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丹江英魂>30、层林幽会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30、层林幽会

小说:丹江英魂 作者:老笨熊李春胜 更新时间:2019/9/4 22:53:53

30、层林幽会

这天刚下过雨,麦场上干不成活儿,妇救会的女人们又聚在一起,谈天说地,无拘无束,由于她们做的鞋子八路军都给钱,能抵区上下派的公粮,所以,格外卖力。

任芬已经扳好了鞋底,她找刘会丽在上面给她写两个字,她要纳出别具一格的鞋底子,刘会丽问她写哪两个字,她说,一个写“日”,一个写“本”,刘会丽迷惑地看着她,问:“人家的鞋子上通常写‘杀敌报国’,或者,‘抗战到底’,你咋要只写这两个字呢?”

“让咱们的八路军把小日本踩在脚底下,让日本鬼子永不翻身!”任芬说。

刘会丽:“死丫头,看不出你鬼点子还不少呢!”

“不是,刘干事,我寺湾有个表姐,她来这儿串亲戚,她给我出的主意!”任芬实话实说。

“你表姐是干什么的?”刘会丽问。

任芬:“表姐夫也在队伍上打鬼子,表姐在家做庄稼,她每年要给表姐夫做两双布鞋,她的手真巧,做出来的千层底布鞋穿上真好看,你看看我脚上的这双带袢布鞋,就是她给做的,好看不?”

刘会丽:“真饱脚,你什么时候弄个鞋样子回来,咱也做!”

任芬:“可是队伍上都是男的啊,咱做了给谁穿?”

刘会丽:“咱自己给自己加工一双呗,咱光想着那些大头兵们,不想想自己啊?”

任芬:“好,抽空我就和我妈妈一起到寺湾去!”

正说着,她们听见外面有说话声和马蹄声,是韩营长和黄参谋送何大林和刘大狗出村,任芬呆呆地看着他们离开,针扎住了手才回过神来。

“死妮子,看上那个挨枪的国民党了?”刘会丽取笑任芬。

“刘干事,你真坏,不搭理你了!”任芬羞涩地低下了头。

韩营长和黄参谋刚回到营部,就听见外面吵吵咧咧的,他俩相视一笑。

张天鼠和李硕果一前一后来到营部,边走边拌嘴。

张天鼠:“你知道我现在是什么身份?特使,老大的特使!特使是什么意思,你懂吗?老大身边的红人!”

李硕果轻蔑地笑道:“我当然知道特使是什么意思!那就是营长特别使唤的人,就象丫鬟、仆人、保姆、女婢一样,喊之即来,呼之即去!”

张天鼠:“真和你这个老笨熊说不清,黄参谋说我和你是平起平坐,你懂吗?黑爷爷的官和某些人一般大!以后再也不用某人剥削我,让我给他挠什么痒!”

李硕果:“从前,有个孙悟空,大闹天空,玉皇大帝封他个弼马温。他就不知道天高地厚姓啥名谁了,整天给人家放马,还觉得自己了不起,而且,那个孙悟空还是有名的贼,可比有些小龙小虾有名气了!”

张天鼠:“贼也是八路的贼,有人想当还没这本事呢,当个猪八戒还差不多!喂,老笨熊,一会儿见了首长我要先汇报工作,以前都让你小子占了先,这一次我得放放光!”

李硕果:“凭啥让你?不行,还是我先来,你补充!”

“去你的吧,现在弼马温大小也是个官,你靠一边吧!”张天鼠不依不挠。

李硕果:“咱们一人一句!”

张天鼠:“一言为定,不过我得先说第一句!”

李硕果:“不行,现在咱划拳,谁赢谁说第一句!”

张天鼠:“好,来,伸拳!”

韩营长和黄参谋站在门边,看到这一切,笑了。韩营长悄悄说:“你听一个,我听一个,让这俩小子的计划泡汤!”

“韩营长,黄参谋!”张天鼠和老笨熊同时喊。

“派你俩完成的任务怎么样,现在你们开始汇报,张天鼠把你知道的情况向我说说,李硕果把你知道的向参谋长说说,我在这边,你们到那边!”

张天鼠挤眉弄眼看了李硕果一眼,笑着说:“咱还是营长响当当的特使,待遇就是不一样。”

“狗腿子!”李硕果嘟哝。

“能当上这里八路最高长官的狗腿子也是一辈子的荣幸。”张天鼠边走边说,“老笨熊,告诉你,营长不让咱这个狗腿子玩飞镖,你想试试,晚点给你弄些陪你玩玩,眼红死你!”

张天鼠和李硕果打探的情况是:在这里西北边,有一只国军部队,是从湖北战场上突围出来的一个团,团长姓郑,叫郑寿光。这个团只剩下一百来号人马,蜗居寺湾的一个村子里,他们住在村子的南边,郑寿光的军需跟不上,又没有去祸害当地的百姓,所以部队生活相当困难,在他们西部有一伙土匪占山为王,土匪头子姓武,给他们提供了不少帮助,这两方的力量来往密切,都是亡命之徒……

张天鼠和李硕果从营部出来又斗起嘴来:“营长信任咱这个特使,连通讯员都不要了!”

李硕果:“臭美吧,你!忘了是怎样给本长官挠痒的,那滋味,美啊!”

张天鼠:“那是齐天大圣玩弄的‘猎熊’把戏,你明白吗?”

张天鼠和李硕果走后,韩营长和黄参谋同时说:“和咱派出去的侦察兵摸的情况不相上下。”

时隔不久,区上根据地下党的指示,派人伪装成货郎,前来这里检查,来人是一位四十上下的汉子,起初是被儿童团盘查,后来是被岗哨盘查,幸亏他带着路条才没惹着麻烦,他对这里的设岗很满意。

来人先到妇救会找到了刘会丽,让刘会丽给他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刘会丽把他领到任芬家,那时任芬一家人都下地了,刘会丽看着来人惊讶道:“是冯主任呀,你一伪装,我还真认不出你是谁了?!什么风把你刮来了?”

冯主任:“在这儿干工作顺手吗?”

刘会丽:“还可以!你们不是常说党叫干啥就干啥,不能挑三拣四吗?”

冯主任:“行,觉悟性怪高!你在这里听没听到过战士们对韩小乐的评价?比如作风问题、经济问题或是其他方面的问题?”

刘会丽纳闷:“从八路军战士到群众都说他干工作实在,对部队要求严格,没听说他有什么毛病啊,怎么,你要提拔他?”

冯主任:“唉,这里有人举报他受贿、男女作风不严谨、贪污军饷、纵容犯罪等等乱七八糟的问题一大堆,你去帮我去喊喊人,但不要声张,这是铁的纪律。我要一个一个落实一下,要对部队负责,要对群众负责,也要对他本人负责。咱革命队伍里绝不能出现败类,尤其是你们这里的部队!”

刘会丽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抗战时期,区公所分管着这一带的民政、户政、警卫、文化、经济等,是沟通部队、地方政府和当地群众的机构,权利和国民政府的专门办公机构平行,这次冯主任亲自下来调查,看来韩小乐的问题不小,但在她眼里,这一切怎么会可能呢。

第一个被喊进来的的是王潇,那个机要员。

冯主任:“请坐下,别紧张,我是区上的,向你了解点情况,你叫王潇?”

汪潇有些紧张:“是!”

冯主任:“昨天有人专门到区上给我们送信,反映这里的问题,上面有你的第一个签名,你说说,你们反映的问题是真实的吗?”

“我没有签过什么名,也没有反映过什么问题,是哪个混账王八蛋搞的名堂?同志,他说我反映什么问题了?”王潇一听,激动起来了。

冯主任:“什么问题倒不重要,你说你没在材料上签过字?”

汪潇:“没有,绝对没有,我以人格和党性担保!”

冯主任:“那好,请你在这张纸上写一下你的想法。”

汪潇:“写什么?”

冯主任:“你写上你没向区上反映过问题,然后签上名字就行!”

“好!”王潇用冯主任递过来的铅笔写下了一份简短的材料。

冯主任看了看王潇递过来的材料,又看了看原材料,说:“看来这上面的铅笔字不是你的笔迹呀,王潇同志,第一,这件事别放到心里去,是方的说不圆,是圆的说不方,我想,如果这封信是你们送上去的,你们的组织程序就不对,即便你们反映问题,也应该找的是你们的部队,而不是区上;第二,别到处乱嚷嚷,这是纪律,明白吗?”

汪潇:“明白!”

冯主任:“你帮我去喊一下你们队伍上的张玉峰!”

汪潇:“我们队伍里没有一个叫张玉峰的,村公所会计叫张玉峰!”

“呃,原来是这样!”冯主任瞪着惊愕的眼睛看了材料老半天,然后向王潇打听了材料上的人,王潇证实,那上面有两个是战士,其余的是村里百姓。

“你帮我去喊一下张玉峰!”冯主任说。

不久,张玉峰赶到,冯主任对告状的事儿只字未提,只问他村里某某某是干什么的,家里收入如何,识字多少,张玉峰感到莫名其妙,但还是如实地回答冯主任,有三个人根本就不是村上的,还有两个人不识字。

冯主任没说什么,但在他心里,他认为写这封信的人一定别有用心或别有所图。

最后,冯主任直接来找韩小乐,那时韩小乐进山去检查工作去了,黄参谋在营部和冯主任见了面,冯主任向他说了事情的原委后,黄参谋说,这简直是造谣污蔑,是想在这里制造混乱,接着,他如实地把近阶段这里发生的怪事向冯主任做了汇报。

冯主任认真看了他们的账目,听取了黄参谋的汇报之后,他严肃地说:“关于对韩小乐的调查到此为止,如果他还蒙在鼓里,你就别捅破这层窗户纸,如果他听到什么风言风语,你要确保安慰好他,千万不能因为这件莫须有的小事而影响了抗日大局。你们这里的情况,我回到区上以后,会给你们一个明确答复的!”

黄参谋忧心忡忡:“冯主任,这个幕后黑手你们得查查,从你说的情况看,他对这里的情况并不是多熟悉,他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意图是要在这里制造混乱。”

冯主任:“不予理睬,如果大张旗鼓反而要钻进坏蛋的圈套里,安心工作,只当什么也没发生,再见!”

黄参谋:“保重,再见!”

很快地下党转来了指示,决定解除对由二宝和李大毛的禁闭,攻心为上,让他们以实际行动认识自己的不足。黄参谋怀疑,弄不好冯主任本身就是这一带的地下党派来调查工作和指导工作的。

韩营长和黄参谋亲自来到禁闭室,把哑女和杨月蓉的卑鄙伎俩告诉了由二宝,由二宝惊得瞪大了眼睛,说:“也许你们只是猜测吧?”

“猜测?我的同志吆,”韩营长严肃地说,“我们已经从她的红兜兜里搜出了她写的字条,这该怎么解释?”

由二宝:“红兜兜?”

“对!”黄参谋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递给了由二宝,“看,这就是我们从她的红兜兜里搜出来的纸条,纸条上写着,‘刀草人,由又回,下一步?杨。’是什么意思?”

由二宝:“想不到她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我要亲手宰了她!”

“不,她对你是真心的!她是一个多情的女子,她丑恶的一面背后还有闪光的东西,”黄参谋说,“为了你,她可以不顾一切!”

“韩营长,黄参谋,”由二宝说,“我知道我错了,在战场上杀敌人我可以奋不顾身,但是想不到一个弱不禁风的弱女子却是一条毒蛇!”

“由同志!”黄参谋说,“今后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要多动动脑子,擦亮眼睛,这是一个血的教训!”

李大毛偷偷地把一块白馍扔到角落里,但是没有逃过黄参谋的眼睛,他笑笑:“我没猜错的话,这是杨小姐对你们的特殊照顾!”

李大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我披着我们连长的鸿福,犯了错误!”

“这不是你们的错!”黄参谋认真起来,“杨月蓉对由二宝的爱是真心的,为了钓出大鱼,为了蒙蔽敌人,经组织研究,由二宝继续和杨月蓉保持联系,而且还允许你们到层林中幽会,只要不放弃原则就不是违犯纪律!”

“你用真情套出她的口供,也算是她的坦白交代,能够减轻她的罪过!”韩营长补充。

由二宝:“韩营长、黄参谋,你别作践我了!我现在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不,我是认真的,这也是你将功补过的机会,你要假戏真做,金为石开,她会告诉你真相的!”韩营长说,“从现在起,你是三连的代理连长,你找杨月蓉谈心那是名正言顺的!”

“韩营长,”李大毛笑嘻嘻地问,“我们连长恋爱谈成了,他是不是能和杨月蓉结婚?”

韩营长大眼一瞪,笑笑:“你小子懂的比我还多!那要看具体情况,如果杨月蓉是被人利用,而且能够将功补过的话,她也可以有她的婚姻自由的,但要经过严格的组织程序!”

“大毛,你也开始看我玩笑了!”由二宝不好意思起来。

八路军在山里面建造后方基地,困难重重,尤其是生产枪支弹药,离开了煤炭不行,在地下党的斡旋下,宛西六县国民政府联防抗日同盟答应给八路军五万斤煤炭和一万斤钢材,地下党根据实际,进行了统筹安排,分到韩小乐这里有一万斤煤炭和两千斤钢材,还有一部分担架、帐篷和布匹,但这些东西在二十里开外的县城里,怎样把这些东西运回来,需要大量的人力,单凭八路军的力量是不够的,必须要用到村里的人,黄参谋找到柱子商量。

柱子有些犹豫,他担心现在农忙,一时凑不够那么多人。赵二嫂子放下饭碗,说:“这活儿离了马车、牛车能中?把村里的马车、牛车、独轱辘车和架子车都用上,要省去多少人力啊,柱子,你把村里能担担子的劳力都喊上,咱少歇个晌,我再找山妹子把妇救会的人也吆喝上,凑一趟回来是不成问题的!”

“这是个不错的主意!”黄参谋笑着说,“你俩一个擂鼓,一个敲锣,什么时候能凑到一块,那才好哩!”

“快了,快了,你们八路等着喝喜酒吧!”赵二嫂子说。

就这样,一大批军用物资在军民的齐心协力下运回来了。

第二天早晨出过操,三连在旷野的操场上集合,韩营长站在队伍前面,宣布了由二宝任三连代理连长的决定。

散会后,很多战士窃窃私语,对这一决定持怀疑态度,甚至有的大发牢骚。

“张连长多好的人啊,白白地断送在由二宝的手上!”

“他不就在敌占区混两天吗,到这里充什么大尾巴狼?我看张富汗就是被他故意害的!”

“咱得问问黄参谋去,问问他凭什么让由二宝当代理连长。”

黄参谋也看出了很多战士闹情绪,吃早饭的时候,他给战士们解释说,让由二宝出来当代理连长是地下党的决定,主要是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更重要的是因为对敌斗争的复杂性,让他出面也是为了完成一项更重要的任务。

由二宝当然也看出了战士们对他的鄙夷,他吃过饭,准备去找杨月蓉,当他看到司务长背着半袋大米走进伙房的时候,就站在一个柴垛后面犹豫着。

不一时,杨月蓉出来,端着盆子去淘米,由二宝迎上去对她说:“杨月蓉,我有话问你!”

杨月蓉:“什么时间?”

“现在,你安排一下活路,咱到那个山林子里说,这是韩营长说的!”他把“韩营长”强调得特别重。

由二宝在前,杨月蓉在后,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营房后面的林子,当然,他们时不时地抬眼望望四周有没有人。

一只翠鸟儿站在树梢,惊恐地望着他们,好象是在向他们问好,又好象是在嘲羞他们,点一点头,摇一摇尾,随后“嗖”地一声朝远方飞去。

起初他们谁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走着,有时偷偷看对方一眼,马上就又转移了视线。

终于杨月蓉忍不住开腔了:“由连长,你和李大毛为什么要跑?”

由二宝:“我们去执行任务!”

“执行任务?那为什么张连长又要去追你们?”杨月蓉靠到了一棵树上,“以至于……”

“这你就别管那么多了,”由二宝在一个石头上坐了下来。

“好,我不问,我也无权过问!”杨月蓉瞅了瞅由二宝,终于鼓足勇气说,“那次司务长并没有对我怎么着,我拼命大喊,炊事班长就走过来了!”

由二宝:“你对我说这些干什么?”

杨月蓉:“那你今天喊我出来说有事,有什么事?”

“这个……”轮到由二宝吞吞吐吐了,“是想问问你,那天你怎么知道我们要从那个小镇上经过?”

杨月蓉:“碰上的啊!刚好碰上的啊,谢谢你们救了我!”

“你懵谁?”由二宝说,“难道会那么巧合?”

“就是的!”杨月蓉瞪大了眼睛,“难道你们怀疑我什么?”

“不是怀疑,”由二宝肯定地说,“有人发现那天你去了张连长所住的帐篷里!”

“你说什么?”杨月蓉大叫,“笑话,说我去了张连长的房间?张连长的门朝哪里开我都还不知道,我去张连长的房间干什么?”

由二宝:“那……那……那你的红兜兜里装些什么?”

“红兜兜?”杨月蓉惊讶,同时羞得捂住了脸,“你们太脸厚了,你们太无耻了,人家女孩子的东西,你们随便乱翻着干什么?”

由二宝:“不是我们乱翻,而是你把秘密藏在那个地方干什么?”

杨月蓉:“什么秘密?”

“一张纸条!”由二宝单刀直入。

“什么纸条?你说什么,我根本不明白!”杨月蓉抬起脸,直盯着由二宝。

“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由二宝严肃地说,“你的红兜兜里装着一张八路军的机密纸条,那是准备送给谁的?”

“由二宝,你给我说清楚!”杨月蓉哭起来了,“我知道你们对我有怀疑,我毫无怨言,因为我想参加八路军,我给你们洗衣、做饭、担水、扫地,一切为了啥?就是想当八路军,可是,无论我怎样努力,都不能得到你们的信任。你们八路军说什么,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难道仅仅我是个弱女子,就不可以团结了吗?”

杨月蓉一哭,由二宝没辙了,只机械地说:“我们没有冤枉你。”

“你们总是带着有色眼镜来看我,认为我来路不明。我跟你说实话吧,我是河北人,父母被日本鬼子的飞机炸死了,我跟着乡亲们一起逃难逃到这里,又和乡亲们走散了,正在我举目双亲,走投无路的时候,我遇到了好心的刘绅士,他对我说,要么在这里找户人家,要么在镇上做点无底买卖,当然我知道这无底买卖是干什么的,所以……”

由二宝:“那无底买卖是干什么的?”

杨月蓉:“说了你也不懂,就是靠出卖肉体和灵魂吃饭!你想想,我杨月蓉是什么人!我要报仇,我要为我父母报仇!我的爹啊!我的娘啊!都死在日本鬼子的炸弹下面,都死得那么惨!刘绅士说,他可以帮忙,他可以生办法送我到八路军里面去,但需要一定时间。他说,你以为八路那么好加入啊,他们四下打游击,到哪里去找他们的踪影,即便找到了,你一个陌生人怎样进得去,弄不好会把你当探子给抓了,更何况你是一个弱女子,就更难办了,你必须找一个适当机会才能进去,于是,他把我安排在他的一个亲戚家里,管我吃,管我住,我也帮他们洗衣、磨磨、做饭。”

由二宝口气缓和下来:“那后来呢?”

杨月蓉:“我等啊,盼啊,等星星,盼月亮,终于有一天,刘先生的那家亲戚说,有九个八路军,都穿着警察服装,从镇上经过,这是一个好机会,他会找几个人配合我,让那几个人戏弄我,引起你们的同情,那时,我看你是个正派人,就暗暗发誓要跟定你!”

由二宝:“难道你不知道有人利用了你的天真和幼稚?”

杨月蓉:“没想到,无论我如何努力,我总也不能成为八路的一员,我虽然穿着八路的服装,但却没有八路的徽章!

“你说这些干什么?”由二宝显得有些不耐烦,“你就说说你的红兜兜里的纸条子是怎么回事?

“鬼知道是怎么回事?!”杨月蓉越说越气,“那天,我和山妹子把我的内衣洗了,搭在厨房后面的柴垛边上晾着,那里一般没有人去,女孩子的东西,你们总该给我一些自尊吧!凉干了以后我就收了,放在我住的那个柴屋的床上,谁知道你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由二宝:“那你和一个哑巴比比划划是什么意思?”

杨月蓉:“那个哑巴机灵,我们又是女孩子,她经常从厂部门前经过,她比划比划总犯不了什么王法吧?再说了,我也不知道她的比划是什么意思,就只好对她笑。”

由二宝:“杨月蓉,我给你说实话,从我们来这里以后,发生了一系列变故,如果你说的是真的,背后肯定有人利用你单纯,在做些没名堂的文章,这件事我们要澄清,我们的谈话请你也要保密!”由二宝严肃地说,然后自顾自走开了。

再说这边,张天鼠拉着来成向营部跑来,边跑边说:“兄弟,咱俩前世有缘。今生有情,我张天鼠最佩服你的为人,走,见营长去!”

走进屋,韩营长端过一杯茶要递给来成,张天鼠夺过来:“营长,我是你的特使,我来吧!”说着把杯子递给了来成。

“营长,我和通讯员是你的左膀右臂,不过,我们应该有个明确的分工,”张天鼠又说,“象这类端茶递水的活路由我来干,象那类端屎端尿的事情,李硕果干得最出色,你就让给他吧!”

“我好象听说有的同志要送给营长5个鸟儿蛋并给营长洗脚捶背呢!”黄参谋笑着说。

“烦人!”韩营长笑着说,“你小子侮辱我,我什么时候这么腐败过?”

一屋子人都笑了起来。

来成说,他们给刘天一干活的长工和短工最近都要被组织起来训练,每人发两块大洋,管吃管住,以前给刘天一打工,顶多每天十文铜钱管一顿饭。这次蝎子说有鸟枪的拿鸟枪,有火铳的拿火铳,有大刀的拿大刀,他们要为保护村子而战,他们要去突袭卖国贼!现在他们就要去训练。

“什么时候动手?”韩营长问。

“没说!”来成眨巴着眼睛说。

韩营长:“谢谢您,老乡,你反映的情况相当重要!”

“另外,”黄参谋插言,“据我们分析,蝎子在组织人马对付八路军,你瞅机会向长工、短工说说,真若打起仗来,一不要把枪口、刀口对准咱八路军,二要在关键的时候,适当保护自己!”

“这是一定!这是一定!”来成忙不迭声地说,“我得走了,镇上的肖医生还在我们家给我奶奶看病!”

“好吧,去吧,去吧!”韩营长微笑着说。

来成归家,正赶上肖医生背着药包往回赶,他站定问肖医生他奶奶的病怎么样了,肖医生笑笑说:“无甚大碍,受凉停滞,给你父亲开了单子,让他到山里寻几样山草,两剂过去就好了!”

走到大门口,刘老汉扛起镢头就要出门,来成夺过来,问清是哪几样药后,接过镢头就向山林子走去。

来到山里,他正在低头寻药,猛抬头见一个熟悉的身影闪过山梁子,朝后山走去,他脑子仔细搜寻是在哪里见过这个人,想来想去,猛然想起好像他跟着蝎子打过猎,只知道他姓梁,但具体名字他忘了。他挖药下山,迎头碰到了黄参谋,他犹豫再三,把他所看到的对黄参谋说了。

0

30、层林幽会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