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君游大唐>第三章 谁家卖柴郎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章 谁家卖柴郎

小说:君游大唐 作者:大大怪将军 更新时间:2019/6/20 15:59:46

风和日丽,万里无云,天气正好。唐朝这时候,因为污染少,北方的天空十分明亮。然而实值寒冬,二十一世纪因为许多原因全球变暖,唐朝这时候的冬天,温度要低很多,却是让陈远这个现代人冷得瑟瑟发抖,本就是南方人,到了北方感受那零下的度数,晚上炕下的火温总觉得不够,想想都是冷的,不是一般的难受。

唐朝至李渊开国以来,已经经历了近140年,经过几代皇帝的励精图治,唐朝发展已经到达了顶峰。民有余食,在这寒冬腊月,富有的人们早已穿上了貂皮衣或者大棉袄。就算是普通的小平民,在这大唐盛世下,也还能买些布,掺和自己种的棉花,制上一两件御寒的衣服。

今天阳光普照,晴空万里,白云游走,像极了微笑的表情,这天气要是春夏之际,那是风景迷人,让人流连忘返。但是现在,陈远眺望了一眼碧蓝的天空,却没有欣赏的心思,搓搓手,吹了几口气,抡起了刀子,“嘿”他喝一声,仿佛使尽了吃奶的力气,“啪”一棵小树应声而倒,他麻利的剃掉树枝丫,只选圆粗的中干,堆在了之前放着的一堆,他在------砍材。那日王小姐来看他,他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话来,吱吱唔唔又感谢了一下,倒是脸红了,搞得陈远心里埋怨自己好几天,见到美女怎么那么衰。王小姐估计见怪了别人的囧样,不说什么,见他确实伤情好了许多,一言不发的也就回闺房了,没什么剧情。而后不久他也拖着伤情回“家”了。

北方的冬天不是一般的冷,陈远本是南方人,现在在北方,十分不适应。俗话说,北方的冬天要“老婆、孩子、热炕头。”然而陈远所暂住的家里一穷二白,一间茅草屋,用木板隔成了三间,两间房间,一间伙房。家具只有一张破旧的桌子,还有三根上了年纪的凳子。墙周围是用木板钉上,用茅草之类遮掩,还不时透着冷风。至于鸡畜,连仅有的老母鸡前两天为了给他补身体也杀掉了。这样啥都没有,这日子不好过啊,陈远心里想。还好这时候的山林却没有多少管制,晚上炕头可以烧很久,也算安慰。这不,陈远才伤好一点,为了生计,就不得不出来砍柴去卖了。

“阿远啊,砍好了没有啊。”陈远正在卖力砍材,一阵大嗓子传来,震得耳朵发聋。是同村的的谭二牛,父亲姓谭,农村没有什么文化,就给他取名叫二牛了。谭二牛身高体大,在现代来看,一米八几的个子,比陈远这一米六五的高出两个头。在唐朝这个年代,营养什么的都是无法跟二十一世纪比的,这时候的人平均身高比现代低很多,陈远本来在原来的世界很矮,但到唐朝已经算高了,谭二牛这个怪胎,那是鹤立鸡群,虎背熊腰,现在只是是个砍材的好手。

“哦,还没。”陈远挥舞着刀砍材,回答他,自己的伤还没好完,很费力气,又怕牵扯的伤痛。姜家倒是给了一点补偿,但是微乎其微,几天就消费完了。去姜家多要补偿?去跟地主老爷要?活得不耐烦了吧,陈远很不爽,但是封建社会就这样,底层没有人权,他拿什么去跟这个常山首富斗,一腔热血?鸡血还差不多,凭自己脑袋里多了一千年知识去斗?一定能赢古人?怕是不见得,没有办法,那就忍,被生活那个啥,不能反驳,我忍还不行么。古代不像现代社会,一点轻伤可以要挟别人几百万。

“别砍了,我这里砍了很多了,你选一些,时候不早了,我们扛去街上卖,天冷,好早些赶回来。”二牛呵呵笑着走了过来,说着放下了一大担材。

“这怎么好……”陈远正要拒绝。

“我们同是一个村的兄弟,何必见外哩。”二牛憨厚地道,“赶早去才好卖,晚了天黑了大家都回去了,不好卖,我们回家也很冷。”他说的是实话,卖柴为生的不少,去晚了别人抢先卖了,买柴的也回去了。二牛说完就去挑选了一些好材过来,给陈远添上了。

望着这个大个子,陈远很感激。虽然自己比他还大三岁,但人家常年干活,显得比自己更加成熟。自己一米六五的个子,在这个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之前,就像个小弟弟,这半年来,很多次打材都是他照应,有了他,陈远这个“樵夫”才勉强撑了下来。

“那多谢了。”陈远感谢道,也不强撑,自己受了伤,也撑不了多久重活,二牛帮忙,他感激的接受了。

二牛咧嘴一笑,麻利的帮他捆好了材,对他道:“你试试。”

陈远走了过去试了试,还行,自己还能拿得动。打了一哈气,二牛已经挑了一担过来,那数量可是陈远的三倍不止。大力水手,陈远古怪的看了下二牛。二牛见他神情怪异,就问怎么了。

“没什么,走吧。”陈远可不想跟大个头解释大力水手和菠菜的事迹,说了声,就和二牛挑材往城里去。他们的村子名字比较古怪,叫格里村,他们村里到城里要走二个多小时,作为现代人走路少,虽然来大唐吃了半年的苦累,但才受了伤,期间多次陈远差点挺不住,都是二牛支援,把他的柴一起抗了。好不容易才到了城里。到了大名鼎鼎的真定县城。

这时已是下午,店铺林立,但是往来人很少。许多店家关了门,有的门开着,却穿着大衣,耳朵带着棉,身前放了一个火盆。火盆里还噼啪溅出火星。太阳西斜,风更大,就算烤着火,他们也不时跺一下脚,不时朝远处瞅上一眼,顺便吐出几个雾圈。至于那黄布带角飘扬酒旗下,却是站满了人,酒馆里连座位也没有了,许多人或蹲着或站着,对着那一碗清酒做出陶醉的表情。做活累了,天气寒冷,喝上两杯,身体飘飘,散发团团暖气,那是再好不过的生活了。

到了城里,陈远也无暇看城市风景,更没有心思对古代都市发表什么见解,赶紧卖了材,好买米回家。虽然走了这么久,除了累,并没有冒汗,只是觉得太冷了。这天气对于二牛这种土生土长的人来说没啥,对于陈远来说,那简直是受罪,他一直咬牙坚持。默默的想着歪坏和空调。又流露出伤感,再也感受不到那些了啊。

等了好一会儿,他们才卖了材,买好米,准备往回赶。却见一辆马车从前面来,马是上好纯种马,哒哒有声。车身长约一丈,宽约六尺,车身雕栏镂刻,珠帘环绕,叮叮入耳,车门是一锦布垂下,看不清里面,但隐隐有香气缈缈。陈远一看就知道是大户人家,还是个夫人或者小姐。二牛赶紧拉着陈远站在了道边。

这大户人家的车倒是走得慢,似乎像怕颠簸了车里的人。陈远被迫在路边等待,也没什么想法,又累又冷得没啥想法了,连羡慕都忘了。

就在陈远发愣间,车却在陈远旁停了下来,帘珠翻动,从里露出一张花容月貌的俏脸,这次她不施粉黛,面如晶玉,顾盼含情。陈远又是一愣。

北方有佳人,倾国与倾城,陈远心里突然默念。

只听这个女子轻轻地道:“你……好些了?”这声音清脆悦耳,珠圆字润,如天籁之音。

“呃。”陈远见了她,先是大吃一惊,居然是那个姜府的小姐,她居然还认得自己,更吃惊的是,她居然还停下车来问自己。

“呃,好多了。”陈远无奈地搓搓手,有点手足无措的挠挠头,面对美女,他感觉自己真的是搓。心里先鄙视了一下自己,然后想,算自己倒霉,自己的伤因她而起,但是又似乎她也是无辜的人,反正也倒霉的穿越了,还成了倒霉的“樵夫”,该恨也不是恨这位姜小姐。

“多谢你了。”陈远真心感谢道,至少,他对她还是感激的,如果是个冷漠的刁蛮小姐,他早已一命呜呼,更不会大寒冷天碰到了还询问。

 “这么冷,你们怎么进城了?”看到陈远冻得嘴唇发紫,瑟瑟发抖,姜小姐奇怪地问道。果然是富贵人家的小姐,哪里知道穷苦人的生活。

“喏。”陈远也不怪她,指了指米袋,回答道“进城卖材,买它。”

姜小姐秀眉紧蹙,陈远的模样实在狼狈,心里一动,动了帮助他一下的心思,不由道:“我家在城东有一家‘望风楼’店,你过两天去那里做活吧,回头我跟姜四叔说一声。”

话才落下,车夫还有二牛惊呆了,这是什么剧情,陈远更吃惊,没想到她会帮助自己,心里盘桓了下,“望风楼”是这真定最好的酒楼,他之前卖材时经过过,去干点活,一则有点收入补贴家里。二则,是最重要的,可以听到很多这个时代的事,陈远只知道现在是天宝十二载冬,其他一无所知,要融入这个时代,要尽快了解实事,要知道,自己所处的朝代,是不是曾经历史书上的唐朝。尽快了解,才能对下一步做出打算。

姜小姐这个帮忙,简直是雪中送炭啊。陈远喜不自胜,但是,他还能抑制住冲动,姜家亏欠自己,但并不是这位姑娘亏欠自己,她这么善良,自己反而心里有点莫名的心绪,犹豫了一会才道:“啊,可以吗,我去做,会不会……。”陈远小心地道,毕竟人家一时说出来,是否是真的能安排,也有点不敢相信所听到的。

陈远自己的本事他自己知道,文不成,武不就的,也没有各种狗屎运,随随便便就能帮上达官贵人大忙,然后平步青云。要不就是商业头脑发达,瞬间在古代富可敌国,要不就各种发明,天下臣服,要不穿越成公子哥儿,斗鸡走马也好,陈远这些都没有,这些运气都没有。他只是一个个儿不高,穷兮兮的“樵夫”,一肚子的现代知识,没有用,至少,现在没有用,连吃饭都不还不能温饱,别提发达了。

“你去就好,我回去就跟王叔说。”姜小姐似乎也有点异样,毕竟这是有点冲动了,不过话已出口,顿了顿,也没什么可再说的了。于是回头车里,就有人叫车夫驾车走了。

“滴滴嗒嗒。”很快,车就消失在了巷道中。

只剩下,两个呆呆的青年,两个大眼瞪小眼的青年。一言不发。

“好冷。”过了好一会儿,陈远干笑道,打破了僵局,被二牛盯得发麻。

“天啊,我居然看到姜小姐了……天哪,传说中的真定第一美女啊,天啊,果然,这么……”二牛挠了半天的头,也想不出什么有含义有文化素养的表现词来形容,道:“这么好看。”

真定第一美女?谁这么无聊搞这这排名玩意儿,陈远心里嘀咕。不过想起那婀娜的身影,放在现代,国家第一美女也不为过,他想。

“啊,果然好看。”二牛喃喃地道,反正想不出词来称赞。

这憨厚的家伙,看到美女也成了这样,陈远直翻白眼。也终于安慰了自己前几天的窘迫,那啥,也不是咱一个人见到她表现这么差劲不是。

“走了,天快黑了。”经过小插曲,街上的人基本不见了,只有风刮起掉落树叶的声音,天色将暗,陈远道。

嘿的一声,二牛把陈远的米也扛在肩上,轻松自如。听到陈远的提醒,他才回过神来,扛起米,率先出发。陈远倒是错愕了下,才跟了上去。

“嘿,好看,对了,姜小姐刚才说啥来着。呃,叫你去望风楼做活,啊呀,你走运了呀。”谭二牛一脸艳羡的道,“那是真定最好的酒楼,就算再差的小斯,在里面一天也是十几个大钱呢,够养活五六个人了,比打材舒服百倍啊。”他虽然憨厚,但却不笨,酒馆里做活的收入,比自己要好很多,而且稳定很多。

“哪里。”陈远苦着脸,想着酒店服侍人的活,他在大学的时候去酒店端过盘子,但这唐代酒馆,还不知道是啥样,也不知道自己就算去了别人会怎么安排,他边走边道,“既然是最好的酒楼,来的客人也都是非富及贵,也不好伺候啊。”

“啊。”二牛一愣,想想也是,那些富人贵人,架子大,都是凶神恶煞的主儿,去伺候,很多时候受气得紧。一旦惹了他们生气,有时候还要求赔偿的,一不小心,大半年的活就白干了。

“那怎么办?”二牛问到,意思是问去做活还是不去。

“哈,看情况吧。”陈远打了个哈哈,现在又冷又饿,他考虑不了那么多问题,只想早点回去。

 于是两个青年加快了走路的速度,就像飘一样。又说着村里那个青年暗恋哪个姑娘,或者哪个和哪个打了一架,一路不曾寂寞。

1

第三章 谁家卖柴郎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