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君游大唐>第五章 纵马为恶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纵马为恶

小说:君游大唐 作者:大大怪将军 更新时间:2019/6/21 22:50:53

次日,陈远简单收拾了一下。其实,也没什么可以收拾的,只有一件换洗衣服,在二老的千叮咛万嘱咐下,就只身赶往县城。临别的时候,谭二牛来送行。陈远给了他一拳,笑道:“别搞得这样肉麻,只是进城而已,又不远,等你来卖柴的时候,咱们就可以见了。”

二牛挠挠脑袋,心想也是,憨憨的笑了。

陈远看着两个鬓白的老人,常年劳累,脸上布满风霜,他回头对二牛请求道:“我父母年迈,我在城里回来不便,他们有什么需要,请帮忙照顾一二。”

二牛郑重点头:“阿远放心,都是隔壁邻居的,有我在,陈伯陈婶肯定没有什么问题。”

远亲不如近邻,有二牛在,二老拿什么不方便的,二牛可以帮衬一二,或是二老有什么状况,二牛也会来信息,陈远放心了许多,别过他们,只身前往真定城。

真定城,世代闻名。自古以来人才辈出,远说秦朝著名将领赵佗,是中国历史上最早有香港、澳门及岭南地区确立政权的秦朝将领,为维护少数民族地区团结及统一做出了突出贡献。三国演义神话的赵子龙,亦是现代多少人的偶像,还有宋代的大将高怀德,也是鼎鼎有名。

这里应该是人杰地灵吧,陈远感叹了下。

现年天宝十二年冬,也就是公元753年,战乱还未起,至唐公元618年建国以来,百多年来少受战乱,休养生息,经历了李世民“贞观之治”、武则天“贞观遗风”、唐玄宗初期“开元之治”,大唐居民生活水平空前提高,商业十分发达。百姓几代不闻战事。

陈远在街上走着,虽不是第一次来,但以前都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现在还未到午时,还早,他才有时间细细打量四周。街道两旁店肆林立,红砖绿瓦或者那颜色鲜艳的楼阁飞檐,给眼前这一片繁盛的真定城景增添了几分朦胧和诗意。

虽是透骨的寒冷,但现在是早上巳时,很多人为了生计,也出来了奔波。早餐点心芬香四溢,这可是纯油炸的,不是现代的地沟油,过往者都忍不住流口水,或者探向怀中的孔方钱,忍了好久才不舍的走过摊子。

行走着,身前身后是一张张或苍迈、或儒雅、或清新、或世故的唐人脸庞,车马穿梭,城中穿流的小河波光粼粼,杨柳垂在水中。拱桥上头,才子才女或吟诗,或掩嘴而笑,尽显风流。不远处隐隐传来商贩颇具穿透力的吆喝声,偶尔还有一声马嘶长鸣,陈远自感犹如置身于一幅色彩斑斓的丰富画卷之中,虽是来过了多回,也禁不住停下脚步,四下打量,感叹古代的生活。

铁匠铺叮叮作响,药铺捣药有声。就是那车行,也在招呼客人。三教九流,如同身处清明上河图。

突地,一声哨响划过天际。只听到马蹄奔踏的声音。

“快让开,驾。”杂乱的马蹄声越来越近,十多匹烈马从真定大街上扬长奔跑。马上十多名大汉,个个长相彪悍,不把路人放在眼里。

然后就是街上一片杂乱,许多卖货摊子被绊倒,水果,蔬菜滚了一地。

“快跑啊。”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人们纷纷四散。青壮的拉住自家老人,父母拉住自家的小孩,四处避让。

陈远挤在人群中朝街道边上避让,头次遇到这样的阵仗,他本能的躲避。可没等他喘过气,你挤我,我挤你,他既然被挤了出去,孤零零的倒在来大街上。

马蹄,无情的奔了过来。

马上的大汉,浑然不把倒在地上的陈远放在眼里,似若无物。

十多匹马要是从陈远身上踏过,陈远的下场可想而知。

我命休矣。陈远绝望的闭上眼睛,这时候,逃也来不及了。

罢了罢了,终究一生苦难,也没有什么甘与不甘,死亡临近,他反而十分平静。

“刺啦。”然而上天似乎还不忍心夺去陈远的小命,电光火花之间,陈远只感觉到一阵香风扑鼻,随即就被带了起来,在空中一跃,然后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驾。”马飞奔而过,朝前面去了。

陈远呆呆的望着这群在街上纵马的人,却见其中第三个人好像停了停,望向了自己,此人略瘦,面容苍劲。陈远清楚的看到,此人右耳下,有一道小小的疤痕。

“多谢……姑……姑娘救命之恩。”陈远回过神来,感谢眼前的恩人,这一看,又呆了呆。

女子瓜子脸,明眸星目,发髻用一条簪子缠住了,额头还用一条很色布带困住,把发丝别在头上。她一身浅黑色劲衣,把玲珑的身材勾勒无疑,虽是常年习武,肌肤竟也十分白皙。好一番英姿飒爽。与姜小姐比起来也不差半点,只是姜小姐那是柔性美。

女子并没有回答陈远,只是望着马离开的方向。

陈远有点尴尬,有点怒意道:“我大唐盛世,衙门公正严明,怎么放任这些恶人在街上扰乱居民。”

女子这才回过头,有点好奇的打量了陈远一眼,见陈远穿着寒碜,头发还短短的,不伦不类,稍微惊讶了一下,道:“这是安家的人马。”

“安家?”陈远吃了一惊,“安禄山?”

女子没想到到陈远反应还这么灵敏,寻常百姓只知道安将军,哪里知道安禄山的名字,而且还敢直呼安禄山的名字,对陈远又多了点异色。

不过女子似乎没有打算回答陈远,她自顾离开了。

女侠啊,陈远自顾摸了摸鼻子。又是被女子救了,有点尴尬。不对,好像还没问恩人姓名,算了,想想那动人的面孔,别人也不会告诉自己的名字吧。别人是高高在上的女侠,肯定不图自己报答了,自己又有能力报答别人么。

经过了插曲,陈远胡思乱想了没有多久,不一会儿,便来到了“望风楼”前。

陈远抬头望去,只见几个楼阁亭榭连绵相接,飞檐画角,景色极佳,一向是真定城中游人登高饮酒的所在。

.雕檐映日,画栋飞云。碧阑干低接轩窗,翠帘幕高悬户牖。灯笼高高挂起,每个灯笼“望风”二字笔走龙蛇,真是一处绝佳的观景场所,豪华的装饰。

再细看,酒楼外人声嘈杂,喧闹非凡,小摊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楼宇内古色古香,雕楼画栋,竟有三层之高。酒楼内热闹非凡,就算寒冷,来往的过客游人甚多,楼层底下一层是普通平凡人吃饭之处,亦是不菲的价格,中层为高档一般贵客食住之处,第三层则是佳人才子,高档贵人的地方,浏览全城美景,吟诗作赋,美不胜收。

虽是价格高昂,但物有所值,再看看桌上菜肴美味可口,香味四溢,让人流连忘返,跑堂的小二忙的焦头烂额,数钱数的手发抖。

陈远顿了顿,走了进去。一个小厮见他穿着普通,不由得皱眉,不认为陈远能付得起这里的饭钱,但是老板有培训,不得外表看客人。于是走了过来,应付的招呼道:“客人要吃些什么。”

陈远收回观看酒楼的目光,赶忙道:“这位兄……台,在下陈远,并不是来吃饭的,承蒙姜小姐照顾,在下是谋个生计的。”

“姜小姐,哪个姜小姐?”跑堂的小厮把抹布搭在右肩,一下子还没有反应过来。

“咳,就是酒楼的主人王家的小姐。”陈远解释道。心里倒是紧张了,无亲无故,打着别人的照顾来,好像就像远房远房远房的亲戚来贵人家打点秋风的,不由有点脸红。

“姜小姐?”小厮倒是惊讶了,看陈远打扮,一副落魄穷人样,肯定不是哪家公子哥儿,但是说是姜小姐介绍来的,那天仙般的人儿,介绍他来,一定是自己听错了。

再询问了一遍陈远,小厮确定没有听错,料想事情还是有点大。他在酒楼也有几年了,姜家安排亲戚来干活也不是第一回,但陈远却是外表穿着最落魄的,也不知是姜家哪门子远房的远房亲戚,他不敢怠慢,于是道:“你等等。”就去楼上找掌柜的报信去了。

他没有招呼陈远坐下,陈远只好走到一个角落,在看着一楼的食客和跑堂的小厮。仔细看了一下,一楼分有五间之多,每间用屏风隔住了,只留旁边两道通行,每间十桌,厅中除了桌椅,还摆放青瓷,盆栽,点缀绿色。桌上都放有茶壶茶杯。即使没有到饭点,客人也有了两间之多,大冬天的出来吃饭,这时候并没有火锅,只是桌旁放上炉火,但菜也冷得极快,不如在家热着吃舒服。这么多人,让陈远砸舌。

不一会儿,小厮就飞快的下楼来,眉开眼笑地对陈远道:“陈兄弟,我叫丁位,以后叫我丁哥就好,小姐和掌柜的都在楼上,叫你上去。”开始他去报信时,对陈远很质疑,小姐听说名字之后,也摇摇头,不予理会,姜小姐身边的白袍公子哥儿对他冷眉以对,让丁位胆战心惊。但随即姜小姐好像又想起了什么,过去跟王掌柜说了些什么,然后道:“你去带他上来吧。”这下丁位凭多年跑堂的经验判断,陈远这小子估计还真是小姐叫来的,估摸着是什么远房远房远房的亲戚吧。这样,丁位于是下楼来就跟陈远套近乎。

“丁渭?”陈远听到名字,想起了某朝宰相,砸舌,“三点水的渭?”

“不是,位置的位,三点水的渭,有这个字吗?”丁位道,毕竟他识字不多。

“哦,有,那丁哥好。”陈远老实道。也怪自己神经大条了,丁渭,虽然人品不咋滴,但书法一绝,官至宰相,宋朝“大人物”啊。当然现在是唐朝,就算叫丁渭也是个埋没在历史长河里的无记载人物。

“噢,你跟我上楼吧,小姐和掌柜的等着呢。”丁位忙招呼道。

陈远应了声好,就跟着上楼,然后悄悄地问:“丁哥,怎么小姐也在啊?”

见陈远不知道姜小姐在这里的事,丁位对陈远的远房身份又加了几个远房,还是耐心解释道:“你是刚来,应该是不知道吧,这里可是看全城景色的最佳位置,文人墨客看景抒怀的好地方。咱们小姐诗文兼备,这里是她家的,就经常来结识文友,谈论诗词歌赋。”丁位说着,好不佩服,对这位小姐一阵崇拜。也让陈远对这位姜小姐赞叹不已,美貌才华家世都有,完美的白富美,无敌了啊。但又奇怪了,历史上怎么没有任何记载呢。也许,是自己孤陋寡闻了吧,又或许,这里的唐朝,有点不一样。

“嘿嘿。”丁位嘿嘿笑道,“要不是有咱们小姐,你瞧,怎么这么多客人。”说完环顾二楼的饭桌,也是满满好几桌。

陈远愕然。

楼上,华冠白衣棉袄,翩翩公子对姜小姐道:“表妹,什么事?”

姜小姐轻摇头,启唇道:“是前几日我看到一个落魄的人,让他来这里安排个活计。”姜小姐家那日的事,并没有任何外传,只说招了贼的小事,随后便没有任何人提及,陈远之事,更无人知晓。

公子哥哑然,怜爱而责怪道:“凝荷啊,你也太心善了,你帮助人大家都欢喜,可叫他来做事,乡里巴佬,要么憨厚啥都不懂,又或者万一对方是个恶人呢。”

姜凝荷咬咬牙,想一想自己是有点冲动了,经常施粥帮助人自己父母都没责怪,这回安排人来做事,受了父亲一通指责。那时看陈远太落魄,又因自己受伤,愧疚而做出的主张,让她一阵后悔。他以为父亲会回绝,不过,出人意外的是,一向严苛的父亲竟同意了,说商人最重信义。现在酒楼缺人,反正也是要招人的,不妨让他来试试。所以陈远今天来,能碰到姜小姐,也是她这几天都在这里等待,也想看看这个陈远是不是“恶”人,安下自己的心。

“表哥,你放心,下次我会注意的。”姜凝荷轻轻道,莲步轻移,如西子惹人生怜,她到了柜台边,缓缓坐了下来,等待陈远的上来。

0

第五章 纵马为恶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