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宇宙战舰云日号>白龙号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白龙号3

小说:宇宙战舰云日号 作者:突击者 更新时间:2019/6/22 15:59:55

经过几十次斯潘飞行,空天军旗舰白龙号为首的谢尔德舰队赶到了维克托要塞。维克托处在一个恒星系的边缘,有白蒙蒙的向太阳面,也有稀疏灯光的背光面。和基地确认完信息后,全舰队收缩阵形,向着维克托飞去。前哨基地本应该是维克托最好的屏障,现在已成为它的眼中钉。维克托兵力大增,司令部很快就制定反击的方案:以白龙为核心组建攻击舰队,立即向前哨基地出击。

二号城市上上下下被黄光包裹。这黄光变成红色后,通道中前往白龙号各处的船员速度突然加快。因为移动得很慢,在人群中看起来犹如后退的托伦斯三人非常突出,他们只是踩在通道的传送带上。

忽略其他人的注意,他们来到了这应该停靠小飞船但停着突击者的机库,红光也跟着他们从二号城市来到这里。在它们的照耀下,三人皮肤泛红,机库也被染上红色。不变的是突击者,它的机体依然为纯黑色。突击者启动后,也染上了红色。它提升高度并飞到升降梯上,盖特道:“托伦斯,这是你第一次驾驶突击者出击,一定小心。能活着回来就是战斗的胜利,回不来一切都是空谈。”突击者道:“虽然换了机甲,但我也是和敌人真刀真枪地斗过。何况这是一台非常厉害的机甲,普通战斗的话问题应该不大。”

“托伦斯中尉早去早回。”巴纳提还没说完,突击者就通过升降梯离开了机库。投送中心内,排在突击者前面的是几艘小飞船,它们长得圆圆鼓鼓,主要功能就是预警。这些飞船需要接受严格的检查,所以突击者用了很长时间才离开白龙号。通过雷达,它看见了不远处的维克托要塞,也就是说攻击舰队现在还没有出发。

白龙号的上下船体时刻都在放出舰载机甲,它们和白龙号相比非常小,起飞后不久就消失在太空中。各航母上都起飞了大量机甲,其中一部分和突击者一起,飞到了一艘巡洋舰旁边。这些来自不同航母大队的驾驶员,可能从未见过面,也不清楚大多数队友的名字,完全是根据命令聚到一起。在雷达和舰队的数据库帮助下,突击者的感知能力非常强大,附近驾驶员的一言一行,远处各星系,都清楚地出现在托伦斯脑海里。托伦斯听见了塔台上领航员的声音:“感谢各位协助,我们即将出发。”围绕战舰的机甲的驾驶员都听见了这句话。目光放在这艘巡洋舰上,它是一艘长达三千米的战舰,有前前后后共超过一百门的主炮,还有大大小小数不清的副炮和防空炮。和它强大的火力相匹配的,是它厚重结实,能够挡住在场所有机甲攻击的装甲。和舰队之中的其它战舰一样,它的尾部也有大量推进器,中间也有斯潘引擎。

斯潘引擎发力,一阵波动扫过,这艘巡洋舰和它周围机甲就消失在原地。五小时后,巡洋舰在十万亿公里外的前哨基地附近出现。一落地,公共通信频道内各队的队长机就发出了脱离战舰的命令,它们速离开巡洋舰。不用听从他们的命令,突击者的动作比这些机甲快得多,在推进器的帮助下已飞得老远。巡洋舰的位置被锁定后,大量炮弹向它飞去,因为它的速度还没有提起来,一枚炮弹直接把它打了个对穿。

一秒后,这艘战舰发生爆炸,无人生还。与它一同爆炸的是攻击舰队降临前哨的先遣队的每一艘战舰。

为了避免混乱,计算机在活下来的机甲驾驶员中,选出了一部分军衔最高的,又从高军衔的驾驶员中选出一些年龄最大的,再从年龄大的驾驶员中选择了一个战绩最好的,把他作为先遣队的临时指挥官。队长机的通讯传来:“能动的各机听命,敌人的主力舰就在附近,我们现在开始向它们进攻,不过这之前得和它们的舰载机甲干一架。保底目标是破坏敌人的预警网,大家可要保护好自己的小命。”

命令下达后,那些被打残的大队在一瞬间就完成重组。突击者不属于哪个队伍,被编进由五个残队组成的大队,迎向前哨飞来的敌人机群。没有高性能的雷达阵列,但经过这些机甲雷达一段时间的扫描,敌人的情况还是被大家掌握了。

前哨基地是一个横竖上千公里的小行星,它周围有不少哥兰迪亚的战舰。不过那只是一小部分,更多的战舰聚集在远离前哨的地方——先遣队的落脚地。大多数战舰都是静默状态,发动这猛烈的攻击,准确击沉先遣队一艘又一艘战舰的敌舰只有两艘,那就是安德烈号和格拉西姆号。两艘安德烈舰背靠来自雷切斯的哥兰迪亚第三战线的主力舰队,舰艏朝向火光闪耀的太空,用船体前半部分的火力就压制住了整个先遣队。

安德烈号现在已是第三战线的旗舰,战斗打响后,它的中央舰桥——第三战线的心脏,却缺少了那个最重要的人物。先说一下舰桥的结构,它中间分为三层:顶层左边的站着战线的最高监察官,右边是战线的核心计算机,下边两层坐着不少参谋和通信士;舰桥边缘铺满了显示安德烈舰周围情况的荧屏,大厅中有多个显示舰队信息的全息图像。

舱顶距离舰桥顶层很近,从上面降下一个升降梯,升降梯上站着一个人。她头戴海螺盔,双肩上一对琉璃肩甲,身穿纯白战甲,背挂猩红披风,双眼被一层黑幕遮住。

“大统领进入舰桥!”

升降梯降到舰桥顶层,第三战线和最高监察官中间。大统领也是安德烈号的舰长,她就位后,中央舰桥才完完全全取得了安德烈号的控制权。舰长问道:“前方的战况如何?”

位于她右下方的核心计算机道:“现在降临的只是先遣队,战舰全都被击沉,留下了一些乱飞的苍蝇。”

“很好,不要吝惜弹药,前先打掉前锋,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大统领问道,“基地充能情况怎么样?”

左下方的监察官抢答道:“超过百分之九十八了,五个小时内能完成。”

她身边的各种仪器能够完整地把战斗信息呈现给她,但她还是问了一下战线的二把手和三把手。

为了躲避敌人舰炮的打击,突击者早已开启用它的隐身系统,白色的机体又变回纯黑色,完完全全的黑色。交战的机甲情况也都差不多,它们都失去了色彩。在这些机甲全力作战掩护下,预警机很快建立好预警网,同时从维克托起飞的攻击舰队出现在前哨基地,降落地点就是先遣队的沉船处。

攻击舰队第一艘主力舰到这里时,两艘安德烈舰就停止了炮击,向着队列中间退去。攻击舰队战舰数量渐渐增多,最终稳定到前哨一方的两倍。旗舰白龙号在安德烈号的舰桥上变成了信号和数据,类似的代表战舰的信号大概有六千个。大统领道:“维克托的阵势很大啊,还是说他们空天军总指挥谢尔德的排场比较大。”核心计算机是一个小孩,刚刚就是它提醒大统领进入了舰桥,它现在说道:“这么重要的人物,排场肯定要大一点。要是他没了,奥川厄也会乱上一阵子。”大统领道:“虽然敌舰的数量比意料中多了一点,但我们也不用改变计划。”

最先交战的机甲现在正返回自己的母舰。突击者也向白龙号飞去,和它飞行方向相反的是正加速向前的战舰、机甲和高速飞行的粒子炮弹,相同的是击伤友舰,或是越过机体的来自敌舰的高速粒子炮弹。双方主力舰离得近的相距不到一百万公里,战斗突然打响,一瞬间就白热化。前哨一方处于劣势,战舰边打边倒船,向着小行星退去;攻击舰队处于优势,自然要做到对敌舰的压制,大量战列舰带队冲锋。

白龙号上的司令部内,总指挥谢尔德和各个指挥官已经就位。谢尔德问道:“敌人的战斗力远弱于我们,拿下前哨基地需要多久?”参谋长道:“常规作战,全歼这支舰队需要十个小时。我们要在此消耗十个小时,因为十个小时之后前哨基地上才没有能动的敌舰。”谢尔德道:“那就激进一点,全军出击,在五个小时内收回前哨基地。”司令部内排着舰队指挥官的头像,最上层同时也是最大的头像是总司令、参谋长、战线统领三人。由上到下,头像逐渐变小,数量逐渐增多。第二层领头的说道:“总司令,我们的先遣队被全歼了,是敌人新服役的战列舰干的。其中一船好像被设为了他们的旗舰。”

谢尔德道:“一百多条小船沉了就沉了,这么短的时间内被全歼,说明它们的新型战列舰还是挺厉害的。他们的指挥官有信息了吗?详细的。”答话的是梅笛卢,他说道:“非常抱歉,还没有。能确定的依然只有她的名字——阿莉西,还有她的性别。”谢尔德道:“就连他们的监察院都没有她的信息吗?算了,至少我们知道了对手的名字。但她姓什么啊,算了,应该也没查到。”

战斗结果传给塔台后,下一道指令很快就传给了托伦斯。因为突击者没有受什么伤,所以指令的内容是让他回到机库,整备结束后再次出击。“得胜归来,虽然战绩并不显眼。”托伦斯的声音传遍机库。灯光照耀下,突击者依然泛红的机体,连划痕都没有一条。

盖特道:“正不愧是万亿选一的驾驶员才能驾驭的机甲,能从战斗中完好无损地回到母舰。”机库内响起托伦斯的声音:“也没什么特别的,上去开了几枪,打了几个移动的雷达和几台机甲就结束了。现在是主舰的表演时间,机甲是翻不了多大浪花的。”“不管怎么样,还是得庆祝托伦斯中尉归舰。”盖特感到不耐烦了,“这个鬼灯光有点烦人,巴纳提你快把它换了。”

巴纳提的一阵调试,红光由浅到深,再由深变浅,就是不变色。他无奈道:“盖特先生,这个太难了,除非触发舰内的警报。”他说完此话后,突击者用粒子炮在低功率下一扫,机库的灯泡就全炸了。维修突击者的设备发出强光,替代了这些昏沉沉的灯光。巴纳提道:“感觉好多了,真不知道白龙号的船员是怎么干活的。突击者现在应该干嘛,就这样出击吗?”

盖特道:“出击?还不急。每次战斗的数据我们都要收集起来,第一次应该要花很长时间。”突击者的数据并不是用几根导线就能得到的,而是通过更换部分零件。

在他们取数据的时候,白龙号在推进器的帮助下随机改变飞行速度,躲避着一枚枚高速飞行的粒子。它放出的和其它航母起飞的轰炸机,在得到母舰的能量后加速到一个很大的速度,一分钟就能摸到自己的攻击目标,投弹后再返回。

战斗持续了一段时间后,前哨这边的舰队还在倒船,并且阵形出现了一点混乱。

“差不多可以撤去主炮阵地的伪装了,全队按计划作战。”阿莉西命令一出,前哨表面的大片土地消融,露出几十个幽深的大洞,同时混乱的舰队在两艘安德烈舰的带领下往两边移动。中间,一个空旷,五百万公里长的条带把这些大洞和攻击舰队连了起来。白龙号之上,一名通信士的声音传到司令部:“总司令,探测到前哨基地内有高能量。”谢尔德道:“能量?看来这是他们架设的主炮,速度可真快。计算一下距充能结束还有多久。”一个参谋说道:“结果出来了,不到三小……总司令,不好了,维克托正受到敌人的攻击。”

十万亿公里外,六艘安德烈舰分为三组,带领雷切斯剩余的战舰从三个方向猛攻维克托。靠着行星的防御公事和来自太阳的援军,维克托勉强抵挡住了雷切斯的攻击。

谢尔德问道:“结果计算出来了吗?”梅笛卢道:“在敌人主炮开火前我们获胜的概率为百分之九十,开火后的概率为百分之五十。”谢尔德道:“敌人主炮会在三小时内开火,而维克托能坚持十个小时以上,既然这样就在三个小时内摧毁敌人的主炮阵地。”就算老巢随时都会陷落,司令部还是选择继续进攻前哨。立马就有不少高速战舰向着前哨基地冲去,配合它们的是来自各舰的机甲大队。白龙号后方,突击者加速出击,它的目标不是掩护那些高速战舰,而是去保护舰队的侧翼。

“敌人果然会按着我们的计划行动,他们的计算机都是傻子吗?”安德烈号中央舰桥上,核心计算机这样说道。阿莉西道:“这是我们为他们安排的最佳方案。你放心,他们还会按步骤执行下去。”这时攻击舰队的高速战舰已经运动到前哨舰队的中间。接近光速的粒子炮弹从安德烈舰水晶样的菱形炮塔中飞出,穿过那些高速战舰,再穿过另一边的友舰,飞向遥远的星空中。运气好的话,这些微粒就会撞到敌舰上,并给它们带去不小的损伤。

在这样近的距离下作战,双方的命中率都很高,很快就有大量战舰受伤。正当那些主力舰冲向敌人的主炮阵地时,后方护卫航母的战舰也受到了攻击。

太空之大,机甲的飞行速度之快。这些驾驶员的反应速度也很快,他们在计算机的帮助下,会抓住那和敌机接触的几秒钟时间,开火攻击对手。但突击者的反应速度更快,驾驶员托伦斯作为它的中枢,能够百分之百发挥突击者计算能力,同一时刻锁定上万台敌机,并对把握大的一千个目标做出攻击。突击者使用的武器很简单,双翼上的几十门小型粒子炮,它们一秒内就能打出百万发炮弹。粒子炮的攻击并不是百分百命中,可能连百分之一都没有,但如此大的气势也引起了不少敌机的注意。除了一些向它靠拢歼击机甲大队外,不少敌舰的炮塔也锁定了它。

在预警网和强劲的机载雷达帮助下,突击者时刻注意着战场上敌人动向,自然也知道他们的意图。它靠着推进器做出变速运动,闪开敌人攻击的同时也避开它们的围堵;再转动炮管,攻击瞄向自己的战舰副炮。飞过几艘战,突击者就加速爬升,向着白龙飞去。它没有能量了,高速作战是很消耗能量的。回到白龙号后,突击者又开始整备,取数据。

司令部内,一位参谋说道:“总司令,前方战舰的损伤好像有点严重。要不要在多分配一点兵力。”谢尔德道:“为了保证航母群的绝对安全,不能再给了。前面的战舰是肯定能拿下他们的主炮阵地的,就算有损失,也是在可接受范围内。对了,现在距离敌人开炮还多久时间。”谢尔德的视野内有时间,显示为一小时,还是有人回答了他:“一小时。”梅笛卢问道:“现在我们舰队完全被分成了两个部分,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谢尔德道:“敌人新任指挥官用了些小计谋把我们分成两块,但她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双方战斗力的差距。不管什么策略,在绝对的战力差距面前,都是空谈。前哨基地的主炮被摧毁后就是她们落败的时刻。”

那些高速战舰已经进入前哨基地主炮阵地的杀伤距离,立马集中火力到那几十个大黑洞之上。在一层又一层的电浆防御网削弱着这些战舰的激光和粒子攻击时,不少战舰和机甲运动到主炮阵地上方,抵御着敌人轰炸机群的突击。作为交换,分布在两边以两条安德烈舰为首的舰队更加拼命地攻击。安德烈号上,核心计算机说道:“我想那个指挥官,叫谢尔德的那个人,可能把大统领当作一个很简单的人了吧!”阿莉西道:“他是真舍得,为了拿下我们的主炮阵地,不惜损伤这么多战舰。既然他舍得,那我们就接好吧!所有战舰全力攻击,不要停。”没人在意她左边的最高监察官,他也很少插上话。不过他这次还是抓住了机会,大声说道:“你们在干什么,不保护我们的主炮吗?它的毁灭可能会导致我们舰队的失败,如果我没分析错的话。”

阿莉西没有在意他,下面的船员也没有管舰队的三把手,正专心自己的工作。小孩模样的计算机开口道:“监察官不用着急,事情并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稍等片刻,马上就有结果了。”监察官追问道:“不一样,怎么不一样?计算机你把话说清楚。”这次是真的没人理他了。

在强光的帮助减速和全息跑道引导的情况下,突击者在此次战斗中第三次回到了白龙号。同时,大量特种炸弹被投到了那几十个幽深的大洞内。除了一点微弱的光线跑了出来,这些特种弹爆炸的能量全给了前哨基地。爆炸之后,基地被削去了小半截,主炮阵地直接就没了。打击结果传回白龙号后,那个处在黑幕中的司令部的各位成员心里稍微一喜。在他们眼中,敌人的最大仰仗没了后,获胜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前哨基地的高能量依然存在,并且到达某个临界值,基地内部探测到一些未知的反应。”一名通信士的话打散了舰队指挥官们的喜悦。总参谋大叫道:“什么,反应还在,这股能量是用来干什么的?”不过这些指挥官的惊讶也只是一瞬间,谢尔德最先反应过来,他自然知道情况已不在他们的掌握之中,下令道:“全队立即收缩阵形。”

不知不觉间,安德烈指挥的战舰已经运动到前哨基地表面。基地的能量注入斯潘引擎后,引出的一股无法探测、无法计算的能量,带着前哨基地和这三千艘战舰从原地消失,飞向了星空。

总参谋说道:“原来如此,之前的那几十个大洞只是用来分散我们注意的。那些能量是给斯潘引擎的。”谢尔德道:“斯潘引擎,你的意思是他们开发出了大功率的斯潘引擎,可以载着这么大个的基地飞行。”总参谋道:“是的,总司令。现在先不管它是个什么样的引擎,而是怎么应对雷切斯的阴招。他们飞行的目的地应该只有一个,那就是维克托要塞。”梅笛卢道:“有了这支舰队加入,他们应该很快就能攻下维克托。”

谢尔德问道:“大家有什么意见。”下面所有人都选择回援维克托。不过有一人反对,他就是马里尔。谢尔德道:“马里尔,你是怎么想的。”马里尔在司令部最下面,他的声音勉强能传遍司令部:“属下认为回援维克托并不是最佳方案,全力进攻雷切斯才是我们的最佳选择。”司令部部分成员听见“雷切斯”一词心里就虚了,开口反对:“不行,绝对不行攻打那颗行星是非常不理智的行为。”谢尔德道:“马里尔参谋,请你解释一下。”

马里尔道:“如果敌人飞行的地点是维克托,我们直接回援作用不大,并且敌人的意图就是吸引我们到维克托和他们正面作战,他们肯定有方法让我们处于劣势;如果敌人飞行的方向是雷切斯,它会停在雷切斯外很远的地方,补充一段时间的能量再飞回雷切斯,我们跟过去,要么拿下雷切斯,要么夺回前哨,就算做不到也可以撤回维克托。所以我们接下来的飞行方向最好是雷切斯。”

有人反对:“不行,先不说拿下雷切斯将有多大的损失,就算拿下了我们也落入敌人的包围之中。”马里尔道:“敌人夺下我们的维克托也会有很大的损失,同时他们也会落入我们的包围之中。”司令部来自战线的那一部分人就是不想去雷切斯。塞夫盖德威力太强,如果白龙号挨一下可能就没了,他们的命也跟着没了。

有人抓住了关键点,说道:“马里尔参谋,你上次的看法让我们丢失前哨,这次应该也不会有太好的效果。所以,总司令,千万不能采纳他的意见。”谢尔德看了一眼总参谋和战线统领,说道:“少数服从多数,全军立马回援维克托。”

虽然突击者所在的机库也在舰队核心白龙号之上,但司令部的对话和它太遥远了。完好无损但被各种装置夹持的突击者说道:“我们现在正在维克托附近,外面可真热闹。”它说完后,托伦斯就从驾驶舱内走了出来。盖特问道:“前哨基地真的在维克托轨道上?”托伦斯道:“应该是在恒星的轨道上吧,它离维克托还是有不小的距离,不过也就两千万公里。”突击者现在恢复了原状——那台黑色的战斗机。黑色部分只是外面的装甲,现在已经裂开,分成好几个部分,接受各种检查。机库的地板由很多形状不同的合金组成,它不但把突击者固定住了,也固定了那些和突击者有关的装置。三人正在修理突击者,它受了一点轻伤。盖特道:“那以维克托要塞以后可就热闹了。”

回到维克托的战舰大概有五千五百艘,另外五百条船变成垃圾永远留在了太空中。六艘安德烈舰带着雷切斯的主力退到两千公里外的前哨基地后,维克托的战斗停止了。现在进行的是双方歼击机甲抢夺制空权的战斗,能打好一阵子。

每分钟都有一颗导弹从前哨后方开始加速,经过前哨基地和安德烈号,飞向维克托要塞。这些导弹有阿普辛引擎组成的推进部分,也有就是一些矿石组成的弹体。为了节约资源,这些大型导弹有了足够的速度后,会与推进器分离。体积再大,在远距离情况下,它们也只是一粒在安德烈舰桥屏幕上拖着长尾巴的光点。阿莉西道:“这一战,我们沉没的战舰有一百二十艘,而敌人沉没的战舰不少于五百艘。如果不算维克托,是我们取得了一次战斗的胜利。这里交给你了,我现在想休息。”计算机回道:“是,大统领。”

升降梯载着阿莉西慢慢离开舰桥。从上面看下去,监察官在下面张开大嘴说着什么,不过升降梯还是继续上升,带着阿莉西消失在舰桥顶部。它停在了一个非常宽阔的大厅内,并和这个大厅融为一体。视野非常开阔,大厅处在安德烈号的船体之上,并且是上层建筑的最顶端。顺着推进器方向看去,有一个很小的土球,那就是前哨基地;舰首被一层荧光包裹,因为那边有颗太阳。这里也是阿莉西的卧室。

卧室内空无一物,就算有也放在了地板下面。阿莉西走到卧室边缘,她的眼中是一台台从安德烈号脱离的机甲,除开那些舰体上一闪一闪灯光,这是她能看见唯一在动的场景。她问道:“有我的私人信息吗?只要有用的。”核心计算机的影子出现在她身后,它说道:“有一条对你很重要。”

“读取它!”

代表核心计算机三维图像一阵扭动,膨胀变化,变作一个身体和阿莉西差不多大小的年轻女性。阿莉西心有所感,转身看着这个三维图像。她对着阿莉西说道:“新船现在正在接受漫长而又复杂的检验,很快就会下水。你去的话能省略很多步骤,让它提前加入战斗。对了,你要赶快啊,因为它就要跟监察院姓了。”

信息读取完毕,三维图像消失。阿莉西的卧室又空无一物,但它并不黑暗,除了那颗热灼的恒星外,它还拥有整个星空。

白龙号的推进器伸出舰尾,由黑变红,推动着这艘重型航母向前加速飞行,同行的是大量从维克托出发并和它渐渐拉开距离的战舰。在制空权的争夺上取得了一定的优势后,司令部就立马让舰队出击。

盖特说道:“要不是为了让殿下的经费有去处,我还真想让突击者在机库多待会。托伦斯中尉,你也要出点力,突击者也是一台有头有脸的机甲,不能堕了它的名声。”驾驶员就位后,突击者上下活动了一下推进器,扭动了几下机翼,说道:“名声?你是说模拟战绝对领先的成绩吗?那是人家让我的,我的驾驶技术在整个空天军应该处于中下水平。”盖特道:“那个成绩就是给小孩看的,用它来衡量突击者是对突击者的侮辱,更是对它背后所有工作人员的侮辱。”突击者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战斗绝不是为了名声。巴纳提,帮我把机体底部的固定器退掉,我要出发了。”巴纳提道:“好的,托伦斯中尉。”

“托伦斯中尉,你这次出击的任务是协同第十一混编队攻击敌舰队的中央区域。这是你的队友和战斗目标,明白了吗?”突击者看得见塔台上乃至白龙号内的每位船员,也注意到了这个和它有关的指令,它合成了一段托伦斯的声音:“这里是托伦斯中尉,了解。”突击者没有从白龙号取得任何特种炮弹,也没有拿什么辅助武器。它现在依然是白龙号的预备战力,作用就是替补那些机体或者驾驶员出问题的机甲,除了能量外它无法从白龙号得到其它东西。整个白龙号也不知道突击者这台机甲需要什么,这是一台对他们很复杂、很陌生的机甲。突击者也只需要能量,不需要什么武器,机载粒子炮就够用了。

起飞跑道的大门打开,突击者很快就脱离白龙号的引力场,向着太空飞去。托伦斯的声音传到第十一混编队的领航员那里:“这里是托伦斯中尉,检查已结束,请求出击。”领航员回道:“这里是塔台,允许突击者出击。”虽然白龙管不了突击者,但突击者的加速能量还得从白龙号来,它也得按照白龙的程序起飞。突击者道:“托伦斯·塞普伦多尔,出击。”得到出击许可后,几十台激光仪立马为突击者提供能量,帮助突击者快速提高速度。这些混编队,有大量的机甲,不过主要是无人机。它们简陋得连推进器都没有,受那些成本高昂的有人机甲的控制,其作用也很有限,就是当炮灰。

在后方主力舰队的掩护下,几十个混编队从不同方向攻击进攻前哨。混编队没有队长,没有指挥官,除了这些机甲和无人机外,还有不少轰炸机。赶上第十一混编后,突击者独自漂浮着,周围只有几架无人机,没有其他的驾驶员,但它能通过机载雷达探测到附近的密密麻麻的机群。这些无人机并不是紧随这突击者,有的以很快的速度离开突击者,也有快速靠近突击者的。每隔一段距离,突击者就能探测到机甲残骸,而制造这些残骸的战斗还在前方进行着。

很快,这些高速靠近的机群就被前哨发现了。后方主力舰上向前远远伸出玻璃般的炮塔,投出一枚枚接近光速的弹丸,它们穿过这些混编队,打向敌人正在加速的战舰。作为回应,前哨这边的舰队除了投出机甲并炮击维克托的舰队外,还推出一枚体积巨大的导弹。这些导弹速度不是很快,飞到指定位置后发生爆炸,形成巨大的铁幕,用来阻挡消耗这些机甲。几十分钟的飞行和战斗,突击者所在的混编队已经和前哨最前沿的舰队接触。雷达之上的混编队,已经没有了无人机,也失去了不少机甲的信号。

突击者没有携带高爆炸弹,它的任务就是阻击敌人的机甲,掩护那些轰炸机。敌人是两台并行的机甲,它们先开火,用背上的小型粒子炮向着突击者射击。突击者现在还是战机形态,它尾翼一抖,就旋转起来,躲开了这些炮弹。在它们距离最近的时候,突击者立马用双翼上的粒子炮回击,两台机甲同时被命中,其中一台驾驶舱被打穿,驾驶员当场死亡。

过了这一关,突击者护卫的轰炸机锁定了它们的目标,由三艘战舰组成的小分队。这三艘战舰加速分开,同时通过防空炮拦截这些拥有能对战舰造成严重伤害武器的轰炸机,拦截的目标包括突击者。它们的防空炮虽然对突击者不能造成什么伤害,但是对这些体积比突击者还要大一点的战斗机是有很大威胁的。防空炮杀伤效果最好距离在两万公里内,对于高速轰炸机来说,两万公里只是七秒。不过这七秒对于一同冲锋的九架轰炸机来说,就是地狱,它们在这七秒时间内接连爆炸。最后一架轰炸机的驾驶舱内,三名驾驶员瞄准了三艘战舰,发出指令投出炸弹。轰炸机再靠着强有力的推进器快速远离敌舰,不过很快就被防空炮命中,在太空中爆炸。几十枚炸弹都精准地砸到了三艘战舰附近,刺眼的白光中,飞出三条完好无损的战舰。这架轰炸机运气不好,没能把炸弹投到舰体上,也就给它们造成了一些皮外伤。

0

白龙号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