛出这条线,我们也会自己掌握的;第二、就是日本情报机关在这里不止一个,一条明的,一条暗的!后一种可能性最大!”

“为什么?继续说!”韩营长插话。

黄参谋:“龟田一郎所做的一切好象都是演戏给我们看的!”

“我觉得那个杨月蓉比较单纯,通过几个来回,我看她胆小怕事、容易上当、易动感情!”韩营长说。

黄参谋:“我也同意你的看法,今天老鼠子笨拙的表演都迷糊住她了,更别说别人,充其量她只是一个摆设!”

“有道理,”韩营长说,“弄不好我们的仓库基地建设、这里的地形以及国民党的行踪路线都在这只狐狸的掌控之内。他们敢冒充国民党残害我们的战士,当然也就敢冒充我们去打国民党和何大林,下一步怎么办?”

“让他们继续表演,我们现在只是猜测,没有真凭实据。”黄参谋说,“派出张天鼠和李硕果去打听打听老蒋的部队在什么位置!”

“可是这两个家伙碰到一起总是掐!”韩营长担心。

“那也是配合。”黄参谋笑笑,“唱戏的只有红脸没有白脸不行!”

0

28、红脸白脸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