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从1862开始>46章.再赴坤甸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46章.再赴坤甸

小说:从1862开始 作者:无忧轩主人 更新时间:2019/7/15 11:42:36

这一仗海帮折损百余,却斩杀千余土著,俘获数千,所获粮秣金银无算。三发苏丹所属相继归降。

郑老大少不得犒赏上下,宴饮狂欢一番。这可是石塘州没有过的陆上硬仗,和之前的南沙、巴拉望、苏禄相比,规模大太多了。一下子地盘圈下来老大一块,石塘州的辖地可够大了。这么多水田,足够人吃马喂了,据说……还有金矿?哈哈……这回真是发了!

管辖原来的托管权之外,改成了永久管辖。郑老大依旧是石塘州镇守,兼任西婆罗洲三发镇守。就委了陈岛主兼任三发同知,在邦嘎和三发设立两个镇守使,由陈逸杰担任三发总镇,蔡松龄镇守邦嘎,郭石如协守安波纳岛、都麻翰镇守巴拉望。

阮氏玉、迎春、爱玛也来了,见到贺公子,爱玛和迎春扑上去不撒手,阮氏玉眼圈也红了。她们这几天是担惊受怕,谁也不想看到贺公子有什么一差二错。

几日后,给都麻翰、郭石如的船上,都装满战利品和百十个三发马来土著女人,两人扬帆起锚,暂且不提。

消息传开,三发一带华工来投的不少,也有闻讯而来入股的海寇渔民和其他地方的华工。这些日子,也招募扩军,贺公子兼着把新兵营建起来,好歹要先在新兵营收收心,懂得军令如山才行。江泰安和几个在英国舰队待过的,就是当然的教官了。

谢长庚一心一意的练他的炮队,陈逸杰有空就折腾狙击队。贺公子则躲进他的新宅子,没完没了的倒腾图纸资料。有时间就和三个美人颠鸾倒凤,倒也悠哉悠哉。

岸上驻防的也有邦嘎和三发也各有两个营,两千余人,总共五千男丁,规模算不大,可在南洋也可以搅起点风浪了。

这一仗,震动西婆罗洲,也惊动了巴达维亚。哪来的一股华人居然血洗了三发苏丹?而且荷兰民政官眼看着三发苏丹的儿子签署文件,交出了三发河沿岸的主权。等到民政官回到山口洋的,荷军立即出动了一支一百人的军队,从陆路赶赴邦嘎。

远远地就看见四艘炮舰静静地停在邦嘎海面上,几艘大帆船停在左近。

等走进了,看到上千人的武装正在登陆上岸,荷兰军队再也不敢轻举妄动。再三观察,似乎没有敌意,荷兰军官也不能就这么吓回去呀!荷军就拉开了架势。

郑老大倒是主动邀请荷兰军官到临时官邸,设宴款待。陈说利害,把三发老苏丹怎么无理,怎么巧取豪夺。这次也算是吊民伐罪,为以前受苦的华工讨个说法,并不危害荷兰利益,并愿意与荷兰民政官共同建设三发。

一百几十名士兵和水兵都好吃好喝的招待,周围是几百严阵以待的海盗。船上居然还架着几门炮?

荷兰军官暗自思索:如果让巴达维亚派军舰来,估计海战倒是输不了,上岸就没赢的戏了。何况,邦嘎到山口洋,沿海岸一路平坦,一千武装民军要是杀奔山口洋?……荷兰军官心里很紧张,脸上还算镇静。

这还怎么打?一则打不过,二则没理由呀。只好悻悻而回。巴达维亚总督仓促间根本没有准备大打,也只好暂时罢手,一面也开始准备了。面对一千多人的武装,好几艘炮舰,要是没有七八百海陆军,还真碰不了。

山口洋紧张了一下下,郑老大派来送礼的人就来了。

山口洋的荷兰官员有些吃惊,这居然是英国驻新加坡总督授权的剿匪义民?真不是海盗?这事情复杂了,搅和进来了英国人!难不成北面布鲁克的势力要南下?

不管怎么着,暂时是不能来硬的。三发苏丹怎么办?只好算他倒霉。这伙子人背后有大清和英吉利的影子,在没有摸清底细之前,巴达维亚不能轻易做决定的。山口洋就请示了巴达维亚,邀请郑老大过去。

郑老大马上带兵赶赴山口洋,两下坐下来一喝酒,山口洋荷兰殖民政务官本着安抚为上的原则,默许石塘州所部托管三发的行为,并表示认可其开发这一地区。郑老大也保证就以原来三条沟公司和霖田公司地区开发,不会影响山口洋利益。

荷兰人觉得这一下就妥了,多了一帮能干活的壮劳力,何乐而不为?华人是比婆罗洲土著麻烦,可只要过个一年半载,一旦有风吹草动,也有足够的力量收拾他们了。郑老大也暗自高兴,只要一年半载,帮众就稳定下来了,到时候再做南图。

回到邦嘎,郑老大看着和荷兰人签署的条约,心里那叫一个乐,再看营地堡垒炮台码头都在抓紧建设,俨然开始初具规模。哈哈,这一步开的好局呀!

何老拔忙的脚不沾地,安置帮众,分配粮秣,收缴苏丹库存……陈逸杰、都麻翰分头镇守邦嘎和三发,郑老大亲自督造营寨堡垒,又要计划下一步行动。贺公子刚忙了炮台,又忙训练帮众,布置炮台。

之前在船上岛上抽空教练的几十名帮众练射击,还是很有效果。尤其是五排枪阵的厉害,郑老大见识到了,现在上了岸,便抽调三百帮众专门训练枪阵。

随着后续帮众来到,郑老大松了口气,荷兰人一时半会动不了咱们了。即便回报荷兰本土,再调集舰队,时间没几个月不可能。而且值不值得大张旗鼓兴师动众地为了三发苏丹这么挡横。这投入产出比太不低了。

而且,咱手里现在有新加坡总督的任命,咱可以说是大英帝国认可的剿匪海商集团。打我们?是不是想和大英帝国开战呢?

何老拔拿来的单子更加郑老大高兴,这一个苏丹底子还真不薄,一年收采金税就不少呢,哈哈,金沙金块金币银币,一袋袋、一箱箱,铜币更是一筐筐的。大财不算,小财一笔呀!粮食刀具多了去了。

西婆通用的货币,是“里亚”等于二盾,或二百四十累。每两金子,约等于四十七或四十八里亚,在市面流通的是铜累。至于金元却有多种,例如西班牙金币,两盾半的荷盾或里亚,荷女王的银盾等。

金制的5、10和20盾。不过在1853年,就是金本位取消后的第五年,金币已经停止流通。由于小币缺乏,有人把金盾分成两块、四块,甚至八块。那么三发苏丹金库里的数以千计的金币,拿来压箱子底儿吧。

银币收获最多,大大小小的银币一筐一筐的。有荷属东印度二盾半银币,25克;有一盾银币,10.62克;二分之一盾银币,5.38克;四分之一盾银币,4克;十分之一盾银币,1.18克。有5、10、25分银币。荷盾,不是等于一百廿累而是一百六十累。

还有二分半、一分的小铜币,更是多的何老拔都懒得数。

成笸箩的锡币,也叫做“锡头”,共有五种,即和顺十四公司、大港公司、霖田公司、十五分公司及三条沟公司。发行锡币的华人公司都已经灰飞烟灭,而他们使用的锡币还留在世上。

郑老大已经命令手下继续南进,现在占领了三条沟公司的旧土,趁着土著苏丹和荷兰人没有反应过来,把原来霖田公司的地盘也占了。东端已经沿三发河上溯,抵达勒多。

不过几天工夫,石塘州的人马就占据了南北百里,东西一百六十里的广大地域。区域内敢于抵抗的小股土著全部扫平,或者归降了。之后,郑老大的人马就收住了脚步。

东万律很受刺激,之前没接纳人家,这一下,三发归人家了,而且比原来三条沟的面积还大,而且还有了托管权,还是什么石塘州?难不成真是受大清封的官?那人家可就是正经八百的朝廷命官了!那比老罗爷还牛呀!刘大总长现在也不过就是荷兰任命的甲太呢。这下,上赶着来了使节,一面是祝贺,一面邀请赴东万律。

既然东万律有请,也得就坡下驴,郑老大吩咐准备礼品,择日南下。还走水路,到坤甸上岸。上次从那里碰软钉子,就还在那里找补回来。

一艘飞剪船从山口洋开出,慢慢靠上了坤甸码头。

郑老大和贺公子再次来到坤甸。还是住在李掌柜的龙兴客栈。在坤甸港一靠岸,李掌柜就知道了。亲自带了伙计来迎接。二话不说,接到龙兴客栈。

到了客栈门口,就看见贞恩和姐妹们也都在门口迎接,何老拔笑着拍了一巴掌:“哈哈……还是人家贺兄弟有人疼。看看……”

李掌柜也笑着招呼:“一起去,贞恩,走。”说着迎上前去。

大家见面拱手见礼,李掌柜连声说:“哎呀,没想到,没想到呀,老大这一手来的漂亮!威震南海,轰动婆罗洲呀!果然神龙见首不见尾!佩服佩服!”

郑老大连连摆手:“哪里哪里,全凭众弟兄用命,得此小胜!”

“老大过谦啦!快!里面请,里面请!”招呼店里的伙计赶上来帮助拎箱子,李掌柜把大家让进里面雅座。

厨房里刀勺乱响,流水似的端上菜来,少不得不醉不归。

李掌柜可是高兴了,上次走的时候,郁闷得够呛。李掌柜与郑老大旧识,上次又住在这里,坤甸上下赶来打听的人,一天八十拨。这回扬眉吐气,郑老大海帮扫荡三发,威震西婆罗洲。这次明显和上次不一样,坤甸上下都换了一种眼神看他们。

一行人手里长枪短炮,军刀磕着军靴,一个个挺胸拔背,笔管条直,有点假洋鬼子的感觉。差不多的华人都敬而远之,洋人也一脸惊愕。

也难怪,兰芳和土著打了多少年,近些年都是输多胜少,万那和新港都丢了,坤甸、三发都在荷兰人控制之下,几乎没有出海口。就是荷兰人也拿土著当朋友,办什么事都好说好商量的。怎么这帮海贼一到,一晚上就办了三发苏丹?把几百苏丹武士屠的七七八八。跟着,三发四路发兵,这帮海盗就在三发周边与之大战。结果,上千马来土著丧命,苏丹几个成年的儿子都丢了性命。还按着苏丹小儿子的手,签约画押,把整个三发交给什么石塘州托管?

门口围上来的人挨挨挤挤地往里看,谁都有好奇心,尤其是华人,更爱看热闹,何况是扫荡三发的华人海帮呢?

“据说,邦嘎海滩一溜几十只船,黑压压上千人枪。”

“没听说吗?邦嘎港外,停的都是兵轮!洋人的兵轮呢!这是一般的海盗么?”

“连山口洋的荷兰人都笑脸相迎,都认可了三发由石塘州托管哩。”

“好家伙,那地方可大了呢,当年三条沟大港那一带都差不多都归人家了吧?”

“哎哟,真厉害呀!那咱们大总长还不和他们联手?”

“嘿嘿,人家也得愿意呀!上次人家来了人,就是那郑老大,还不是被总厅的冷脸气走了?”

“哎,这麻烦了呢。那荷兰人就这么看着?”

“不看着怎么办?一时半会儿,荷兰人还真凑不出能和他们开打的人手。巴达维亚有多少人派得出来?”

“再说了,之前连马来海盗不是都被他们剿了?”

“听说,南海一半的海盗都投靠石塘州了呢。你们想,那得多少人?没有十万也有五六万吧?”

一群听众吓得都一缩脖,乖乖,就是一万人,也把西婆罗洲扫平了。那是什么人?那是海盗呀!一生就是为了杀人的,兰芳的人能打,可咱是农夫是淘金客,不是大兵呀!就是大清水师大兵,不也拿海盗没辙吗?而且,还有洋人的兵轮呢!

贺公子还住上次那间,本来陈逸杰带了老赖和几个亲随跟着。贺公子觉得陈逸杰还有很多事要忙,就留了老赖和两个兄弟在左右,郑老大陈逸杰等人最近几日也都住在这里,料也不会有什么事。

刚安顿下来,坤甸大哥就赶着前来拜访。扫平三发苏丹,虽说不是除掉了兰芳宿敌,也是敲山震虎,周边喃吧哇万那松柏港一带的苏丹震动,华人之间已经奔走相告了。

当天晚上,坤甸大哥就在这里设宴,为郑老大接风。坤甸富商大贾也来了,上次明显不一样,热情中透着仰慕。毕竟兰芳受这帮土著的气太多了,华人拼死拼活的挣命,先要打点这帮懒蛋!稍有不耐烦,就要兵戎相见,横抢竖夺。这些年,死在土著刀下的好汉不知几百几千。

这下海帮弟兄算是为华人出了一口恶气,当然也受过海盗海帮的劫掠,可是就以西婆罗洲说,华人海帮也是华人,自己人动武也是自家人的事。剿了三发土著,还是让人拍手称快。何况,海帮和土著火拼,两败俱伤当然也不错了……

何老拔绘声绘影一场书说下来,桌上的人听傻了,屋外更多的人也都傻了。八百精锐?八百精锐就抄了三发苏丹老家?等说到与三发老苏丹的儿子签订的条约,大家更惊了,三发就这样归郑老大了?乖乖,够狠的!当年咱罗爷在三发奋斗了多少年,都没有占住一亩三分地,那些华人公司又斗了多少年?如今……嘴上一片喝彩,各人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次日,郑老大先去回访坤甸大哥,坤甸各位旧友又来宴请,之后郑老大拜访坤甸公班衙的荷兰官员。贺公子也只能跟着应酬,晚上郑老大兴致勃勃地去赴约旧友相邀。

待回到客栈,伙计老远就迎上来打招呼。

贞恩在房间里收拾,一听贺公子回来了,赶紧出来。扶着回到房间。

也不等他说话就忙着摘了军刀,解下宽大的皮带,打水给他擦洗。看着她的俏脸,贺公子忍不住凑上去亲了一口,然后一把抱住她柔软温凉的身体。

贺公子搂着她,能感到从她单薄的衣服里散发出身体的熾热,她双手挽到贺公子的脖子上,一张粉妆玉琢的脸埋在贺公子的肩膀……

2

46章.再赴坤甸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