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君游大唐>第六章 这也要面试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这也要面试

小说:君游大唐 作者:大大怪将军 更新时间:2019/6/22 10:23:54

陈远跟着丁位上了三楼,便看到了绝色美丽的姜小姐,她今日一袭青衫,腰间锦带,细细的红绳系了一个环形玉佩,头上用珠钗,不显凡俗,更添贵气。眼眸如辰星,肤如凝脂。她坐那里,静如处子,给人以无限的安宁。仿佛多看了一眼便是亵渎,令人自惭形秽。

陈远还注意到,她旁边站着一个锦衣翩翩公子,仪表堂堂,面如冠玉,眼光里对陈远等视若无物,十分高傲。见他眼里似乎只看着姜小姐,陈远心想,这帅哥跟姜小姐关系不浅啊。柜台还有一个中年男人,矮胖,幞头,穿圆领袍,袍上有文案,比较鲜艳。他目光里透出审视的睿智。

“掌柜的,姜小姐,这位小哥我给带上来了。”丁位对着掌柜抱拳。

“见过小姐,见过掌柜的。”陈远跟着丁位低头行礼。

掌柜的不言语,只是点了点头。

“见过表少爷。”丁位这才跟陈远介绍姜小姐身边的公子,说是介绍,其实是行礼。

表少爷,这位超级帅哥看来是王小姐的表哥了,他来这里做什么,不知道是不是历史上的哪位有名人物,想想古代表哥表妹的事,陈远便觉得这位表少爷在这里便不奇怪了。也跟着行礼。

看着眼前的姜小姐和掌柜一脸审视,陈远莫名的有点紧张了,毕竟不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二十一世纪大宅男一个,平常少与人打交道,还做不到淡定的气质,心里打起了鼓。

“你叫什么名字?”掌柜问道,看似十分随意,声音里透着多年的威严。

“小的叫陈远。”陈远迟疑斟酌了下,才回答。古代说话不像现在,用词很讲究。以这时候的陈远身份地位,充其量只能称自己为“小的”。

“有字吗?”掌柜看着桌上的珠算,忽而抬头问。

“字?”陈远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古代有点地位的人。除了取名,还要有字,比如李白,字太白什么的,杜甫,字子美什么的,这是有地位的人的象征。至于贫困群众,基本就是阿毛二狗之类的,别提什么字了。

“还没有。”陈远老实道,现代哪还有那玩意儿,就算是自己现在取一个,想了想,也取不出感觉有含义的来,还是说没有吧,现在自己的身份,也不适合有字。

似乎早料到陈远的回答,掌柜的也不惊讶,顿了下,又问:“识文断字吗?”

啊?陈远微微一愣,都问的是啥问题,这招呼文人墨客的酒楼,要求就是不一样。自己从六岁入学,到大学毕业,读了十六年呢。不过,那都是现代的知识,对唐朝的繁体字和文章,并不认得几个。只好惭愧的老实道:“只认得几个字。”

掌柜理所当然的点点头,自然不会知道陈远会是个受过十多年学习教育的人。

“四叔?”姜小姐把询问的目光望向掌柜,她身为女子,也很少过问商场上的事,陈远能不能用,还得由她的叔叔决定。

姜掌柜又审视了陈远一会儿,看得陈远头皮发麻,才转向姜小姐,点了点头。

姜小姐长舒了一口气。

“照着这个,写一份协议吧。”姜掌柜吩咐,立马一个小厮拿来了一份白纸协议。陈远瞪了半天,这繁体字很好看,难怪只有中文才有书法,英文就算再好,也没有书法之说。但好看归好看,认得的却不多。几个人看到陈远的模样,也不奇怪。姜掌柜让一个小厮来念了,陈远听着,大概内容是自愿做工,工钱按月结,工钱多少之类,陈远再看了看,找张桌子坐了下来,小厮立即摆上了笔墨。

写毛笔,陈远瞪着眼前的毛笔,大汗,怎么握笔才好呢?这个,完全不会啊。小学二年级老师教了下,早把拿毛笔的姿势都忘了,陈远那个尴尬啊,悄悄瞥了一眼姜小姐,见美人也看着自己,立马脸红了。

姜小姐倒是没有什么想法,只是看着陈远。想来见多不怪了。

这个天寒,手又冻,陈远深吸了口气,才硬着头皮,在姜小姐等人的审视下,歪歪斜斜写完了。有些字他也不认识,听过一遍也忘了,只是大概猜出来,也就照着写了,默读了几遍,协议里并没有什么霸王条款,动不动就卖身,或者向现代乱搞些必须服务几年之霸王内容。

还好,陈远写着放心,毕竟自己可不是打算长住的,安史之乱将要发生,跑路才是要紧。

好一会儿,陈远才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名字也写得丑,交了“答卷”,被姜小姐等人看着,满是羞愧。自己脸上的表情肯定很丰富,陈远心想。

姜掌柜看了看,确认没有写错,倒是心里赞了一下,他没想到陈远还能写完,别看这写字,若是不读书过的,就是抄也抄不会。看陈远样子,似乎还进过学堂,只是不知道刚才为什么他回答不识字,又看那写字的姿势,越想越奇怪。他对陈远多看了几眼,姜家发生的事情他是知道的,陈远现在在他这里,多盯着,对姜家更放心,他把纸放着等墨干,叫道:“丁位。”

“小的在,掌柜有何吩咐。”丁位立即跑来过来,满脸堆笑回答。

“以后他就跟着你吧,先做些收拾桌子之类的活儿,忙的时候,也可以教他跑跑堂。”姜掌柜安排,同时打量陈远的神色,见他神色没有任何不愉,越发感兴趣。

“好勒,小的一定带好这位陈兄弟,好好招待客人。”丁位赶紧拍着胸脯表忠心。

“表哥,听说你最近看了《乐府诗集》,我想听听表哥的见解。”这时候,姜小姐放心下来,转头向一旁的公子哥道。

“好啊,《乐府诗集》可是融入了多少荟萃呢,凝荷……哈,我们去书房聊,这里风大,冷。”公子哥儿立刻来了精神。

姜小姐点点头,也十分有兴致,转身就要出屋走上走廊。

“多谢姜小姐。”陈远赶忙谢道,刚才在“面试”,一直没有合适的时机表示感谢,看她要走了,赶紧表示。

姜小姐停了停,并没有回头。倒是旁边的表少爷好像很不爽,回头冷冷看了他一眼,似乎说陈远很不懂事不知趣。

陈远只得讪讪一笑。随后被丁位领着下楼。

此时已是中午,丁位先带陈远简单吃了饭,然后带他安排住宿,知道陈远在城里无亲无故,酒楼倒也厚道,安排了一间简单的住房,就在丁位住的斜对面。陈远只身前来,身无长物,还好运气好,还有之前员工留下的不要的厚棉被,看着也还能将就用,陈远管丁位借了点钱买被套垫单,也就简单铺了个小窝。酒楼的住宿比陈远家里透风的好多了,但是没有火烤,晚上只能多运动运动,多盖点,丁位这样给他介绍。

酒楼下午并没有安排陈远上班,但是陈远还是去看看丁位麻利的干活儿,偶尔帮帮收拾桌子,听听文人墨客偶尔的诗句,听听八卦消息,倒也有趣。只是这是第一楼,来的客人日子一般过得比较拮据,来这里嘛,许多也都是虚荣心作祟,或者幸运的还能远远看一看美人,寄望着万一博美人一顾。这些人并没多少真才实学,听听高谈阔论,有时故作高深,有时面红耳赤的争执,陈远心态这时不错,烦恼都忘掉,倒是看得津津有味。

下午下班,丁位向陈远介绍,酒楼是有员工饭的,不过要员工自己出钱,从工资里扣,按吃多少餐算,饭菜对员工也不优惠,比外面贵很多,所以很多员工就在酒楼里上班,然后去外面找地吃饭。

陈远有些惊讶,这倒是很奇怪了的现象。不过酒楼有这样的安排,他也没意见,有意见也不是他能说的。于是跟着丁位,去外面找了一家简单的家常餐馆,地窄,人多,有些乱,很多人都没有位置,站着吃。

饭菜一到手,二人几分钟就下肚,然后付了一个钱,就回住处。

“这么便宜。”陈远道,他可是从来没来过这里吃,以前打材,一挑材才卖几个钱,在城里也吃不起。按望风楼的价格,刚才他们吃的,起码五个钱呢。

“哈哈,当然,要不大家怎么都出来吃呢。”丁位滔滔不绝地道,“我们望风楼,也只有三楼的伙计要求高,他们或者是一些落魄文人,或者是一些有些权贵有关的人,他们才舍得吃酒楼的伙食,我们一楼的和部分二楼的,基本都出来吃饭。”

原来如此,难怪掌柜的要问自己学识问题,得到“答案”后,就安排到一楼了。陈远心下明白了,一楼就一楼吧,能生活就好。

之后回去住宿,陈远就苦了,在房里跑跳俯卧撑,听着好几个房间都有动静,折腾了半天,好不容易才睡着。第二天起来,还感冒了,鼻涕眼泪一起流,不忍直视。丁位见此状况,赶紧赔着笑脸,请厨房的大哥大姐们弄了点姜汤,再弄了几个朝天辣椒,让陈远吃了。这药方,让陈远泪流满面,用大火烤,又蒙头睡了一中午,总算轻松了很多。不过,感冒倒是好了,晚上不敢再过量运动,又借钱弄了两件破棉袄搭在背面上,才总算安然入睡了。

就这样上着班,看着客人的声色,一连过了好几天。期间姜小姐有几次来到酒楼,但是也没有再过问过陈远,就算路过,也没有再看过陈远,陈远心下坦然,恩情记住就是了,自己嘴笨,不去自讨没趣找人家说话,自在自娱,比之前在家打材卖舒服百倍,也没碰上客人刁难,陈远日子过得也安定,不需细说。

只是打听了很久,并没有这个时代多少有用的消息。陈远算明白了,这个时代消息传播落后,就算传播了,也是添油加醋,变成了野史杂闻,难辨真假。

要知道这个时代的人和事,不容易啊,陈远苦笑。因为他只能初步确定这是安史之乱前期的唐朝,具体是不是,还有待考证。而且自己这个时空的小蝴蝶跑到了这里,会不会一颗石头引起千层浪,安史之乱不发生或者提前发生了呢?一切的一切,都还需要打探。

想到那天安禄山的人纵马街市,这北方,已经不安全了啊。得快些想主意离开了。

1

第六章 这也要面试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