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从1862开始>47章.工作室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47章.工作室

小说:从1862开始 作者:无忧轩主人 更新时间:2019/7/15 11:42:36

一早,郑老大同坤甸的管事大哥,一起前往东万律,何老拔陪了一起去。贺公子、陈逸杰留在坤甸等消息。

贞恩没起来,还在甜甜地睡着。贺公子下楼来吃早饭的时候,就问了伙计杂货店的位置。伙计说了,老板娘却叫住贺公子,看贞恩没下来,就转身朝里面叫出来那个帮厨的女孩,嘱咐了几句,陪了他一起往去了。

在路上对他说,老板娘怕贺公子人生地不熟,不会讲价钱吃了亏,才叫她跟着。贺公子也很高兴,就和女孩拉家常,才知道她是在这里帮忙的,叫娣儿。

杂货店到了,老板知道这是郑老大的朋友,是李掌柜的客人,更加热情,一问知道买的东西杂,就叫伙计泡茶,搬了椅子让座。自己和老婆忙着跑进跑出拿货看样。

女孩就帮贺公子问店老板买东西。女孩很会讲价,搞得老板直嘬牙花子。还好,贺公子要的东西不少,纸笔墨砚都要,尤其是各种的纸,还有鹅毛笔、墨水、铅笔、橡皮、尺子、圆规……还有不少中外书籍图册,杂货店什么时候才能有人买这些东西?老板的嘴越咧越高,老婆娘和伙计都过来跟着忙。

淘得差不多了,柜台上堆了一堆。贺公子就问有没有装这类东西的箱子、皮包什么的。老板满口答应,一切包办,赶紧叫伙计去仓库里取。一会儿,伙计抱着一大抱跑回来,堆在柜台上。

这家伙,大包套小包拿出来,真不错,大的小的软的硬的黄牛皮水牛皮帆布的都有,背包挎包文件包图纸筒……差不多都是各国水手商人的物件,有的看来是有些日子没人动过,都像是长毛儿了。老板伙计一个劲儿地擦。他一看高兴了,连说都要。老板顿时又兴奋了三分,说箱子回头取回来送过去。

看着是拿不了了,就叫伙计推了车装上,跟着送过去。路上,娣儿就小声说那老板肯定是去别家匀货,会加钱的。贺公子笑着拍拍她的肩膀,“天太热,也省得咱们再跑一趟。”

娣儿有所不甘地点点头。

一到店里,贞恩已经在门口着急呢,贺公子让伙计把东西都送到屋里,抓了把铜钱做小费,伙计乐得连连道谢。贺公子叫住女孩,拿出一个鹰洋,塞给她:“谢谢你,帮我省了不少钱。拿着!不拿,下次就不要你帮我了。”看女孩勉强收下,才又笑着说:“这才乖,我跟老板娘说,明天你再带我去找别家,好不?”

娣儿笑着点头,跑下楼去。

中午,匆匆吃完饭,那店里的伙计就来了,带来了大大小小十七八个箱子,三个大皮箱、四个小皮箱、一个包着铜条的西洋大箱子、两个雕刻精美的西洋小箱子、两大两小两个中式樟木箱子,还有几个藤条箱。都不错,很完整也清理过,很干净。伙计还说了,有了新东西,就送来请贺爷过目。看来那老板很会做买卖。贺公子谢了,留下箱子付了钱,又拿了几个钱赏了伙计回去。

娣儿帮着砍完价就搬箱子,跑上跑下,忙得一脑袋汗,几缕头发粘在俏脸上。贺公子就叫店里伙计帮忙买了一堆水果,在店里切了。叫娣儿坐下歇会儿,解解渴。正这时李掌柜从外面回来,也请了过来,一起吃。

李掌柜问起怎么买这么多文具,贺公子说自己要画图写东西。

李掌柜想了一下,“哦,那间小屋子不行,太小了,周围也太乱。这么办,这附近有个小院,是个荷兰人盖的,去年搬走了,荒了大半年。年初我盘了下来,已经给了一半的钱,原本打算收拾出来租出去,还没顾得上。离得很近,也很清静,很适合你看书写字。哈哈,房子有点大,你要不害怕,就搬过去。”也不跟他商量,转身就叫伙计去收拾院子。

客随主便,贺公子也不推辞。吃完饭,李掌柜就拉着贺公子去看那院子,娣儿也跟了去。

从正门走要转一圈,打开门,院子里已经打扫了一下,看得出茅草都是新除了的,还堆在院外墙角。伙计手脚也够麻利地。两层砖石加阁楼带尖顶,外面有廊子,看起来不错。

“中间开一个小门,过来吃饭也方便。”李掌柜指着墙边说。

“还有溪水呢!”娣儿说道。

“还真是,哈哈……那也简单,搭一道竹桥不费事。走,进去看看。”

门窗都开着,就走进去,里面还没来得及打扫,有些霉味。大半年没人住,在热带海洋性气候,没长蘑菇就不错了。楼下是客厅、餐厅,桌椅家具都不缺,厨房里还有些杯盘餐具,看样子房主人走得有点急。厨房里也有些炊具灶具,居然还有几桶酒。

李掌柜笑着说:“嘿!上次来怎么没看见?还是你有口福。”

“您上次就忙着拿那几口锅了……哈哈……”娣儿笑着说。

“可不,那几口过可是不错……哈哈……看看,这就开始揭我的短了!哈哈……”

说笑着上了二楼,小客厅、书房、三几间卧室,书桌床具衣柜都在,打扫一下就可以住呀!地方够大,看书柜书架不够,顺便问哪里有卖书籍的,还有书架书柜之类的。

李掌柜指着娣儿说,“她都知道,下午叫她带你去。你看不上眼可以找人做。”

“再填个画案,还缺个那种西洋绘图架,哈哈,怎么样?说得对吧?我在一家洋人那里见过。下午我叫人把这里外都打扫出来,包你晚上能住进来。走,去阁楼看看,我记得有些东西你可能用得上。”说着带着他们顺楼梯上去。

阁楼有老虎窗,阳光也挺灿烂,照的里面挺亮堂,地上几个大小不一的木箱,还有些杂七杂八的旧货。李掌柜一面说一面打开箱子:“都是杂物,看来不值几个钱,他们没带走。”

“呦!不错不错,有用!”贺公子叫一声,蹲下翻看起来。成套的圆规,直尺比例尺三角板,墨水鹅毛笔,一卷卷的地图、海图,笔记本绘图纸,比街上买的还全乎。娣儿还发现了好几摞英文书籍和画册。

贺公子从木箱里拿出一个做工精致的木盒,打开木盒,贺公子不由喊道:“喔,太棒了!”

这是由英国老牌航海导航仪器制作商“H。Hughes&Son”生产的航海天文钟。外壳为桃花心木,外壳和钟面均有生产编号“1200”。钟面上除了有指示时、分、秒的指针外,钟面顶部还有指示剩余运行时间的指针,就是反映发条的上紧程度,上满一次发条应该可以运行2天。

机芯装在一个铜镀金的外壳内,然后再安装在一个常平架上,船舶颠簸时可保持机芯处于水平姿态,从而消除产生位置误差的可能。装有机芯和外壳的常平架最后安装在桃心芯木制作的木匣内。

从钟面签章文字看,此钟制作于19世纪初期。木壳和机芯品相都十分完美,走时准确,这号栋子怎么没带走?真难得!

角落居然还有一个地球仪?这玩意儿在这时候可不多见。其他的什么鹤嘴锄铁锹叉子斧子,还有些木工工具……先不看了,贺公子很兴奋,这地方太好了,宝贝不少!李掌柜看着也高兴,这还真是福地还得福人居。

“刚才掌柜的说,这小楼,您给了一半的钱?”

“是呀。怎么了?你不放心?我这就把余下的款……”

“不是,我是说,既然是我住,哪能让掌柜的花这么多钱?剩下是多少?我估计我付得起。”

“这可不行。你是郑老大的……”

“所以掌柜的不能见外不是?嗯……这么着,反正我把钱给你,愿意当作后续付款也行,愿意当作我的房租也行,反正一时半会儿我也不走。好不?要不然我还住那间小屋去。”

“这……好好,就这么着吧。以后你的吃用我包了。”

下了楼,李掌柜就叫伙计找人来打扫,贺公子就和娣儿出门去了。过了个把时辰,带了一辆大车回来,上面书柜书架书桌画案裸得老高,两个伙计扶着慢慢过来。贺公子和娣儿跟在后面,娣儿还抱着一包零食,边走边吃。李掌柜一见,忙招呼着过来帮忙。

这一下午到晚上,小楼上上下下都打扫干净,又搬家具又搬家,忙得不亦乐乎。楼上挨着书房的卧室贺公子住了,架上蚊帐,贺公子带来的零碎儿也都搬过来,阁楼上的文具都搬到书房。不过书房有点小,就把楼下客厅做了工作室,原来的沙发软椅腾开一些,画案书桌书架摆上,桌椅柜子之类的家具都摆好了,贞恩也过来帮着擦洗。

安顿差不多了,伙计去忙晚饭,贺公子和李掌柜大略收拾下,坐在正房里,贞恩端了茶水过来,几个人喝水歇口气。

李掌柜指着门口说:“明天,我叫人把院子里用石板铺出路来,到雨季了,省得进出一脚泥。还有开小门,搭竹桥,再修个甬道……”转头叫过伙计去找人了。

眼前各种书籍图册地图海图,乱七八糟堆了一大堆,摆了几大摞。娣儿、贞恩蹲在边上,一本本的挑。中文、英文、荷兰文、日文的挑出来,分门别类码在一起。其他文字的留着没动,只是按书本大小摞好。

贺公子觉得奇怪,贞恩懂一点日文他知道,娣儿这小孩也懂外语?就问了一句:“娣儿看得懂英文?”

娣儿听见问,回头得意地说:“我学过英国话,也会点荷兰话,多少认些字。”

贞恩笑着接道:“可会不少呢,还经常教我哩。”

见贺公子惊异,李掌柜笑了说:“对对,这小娃子本事大,我这里要是有荷兰人英国人问点事儿,她都应付得了,还会写写画画的呢。哎!贺兄弟,这样吧,这妮子从小命苦,是我一个兄弟托付留在我这里的,就是郑老大要去找的叶根生,嘿,他可是玩机器的行家。他媳妇在槟城,他常年在坤甸作坊里忙活。你需要人手,你要是同意,我回头问问叶兄弟好不?娣儿,你愿意帮贺公子么?”

“当然愿意。”娣儿一脸灿烂。

“哎哟,那可怎么好。只怕委屈了娣儿。”贺公子能有个能干的小帮手当然高兴。

“别这么说。要是能有些出息,总比在我那里当伙计强。”李掌柜感觉到郑老大带来的这个人不简单,郑老大此次来兰芳也不简单。

李掌柜转头看见贞恩低了头,沉了一下对贞恩说:“贞恩,要不你也来帮忙吧。”

“我?”贞恩看着贺公子,满眼期待。

“好呀,你也懂中文日文,荷兰话也懂些,和娣儿也有个照应。”贺公子点头道。

“贞恩姐,好吧?咱俩做伴。”娣儿搂住贞恩。

“嗯。”贞恩点了下头。

李掌柜拍了下巴掌:“好,我明天一早就去找叶兄弟。走,咱们先吃饭吧。”

天都黑了,前面已经上板儿,伙计摆上了晚饭,老板娘一见就埋怨李掌柜,干起活来就没时没会儿。李掌柜呵呵笑着,拉着贺公子坐了,叫老板娘和娣儿、贞恩也坐了。都饿了,也不客气,大家说笑吃喝。

老板娘听说娣儿和贞恩去贺公子那里,也高兴。贺公子是郑老大倚重的人,看架势在兰芳要有大事办,娣儿跟着他会有出息。贞恩更是能因此上岸从良当然更好。

当晚,两个女孩帮着收拾,贺公子让她俩先休息,再三催促,还是直忙叨叨快三更,贺公子开始轰了,这才相跟着回去。

快天亮,就凑合着在地板上眯了一觉,就听见脚步声,赶紧起来。

娣儿、贞恩俩送过早点来。一进门,看见他已经起来,娣儿俩有点意外,忙和他问好。

“这么早?昨天累了一天,怎么没有多歇会儿?”贺公子赶紧要接过早点来。

“不累。您别沾手了。”娣儿、贞恩说着走进外间屋,把早点放下,又拿碗筷摆了。

赶紧洗漱完,三人坐下聊着吃完,各自忙活起来。娣儿和贞恩去搬了自己的东西过来,住在楼上隔壁。

娣儿两个下来,见贺公子坐在书桌前发呆,上面笔墨纸砚一应文具齐备,也没说话,泡了壶茶,倒了一杯茶端过来,坐在一起静静地等着。

贺公子脑袋里呼呼的过电影,三发占住了,和兰芳也结盟了。但毕竟是结盟,还不是一家人。一旦有事,还不知道会怎样。兰芳最眼前的对手就是万那王和荷兰人,最需要的就是武器,还要能修,最好能造,后续还要能研制新武器……那就得有必要的机器设备,就得有原材料,就得有铸造厂,有冶炼厂……”

“开工厂?”贞恩也瞪大了眼睛,和娣儿对视了一眼。

“嘻嘻……开铁厂,就得有铁矿,还要炼焦炭……这一切都要钱。可兰芳要赚钱无非两个,金矿和海运,那就要开新矿、买新船……”

他没再看两个女孩吃惊的表情,自顾自打开几张海图,反复对照着,又在纸上写写画画。一会儿,桌上地上摊得到处都是,好多本书里还夹着不少纸条。又低头哗哗地往本子上写了好一阵,又站在墙上的几张地图前面圈圈点点。这才转回身,往靠背椅上一坐,喘了口气。

就看见娣儿和贞恩正在整理堆在客厅地上的书籍图册。贞恩正在一张张把地图海图卷起来,娣儿抱着一大摞夹了纸条书,脸上都是汗,正往书架上放。

贞恩见贺公子休息了,赶紧起来,把茶水递过去。贺公子端起来道:“都歇会儿,喝口水。”喝了一口。

娣儿转头笑笑说:“我们倒歇了几次了。”

才发觉,一转眼半天过去了,乱麻似的思绪稍微清晰一点,两个女孩把各种书籍图册也已经差不多分门别类地放好了。贺公子又落笔如飞,开列了一个大单子。中午饭都边写边吃,吃的什么都没注意,直到天擦黑,才差不多完成。

2

47章.工作室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