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君游大唐>第二十四章 牢狱之灾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四章 牢狱之灾

小说:君游大唐 作者:大大怪将军 更新时间:2019/7/22 10:22:09

不觉又过去了十几日。杨柳依依,桃红柳绿的季节了。

当然,提到春,很自然就想到了雨。春雨沙沙,种豆种瓜。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这是杜子美对春雨描绘的神来之笔。春雨也似乎如此,激烈、急躁、粗暴似乎没有她的份儿,淅淅沥沥,雾雾浓浓,烟雨霏霏,就像梦一般,轻柔飘渺,又似牧童笛音,清幽悠远。

春天,总是惹人遐想的季节。

公子小姐们骑马郊游,饮酒赋诗,好不热闹。

这天下午,好不容易又轮休半天,陈远一个人,就在街上随便逛逛,享受这大唐的春天。

“咦?”陈远正逛间,却发现远远地停着一辆华盖车。当然他的关注点不是车。

那不是元宵节那个小丫头么?陈远远远看见,小丫头穿着镶黄帛,下着深色曳地长裙,头间垂鬟分肖髻,引人注目。此刻一个王公贵族模样的男子正在对她说着什么,小丫头十分不情愿,闹了好一会儿,才上车走了。

这小丫头,来历不简单啊。

“这是仪王呢。”杂乱声中,陈远听到有人在得意洋洋地向众人吹嘘自己的见识。

仪王?谁啊,陈远一点印象都没有,不过,那个男子是仪王,那小丫头可能就是什么郡主?我的妈呀,陈远歪了歪嘴。

“砰”然后就是瓷器碎裂的声音。

“啊,我的上好河北刑窑瓷器,值好一百多两银子呢,你赔我,你赔我。”

“什么?”陈远还在发愣时,一个尖脸瘦猴男子就抓住了他。地上散落一地的瓷器碎片。

陈远明明记得,他可什么都没做,是那个男子故意碰上来的。

碰瓷,陈远苦笑。

“我没有。”陈远否认,道,“兄台,是你弄错了吧。”

“弄错?我怎么会弄错?”尖脸男子高声道,“你还赖,我要报官,对,报官。”

霎时周围聚集了很多人,指指点点,却没有人出来说话。尖脸男子显然是轻车熟路,不容陈远反抗辩解,就闹到了县衙。

县衙大厅,一个圆脸长须的人坐在上面,衙役分散两排。

“堂下……呃……堂下何人。”县老爷一拍惊堂木,打了个咯,似乎中午半醉未醒。

“回禀老爷,小人何二生,今日在路上行走时,被这个人撞到,撞碎了小人上好刑窑花瓶,大人,这可值一百三十两,是小人的心头肉啊,请青天大老爷一定要为小人做主啊。”何二生叩头连连,眼泪鼻涕留下,似乎惨不忍睹。

“胡说,一个花瓶,哪里值……”县老爷也不是那么好欺骗的,但是马上一个八字林主簿立刻在他耳边说了些话,县老爷爷就立马转变了。

“啪。”一拍惊堂木,县老爷道,“兀的被告,你有何话说。”

“大人明鉴,小民冤枉啊,是他自己碰上来的。”陈远只好老实申诉,这惊堂木,声音真大,拍得他心里一抖一抖的。

“有谁能证明?”县老爷问。

“小民刚才在那里,应该有人目睹。”陈远道。

县老爷立刻传唤了几个人,不过谁都说没看见,陈远心里不免绝望,看来是有人要对付自己,这个何二生肯定不好惹,大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都说不知道。不过还算他们有良心,只说看不清楚,没颠倒黑白说是陈远去撞的。

“先押下大牢,待找到证据,再行问审。”县老爷一拍惊堂木,就将陈远下了狱。

陈远被两个差役押入了牢房中。

才进牢房,一阵恶臭扑鼻而来。这可不比现代社会,牢房设施齐全,住得比普通贫民还好。这时候的人对犯人可没什么好待遇。只要进来,甭管你之前地位显赫还是平头百姓,不管你是罪大恶极还是无妄之灾,都是犯人,若没有人在后台照应,定然常受欺凌,忍受生不如死的感觉。

牢房狭小,犯人不少。许多都是十几人关押到一间,里面就是发了霉的干草和破烂的枕席,连如厕都在牢房内,吃住都在那一间,那脏乱的情景可想而知。

陈远被带上手铐,进了牢房。牢房中间是一条走道,两边才是每间七八个平方的房间,说是房间,其实极其简陋,都是用大木桩订住,用铁链锁上,犯人都带上手铐,有的还有脚链、枷锁。内被束缚,外有牢役看守,想越狱,那是极其困难的。

受够了过堂时的各种大刑,也在牢房受够了差役的折磨,很多人都是遍体鳞伤,有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牢房内众人见到牢役又押着陈远进来,一些人麻木的看了一眼,一些人看也不看,仿佛习以为常,又添了一个“伙伴”。有个别的则小声喊了声冤枉,牢役横眉一眼,出声的人立马缩了回去。

走过了十几间牢房,一直到了最后的两间,这里与刚才不同。里面只是关押一个人,因为是走道尽头,那里有一扇高高的窗,通风较好,里面除了杂草,还有一张陈旧的席子。与刚才的大杂间相比,算是极好的待遇了。

想不到自己还来“享受”了一下真定城的顶级牢房,陈远暗自苦笑。县令越是这样安排,他心里就更加清楚,这远不是碰瓷那么简单。县令的变化,就是林主簿的耳语,肯定是那林主簿做的手脚,只是他为什么要陷害自己,自己一无所有,不至于有什么值得他惦记的啊,陈远百思不得其解。

两个牢役把门开了,推了陈远进去。“老实点。”冷冷说完,然后哗啦用大锁把门锁上了,之后出了牢房,到旁边另一间干净的看守房里喝酒。

“兄弟,犯了何事?”陈远正在查看自己的处境,隔壁牢房传来声音。

陈远回头看,这小子,这人面如冠玉,目若星辰,好一个大帅哥。自己见过的姜小姐的表哥林少爷已经是千中无一了,这家伙,万中无一啊。让人更加嫉妒的是,他身穿凌罗,腰间佩玉,显示家世不凡。但这人看上去并不文弱,反而炯炯有神。穿着还有些朴实,更加显出此人的不简单。

犯了何事?陈远苦笑,难得有个聊天的。就把自己的情况说了一下。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就是自己走在路上,被人讹了。

“就这样?”那人愣了半天,上下打量陈远,想来陈远这打扮,有什么值得讹的,更怪异的是,还关押到了这优待的牢房。

“怪也,怪也。”那人喃喃念叨,忽然脑洞大开,“我说兄台,你莫不是抢了别人的相好吧,别人想动你,却又顾忌自身身份,这样逼你这个小子离开了。”

呃?陈远满头大汗,这说的什么跟什么啊?看着帅哥一脸戏谑,陈远不得佩服这个家伙,进了牢房还这么悠闲,跟过小日子似的,心态不错。他一摊手,笑道:“谁知道呢。”

“哈哈。”那人笑了起来。

“兄台,你又是为何?”陈远反问他。看这帅哥浑身没有半点伤痕,精神十足,就差哼小曲了,想来一直是受到极其优待,坐牢坐得很滋润。

那人眉毛一挑,满不在乎道:“本公子看到一个废物调戏一位姑娘,揍了那废物一顿。”

“仗义。”陈远竖起大拇指,英雄救美,美人以身相许,有剧情啊。

哪知那公子换了苦脸,道:“谁知那女子是那废物的小妾,反而维护那废物,这不……”他说不下去了。

陈远愕然,感情剧情歪了,帮错了人。在丈夫和帮助自己的恩人,那女子选择了帮丈夫,报了官,帮自己的恩人却下了狱。不过看来这公子来头不简单,县令也奈何不得,所以才受到了特殊的照顾。

难怪方才这位帅哥开玩笑说自己抢别人的相好的呢?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英雄救美,美人以身相许呢?

说起来两人都是无端受灾,又都得到了特殊照顾,竟有点惺惺相惜了,互相通了姓名,原来对方叫郭晞。郭晞?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难道以前有个老同学叫郭晞?陈远想了半天,没有想起来。

郭晞却是自来熟,介绍完毕,就开始跟陈远称兄道弟起来。两人仿佛不像在坐牢,要是有酒,肯定把酒言欢了。

0

第二十四章 牢狱之灾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