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君游大唐>第十章 那个女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 那个女孩

小说:君游大唐 作者:大大怪将军 更新时间:2019/6/24 11:18:04

街道刚清扫过,还有许些泥土的气息。旁边建筑林立,古色古瓦,散出清新的气味。

城外古道,冰肌消融。河边白柳,随风轻扬。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埋藏了万物的冬天,似乎终于已经过去,充满希望的春天,将要来临了。

陈远吐了口气,阳光照耀,现在暖和多了,这北方的冬天,还真让他受了好多的苦。酒楼开业,他也学着丁位,开始了跑堂,忙碌起来。日子就这样过着,只是这几天,姜小姐来酒楼的次数多了些,几乎每天必到,而且只是她一个人,连丫鬟也都不带。

陈远也理解,毕竟事关她终身大事,她心里矛盾也是应该的。说不定等她考虑好了,今年也就嫁做人妇了吧。虽然武则天当朝后,唐朝女子地位提高很多,有些女子能够选择自己喜欢的人嫁,但是还是以父母之命为主。姜小姐也没法逃过这个命运,然而陈远也帮不了她,自己跟她,她在天上,自己在地下,妄想去帮别人找幸福,痴人说梦吧,那个林少爷,一表人才,想来跟她也是般配。

这个时代就这样,十七嫁人正常,让姜小姐拖几年,又去嫁给谁呢,年龄大了反而难得择好男人,总不能去当妾或者嫁二婚吧。那才是明珠蒙尘了。

陈远没有多想,待了两天,大家到齐,酒楼正式开业了,开业须臾,便有客人临门。“客人几位,您请上座。”做他的跑堂的干活。

新年洋溢着新的气息,人们面带笑容,走路蹬蹬蹬的,精神气十足。走过路过的,认识的,不认识的,也能问声,“新年好!”而对方也报之以回答。

这几天,陈远跟姜小姐没有再单独相处过,只是奇怪的是,姜小姐来酒楼,有时候经过陈远身边,竟出人意外地点头打招呼,陈远回之一笑,渐渐习惯了,然后就去跑堂了。而姜小姐自然上楼发呆,只是越是后来,就想做了什么决定似的,不再愁绪满面,心情好了很多。

大概她想通了吧,陈远微微一叹,默默祝她幸福,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帮助他的女子,他只能默默祝福她。

新年的气氛,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这样一晃就到了元宵节。

佳节元宵,与民同乐。

元宵节,又称上元节、小正月、元夕或灯节,是春节之后的第一个重要节日,是中国亦是汉字文化圈的地区和海外华人的传统节日之一。正月是农历的元月,古人称夜为宵,所以把一年中第一个月圆之夜正月十五称为元宵节。

元宵节始于秦汉,传统习俗出门赏月、燃灯放焰、喜猜灯谜、共吃元宵、拉兔子灯等。此外,不少地方元宵节还增加了耍龙灯、耍狮子、踩高跷、划旱船、扭秧歌、打太平鼓等传统民俗表演。这些,都给古代缺少娱乐活动的年轻男女增添了无限的向往,是他们走出房门,去黑夜狂欢的时节。

这天,天还没有黑,真定城里,早就是张灯结彩,人们欢呼雀跃。男男女女,游走在大街上,或指着新奇的事务称赞,或远远的对看一眼,含情脉脉,一切尽在不言中。

元宵节这天,大家都在家团圆,然后外出逛街看花灯,所以酒楼很是冷清,一天基本无事,陈远他们下午早早下了班,吃了饭,天色已黑,陈远跟着酒楼这些年轻男女,也上街去游玩了。

“轰,轰,轰。”礼炮打响了,只见在一瞬间火花飞了出来,然后有许许多多的彩纸飞了出来。彩纸有红的,黄的,蓝的……真个是五颜六色,绚烂夜空。“彩蝶”在空中自由自在地飞舞着,在向人们招手微笑。接着,礼炮接连响起。空中“彩蝶”飞舞,地上人们喊着、跳着。

不觉中,夜幕下的点点彩光持续绽放,随即消失,只在眨眼间,那是炫丽的烟火,夺人眼球。

那一刻的美丽,真想永恒。

又会有谁,在那灿烂的烟花下,许下一生的誓言呢?

“好!”无数年青男女欢呼。

陈远跟着他们,感受这古代的元宵,古代的节日很少,所以元宵那是再浓重不过了,人们热情奔放,都洋溢着兴奋的神采,陈远也十分高兴,跟在他们身边四处观看。

彩灯如昼,长街漫漫,那拱桥下,竟有渔船闲游,从船上传来的丝竹之声,声声有情。青石板街道,多少才子才女联袂而行,谈笑而游。就连许多农村的,青衣幞头,布满皱纹的脸上也洋溢着笑容。儿童手里拿着小东西,或是烟花,或是小鼓,争相竟逐嬉戏。

路过青楼,今天则别具特色,有花枝招展的女子迎客,里面热闹非凡,看得一些青年男子不能自已。而有对象的,则被夫人拧着耳朵离开。

别轻看着青楼,里面也有许多才华横溢的女子,留下多少才子佳人的佳话呢。陈远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丁哥,姜哥,啊,张二哥。”一阵人流涌动,陈远一个踉跄,好不容易稳住身,便发现,人头攒动,丁位姜辉他们被拥挤的人流带走了,他想挤过去,无奈根本使不上力,越挤越远,与酒楼的几个年轻人失去了联系。这几个重色轻友的,不知道去哪里约姑娘去了,陈远心里嘀咕,找不到伙伴,无奈的四处随人流走。反正都是成年人,不会担心走丢的。

花灯,小人,舞狮子,这些陈远都没有见过,看得啧啧感叹。

“啊,非礼啊。”正当陈远看得有趣,兀的一个女孩撞了上来,差点撞倒陈远。

少女眉如远山,目如秋水,曲眉丰颊,明艳动人,约十二三岁,十足的美人胚子。不出几年,定是美若天仙。她华服金带,还梳着小小的丫髻,贵重的貂皮棉袄,腰间还佩戴了金玉饰品,显示了女子家境富有。略微丰神绰约的身材,显示少女身世不凡。

但是陈远却无暇欣赏美女,一是对方还是个小女孩,二是小女孩正双手叉腰,对陈远怒目以视呢。

“无耻流氓,下流败类,卑鄙龌龊”女孩张口就来。

这谁家熊孩子,陈远眨眨眼,大感无辜,遇到神刁了这是,小孩子,要教她讲道理的,他说:“我说小朋友,是你撞过来的好不?”

“你才是小朋友,你全家都是小朋友。”哪知女孩闻言更生气了,气鼓鼓地道。

额,陈远瞪大眼,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眼前感觉有好多只乌鸦飞过。

“呃,是我的错,我给小……姑娘赔不是了。”陈远也是个好脾气,何必跟一个“小朋友”计较不是,自己还要看花灯呢。不过差点“小朋友”又叫了出来,还好及时改正。

“哼,一点诚意都没有。”小女孩一看身份来历非凡,从小就高傲要强,却不想就这样放过陈远,看到陈远倒是大人不与小孩计较的神情,看了就来气。

不好糊弄啊,陈远摸摸鼻子,脸色严肃,正道拱手道:“在下对不住了。”

小女孩呆了一呆,陈远这样认真道歉,她悻悻然不说话,只哼了一声。

“哇,舞狮子耶。”小女孩少女心性,这时发现一队舞狮子的过了来,立马被吸引住了。锣鼓声响,狮子张嘴,鱼龙翻舞,惟妙惟肖,人们都不自觉跟着队伍走。

陈远摇头笑了笑,毕竟小女孩啊,不知道是哪家的,她家大人怎么放任她一个人出来,他这般想着,随着人流观看舞狮。

“我说,你怎么跟着我。”不一会儿,小丫头对舞狮子失去了兴趣,却还看到陈远。

陈远无奈看看左右挤得密不透风,人太多,人流挤着他走,总是在丫头的旁边,他有什么办法。

“喂,我说,你不会是什么坏叔叔,想拐卖我吧。”小丫头眼睛一眨一眨,十分机智的眼神。两只小手还放在自己身前,防备的看着他。

呃?陈远愣住,看着小女孩不屑的眼神,怒了,哥两世为人,不做半点恶事,被你个小丫头怀疑人品,哥以后还要不要混,是可忍孰不可忍,谁家的小孩,你不教,我来教,陈远给了她头上一勺,愤愤道:“谁家的小孩,整天想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呢,好好回去读读三字经,千字文,论语,哦,还有女诫,好好读,一篇也不许少。”

女孩愣了一下,显然没料到居然有人敢动她,居然有人给了她头上一勺。从小地位尊崇,谁敢打她?

以至于她愣了半天没反应,但居然一反常态没有发怒,头一扬,高傲地道:“这些我三岁都读过了。”  

哎呀,这些都读过了吗?陈远摸摸下巴,也对,女孩看样子出身不凡,家人肯定是给请些西席先生的,正要说叫她去读诸子百家,读史书的。

哪知小女孩审视了一下陈远,唇边露出讥讽道:“倒是你?”

“看什么?”陈远被她望得心虚,现代读的书不算书啊。他抬头望天,啊,夜色真美。

陈远一身布衣,全身上下不过十几文,头发还不伦不类,手上还有干活留下的沧桑。这么个那啥,居然敢来教训自己多读书,小女孩仿佛发现了新大陆,呲着牙对陈远笑了。

一股不妙的感觉在陈远心头升出来,但还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道:“这些只是入门,要想做学问,你要多读诸子百家,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北海虽赊,扶摇可接,多多读书,你会受益无穷。”

“扑哧。”小女孩放声笑了起来,两只明亮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陈远。

我脸上有花啊,本来是想教训小女孩读书,陈远却奇怪的感觉底气越来越不足,完了,气势被一个小女孩都压下去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诸子百家我早读过了,史书我也读了不少,看来这位大哥哥也是饱读诗书的,我说这位大哥哥,那个,前边灯谜挺多的,咱们猜猜去?”小女孩眼睛滴溜溜的转,存心起了作弄的心思,陈远这打扮,有点头脑的都看出来是个“不学无术”的吧。敢叫本小姐多读书,他还反了天不成。

猜灯谜?以前倒是看过些,可现在字都认不全,穿得一身寒酸,去凑那个热闹做什么。

“不去,不去,那是才子佳人的故事,我就不去凑热闹了。”陈远头摇得跟波浪鼓,后退两步,一副眼睛再看那舞狮子的,仿佛觉得这舞狮子的更加有趣了。

“去,怎么不去。”小女孩却是来了兴趣,扯着陈远就往灯谜的地方走。

“喂喂,光天化日这下,你要干什么,啊,饶命啊。”陈远哪里敢去,没想到女孩更狠,用掐的。陈远泪眼汪汪,活脱脱一个受了气的小媳妇,别提多委屈了。

这时却出奇的,人流出现了一些漏缝,小女孩对陈远连扯带拽,硬是到了灯谜区。这里张灯结彩,细细的红带上贴着红纸,红纸上写有谜题,许多青年男女或看谜题,或摘了谜题,在低头苦思,有的潇洒自若,很简单的就猜中了谜题,周围人一阵恭维,那人难免还谦虚几句,说道:只是运气好罢了。

有的谜题却很难,有些青年想了好久,灵光一闪,一拍脑门,道声:“有了。”然后喜出望外的去店里对了答案。其实这灯谜活动奖品不是要紧的,但是那种猜对答案的喜欢,却让人沉醉其中,或几个姑娘在侧,那些青年男子更是发奋猜谜了。

“哈,我摘了一个灯谜,你猜答案是什么。”小姑娘把陈远扯到了红带下,陈远看到,那些灯谜剩下不多了,此时已经是戌时,也就是现代时间晚上八点左右,元宵活动申时就开始,谜题简单的早被人光顾了。小女孩哪里想到这些,也是存心想为难陈远,随手摘了一个灯谜,兴奋地问陈远,盯着陈远,心想:敢欺负本姑娘,叫你原形毕露,叫你好看。

陈远无奈,朝纸条看去,只见红色的小纸条上,几个字龙飞凤舞,他瞪大了眼睛,有几个字不认识,这尼玛咋猜,揉了眼睛再看,还是不认识,只好敷衍道:“字太远,看不清楚。”

“是吗?”叫你装算,小丫头心里明然,好整以暇,强忍住笑意,却不放过他,将纸条凑到了他眼前,“现在够近了吧,快看。”不停的把纸条在陈远眼前晃。

“还是太远了。”陈远嘴角抽搐。

“呵呵,那这样呢。”小丫头似乎很有耐心,不断的根据陈远的要求调整距离。

神哪,救救我吧,谁家的小孩子,不带这么玩的,陈远哭丧着脸:“字太多,看不清。”。

“扑哧。”小女孩大笑,得意洋洋,小样,你还敢说本姑娘不读书,她眉毛一挑,终于感到了报复的快感,笑弯了腰,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她小小的身影,就像含苞待放的菡萏,在灯光下,竟然美丽不可方物。

天,她还只是个小女孩啊,祸国殃民,长大后一定祸国殃民。陈远暗自吞了吞口水,心里默念起了清心咒。

0

第十章 那个女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