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从1862开始>13章.船坞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3章.船坞

小说:从1862开始 作者:无忧轩主人 更新时间:2019/7/6 10:32:46

几天后,一小队人马,悄不言声的到了伍家,只有四五匹马、一辆车、七八个人来到珠江畔的这处豪宅大院。

路上,几个人已经和各种关系眼线详细了解了伍家的情况,反复研究与伍家的策略,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都作了应对准备,郑江二人也换上了长袍马褂。

通向伍家的几条路口左近,不远不近的出现了不少陌生的面孔,刻意掩饰的顾盼之间,个个目中精光闪动,显然不是等闲之辈。竹网龙堂对这次会面也很是关注,从总堂传过话,吩咐广州各堂口一路蹑踪随行,不得有一点差池。

都说侯门深似海,这当代世界拔头一份的豪门也不比海浅多少。青瓦白墙,飞檐斗拱,曲榭回廊,雕花门窗,一派岭南风貌,镶嵌彩色玻璃的大窗和巴洛克式拱形门廊上的花叶彩砖,又有渗透着浓重瑰丽的西方色彩。

随着外堂管家一道一道门的进,曲折盘桓,来到后堂。按照惯例,首次拜见,往往都是在前庭会见,这次算是开了先例,连管事也感到有点奇怪。

一早晨,头道门管家就接了话,要候着一起外客,直接入后堂叙话。管家听了,着实纳了会儿闷,还真不知道这时哪门子客。自从伍家开始衰落,虽说是大不如前,但是海内海外的访客,也都是头面极大的,像今天这样的,里面直接传话知会,又叫接入后堂,还真没见过。

伍崇曜,原名元薇,字紫垣。以绍荣为商名,一般都习称他为伍绍荣,或者商名:浩官。伍秉鉴在世时,虽然已经把怡和行的权利给了伍受昌,他以原商身份退居幕后,实际上还是他主权。1833年,伍受昌去世,伍崇曜顶职,为怡和行商和公行总商,伍秉鉴逝世后,他真正主导怡和行。

对于这个仅仅听说过的大清的南洋飞地,伍崇曜和伍家主事的几个老家儿,还颇感好奇,很像多了解一点,又因为伍家一举一动影响颇大,也不想太过招摇,所以直接引入后堂。

二门管事接着特使,到了后堂,请到花厅。稍后,特使请管家回禀,可否先兴拜祭伍老先生。

管家很错愕的进去了,不一会就跑了出来,请特使前往家庙。

按照之前练的程序,何老拔带着贺公子等幺二三的上香叩首,拜祭了伍老先生牌位,转身出来。早有大管家在家庙外候着,见了特使,满脸堆笑着直接引导后堂。

来人先拜伍老太爷灵位的这一举动,让伍家没想到。现在满世界能够想得起伍老先生的人,还真不多了。所以一听到人家去拜祭先祖,马上收拾整顿,请到后堂。

进了后堂,主事的几个老人来了一多半,三个老头拱着一个掌家大爷。老太爷伍崇曜年迈,就由下面的几位子侄辈主事。主客一一见了,几个人也客气了一番。郑老大呈上四颗滴溜乱转的南洋珠作为见面礼。

三言两语,伍家就将特使的来意问明了,这边也不瞒着,就按照商业兴国的说法作了一番解释。

南洋,伍家不陌生,婆罗洲、爪哇也多少有所耳闻,风物人文知道的就不多了。包括兰芳请为大清藩篱,被朝廷拒受的事,倒是听说过,当时还唏嘘一番。何老拔把这事说到动情处,撒下了几滴英雄泪,招得几个老人眼眶也红了。下南洋的苦处,伍家还是知道的,家里的下人长工伙计的同乡亲朋,就有在兰芳的。而且,伍家生意遍及南北,南洋也不会少了买卖,怎么说兰芳的事,也是牵扯着几万人呐,兰芳的金矿也是伍家的客户,所以当然不能不知道。

只是后来,荷兰对于婆罗洲控制越来越严,华人矿工有不少已经转向古晋,兰芳的事传过来的就少了。对于海外侨民,伍家倒是和乾隆爷有不同的看法,可能是多年海外贸易的经历,满眼看到的华人在海外的苦楚,虽然身份不同,也少有捐资相助的行为,但是要说他们是“海外弃民”,任其自生自灭,罔顾生死,还真不能接受。红溪事件马尼拉数次屠华,哪件事都让伍家上下气到暴,可是天一亮还得笑脸相迎的应付那些黄毛红毛大猩猩。这么多年了,有点麻木了。

朝廷管不了的地方,大可以以其为藩篱,纳为属国呀,他们就算不是王臣了,他们生活的婆罗洲就不是普天之下了?说起朝廷,伍家真是有点和兰芳猩猩相惜,当初伍家为朝廷卖了一辈子命,受了一辈子夹板气,到了儿,洋人的货抄不着,就抄十三行的,惹急了洋人要开仗,十三行就得捐款捐物,朝廷打不过洋人到让伍家出钱赔款不算,还落了个奸商的名声。

收到拜函的那天,伍崇曜就很想见一见,南洋的事情,多少有些远了,可伍家对天下风云,知道的绝不比军机处少。

礼单到不大,只有一张,但却是有钱难买的南洋珠和玳瑁,这可是郑老大从吕宋人手里鼓捣来的。

一番言语之后,伍家对于这个不甘屈居荷兰人檐下的小国,多少有些同情。往下一聊,才知道他们的抱负也不简单,就不由得加上了几分注意。敢情他们是预见到了兰芳和詹卑等华人聚居地的危难,想要以联合几家开展商业贸易,联手做大,避免最终荼毒之苦。

不知为什么,伍家几个掌印的老人都对这几位有种感觉,这几十年历练出来的眼力,让他们不约而同地想通过他们抓住兰芳等这几个南洋小国,日后应该会有大图。贺公子对于中国和美国内战结果的推论,也让伍家深深叹服。那可不?都快背熟了。

伍家对于美国内战的一举一动都十分关注,在美的资产可不是一点半点,对于北军获胜虽有意料,但毕竟不踏实,英国人可是支持南部的。贺公子两头不撒手的说法,倒是不错,如果一方面支持北方,这早晚是美洲的大佬,世界列强;一方面拉住英国,老牌海盗得罪不得滴。

贺公子把如何利用美国内战和如何抢占战后资源的事,和老爷子们探讨了一番。对于兰芳来说,急需的东西太多了,工业化对于一个危机四伏的小国来说,就是希望所在。他本来可以依靠的母国,却因为内战已经百孔千疮,就像一个已经装满珍宝但已经墙垣颓败的宝库,任人抢掠。

同样在内战消耗之中的美国,却正在孕育着巨大的爆发力,辽阔的土地,丰富的资源,源源不断的新技术,高于一般国家的教育程度,这个年轻的国家病愈后的活力,不可限量。对于美国的了解,伍家岂止说是了解,不要忘了,伍家可是在美国在铁路、证券交易和保险业务等等方面拥有相当的资产。从政界、金融界到企业界、军界,都拥有很多有头有脸的可以利用的朋友。在美国由于战争,大量闲置的工业生产资料都是中国,尤其是兰芳极为需要的。

对于他们希望与伍家联手搞航运和进一步搞欧美商贸的意思,伍家几个老头一对眼神,就有了底,掌家大爷略一沉吟,就答应考虑,掌家大爷又叫过管家,吩咐下去尽可能的帮助。

联合商队的事伍家还在犹豫,但是几十万两银子的投资,对于伍家来说还不是大事,也算结交一个国家,说不定将来有用处。伍家虽然较之伍老先生在世时的状态有所下降,但是这远未瘦死的超级大胖骆驼,较之兰芳詹卑这样的小马驹来说,太大了。但是,再小,它们也是一个国。您再大,也不过是一个商家。

隔天,在伍家后堂,伍家掌事大爷告知石塘州护商水勇特使,愿以在美国的资金200万两,在美国购进急需物品,资助其联合兰芳等南洋诸国中兴。并且愿意为其在美国的商业活动,提供帮助。在南洋航运事务,一并相托。

伍老爷吩咐了,留客款待。不用在大厅宴客,这里可摆筵席数十桌,是能容纳上千个和尚诵经礼佛的大地方,只在小客厅,已经宽宽敞敞的了。杯盘罗列玉箸珍馐不说了,满桌子没见过的好吃的,伍家代老爷子宴客的长辈有意让年轻人放量,略一把盏就先退了席,留下伍家在美商号总负责人伍岳锋和几个后生子弟陪着。

和伍岳峰聊得很投机,伍岳峰对贺公子挺佩服,俩人相见恨晚。贺公子就把亨利的事说了。伍岳峰沉吟片刻,点点头,“这事不难。过两天我去香港。你在欧洲美国的事,我一定竭尽全力。”

“嗯,岳峰兄义薄云天,贺某感激不尽。以岳峰兄看……有没有必要让他去美国订船呢?”说着,贺公子眼里闪过一道冷光。

伍岳峰心里一凛,脸色凝重,“他不去应该……更方便。”

“厉害,岳峰兄真厉害。那就这么办了,香港见面再说。”

陈逸杰作为特使的亲随,在陪坐的管家面前拿着劲儿还不敢失仪,何老拔却和几个当助手的年轻人却在几个伍家子弟劝说下,慢慢放开了。一直是拘手拘脚的的郑炳勋、江泰安两人,也解开了领扣、脱掉了外衣。

一位管家陪着贺公子走出去,沿路慢慢把院子里的景致介绍了几句,后花园奇花异草,曲径通幽,还有水路直通珠江。圆明园是烧了,清漪园他可不陌生,几个谐趣园加起来也不过如此吧。特使连连感叹,就是紫禁城御花园,嗨!那留到了二十世纪的颐和园也就是规模上大了许多而已吧。

大厅的隔间里,几个助手已经撂倒了一半,剩下的两个拿着劲在门口候着。最后只有一位死活不饮的,就是陈逸杰,作为贺公子和郑老大的贴身护卫,他可不敢马虎,一直不远不近的跟随着。

两天后,抬着缴获海盗的武器、夺回被劫的细软、瓷器,捧着香港总督签发的表彰信函和协查文件、英国舰长的洋文帖子,堂堂正正的走进两广总督府。

现在的两广总督是劳崇光,今年年底会调任云贵总督。下一任刘长佑没到任,晏端书署任两广要到1863年2月14日了。

劳崇光也不是那么上赶着愿意见,一则南海义民助剿,二则还有大英国新加坡三洲总督府的任命书,又有荷兰公班衙的文件,还是见见的好。不然,闹出什么事,就太不值了。再说了,伍崇曜引荐的人物,要是直接回了不见的话太不给伍家面子了,虽说伍家和十三行的影响力大不如以往,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西洋人眼里,伍家是有一号的。人家是铁打的营盘,自己不过是流水的兵。

广东水陆提督也惊动了,也来看新鲜。尤其是绿营广东水师,合计各营战船约有400余艘,均为旧式木质帆船。其中最大的战舰是水师督船,也不过排水量数百吨,载10门前膛铁炮而已。这样的装备,缉贼拿盗尚敷其用,面对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则相形见绌,不堪一击。听说南洋义民护商水勇之类的炮船居然都比自己水师的船厉害,也不由得暗自吃惊。

行过礼节,劳崇光叫赏义士高座,自己在大堂上往下看,心里思忖:能得到英国人的承认,伍家的认可,必不是虚招。又听到报告,说是两艘西洋快船帆樯耸立,火炮峥嵘……说是船上还有洋人参赞军务?怪不得能在南洋护商缉盗呢?那可是远洋呢,广东水师的船也到得了万里石塘,可是到得了能打得赢吗?嘻嘻……这不是靠吹牛就行的。

“也算是义民义举吧?他这个总督要是不褒奖,看样子这帮二杆子会跑到大沽口显眼去。万一朝廷怪罪下来,还不是自己的麻烦?”劳崇光打定主意,装模作样褒奖一回,还看在各种礼物的份上,报给朝廷赏个芝麻绿豆的闲职也可以。

万里石塘,想着都晕,那里应该也算是大清的疆域吧?既然是,也应该就是自己这个广东水陆提督的辖区,石塘洲,还是石塘州,就无所谓了,谁也不会认为南海那里有一个州,还能有个知州?既然是海上义士,算是个水勇也可以,那就是石塘州护商水勇吧。并给了琼州府文告,命予各项优待为宜。

清代,西沙群岛,时称“千里长沙”,南沙群岛,时称“万里石塘”,同属于广东省琼州府的万州管辖。1858年6月27日正式签订中法《天津条约》,另有《和约章程补遗》,增开琼州、潮州等六口。

贺公子他们不嫌弃,有,就说明大清点头了。一份真的,在掺上几分假的,这年月万里迢迢的,谁搞的明白?

谢恩回来,在大街上就甩开了膀子,逢人就说,南洋石塘州护商水勇团奉总督令保民缉盗,连英国人都请为协同。

拿着这两份东西,广州府衙一路绿灯,把林氏黄氏家人找到,派车把二位接走不题。

这下子就更热闹了,广州城内外都把他们视为南洋侠商,一来二去,就成了南洋石塘州水勇团。

2

13章.船坞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