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君游大唐>第九章 频频南顾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 频频南顾

小说:君游大唐 作者:大大怪将军 更新时间:2019/6/23 15:48:01

李白步伐急快,竟让陈远没有赶上,等他下楼去,李白已经消失在来来往往的人海中,无处去寻了。陈远大感懊恼,一拍脑门,几百万啊,就这么没了,签个名,放个一千四百年,那就是无价之宝啊,可惜啊可惜。只是放了一千四百年,他陈远还在么,他倒没想到。

没追上李白,陈远只好上楼交差,被一众眼睛瞪着他,那些才子才女,望向自己的神情十分丰富,或讥诮,或不屑,或赞叹,或感慨,或是在准备去请教哪个名师,看陈远是不是胡乱乱语,总之,看得陈远好不自在,尤其是看到姜小姐看他的目光也很怪异,他只好厚着脸皮,装作啥也不知道,下楼去老实的擦桌子扫地。

等陈远一走,三楼这些才子才女又炸锅了,有感于一个跑堂的竟然知道这么多,望风楼藏龙卧虎么?那国家疆域,他们闻所未闻,那些国家大人物,他们也只是知其一二,李白写文章震惊吐蕃,名扬天下,王维少年就有才名,深得玉真公主赏识,也为世人所知,哥舒翰是大唐大将军,大唐的柱石,有部分权贵也能知晓,至于严杲卿,最近升任常山太守,管辖真定,严真卿调任平原太守,也有人知道。但陈远还说了些人,闻所未闻,三楼才子才女讨论了半天,对陈远的话越感到真实性,困惑陈远怎么知道这么多时,又不肯承认自己无知,哂笑不屑道:“竖子安知天下事,胡言乱语而已。”然后继续饮酒作诗,才子风流。

那些人怎么看他,陈远是不知道的。接下来的日子,客人更少了,陈远在闲暇时,就看书识字,不时用手指蘸热水在桌上写写画画,看起来很勤奋。

时已到天宝十二年腊月二十七,酒楼停业准备过年了。酒楼给各位员工发了工资,还有“年终奖”,大家欢欢喜喜,都去置办年货了。

“阿远,什么时候回去?”丁位一边高高兴兴地掂着钱袋,一边问道。

“早上置办年货,下午就回去。”陈远虽然才来了二十几天,确切的说才上了二十二天班,也领到了薪水,当然年终奖没有他的份,但是也有三百三十个子呢。

“好,早上我也去,收拾下,我们等会就一起去买年货吧。”丁位道。

“嗯。”陈远点头,不一会儿,简直收拾,就跟丁位上街。

这时候的物价还不高,一百多个钱可以买很多东西。陈远还在思考买了怎么拿回家,却意外的看到了谭二牛,这下劳动力有保障了。

还了丁位的钱,给二老买了新棉衣,称了三十斤肉,买了大包小包,顺便送谭二牛家一份年货,一数钱,还有约八十个子。装好了,与丁位道别,回格里村。

回了家,二老非常高兴,看到陈远买了这么多,又埋怨他乱花钱。

“阿母,我在酒楼上班,一天十五个钱,不差这点钱,咱们过个好年。”陈远笑道。

二老听到,也是这个道理,也就开心了。

接下来这两天,陈远叫村民们来吃了餐饭,毕竟自己在城里,没假期回来,二老还需要他们照应一二,各个村民们难得吃上肉,也欢欢喜喜,直称赞陈远是个优秀的小伙子,有的还当场透漏出要把闺女嫁给陈远,搞得陈远红了脸,二老却是十分欢喜。

三十斤肉,只留下五斤过年,其他的,都拌些小菜,一餐就吃了。二老开心的同时也肉疼,养子有出息了,他们也还是开心的。可是一餐吃这么多,比他们之前一年吃得还多,心下自然舍不得。

三十晚上,敬了神,给小孩子们发压岁钱,又去了十几个钱,就是守岁。这晚,虽然陈远是养子,但是老头还是很郑重的焚香祭祖,按古代的风俗,祭祖后,那就是这一房的后代了,即使是亲生父母,孝义也在过房父母之后。陈远前世受苦多,现在无法回去,也没什么心里负担,更谈不上瞧不上俩农村老人,认认真真拜祖,以后,他就是唐朝陈家陈三郎的后人了。这时候陈远才知道,他拜的是“爷爷”陈三郎,也才知道“阿父”叫陈二丁。

欢欢喜喜过了年,至于拜年,陈二丁五十几岁的人了,又无子女,长一辈的亲戚都过世了,剩下两三个很旁边的亲戚,偶尔走走而已。

所以这两天也无事,陈远就在家呆了几天,直到初五,就进城了。本来是初八才上班,但是在家实在无聊,还有就是有几个村邻老来蹭吃蹭喝,肉早吃完了,陈远也只好又花了三十个钱去近处买了二十斤。蹭吃倒不要紧,还把闺女带来瞧瞧,那些姑娘,忒能吃,还对陈远瞪眉上眼,简直当他自己人了,这么热情,让陈远大感吃不消,只好逃也似的进了城。

进城前,陈远将二十个钱给了二老,嘱咐他们生活开好一点,以后发薪水了,就会托二牛带回来,二老又是一阵叮嘱,才目送陈远离开。

进了城,街面还有很多未曾清扫的鞭炮纸屑,向人们展示这里过了喜洋洋的年。寒气未退,但阳光普照,已显示新年新气象,新春新气息。

有些小孩子,跑来跑去,捡上几个未炸响的哑炮,摆弄着玩。或者跑来跑去,叽叽喳喳,好不热闹。

而河边的柳树,虽然枝条还是垂在水中。但是竟有点晃人眼睛,光线是那么明亮,春意盎然。

这是天宝十三载了吧。

陈远四处望望,大唐百多年的太平,就要在明年结束了,说不定从今年起,就要开始了动乱。存几个月钱,然后南下吧,陈远这样打算。

进城了也无聊,许多店铺还没有开门。街上行人匆匆,也都是欢欢喜喜拜年的人。陈远好不容易找地吃了饭,就回住处了,员工们一个都还没有来,只有两个守酒楼的老头,一个姓张,一个姓王。两个老头就在一楼大厅里喝得醉醺醺的,炭火烧得旺旺的,看到陈远,叫他过去陪喝,陈远笑着谢谢他们的好意,就去了另一边烤火发呆。两个老头也不在意,自顾划拳喝酒。

不一会天就要黑了。

陈远发了会呆,看看楼间没有蜡烛了,就想去三楼拿几根蜡烛备用,三楼是总库房,他没有库房钥匙,但三楼杂物间不关门,蜡烛什么的这些简单物品,一般都是放有的。一楼人多眼杂,所以一些重要的东西掌柜的安排储备在三楼。

陈远上了楼,准备去拿蜡烛,却看到一间房门虚掩着,莫非还有人?陈远透过门缝瞧了过去。

浅褐色的背影,诱人的曲线。长发如雪,静如处子,让人望而生怜。

婀娜的身姿,只是远望,就让人感到那风华绝代。

“姜小姐?”陈远停下脚步,她怎么在这里,陈远以为自己看错了,揉揉双眼,再仔细一瞧,确定她身边没有人,那个貌似形影不离的林家少爷也不在她身边。

此刻姜小姐正坐在桌前,怔怔发呆,桌上放着一本书,却是没有翻开,旁边的火炉火星暗淡,显然是主人生不来火。

大冷的天,她在这里做什么?这小姐,是来体验贫困群众的冷的么,陈远心里嘀咕,两个酒鬼也没法来生火,又没有其他人,小姐娇身惯养,自然弄得不成样。陈远无奈叹气,拿了蜡烛下楼,然后去酒鬼旁边的火炉里捡了红红的火炭,用铲子铲上楼,轻轻推开门,小心翼翼的把炭火放入,再加入新的炭,吹燃了些。

“哔啵。”炭火炸起了火星点点。

“你……来了。”陈远的举动还是打断了小姐的发呆,只见她转过身来,见到是陈远,先是有点惊讶,然后轻声道,目光里带着些茫然,炭火映着,脸似乎有些红润。

“嗯,我在家也无事,来城里看看。”陈远总不能告诉他是被村邻大妈大婶用闺女吓跑的吧,一边拨弄炭火一边解释道,又问,“天这么冷,小姐怎么在这里呢。”

小姐定定地看着陈远,又似乎不在看他,目光游离,没有回答,心不在焉。

“天很冷,小姐还是早些回去吧,会着凉的。”陈远发了炭火,站了起来,他感觉到眼前的女子有心事,可是不知道该不该问,叹了叹,关心的道。

小姐咬着嘴唇,没有说话,气氛颇为尴尬。

这样近距离相处,好像是第三次了,陈远心里总有种奇怪的感觉,仿佛有什么在挠动,痒痒不已。陈远前世就是个情商低下,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说,确定炭火旺了,就想离开。

“你说,女子到了十七岁,就得嫁人么?”忽然,小姐好像犹豫了很久,在陈远要离开之时,启唇轻声道,声音带着无奈和凄凉。和对未来的彷徨。她没指望陈远能回答什么,但她在这里静坐几日了,只是想找个人倾诉一下。但她发现,她似乎连倾诉的人都没有。

“啊?”陈远闻言一惊,震惊过后,恍然大悟,难怪她一个人在这里静坐,估计是她家人催婚了。古代女子十五及笄,即可许婚论嫁了,十七,年龄不算小了,催婚很正常。陈远同情她,要是在现代,十七还没有成年呢,都还没选举权呢。

陈远猜得不错,姜小姐在这里静坐,确实是过年的时候,林少爷的母亲来做客,她是母亲的堂姐,亲人联络,本来十分高兴,高兴之余,林少爷的母亲就提到了姜小姐的婚事,想亲上加亲。其实他们长辈也是一直默认林少爷和姜小姐的,男的英俊,女方貌美,在他们看来就是天作之合,无可挑剔。

这次,林母正式提了出来,姜母招待亲戚,也没有什么意见,至于姜通宝,也是中意林家少爷的。

只是,姜凝荷小姐平时静如止水,可是听到这个消息,却感觉慌乱,不,是心烦意乱,这几天,她什么人也不想见,就来酒楼发呆。

“怎么,男方是小姐不认识的,又或者,小姐你不喜欢么?”陈远小心试探地问。

“我不知道。”小姐想了一会儿,打开了话匣子,缓缓道来:“表哥从小跟我一起长大,以前也曾想着会嫁给他的,可是现在父亲提及的时候,我……我却……总之,说不出来的感觉。”

原来是她表哥,也就是那位林家少爷了,长得也是一表人才,陈远见过,那个大帅哥潇洒自如,陈远有些羡慕,但林家少爷家世人品陈远是不知道的,没有谈论他的资格,想了一下道:“这应该是婚前恐惧症吧。”

“婚前恐惧症?”小姐好奇,这是第一次听到这新奇的名词。

“就是一对人要结婚,互相都十分了解了,性格,脾性,爱好,所有都了解了,没一点秘密,然而到了结婚的时候,却患得患失,无所适从的感觉。”陈远道。

小姐不说话,呆呆不语,似乎陈远正说中了她的症状。

“哈,我以前听一个说书的说过,传说有几个国家,女子二十才算成年呢,不到二十结婚生娃,还要罚款呢。”陈远见她心情低落,想安慰她,打了个哈哈道。

“噗。”小姐闻言笑了起来,令花儿失色,“哪有这样的奇怪规定。”

“或许没有吧。”陈远挠挠头,讪讪道,“我都是听说书人说的,奇志怪异,不足为奇。”

小姐好笑不语,陈远插科打诨,只觉得烦闷疏散了很多。

“总之呢,我想啊,虽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结婚嘛,还是要找一个喜欢的人,至少不讨厌对方是吧。”陈远发表了观点。

小姐点点头:“想不到你知道这些想法。”她觉得陈远的说法很在理,不像长辈们都那么说的,父母说嫁,就一定得嫁,她的小心思,十分超前,是长辈们不能接受的惊世骇俗,一直都隐藏在心里,陈远说出来,她竟有遇知音之感。

那可不,我可是二十一世纪思想解放的人,“嘿嘿。”陈远道,“结婚是可以不那么急的,你想啊,十七岁结婚,十八生娃,然后带娃,这一辈就是生娃带娃带孙了,还有什么乐趣呢?大好世界都还没有见过呢?”

陈远说着,姜小姐眼光亮了起来,心里一个想法,对的,他说的是对的,就是这样,自己就是这样才感到迷茫。

“去边关看看长城,去塞外瞧瞧,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去东北看天池,池水五光十色呢;去东边看海,海天蓝空,一望无际;去登泰山,一天经历四个季节……哈,总之,好多好看好玩的,结婚急啥不是。”陈远侃侃而谈,大肆蛊惑人心。

小姐听得一片神往,陈远说得涛涛不绝,让她不时惊叹。

“居然还有这么多奇异的事物。”小姐向往不已。

陈远点头郑重道:“这个世界,只有你想不到的奇妙,哈,读万卷书,不如行百里路,去走走,去看看,有很多神奇,让我们不敢想象。”

小姐突然对陈远产生了莫名的好奇,问道:“这些,你怎么知道,你去过吗?”

“呃”陈远呆住,对啊,我对她说这么干嘛,搬起石头砸脚了,这怎么解释,总不能说我是手机上看的吧,立马苦瓜脸了,干笑道,“我也是听说书先生说的,我也没有去过,但是我保证,这些肯定是真的存在的。”陈远很笃定。

小姐不知怎么,信了他,没觉得他有半字虚假的人,要是换做别人,她早不耐烦觉得对方是在胡言乱语了。陈远的话让她心里溢彩涟涟,谁,又愿独守闺中,谁,又不愿驰骋于大千世界呢?

“我,也可以吗?”小姐心动之余,又怯怯地道。在家从父,出嫁从夫,这些美好的事物,她有机会去听去看去感受吗。

“能的,只要小姐想,就一定能。”陈远斩钉截铁。

小姐没有说话,一双灵动的眼睛,幽幽望向了窗外。

香气如兰。

春风拂过,枝枝点点,燕子北归。

春意正好。

1

第九章 频频南顾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