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君游大唐>第二章 懵懂少年时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懵懂少年时

小说:君游大唐 作者:大大怪将军 更新时间:2019/6/19 23:41:43

红砖青瓦的高墙内,经过院子再经过几道走廊假山,拱门林立,盆摘立于两旁,或威武,或低矮,或茂盛,或枯萎,端的百态。在一间大厅中,一张八仙桌,一张供奉桌,几张椅子,都是金丝楠木打造,样式极为讲究。中间供奉着财神,供奉的小桌子上中间放了香炉,香炉旁边左右各一只小金像。

壁上挂了些字画,古色古香,屏风的摆放也极为讲究,其上仕女图栩栩如生。

此时天已经黄昏,但屋中蜡烛把屋里照得透亮。

“人抓住了没有?”一人沉声道,透露着十分怒气。这人衣着光鲜,厚实的貂皮衣,腰间还缠着吊坠,头上的冠镶着几粒珍珠,富贵逼人。他大腹便便,肥圆的脸上眯着两个眼睛,嘴角上有两小点八字胡,正是常山富商姜通宝。此时他满脸怒容,脸上的横肉,让人生怕。

“回老爷,已经抓住了。”立即有一老厮回答,这人年约五十余,一副管家打扮,脸瘦削。它随即叫人把生死不明的陈远抬到了老爷面前。

“就是他?”姜通宝质疑地问到,审视人事不省的陈远。只见他衣着平常,头发还短短的,长相正派,倒像个出家人。

“正是。”管家垂腰道,“他翻墙后,据下人报,他们追了出去,他没来得及逃走,就被他们抓住了。”

“老爷,听说贼人被抓住了。”这时,从屋外传来焦急而带着愤怒的声音。随即一位披金戴银,一身淡黄色云烟袄逶迤拖地的妇人带着丫鬟进了来。虽上了年纪,额角也爬上了些皱纹,也因担心女儿而面带怒容,但却掩饰不住当年的风韵。

姜通宝虽然对恶贼偷窥自己女儿一事十分生气,但为商多年,靠的是睿智才打下这家业,他没回答自己的夫人,只是盯着陈远,看那瘦弱的样子,亦不像学武之人,哪有这贼胆和能力翻到自己家,他眉头锁成一线。

“是的,夫人。”管家却指着地上的陈远道。

姜夫人细细一看,陈远穿着普通,甚至还打着补丁,明显是穷人家的青年。此刻被打得鼻青脸肿,奄奄一息,命悬一线,身上伤痕累累,血迹斑斑。姜夫人眼里闪过一些不忍。

可惜了,姜夫人为陈远“做贼”而惋惜。

“老爷,报官么?”姜夫人道。

“糊涂。”姜通宝闻言,道,“要闹到官府,世人皆知,我女儿以后还如何见人。”

姜夫人立刻明白了这紧要之处,贼人事小,女儿名节事大。一旦报了官,贼人倒是名正言顺的罚了,自己女儿被偷看一事也就传遍了。想到她可怜的儿女,姜夫人就心疼。

“老爷,那该怎么办?”姜夫人忧虑的望了一眼地上的陈远,她生性安娴,极少有主意。

“哼哼。”姜通宝看着陈远,心里计较一番。在这时候,大户人家要弄掉些平头百姓,即使事发怪罪下来,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何况对方犯的偷窥少女让人不耻的事。

这也只怪你运气不好吧,就算你不是贼人,也打得这样了,十有九是活不成了,姜通宝脸上肥肉抽动,出了这样的事,要是连贼人都没抓到,他以后怎么面对大家的七言八语,所以,眼前的年轻人,不是贼,也是贼了。他咬牙道:“老三,找个僻静的荒山,扔了吧。”

原来这老管家姓莫,全名莫老三,替姜通宝家当管家多年,一直忠心耿耿,兢兢业业,姜通宝很是信任,从来不慢待他,连称呼都是自家人一样。“是,老爷。”莫三老管家回头,招呼小厮上来。

“等等。”姜通宝突然道。莫老三等人看向他。“等会天黑透了再办,莫让人发觉。”姜通宝又道,免得横生枝节,自己能看穿,屋外还有好多看热闹的人,虽然现在天色也暗了,但未免不会让有心人瞧出端倪。

“老爷放心,老奴省得。”莫老三马上明白了老爷的意思,回答完,立即对小厮道,“你们先将他抬到柴房。”

“是,总管。”话落就有三个小厮围了上去。麻利的抬起了陈远。

“爹,娘。”丫鬟搀扶下,一少女从客厅的侧面转了出来。只见她肤如凝脂,眉如远山,一缕青丝垂在胸前,薄施粉黛,只增颜色,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整个人好似空谷幽兰,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连年过五旬的莫老三都看得有些呆了,更别提那些年青小厮。

所以陈远“偷窥”了自家小姐,这些青年那是愤怒至极,自觉要帮小姐狠狠地教训恶贼,陈远才伤得那么重。

“凝荷,你怎么出来了。外面风寒,你身子弱,快快回去。”姜夫人急急抚慰。出了这么大的事,事关女儿名节,对女儿打击一定很大的,她满是慈祥和担忧地看着女儿。

“娘亲,我……”少女姜凝荷想说话,似又想到了什么,黯然,却又流下泪来。

“女儿莫怕,发现得早,也没让贼人得逞,现在贼人已经被抓住,你爹会帮你出气的。”姜夫人疼爱女儿,拉住女儿道。

姜凝荷本来心里难过,遭逢这样的事,她一时心里慌乱,只觉得天都要塌了。这个时代,女子特别在意自己的名节,姜小姐读书不少,女戒之类的书也读了多遍,心中越想越是羞愤难当,姜夫人不提还好,一提,她反而抽泣起来。

“还不快点,磨蹭什么。”莫老三见几个年轻小厮愣了神,还没抬陈远出去,立即喝骂。

姜凝荷其实早就知道地上躺着了一个男子,想着那就是恶贼,自己在要沐浴的时候偷窥,恨不得把他鞭笞千万,好好青年,端的无耻,她想了半天,平时善良从不与人为恶的她,却是心里也骂不出来,那些脏词,她怎么也出不了口,又恨又气,却又不敢看他。

小厮在管家喝骂下,立马回过神来,这才慌慌张张,准备抬人出去。但抬起那刻,陈远的已经昏迷不省,头垂了下来,落在了姜小姐眼中。

“啊,他……”姜凝荷突然指着陈远,惊出声来。

“女儿没事,没事,我们回去吧。”姜夫人以为女儿受了刺激,要引她回屋。

“娘,不……不是他。”姜凝荷终于蹙眉道。虽然面前的男子鼻青脸肿,但姜小姐回想刚才,偷窥的那人,她方才看到了那贼人的脸,又怎么可能忘记,眼前的人显然不是,在细看其穿着打扮,那更不是了。

“啊?”众人一脸讶色,望向姜凝荷。心里觉得不妙,有的小厮想,这下丢人丢大发了。

姜凝荷再细细看了看陈远,看到他那凄惨样,端的也是受到无妄之灾,善良的她柔肠百转,一时又同情起他来,良久止住啜泣,才对姜夫人道:“女儿慌乱里也看过那……那恶贼面目,那人贼眉鼠脸,不似眼前这人。”姜凝荷到底是太善良,连说“恶贼”两字都犹豫了一会,语调还变低了些。

“啊?”屋里众人石化一阵,神色各异。

……

“老爷,这…这…那贼人身手矫捷,小的们闻讯赶去时,并未能看清他,只见贼人翻墙留下的身影,我们追出去时就见这位……左右无人……所以”一小厮嗫嚅道,想不到抓错了人,这事情可麻烦了。

“混账……”姜通宝却突然脸色铁青,眼神变化,女儿出来这么一说,他就不好处理了。

“啊,是小的们的错,小的们该死。”小厮一脸惶然,扑通跪了下来。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追贼。”老管家莫老三总管喝道。又道,“听着,只说家里招贼要去抓,至于小姐之事,谁敢说半个字,回去后就收拾他。”老管家后面的话很阴沉。

“啊,是。”家丁们一脸害怕之色,回答完出去就招呼人,毕竟这些家丁并未受过什么训练,乱轰轰的又跑去追贼了。

 姜通宝脸色变了变,冷冷如斯。

“老爷,夫人,那这人……”莫老三问道。这个麻烦事,还是得处理。

姜通宝冷冷而不发一语,眼里闪过残忍之色,准备还是要找个地方扔了他。

“老三。”姜夫人开口和声道,“这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天,他受了这无妄之灾,也不知道还活着没。你快去找人请同济药房的李大夫来救救吧。”她本身个善良的人,见陈远的惨样,不由得怨起下人办事糊涂起来。

“夫人,这不……”姜通宝正要埋怨夫人自作主张。

“爹爹,快找李大夫来救救这位公子罢。”姜凝荷遗传了母亲善良的本性,自己虽遭逢恶事,但眼前的男子生死不明,她也十分不忍心。

这人十有九是活不成了,救活也是残废罢,何况要是救得半死不死,以后他赖上自家,倒是麻烦得很,姜通宝想得透彻,经商多年,都是以利益为事,十分不愿意,但看着女儿的眼神,苦笑着道:“好了,只要女儿你好好的,什么都依你。”

“好的。”莫管家见老爷都这样说了,应着,命人请大夫去了,又找人将陈远抬到客房,做些简单的疗伤处理。

“老爷。”姜夫人这才望向姜通宝。

“唉,夫人你就是心善,这个人要是活着,反而不好处理啊。”姜通宝声音还是很冷,但望向女儿,眼里柔和了很多。

“爹爹,这位公子因女儿受无妄之灾,我们自当救治。”姜婉茹凝荷抹了眼角道,她心乱如麻,这时却想不通父亲口中的意思,但这个男子受了重伤,她只想先救了他。

“只是若是这人是狂妄之辈,以你的事来要挟,在外说些狂言乱语,这可很是麻烦。”姜通宝不无忧虑的解释。

“爹爹。”姜凝荷现在才明白过来,是啊,要是这个男子去外面乱说一通,自己以后更难见人,俏脸白了白,沉吟了一会,还是道,“爹爹,女儿行得正,自不惧人说。至于这件事,这位公子估计也丝毫不知情,爹爹莫须担心。”她倒是宽慰起父亲来。但是谁都看得出来,她心里的难过。

“好吧,好吧,都依你。”姜通宝难得一笑道。

之后,在姜夫人的劝慰下,姜小姐有些茫然的回房了。她毕竟才是十多岁的少女,遇上这种晦气事,总还是觉得有些不自然的。

至于姜通宝,好好交待了下人,也不去忙了,女人心里承受能力差些,他就陪着夫人,好言宽慰,草草吃了饭,就去陪着女儿。

天黑了下来,四处掌灯了。

————————————

两日后,姜家的一处客房内。

“嘶”,陈远动了动身体,倒吸一口凉气,咦,还没死,但是身上各处隐隐作痛,不由暗骂:这些混蛋,下手可真够重的。

他重伤得奄奄一息,姜家请了常山最好的大夫来医他,用上千年灵芝等珍贵药材,也许陈远命不该绝,竟硬是被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我真的是最惨的穿越者了,没有挂可以开啊,陈远不由得苦笑,稀里糊涂,差点就交代了。从下人口中,陈远知道了事情“原委”,原来姜府招了贼,家丁追出去时误将他当成贼,以致伤错了人。

你们这是错手伤人么?这根本就是是错手杀人啊。陈远心里嘀咕,不过他也知道,在二十一世纪时,在他们村,遇到小偷小摸时,也是追着往死里打的。也算自己倒霉,平白做了冤大头,差点连命都没了。

XX的,陈远不由咒骂那犯事的小贼,定然是那天从自己面前逃过那人,可惜他太快自己也没看清,心里诅咒他一万次。

不对,他突然反应过来,那天他昏迷前,明明听到什么欺负他们家小姐什么的话,没记错啊,陈远觉得,这里面肯定有内幕,但是,他现在有些颓然,不想打听。对于那些打了自己的姜府家丁,陈远心里也很不爽。但姜府还算有良心,花了这么大力救治自己,夫人小姐还来看望,特别是那姜府的小姐,也来过,如花似玉般的人儿,倾国倾城,比玉胜玉,比花赛花,陈远顿觉得气消了很多。

不过,话说回来,这姜府小姐国色天香,可以说绝对倾城倾国,是他这辈子包括电视上看到的见过的最美的女子,只是奇怪,以他的历史知识,为何没有关于她记载的一点印象呢。他想了想又释然了,其实自己知道的唐朝历史也不多,特别是安史之乱这段厉史,他所知的也就是一些成名男子而已,女子也许记载自己没看到。也许,姜小姐没有载于历史……这也很正常……还有就是,红颜薄命,安史之乱,难道她……陈远不由胡思乱想起来。

呸呸呸,陈远啐了两口,暗骂自己,怎么如此想自己的救命恩人。他从下人口中得知,若不是姜小姐,自己是十死无生了。现在这样想她,不是忘恩负义么,该死。

“小姐来了。”陈远正懊恼间,突地听到有丫鬟的声音,香风扑鼻,只见一白袄少女和一丫鬟款款走了进来。

这是姜小姐第二次来看他,对于姜小姐的到来,陈远也不奇怪,唐朝风气开放,女子也多了很多自由,特别是武则天及其以后一段时期,女子参与政事也屡屡可见。在生活上,女子不必一直呆在深闺,出门骑马郊游,参加宴会,留下许多佳话。

那丫鬟进来,瞪了一眼陈远,意思是:小子,小姐来看你,那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自己安分点,别胡思乱想。

我哪敢乱想啊,对此,陈远报以苦笑。

眉如远山,肌肤胜雪,陈远虽然上次见过姜小姐,但这次再见,也忘了丫鬟的恶狠狠,看着小姐又是呆了呆。却见姜小姐不愠不怒,显然对陈远这样的眼神。看得多了,像她这样倾城倾国的人儿,到了那里都有人会这样看她。

陈远心里突然生起一股自卑,自己何等平凡,虽两世为人,终究在社会底层,连饭都吃不饱,怎么可以唐突佳人。他低下了头。

“谢谢。”他想表达谢意,但是声音微不可闻。

“香菱,大夫怎么说?”小姐没有回答他,轻启朱唇问丫鬟道。

“小姐,我说过了,这人已无大碍,李大夫开了药,好生调养,半月就可以痊愈了,你看,他这不好好的么。”丫鬟香菱强调道,她对眼前的男子可没有什么好感。

全身痛着呢,你来试试,陈远腹诽,心想还是小姐好。

姜小姐点了点头,不理会丫鬟埋怨的目光,走向在床上躺着的陈远。

 陈远愣了愣,他没想到她会走过来,闻着淡淡的体香,陈远想挣扎起来,但浑身还酸痛无力,只得作罢。眼睛也不敢去看那小姐,突如少年时那样,心里突地砰砰跳了起来。

0

第二章 懵懂少年时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