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从1862开始>50章.一个篱笆几个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50章.一个篱笆几个桩

小说:从1862开始 作者:无忧轩主人 更新时间:2019/7/15 11:48:36

几个人抬进来两张八仙桌,放在总长面前。“哗啦啦”一幅三张六尺素绢接拼成的南洋地图展开在了四张八仙桌子上,图太大,四个边耷拉下来。这就是贺公子几天晚上忙活出来的,是根据几张荷兰英国地图海图拼绘而成的。

今天刘总长就是被刘金辉、罗继麟等人蹿动,专为听新冒出来的石塘州镇守使郑紫枫、右指挥同知贺诚策论来的。罗继麟的话,刘总长还是比较信服,一则是老总长直系子侄,二则是深谋远虑机敏过人,加上眼里不揉沙子,观人料事,铁口直断,百无一失,能被他推荐的,不能不见。

而且,郑老大一帮区区半商半盗的海上游民,能一下子卖船占岛结盟,扫荡三发土著,有如神助。居然自立石塘州镇守使?既然敢说是镇守使,也保不齐真有大清朝的旨意,也不能不探探虚实。据说那洋学生一番振兴兰芳的策论,详尽周全,想来也绝不是妄言清谈。本来和总长同来的几个大佬,也就是想听听新鲜事,不料几句话之后,就凝了神静听。

“老罗爷开辟兰芳,定鼎西婆罗洲,自为华夏藩属,领袖南洋,兼历辈总长殚精竭虑,麾下精英十万,立国有年。”先夸两句,接着话锋一转,“今列强西来,掳掠闽粤,宗庙社稷连遭战火,英、荷、法、西四面环伺,生番土著虎视眈眈,兰芳富甲南洋,奈何垂涎者众,兰芳险象环生,上面各位甲太、太哥,列位兄台已知,不用在下明言。”

这些话谁不知道,奈何一时间找不到破解良机,众人也就过一天算一天,今日为来人说破,几位大佬也不动声色,静听下文。

“兰芳破此险局,独力难为,但南洋左近,可赖者援手者甚多,华人余脉,自宋元以来,就已经遍布南洋海外,载沉载浮,至今也颇有实力者在侧。”在整个环南海圈,与兰芳共和国同时存在的还有几个华人建立的小国,这就连中国人都没几个知道的,在座的就是知道,也多半不知道他们的来龙去脉,他竟然知道?这倒让几位大佬有点意外。

“就在咱兰芳南面,粤省吴元盛,原是老罗爷手下最能干的战将,后来拥兵自重,建立戴燕王国。”吴元盛统治下的戴燕,有如一个封建国家,也会于19世纪亡于荷兰之手。这个兰芳紧邻戴燕,就是他要首先争取的。

听他讲出戴燕的情况,在座的真是吃惊不小,吴元盛自任国王,王位世袭已历5世,达80余年,它们两国之间除了商业上的买卖,联络不多,彼此还多少有点芥蒂。这个留洋的小子竟然对于兰芳和戴燕之间的利害关系,说得头头是道,还真是令人不得不佩服,真是后生可畏。

兰芳和戴燕本就原是一体,只不过后来各自偏安,生了二心,吴元盛是罗芳伯的手下部将,被派驻守在坤甸河北部的戴燕王国。当时,戴燕国王很残暴,人民怨恨,吴元盛因此杀死了戴燕国王。

吴元盛又不是甘于久居人下之人,所以自立为王。也是兰芳自顾不暇,久而久之,两国渐渐远了。后来,吴元盛逝世后,其子年幼,由其妻袭位为女王,清代旅行家、航海家谢清高出海游历南洋时,戴燕女王还在位,谢清高在《海录》一书中就记载了戴燕王国。

此后戴燕国王位由吴氏世袭四代,直到19世纪中叶,戴燕王国才沦为荷兰的殖民地而灭亡。眼下英国荷兰都有觊觎之心,兰芳的太平日子也日紧一日,久谋自家利益的国民也连不肯归附的土著都对付不了,那里还惦记的了戴燕?为了求得安稳生计,不也受了荷兰人的封号,挂了荷兰人的国旗?几个大家族虽然有人心里不满,但是也拿不出什么有效的办法,就是平日里但凡有那么只言片语可以算作谋事之议,但谁又能说动总长,敢于轻倾举国之力,忿然与红毛相抗?

今天这么一番议论,赫然发现近在咫尺的戴燕,果然是兴国第一助力。相比兰芳,它感受到的危机会更重,也必会希望与兰芳重修旧好。座上早就有一位大佬按捺不住,抢言道:“总长若有联盟之意,这事交给我,戴燕商领日前在爪哇商人转来的书信中,不是提到希望拜会的事情吗?我也在他们商队缀了人,能搭上话。”说话的,就是主管在爪哇商贸船行的大佬邓廷发,听得他说,另外几个人也连连点头。

兰芳能在南海危机四伏之中扶摇不倒,除了借助竹网龙堂的合作,就是自己也颇有几分渗透的能力。南海周边,还没有那一国那一地没有兰芳的耳目眼线。

“戴燕,是一定要联络的,唇亡齿寒,这道理吴老将军的后人不会不懂。”总长嘴里说着,眼睛看着地图,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咱这两个小国,实在是……”想到荷兰的如山帆樯,就凭这两个在地图上芝麻绿豆般的小玩意儿?刘总长脸上没有表情,心里笑了一下。

“可是……只有一个戴燕远远不够呀!”一个大佬担心的说。

“是的,咱兰芳这个篱笆,可有好几根桩可以用呢。”贺公子朝说话的大佬点点头,“兰芳果然卧虎藏龙,这位太哥所虑极是。所以,我们还可以联络这里。”地图上的手指够不着了,旁边有人递过一根竹枝。

哦?还有?地图上的手指头跳过了南海,指向了正西方——爪哇岛中东部。

“詹卑!这可不是省油的灯。”郑老大眼尖,一眼瞄见,心里一动。

“张琏,粤省饶平人,建詹卑国,几起几落,唯今之国,几番更迭,历世数百年。”看大家盯住爪哇那里看,贺公子继续朗声说道,“这詹卑一带,曾经有过三佛齐国的国号,可有历史了。早在1397年,就是洪武三十年,爪哇满者伯夷国王灭三佛齐旧王朝,国中大乱;当时旅居三佛齐的华人一千多人拥戴广东南海人梁道明为三佛齐王。梁道明王领兵守卫三佛齐北方疆土,对抗满者伯夷。十年间有几万军民从广东渡海投奔梁道明王。这是第一次华人在此地建国。”这段历史可是滚瓜烂熟了,只要是后世还写在纸上的,他差不多都看过了,这回就是掐尖拿叶的也够说的了。

“呦嗬!想不到五百年前,这詹卑就是华人的地盘了。”有人忍不住叫道。

“到了1405年,也就是明永乐三年,明成祖派梁道明国王的同乡,监察御史谭胜受和千户杨信带敕书前往招安;梁道明国王和臣子郑伯可一同入朝贡方物,留下副手施进卿带领众军民……”

坐上的一干人,听书似的瞪着眼睛听,就在眼皮子底下的事情,这洋学生知道的咋比咱还多呢?

“永乐五年,三保太监郑和从非洲好望角回航,途经旧港,遭遇海盗陈祖义袭击。施进卿请郑和协助,郑和陈兵大破陈祖义,生擒陈祖义,随船押回京师受戮。同年施进卿派女婿往京朝贡,明成祖昭命施进卿为旧港宣慰使。也就是说,旧港至少在1407年就属于明政腐辖地。”一提到三宝太监郑和和陈祖义,郑老大自内的好几位海上的老把式的都有了共鸣。

“百年之后,到了前明嘉靖年间,朝廷腐败税赋苛刻,饶邑库吏张琏投奔木棉寨为副寨主,起先过着劫富济贫的日子。嘉靖四十一年二月,提督两广侍郎张臬奏请调狼兵十万,与福建、江西官军会同镇压。六月,明朝又遣都督刘显、参将俞大猷率官兵20万分6哨围剿……琏远出,……大猷疾引万五千人登柏嵩岭,偷袭大寨,将寨中百姓杀了个鸡犬不留。张琏果然还救,俞大猷狡诈,以逸待劳在山下伏击,张琏遂为俞大败……”

听到这里,大家已经唏嘘不已,一众远离朝廷治下有年,漂泊半世,前朝的官府衙门,本朝的水师绿营,已经在他们眼里,就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只剩下口口相传的累累恶行。

“……张琏各部在俞大猷追剿下,一个个失败,最后遂率余部由云霄河引航出海。辗转南下,夺占三佛齐岛,也就是现在的苏门答腊,终于为新三佛齐国王。这是又一次。”

“好嘛,敢情这詹卑三佛齐压根儿没离开过华人的手心呀。”终于,听到了一点舒心的事情。

“哈哈!……”大家约略有些释然,毕竟这是离自己最近的詹卑呀。

“詹卑国,就在西面隔海相望。现在的詹卑国,从张琏建国辗转相传,几经兴衰至今,虽然现在的国王也姓张,但是已与张琏后代没什么直接关系了。”说书似的这一大段,真有些把在座的听傻了,简直插不上话。这会儿都点头称是,近在咫尺的詹卑,虽没多少来往,底细还是知道些。

不过说起这里的水手,郑老大满口称赞。他是作为引荐人列席旁听,这时忍不住说起来:“对!詹卑净是的好水手,水上动起手来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他们船队的当家人是咱本家侄儿,哈哈……”

“看来联系新三佛齐詹卑国的事,就非郑老大莫属了。”一个大佬叫起来。

总长心里有数,嘴上没吱声,“这小子还不简单,决不能放走呀。”

竹枝继续往东一拐,停在爪哇西北岸边,点了点:“爪哇顺塔国,国王名叫王嘉,是粤省潮州人。这里,是巽他海峡要冲,可是荷兰人的要害,荷兰人惦记不是一天两天了,之所以还在苟延残喘,无非是实力太小,对荷兰人根本没有威胁。”

“嗬,这可真不知道,这离巴达维亚不远呀。这也是华人的地盘?”

“这世界上,哪有什么你的我的,你本事大站得住,就是你的。前明的土地,还姓朱呢,他爱新觉罗打下来了,就是大清。像咱这里,咱占了,就是咱的,有本事,咱干垮了万那王,东面也是兰芳的。”

“哈哈哈!有理有理。”

“你俩得了,先听完再说。”

“再早也有个顺塔国。南宋祥兴二年,宋将张世杰兵败崖山,左丞相陆秀夫负幼帝蹈海而亡;其幼子陆自立,和其他南宋遗民乘番舶外逃至南洋爪哇岛,在爪哇北部沿海三百余里的顺塔地方,自立为顺塔国王。前明永乐九年,曾遣使贡方物于明朝。至今,顺塔王朝已经几次生灭更替。”

1397年,明太祖洪武三十年,爪哇满者伯夷国王灭三佛齐旧王朝,国中大乱;当时旅居三佛齐的华人一千多人拥戴广东南海人梁道明为三佛齐王。梁道明王领兵守卫三佛齐北方疆土,对抗满者伯夷。十年间有几万军民从广东渡海投奔梁道明王。

后来,明成祖派梁道明国王的同乡监察御史谭胜受和千户杨信带敕书前往招安;梁道明国王和臣子郑伯可一同入朝贡方物,留下副手施进卿带领众军民。

此后,三保太监郑和从马六甲回航,经旧港,遭遇海盗陈祖义袭击,施进卿请郑和协助,郑和陈兵大破陈祖义,押回京师受戮。同年施进卿派女婿往京朝贡,明成祖昭命施进卿为旧港宣慰使。施进卿卒后,其子施济孙继位。自此,施家在旧港势力一直不小。

“不错不错,旧港施家,詹卑王也很看重,往来商舶只要到旧港,必定拜谒施家。”

乾隆间,有陈豹卿名历,漳州石美人,往三宝垄记其堂兄甲必丹陈映。映使佐领其事。映卒遂袭职。王大海游三宝垄,尝见土番贵官淡板公往候豹卿,队马数百,整肃而来,至栅门外,则下骑,入门则膝行而前。豹卿危坐,俟其至乃少欠身。荷兰待爪哇人严厉至此。亡国遣黎,亦可哀也。豹卿富甲一方,置大地一区于葛剌巴,名三宝垄土库,华船厂初到,客有欲往三宝垄者,则进其土库,并有船护送至垄,悉皆收录。用才委任,各得其宜,华夷均领,彼本经商,贾帆数十,发贩州府,其豪侠仗义,可为华侨典型。

竹枝还没有在此停住,又向北,停在暹罗之南:“马来半岛中部,暹罗王国之南。闽省漳州海澄人吴阳,在这里建立吴氏王国,名义上归附于暹罗。”就在这个十九世纪,他就会被向东扩张的英国灭掉。

“吴阳是1750年到暹逻南部宋卡谋生,开锡矿、垦荒种植,发展贸易,承包税收。原本荒无人烟的宋卡,已成繁荣商埠。暹罗国王封吴阳为宋卡城尹,就是知府之类把。死后由其子接任。吴氏已传六代,控制暹罗南部宋卡一带地方达百年……”贺公子侃侃而谈。

“乖乖,这是上那里查到的?怎么这洋人对南洋,咋比你我半辈子飘在南洋的都了解呢?”刘金辉转头刘玉振对低语。

“嘘……还有?”

竹枝越过暹罗海,停在柬埔寨和越南交接的位置:“港口国,是粤省雷州人鄚玖,二百年前在柬埔寨和越南南部交界处建立的一个华人政—权,统治中心在河仙,历四世五主。二十多年前,末代君主鄚公材受逆党之乱的牵连,被送往顺化审问,下落不明。”

“二百年!”在座无不惊讶,华人南洋立国者还未有超越此国者,兰芳坎坷有日,不过百年,这河仙港口国,竟有二百年之久?

竹枝跨过狭窄的马来半岛,停在离宋卡不远的拉廊:“龙溪人许泗漳,曾参与闽南小刀会谋反,1822出国到槟城,后往暹罗南部拉廊开办矿场,发展经济。八年前,暹王委其为拉廊府尹。拉廊从地方城市升格至中央直辖,成为暹罗南方国防、经济重镇。几个儿子或助理拉廊府尹,或出任周边地区的高级官员,管辖从拉廊到董里各府。”

这下,在座的大佬们被震住了,这洋学生知道的真不少呀,南洋华人的底细都叫他摸透了。

2

50章.一个篱笆几个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