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从1862开始>48章.收学生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48章.收学生了

小说:从1862开始 作者:无忧轩主人 更新时间:2019/7/15 11:45:36

吃了晚饭,叫娣儿、贞恩俩把几张白纸,拼在大图版上。自己拿了几份地图,开始对照着标注。纸拼好了,他开始放大地图。

不知不觉,竟然窗外一声鸡叫,他才觉得腰酸背疼腿抽筋。放下尺笔,看看地图大致已经有模样了。转头再看,周围点了几盏灯,两个女孩都窝在躺椅上睡着了。贺公子笑笑,端起桌上的茶灌了几口,就觉得肚子饿得慌。

正不知所措,贞恩醒了,见他坐在一边,赶紧起来说道:“公子回房间睡会儿吧?”

“不了,你睡吧。”

“我没睡着……等你呢……”贞恩低声说道,又倒了杯茶,递到他手里。

贺公子接过茶水放在桌上,搂过贞恩的纤腰,把头靠在她的胸前。贞恩有些惊慌地看着睡在躺椅上的娣儿,俏脸绯红,轻轻挣扎着,小声说:“别,公子……娣儿看见……”

贺公子仰脸等她凑过来亲了一下,才放手说道:“有吃的吗?我饿了。”

“我去做。”

“别麻烦,有现成的最好。”

贞恩跑出去,在门口应了一声。不多会儿,端了一个食盒回来,都是海鲜熟食,还有一大杯芒果汁。

贺公子赶紧过去接过来,娣儿也醒了,忙着腾出茶几来放下,三个人说说笑笑吃起来。

“公子,您画的这是啥呀?”娣儿吃着凑近了看。

“这是南洋地图。兰芳,就在这里。”贺公子走过来,用小拇指小心指点着。

“哦?真的?……这是清国?这么大……”娣儿看着上面这一大片惊异地说道。

“是,这里只画了一点点,还有很大呢。”

“那,朝鲜呢?公子……”贞恩在一旁说。

“哦,完整的还没画,差不多范围,在这里。”贺公子在画布外比划着,看贞恩有些失望,转身拿起一张荷兰海图打开,指点着,“看,这里有,就在这里。”

“真的吗?”贞恩一声欢叫接过来,仔细看。可是她的荷兰文认得不多,看不懂,不过可以念出来自己国家的名字。

“石塘州喂!周围都是大海呀。”娣儿看着南海,嘀咕着。

“对,就是古时候说的万里石塘。郑老大在那个黄山马……在这里,打出的石塘州名号。”

“喔……巴拉望……纳吐纳……三发欸……”

“是呀,郑大哥不容易,海帮能在西婆罗洲占这么一块土地,实在不容易。”贺公子想着这大半年千里万里,终于有了落脚地,现在能料定兰芳有八分有意联合石塘州,那么自己的日后所图,尽可从此大展拳脚了。

两天后,郑老大又带来了几个志同道合的铁哥们,这都是愿为兰芳舍命的铁血汉子。两位兰芳大姓宗亲打头,掌管着兰芳大部分黄金旧矿开采和黄金买卖的刘金辉。罗继麟则是老罗爷嫡系后辈大佬,手下有不少人搞船运,也贩运契约劳工,在南洋、闽粤都有极宽阔的门路。

进了客栈雅间,大家相互见过。

几个人对贺公子已经有所耳闻,一见了面不免上下打量。刘金辉膀阔腰圆,见贺公子有些文弱,不免有点小视。罗继麟算是人高马大,两眼精光闪动,态度却很是恭谨。

把贺公子的计划大概了解了一些,又进一步探讨了初步的细节。两个人心里不由得暗自佩服,刘金辉心直口快,尤其是对贺公子透露出来的那十几处金矿的位置,吃惊不已,更叫他自愧不如。他仔细想过,那些地方的地理地貌都有几分靠谱,心道怎么没有早往哪里去找呢。便越发觉得这洋学生不一般。

罗继麟则是对他的那些炼铁开矿的说法很有兴趣,这些事他想过,可是太难了。认识的几个有学问的人,对这些也一知半解,无从下手。即便叶根生也有心无力,而且,钱呢?这可不是小数,总厅不想干,任谁的力量也搭不起来这么大的架子。

看着郑老大在一旁微笑,罗继麟笑了,抱拳拱手:“要是你老兄真的肯助兰芳一臂之力,可是功德无量呀。”

“嗨,我不想干,请你们来说笑?”

“哎哟,郑大哥有意相助可是太好了。这开矿炼铁可是花费颇多呀,以大总长看来,估计……”罗继麟还是有些担心。他怎么知道现在郑老大手里有多少本钱?

“机器设备都可以在新加坡定,咱有关系,价钱绝对公道。而且,嘻嘻,贺兄弟说了,这炼铁炉也不能随便买,不一样的铁矿,需要不一样的炉子呢。是吧?”

“哦?贺兄弟果然博学呀。”

“哪里哪里。这些都需要请相关工程师来做,就可以。郑大哥也已经找到想投资的金主。”说完看了郑老大一眼。

郑老大心领神会,忙点头:“没错,银子不会缺。只要咱有好矿,只要兰芳愿意,咱自己开矿,还有炼焦是吧?再炼铁,那就能造炮造枪了。那兰芳还怕谁?以后甚至造机器造火轮船,嘻嘻,只要机器造出来,卖出去,哈哈!那银子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那可好!到那时候咱可就发了……”刘金辉拍掌大笑,罗继麟连连点头。

几个人大有相见恨晚之感,近则中兴兰芳,远则掌控南海,徐图东西两洋。

就在这时,雅间的门帘突然掀起,客栈掌柜的李登科站在门口:“几位老大!这事不要忘了我!”

郑老大一把拉住他,哈哈大笑,“哪能呢?复兴兰芳,哪能缺了你这个万事通?”

在南洋交游广阔、耳目众多,手眼通天的客店掌柜李登科,要不是父母已年迈体弱,不得不床前尽孝,这南洋那里还盛的下他?就这样当着客栈掌柜,还在新加坡、雅加达、巨港开了分号,下属着几个契约劳工代理处,在马来的几个锡矿都有股份。在兰芳,要比几大姓的还不行,要是论这一家一户的资财,他可是数一数二的,只不过他的资产大多在岛外而已。

兰芳大佬们现在对郑老大的话几乎没有不信的,就是不全信也不会不往心里去。毕竟人家确实逆势崛起,船队浩大,人马精良,三发偌大一块地方,说战就占了。刘大总长这不又把人家请来,就是要谈结盟合作的事呀,有钱有人有实力,不赶着合作,过这村可没这店了。

刘金辉、罗继麟两个算是铁了心了,本就有一番雄心,只是条件有限,无法施展。现在终于可以一展身手了。当天,又密议了很久,到天色渐晚,方才离去。

几天后,大家又聚在一起。江四水又带来了几个人,竟然有在英国驻新加坡舰队当值的郑炳勋江泰安的几个江、郑家子弟,也有在英国海军做事的,也有在巴达维亚荷兰工厂做事的,都是接到了郑炳勋、江泰安送来的消息,换了便服,请假赶了过来。一路上紧催猛赶,恐怕错过。

一应事务都准备停当,就在客栈后院,摆上了香烛,歃血为盟,一十八位铁血汉子祷告天地,共图大业。

江四水带人负责发展兰芳防务方面人员,逐渐控制兰芳防务。叶根生自然负责工坊这边,刘金辉负责检点金矿和黄金买卖方面的人手,罗继麟调动贩卖契约劳工、船务运输方面的手下。二人还要联络总厅各位大佬;英国驻新加坡舰队的江、郑几人就负责收集英国舰队的情报,整理所有舰船、海军、基地和新加坡、巴达维亚当地的有关资料,联系各类工程技术人员;搜罗南洋各地消息情报当非李登科李老板莫属。

已经派人去东万律向甲太做了引荐,甲太也答应会见,只是要等几天。甲太——也就是总长,现在去了矿上。

贺公子这边一方面等待甲太回总厅,一方面把坤甸周围山水地势也转了转。

在英国舰队当差的郑炳勋、江泰安带来的英国舰队配发的南洋地图,也包括了婆罗洲的地形地物。这些地图有的地方已经很是详细,但是有的地方就有些误差。反正这几天也只能待在这里,那就从这里下手,核对一下地形地物。

叶根生与贺公子相见恨晚,回去把自己知根知底的几个孩子找来,转头就带给贺公子。

贺公子正在屋里写写画画,就听见脚步声,抬头就看见叶根生和李掌柜走进来,后面紧跟着几个半大孩子。

“叶兄弟,这是……”

“快给贺公子请安。”叶根生先叫几个孩子请了安,才对贺公子说道:“兄弟别嫌弃,这几个就算你的学生弟子,来……”招呼前面三个少年。

他一一指点着:“江正涛、李富源、叶星辉,这三个都是我的学生,也都是亲戚吧,上过几年私塾或者学堂,也都自小习武,又聪明勤快,都是好苗子,原本想留在自己身边教导,正好现在你身边缺人手,一来为他们找个好师父,你老弟也好有人随身听用。”

贺公子见这三个孩子逐个向自己行礼,年岁不大却举止得度,身板都虽不算健壮,眼神里可透着精神。又一想,自己身边已经有老赖几个;再说,这是人家的学生,怎么能……

见贺公子要推辞,叶根生又说:“再则也是逸杰的帮手,你贺公子学问大,也得有俩书童吧。哈哈……”就是要好好跟贺公子学东西就对了。

这倒也正跟贺公子的意思不谋而合,原想着再找两个人给陈逸杰帮忙,让他腾出手来,不用总往这边跑,现在一举两得,贺公子也就应了。

“哈哈,来来。”叶根生招呼娣儿近前,在一旁站着的娣儿赶紧跑过来。

“她本姓薛,是船队年前从荷兰船上救下来的,幸亏是碰上了我们的人,不然连运到那里都不知道了。”

李掌柜接过话来:“回来后,根生把她交给了我家里的照料,我这里吃喝不愁,也算是在那边帮忙照料。正好贺公子身边缺人照顾,就让她过来了。你这里得有人张罗,孩子勤快聪明,学东西快……”

客店老板李登科当然愿意,他对贺公子的好感可是不比叶根生差,没事了就捏两盅酒,端一盘子炸虾什么的,和他天南海北的海聊。越聊越觉得郑老大得这个三大王可真值。叶根生托付在自己店里的丫头,要能跟了这样的人物,不亏!

“毕竟这几个小子毛糙,里里外外还得女娃子细心才行。”叶根生还想得长远,谁知道日后这贺公子能不能……就看她的命了。

“这个……”贺公子就是想答应也不好意思,才一犹豫,看着女孩眼里蒙上了一层水雾,忙把客气的词咽了回去,嘴里赶忙说:“我这自己都没有实在落脚之处,不会委屈了他几个?”

“别这么说,既然来了,这里就是家。就是日后兰芳不能和石塘州联手,西婆罗洲也有你的宅子你的地。”叶根生赶紧说道。

“那……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那就好了,娣儿是小名儿,原本她还没大名,我就胡乱起的,她喜欢写写画画,就叫柔颖。好啦,你们还不拜见公子?以后多跟着公子学本事,日后也能有所作为。这几个孩子就拜托贺兄弟了……”叶根生带着几个孩子再次行礼。

贺公子赶紧向叶根生还礼,也受了几个孩子一拜。

李登科笑着过来:“哎呀!贺公子收徒,这可值得浮一大白,来来,拜师宴已经摆下,几位,就请上桌吧?”

“哈哈……什么好事不告诉我?”门外,陈逸杰的声音,忽悠一下子就进来了。

陈逸杰也从码头回来了,见了叶根生,知道贺公子收学生,赶紧回头叫手下买了贺礼送上来,又按住贺公子说:“贺老弟收徒,可喜可贺!不过,不能光收根生兄弟的人,咱自己的人也不能落下是吧?”

“自己人?哈哈……难不成你老弟也来凑热闹?”

陈逸杰严肃起来:“嘿!老赖几个跟你学了多少本事?可还没行拜师礼呢?是吧?老赖!你们还等什么?等着偷师学艺不成?”

“哎哟,老赖是我亲兄弟,还论这个?”见老赖几个上来就施礼,赶紧抄住,“好吧好吧,咱们几个就算半师半友,好吧?来来来,一起坐。来,认识一下,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

“贺兄弟,还有一位呢?不算你学生?”李掌柜笑着朝边上示意着。

贺公子、陈逸杰一转头,就看见贞恩站在一边,陈逸杰赶紧说道:“对呀,你这位女弟子可相当不错呢,今天不能落下。”

“好,就听逸杰的。来,贞恩,一起坐。”

贞恩赶紧过来,和娣儿站在一起。叶根生、陈逸杰、李掌柜见证观礼,贺公子上座,江正涛三个第一批,老赖几个第二批,她两个第三批,向贺公子行拜师礼。

礼毕,李掌柜高兴地叫伙计赶紧上菜倒酒,几个弟子依次敬酒,陈逸杰、叶根生、李掌柜都很高兴,自然没少喝。

次日,郑老大从东万律回来,听说此事,又见了三个孩子,也很喜欢。还拿了礼物给几个孩子。

2

48章.收学生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