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君游大唐>第八章 佳人赠书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 佳人赠书

小说:君游大唐 作者:大大怪将军 更新时间:2019/6/22 23:08:57

  将近年关,天越来越寒。客人也渐渐稀少了。

零星的两桌,客人也是吃完饭就走,不作停留。所以陈远他们闲暇的时间就多了,围住火炉,或者说说笑笑,或者弄上红薯之类的烧烤,然后争抢吃食,或者有对象的年轻人打情骂俏,酒楼里比较活跃。

一日中午后不久,陈远吃完了饭,就在打盹儿。现代读书的时候,中午都要睡点午觉,到了唐朝,他的生物钟一时调节不过来,每到中午就困得不行。正迷糊间,猛的面前站着一个俏丽的丫鬟,她高傲的看着自己。这丫鬟也是有几分姿色,陈远见过,是姜小姐的贴身丫鬟,叫什么香菱的。

那丫头神色有些愠怒。陈远见左右无人,难道这丫头是来抓自己偷懒的吗?正想辩解一下,

丫鬟却露出讥诮的神情,得,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我,陈远远讪讪的摸了摸鼻子。丫鬟不说话,好一番审视陈远,琼鼻里哼了一声,有些不情愿的把一个布包“啪”扔在他面前。

“这是?”陈远呐呐问。

香菱哼了下,道:“也不知道小姐怎么想的,我可告诉你,这事要有第二人知晓,要你好看。”说完还对陈远挥了挥小小的拳头。

听香菱言外之意,这布包里的东西是姜小姐赠送自己的?大感惊讶。对香菱的表现,他不由得苦笑。俏丽小姐刁蛮丫鬟啊。他还在考虑这是什么,要不要接受,哪知还没等陈远说话,香菱昂着头走了。

“替我谢谢你家小姐。”这时候,不管是什么,先收下了,陈远对着丫鬟的背影道。

丫鬟却理也不理,径自去了。

陈远呆了呆,盯着包裹看了半天布包是上好的布料,还有淡淡的香味,他想了好一会,才打开布包,呈现在眼前的是三本书。陈远一本一本翻开,一本《说文解字》,一本《大学》,一本《论语》,感情姜小姐还真想让陈远自学成才了。

陈远翻了翻,《说文解字》还比较新,估计没怎么翻过,至于另外两本,书本比较陈旧,但是一点都没有卷页缺角之类,很是齐整,书本的质量也很好,倒是做了许多笔记,一些心得体会,隽秀的字体,陈远猜的出来,应该是姜小姐学习时的笔记。看来她读书很是仔细认真。

姜小姐赠书,让陈远感觉怎么有点古怪,无功不受禄,不过送的却是书本,莫非姜小姐要自己去考状元么?考上状元后那个啥?陈远想想觉得有点好笑,这书,看《大学》《论语》不但内容空洞,更加无聊啊,陈远一个现代人哪里看得进去。不过别人好心相赠,就收了起来,就算是无聊时看字写写字也好,他这样想。

之后陈远就是重复的上下班,下班了就看看书,用手蘸了热水在桌上写字,还真是有模有样。

------------------------------

一日,陈远闲得无事,在一楼歇息,一个尖头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对他吩咐:“陈远,这是上好的“金龙湖”茶,三楼客人才用的,送茶的伙计刚送来,你拿上楼去,交给三楼的伙计。”这是他们这一楼的杨管事。

“哦,好的。”陈远应声,提起那两袋茶就上楼。

陈远却不知道三楼,正在轰动呢。

起因是三楼的一位客人,五十多岁的模样。不肯结账,非要有人能做出符合他欣赏的诗句他才能结账。钱就在他怀里揣着,也不像没钱付账的人,来这三楼的人,又非富即贵,或是满腹经纶。虽然老头是在刁难耍赖,但是醉鬼一个,掌柜的也不好让人强行拖走,影响酒楼声誉。

掌柜姜通元经历的事情太多,为商十多年,遇上这样的刁难还是第一回,不过心想这老头不过是醉了,正好小姐及表少爷和几位才子都在,就让他们随便弄点诗句想打发了他。

“不是老朽没钱,就是考考你们,看我大唐是否还有能人,你们要是能做出让老朽满意的诗句,老朽付双倍价,要是没有,老朽还不……呃……还不走了。”老头长髯青衣,头戴高高的纶巾,看上去精神颓废,似乎失意的人,但是目光如炬,又是一副藐视天下的神态。

“嘻,老头,不是我们唬你,我们自幼入学,随便一吟皆能让你奉之为天文,你还是早早付账,免得出洋相。”一个紫衣青年才子见小姐在此,想表现一番,傲然道。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他哪里看得出别人的深浅,想来有些才学,平常受人追捧,所以不把别人放在眼里。

但姜小姐却微微皱眉,年轻人称老人家为老头,又是莽撞,她平素不喜欢这样的人。

“哈,有傲气,快快吟来。”哪知老头子对年轻人的称呼不以为忤,反而来了精神,酒杯放在桌上,自顾斟酒,又饮了一杯,面色通红,仿佛年轻了十几岁。

“那不行,要是我们吟了好诗,你却说不好,耍无奈怎么办?”另一个瘦脸才子谨慎了许多,担忧道。

“你们还担心老头欺负你们么,我老头是什么人。”老头不高兴了,吹胡子瞪眼道,“你们自且放心,尽管作来,你们都是读书的人,不好我自会点评,好与不好,你们都是明白人,老夫还能欺你们不成。”

众人点点头,心想这么多明白人,也不怕老头耍了赖去。可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都没有说话。在姜小姐面前,都要保持风度不是,心想这点小难题,姜小姐随便打发了,岂不美哉,博美人一乐嘛。弄得其他在场的三位才女很是愤怒,对姜小姐大感不满,想抢风头吧,又怕作出来的惹人笑话,还是闭口不言。

“表妹,不如你就给这位老人家吟诵一首吧。”表少爷风度翩翩,笑道。他自己也是饱读诗书的,做一两首诗不在话下,他料想眼前的老头也没什么真本事,但今日场合特殊,姜凝荷能打发了这个老头,那么表妹的名声更上一层楼,自然是一番佳话,也让对表妹不服的人只能赞叹自己不如。所以他才把姜凝荷推了出来。

姜小姐素来低调,见众人望着他,连亲近的表哥都这么说了,也就不推迟,迟疑一会。望向远方。

望风楼位置最佳,这里可以一览全程景色。房屋,古树,车马,甚至连门前的井都尽入眼帘。高墙院内,透过珠帘,似乎有女子轻轻的叹息。穿过高高的城墙,护城河之外,是运河径直流过,河岸柳树矗立,迎着风而动,似乎要长出新芽来,姜小姐一阵意动,她缓缓走了两步,轻轻吟来:“闺中少妇不知愁,春日装扮上翠楼。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

“好。”姜小姐声音还未落,众才子立马拍手叫好,连其他才女也不得不佩服。这首诗写了少妇天真烂漫,蓦然思念丈夫的情怀,朦胧的诗意,再看远方的景色,应情应景,确实难得的佳作。何况姜小姐迟疑一会就道来,才思敏捷,不得不叫人赞叹。

“好,好,好。”老头子也拊掌叫好。

“怎么样?”之前那个莽撞想表现的才子傲然道,“老头,服了吧,还不快快结账了事。”说完就去恭维姜小姐,姜小姐微微一笑。表少爷也是满脸的笑意,玉树临风,他们站在一起,还真是十分般配。

马屁精,众才子见姜小姐神态,对这个男子大感不满。

出人意料,这时老头却摇了摇头,道:“诗虽好,但是‘装扮’二字却有损诗意。”

姜小姐脸红了一红,情急之下,也想不出什么好的词汇,先用了,没想到被挑了出来。

表少爷微微一笑,道:“老人家,昔屈子作文,思量三日,谢子读书,亦推敲数遍,须臾片刻,陈留王成诗还要七步呢,我表妹自有不足,多谢老人家赐教。”他这话说得十分谦虚和巧妙,说是姜凝荷不足,其实是称赞表妹才思敏捷。众才子感叹,不愧是林家少爷,有他在,他们对姜小姐只能远远观望了。

“唔,赐教不敢当。”老头子同意的点头。就在大家以为老头会服软之时,却又听他对着姜凝荷道,“小姑娘,你还没有许人家吧,这样的少妇闺怨,做多了可不好。”

姜小姐闻言,脸上刷的红了,不知如何回答。

“哼。”饶是林少爷一直不愠不怒,对老头的胡搅蛮缠也大为不满,心想,那就让老头多见识见识,也为表妹找回场面,度了几步,傲然吟道:“歌声唱响新春风,夜里烟花疑莲丛。翩迁万般宴桃源,神仙起舞在九重。我欲借风三分力,遨游清虚心不名。”

这首诗写了年关之际,烟花盛开,一派太平盛世,主人风流倜傥,胸怀大志,立志报国做大事的情怀。与姜小姐的的闺怨缠绵诗不同,这首却是让人热血澎湃。

林少爷先让表妹表现,然后又来一首不相上下的诗撑场,似乎男女合作,直让其他才子感觉,这才是一对人啊,多少才子黯然。而姜小姐对于表哥的救场,心里也有着不一样的感觉。

林少爷的诗让老头一愣,似乎想起了什么事。

众人一阵得意,这下老头服输了吧。

哪知老头呆了片刻,又回过神来,喃喃道:“唉,我大唐无人矣。”老头此言,满脸的失望。

没见老头点评诗,却见老头口出狂言,这话摆明了说自己的诗作不好,林少爷英俊的脸色抽蓄了几下,羞怒在心里,眉头一锁,哪来的糟老头,心想找人轰他下楼。

“先生此言差矣。”这时,一个不协调的声音传来,众人一看,竟是一个跑堂的小厮,提着两袋茶,中等个子,头发还比较短,衣着普通,看上去倒有点滑稽。

“哦?”老头打了个酒嗝,却转过身来,面对陈远,见他一个跑堂小斯,竟敢反驳自己,看得有趣,他迷起了眼睛。

陈远本来是上来送茶,没注意到一众才子才女,听到老人家的话,感受到了老人家的误解,于是出声辩驳。

“我大唐的疆域东至高丽,西达波斯。南到越南顺化一带,北包突厥,其疆域广大。远至欧美朝贡,遣使学习汉文,穿我唐服,这成就,以后一千多年将不再有的盛况。不说前百年,就论现在,文有李白、杜甫、张九龄、王维等,文震惊海外,传诵千古,武有哥舒翰、李光弼、郭子仪,以后将能镇守内外,保民太平,严真卿、严杲卿等,才华横溢,治国安民,造福一方,忠贞不二。文武皆在,岂能说我大唐无人乎?”陈远学着古人,激动之下,之乎者也,一口气说了出来。平素陈远都不喜欢出头,只是这个老头的话太过消极,竟说大唐无人,唐朝是中国古代历史上同期世界最发达的国家,没有之一,怎么能说没有能人呢,所以陈远才忍不住出来说道说道。

三楼顿时一片寂静,仿佛连根针掉落,都能听见叮的一声。

陈远话说出来,见大家震惊的望着自己,这才知道还有这么多人,才感觉到了尴尬。特别是姜小姐,美目望着他,心里惊涛骇浪,眼前打扮古里古怪的男子,还是那个连入职协议都写得歪歪斜斜,看《左氏春秋》大眼瞪着书一副看不懂的人么?她是越来越好奇了。

其他人还好,姜小姐这样看着自己,陈远又失态了,他挠挠头,道:“怎么,老人家,我说的不对么。”他来了真定城打探了这么久,像人请教,他确定,这就是历史上的唐朝了,那么这话就不会错了。

其实老头闻言呆了半响的原因,并不是陈远的话有什么问题,而是在于,这话太准了。须知古代绘图技术并不发达,人们视野不开阔,很多皇帝都不清楚自家管理的王朝有哪些地方,老头是饱读诗书,又在皇帝身边供职过,所以才有幸了解大唐的疆域,而陈远随口就说了出来,这,还有他点评的人物,老人家全部知道,而且那些都是能人直臣,眼前的年轻人,随口就能说出来,饶是老人家见多识广,也震惊不已。

至于其他人,颜真卿、颜杲卿在北方任职,他们平素也知晓一二,但是还有其他多人闻所未闻,至于大唐疆域,他们更是觉得天方夜谈了,陈远的话让他们震惊之外狐疑,是不是在胡说八道,何况他们才子佳人在此,一个平头小厮冒出来,岂不是让他们丢尽颜面,有人就想出来斥责陈远,赶他下楼。

老人家却突然肃然起身,正容拱手对陈远施礼道:“敢问阁下是?”

陈远这时却手足无措了,他只是一时激动出言,没想到老头这么郑重,赶忙放下茶,依样还礼,道:“在下陈远,无才无名,望风楼一楼一跑堂的。”

“哈哈……”老头错愕,然后大笑不止。弄得陈远莫名奇妙,难道自己又说错话了?

“店家,结账,双份,老夫我心服口服。”老头招呼,一个小厮立马应声跑来,是三楼跑堂的,陈远却不认识。

“蹬蹬蹬。”结账完毕,老头趁着酒意,绕过众人,走过陈远身边,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歪着就下楼了,神情飘然。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楼下,远远传来老头的高唱。

众才子对老头的狂言又更多的不屑。

陈远闻言却是心里大震。

“仰天大笑出门去……”陈远嘀咕,“好耳熟啊,谁写的,是什么诗来着,别,啊是别南陵儿童入京,李……李白。”陈远两眼兀地放光,名人啊,大文豪啊,偶像啊,莫非眼前这个老人家就是?他回忆了一下历史,记得这时候李白是糟贬谪,在北方游历来着。看这个老人家一身飘逸,傲然的神情,十有九层就是他了,居然到这里遇到了。

“啊,你是太白先生,太白先生,慢走,留步啊,我是你的超级粉丝,给我签个名啊。”陈远脑袋一热,也不管茶了,咚咚咚的追了下去。

只留下一众才子才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带着古怪的面容。

1

第八章 佳人赠书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