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从1862开始>53章.从哪下手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53章.从哪下手呢?

小说:从1862开始 作者:无忧轩主人 更新时间:2019/7/16 11:54:41

九年前的1853年,荷兰政腐正式对打劳鹿宣战。这场战争在1854年7月25日以大港公司的投降结束。兰芳公司在现任甲太刘阿生的带领下在战争期间保持中立,以此保护了它的独-立。

现在说起当初打劳鹿之战,如果能够策应大港公司,兴许……谁知道呢?兔死狐悲之情油然而生。南洋华人之间,不能再这样相互屠杀了,南洋华人的血流得还少吗?还要自相残杀?谁是这场悲剧的受益者呢,正是日后灭亡兰芳的罪魁——荷兰人。

看座中诸人沉默不语,贺公子忙说:“此一时,彼一时。当日之法,可保兰芳一时无忧……大港失利,也非当时联手可免。故彼时必当首选自保,才不致玉石俱焚。”此话一出,**的脸色和缓了些。这是**最让人诟病的一件心事,饶是亲信弟兄也多不以为然,却不得不碍着面子敷衍行事。倒是这小子,能说句中听的话。

“然今日婆罗洲上,已无能与兰芳抗衡的华人势力,故当尽可能迅速扩大实力,方可避免荷人图我之心。”贺公子接着道。在后来的日子里,随着老迈的刘阿生在1884年9月去世,荷兰人试图接管兰芳公司,因此发生的起义被军事**,刘阿生的女婿叶湘云阻止了兰芳国民的反攻。兰芳公司的土地转给数名土著统治者,被置于荷兰政腐的直接统治之下。当然这是后话,在座也只有他知道。

“这荷兰人船坚炮利,火器凶狠,凭兰芳实力嘛……”**看着地图,慢慢的说道。

“兰芳之弱,尽人皆知。荷人亦知,故有图谋。但我看兰芳尚有三利。”

“?”**不禁抬起头来。

“这一者,是人。现在西婆罗洲每年华侨入口数目在3000人以上,整个全婆罗洲华侨总数达到10万人,咱兰芳有一半吧?人自能战,兵民一体。随时可参战兵员不在5000以下。”

罗继麟暗自称是,他可是这行的经年老手,在闽粤江浙手眼通天,如果不是比较宽厚,不愿意损阴败德,其它那些“买人行”可做不过他。到婆罗洲每年有多少人,他很清楚,当然,也看得出来,这小子的话里,是给兰芳留着面子。

江四水也在点头,兰芳兵民一体也是实情,平则为民战时为兵,每逢发生战争,则实行募兵制。一声令下,挟枪带刀者数万,瞬时而聚。现在不必往日,不过5000之数,几日内也能凑出来。当然真能打的也就是一半吧。

“财。”

先支棱耳朵的就是兰芳副**兼军师陈雨霖。西婆罗洲,华人是当地金矿的唯一经营者。矿工人数最多时曾超过9万,每年生产的金矿砂一般都在百万盎司以上,1盎司是28.35克,按照计算金银的小两来说,就是九钱呢。每年拥有百万两左右的黄金,什么概念?以这时候金银一比十五的价格,那是多少?在加上鸦片和人口贩运的收入。所以,兰芳以及国民的富庶可见一斑。现在收入降低了,可光上缴荷兰人的税金每年就和好几万银子,那叫人心疼。

“就地取材,根据已经掌握的金、银矿脉资料,扩大开采,是为其一;利用地位之利,开展南洋贸易,分南洋航运一杯羹,是为其二。”

刘金辉、刘玉振不约而同的都朝着实际的财长陈雨霖连连点头。陈雨霖心里掂量着:这可是要好好议论的事。兰芳的财源除了金矿,还来自契约移民的种植、苦力贸易、鸦片烟税以及典当铺,收入不菲,可都不是长久之计。

罗继麟也没说话,这事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说清楚的。

有了钱,就可以自己造军火刀枪,兰芳也有军火厂,制造大炮、炮弹和弹药,铁工作坊的刀枪也不少。叶根生的手里可素了些日子了,这军火最费钱,现在各路**都忙着做买卖挖金子,又不打仗,谁还打刀枪,铸炮呢?可这军火不是一时用一时得的东西呀。江四水要枪要炮,叶根生两手攥空拳,两个人各自守着清锅冷灶的小衙门,整天发愁。现在最盼着他们刚结拜的这位贺兄弟能拿出什么高招打动屋里这一大溜太哥甲太们。

“物。西婆罗洲米粮富足,渔猎丰饶。纵观婆罗洲煤铁矿脉连绵,易于开发,稍加施为,尽可利用。金银自可充盈府库,煤铜铁锡,也如探囊取物,工业一兴,兰芳中兴可待。”

一番言语,满座精神为之一振,各位**已经摩拳擦掌。兰芳现在一般金矿都由兰芳公司经营,也算是国营吧。这方面谁都不反对,这可是真东西呀。除了采金,还有很多从事采矿的人手,不过什么铜铁锡煤之类,规模都不大,矿点分散,怎么想也不会有什么大戏吧?不过摊开一说,这贺公子可是很有把握。

种植椰子、胡椒和蔬菜等各种作物,也有开辟的大片土地,从河口附近的新垦殖地看,农田的面积已经逐渐深入内陆,不过越靠近山林,就有和土著发生冲突的可能。这就更需要兰芳整顿军备了。

丰富的森林资源现在开采不算太多,原木随着河流漂浮到他们所建成的简单码头,再进行风干开方。为了农耕和伐木,还铺筑了公路。在贺公子看来虽然等级不高,但是以婆罗洲的气候条件,还是相当有作用,就是说运输也有一定基础。

慢慢的又说到了教小孩子读书。读书嘛,这好像是南洋华人的风尚,几乎所有华人聚集的地方,教育都很受重视,也得到华人执政者的直接支持。中国的名宿应聘到西婆罗洲,开设学塾,教授华人子弟。可贺公子说得对,光教治世之言圣人教化不够了,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是最起码的。叶根生江四水是最为赞成,刘玉振和罗继麟也很有同感,洋人的玩意,还得向洋人学,学会了才能说超过他,要不就是迂腐了。

总厅的火烛,已经加了几回灯油了,有些年迈的**已显倦色,犹自兴致勃勃地撑着,手下劝着先回去歇了。刘亮官已经哈欠连天,叶湘云也眼皮快耷拉到地了,一见有人劝**,忙精神起来,凑上前劝说。

刘阿生拗不过大家,就嘱咐几位股肱之臣留下与贺公子务必详议透彻,自己和亮官叶湘云以及几位年长的老者先行回府。

本已经对征伐战守冷却疲倦了的兰芳首脑们又开始燃烧起来。几位兰芳后辈中坚彻夜秉烛。

三利之说,本就是蛊惑之言,个中隐忧还需细细研讨。以兰芳现有兵民一体的状态,首先需要的就是训练。否则,无非是悍勇莽夫,乌合之众,何堪训练有素的荷军一击。

只依靠兰芳自己的力量,甚至是现有力量,要想实现兴国大业,绝无可能。本身兰芳就是一个以华人为主的移民国家,不会拒绝排斥来自周边的移民,只是需要控制住新移民对于老移民的压力,不使其干扰原有社会秩序。快速有效接纳大量的新移民,扩大自有势力、竞争力和影响力,才有可能迅速与周边视力抗衡。

次者,就是有效的新式武器,以及武器后续维修弹药的供应和生产。这也是需要徐图徐进,先具备短时间的自保能力,也就是不使人可以一击覆国。进而相对持-久稳固,也就是拥有弹药、物资的补充、维修、生产;再进一步,就是具备防卫武器的全面生产能力,在基本确保具有一定防卫力之后,才可以实现谋图周边,网控南海,北望复国。

在婆罗洲周边地区,华人力量控制的资源有锡矿、金矿、银矿、煤矿。对于这个,在座诸位可太熟悉了,19世纪以前,马来西亚的锡矿也几乎全部是由华侨开发。后来当地许多被称作“锡湖”的大型锡矿区,都是华侨一锄头一锄头挖出来的。正是由于华侨的辛勤开采,马来西亚的锡产量在很长一段时间占据世界锡总产量的一大半。

说来惭愧,锡矿的矿工中,不少由于被胁迫或半胁迫来当矿工的华人,就是有兰芳势力控制的机构贩运来的。兰芳对于贩卖劳工方面和天地会其它分支相比,介入的并不大,范围在婆罗洲、爪哇东部、吕宋南部一带。马来半岛和爪哇中西部等其它地方,完全被天地会其它分支控制着。

兰芳兴国的重要资源中,在婆罗洲这个岛屿上,除了已基本被完全掌控的金矿之外,银矿、煤矿、铁矿皆大有可为,只是其较大的矿区大多还不在兰芳有效控制范围之内,还需要花些气力才行。

只有煤、铁矿开采这第一步成功了,炼铁才成为可能,加上已有的技术,外聘的技师、还有必要的进口设备,才算水到渠成;再往后铸造加工等等都可以计划成行。有了机械,什么纺织、造船……哇!那可就太好了!

开矿,大家没二话,甚至联合戴燕,驱逐万那王势力的想法,更是一拍即合,兰芳近年来竟然需要依靠着荷兰人的力量抵抗万那王,也就是这样人心渐渐失散。如果能够一举剪除万那王部落的侵袭骚扰,无疑对于兰芳中兴的前途,是再必要没有的了。

技术?请洋人、出高薪、派留学生都没说的,咱要的就是技术,只要能学到,花钱咱不怕。但是说到了劳工问题,罗继麟几个手下头头意见有了不同,按照江四水、叶根生几个人的意见,太伤天害理,还是不做得好。罗继麟本意也同意收手,可手下这些弟兄……这劳工的买卖,也很赚钱呢。

“不是不做,是要做大。”贺公子一语惊人。

“?”几个**眼珠定住了,罗继麟更是立尖了耳朵。

贺公子哈哈一笑:“开新矿要人手,炼铁采煤种粮食,香料甘蔗开糖厂,造船修码头,各位!咱兰芳这几万人可忙不过来呦。”

“对呀!咱从里面挑有手艺的,别人的猪仔咱也要挑。不,直接上福建、广东……”罗继麟一个手下大叫道。

“广东佬里面有不少有手艺的人,上海那边咱也有人,听说洋人在那边建了厂,花钱肯定能请来。”刘玉振道。

“哼!不花钱也能请来!哈哈!”几个**越说越开心……罗继麟的几个手下已经在低声商议了,日后这南洋的猪仔买卖竟从这时开始改变了。

“再者,结交文莱苏丹、马来、爪哇,乃至暹罗、越南华人势力,以获得煤、铁、银、锡资源,与周边华人势力组成周边贸易圈,迅速形成加工生产能力。”贺公子提高了声音。

兰芳和周边华人社团帮派的联系不可谓不多,整个南洋以至南中国,耳目眼线众多。以前重点是在联络关系介绍生意而已,如今应该更充分的利用,成为兰芳的情报网。

这一切都需要资金,就是钱。作为几个大家族来说,在南洋也顶多算是小康,和洋人的活动能量比,天上地下;要想做上述大事,差远了。所以要首先尽快搞到钱,那么,什么是来钱快的买卖呢——航运。

从百多年后回来的他知道,到了70、71年间,由于苏伊士运河的通航和海底电线的敷设,中西贸易方式就会发生巨大变化,便利的交通会吸引更多的外商代理行号参与对华贸易的竞争。同时商品贸易的扩大要求船运力量需有相应的增加;另外贸易风险的增加及贸易利润率的下降,使得一些老牌洋行不愿再冒商品贸易的风险,转而投资轮运业稳收优厚利润。

像英商怡和洋行就是从70年代初起,由鸦片、丝茶等商品贸易转向轮运业的经营,并曾先后投资创办华海、扬子与怡和三家轮船公司。另一家太古洋行则于1872年创办太古轮船公司。以怡和、太古为代表的英国在华轮运势力终于取代美商旗昌长期垄断地位。

19世纪70年代以后洋行从商品贸易转而投资于轮运业的同时,与轮运业有着直接联系的保险、码头、仓栈、轮拖各业也有巨额投资。进而到制糖、丝厂、冷冻、电灯、棉毛纺织等与轮运业没有直接联系的各项加工制造行业的大量投资,各个大洋行都已在通商口岸分别形成各自的庞大资本集团。

到那时太古洋行的“关系企业”总不少于三、四十家;怡和洋行的“关系企业”更达五、六十家之多。由于各自有其雄厚的资本体系的支持,因而这些外轮公司在激烈竞争中总是立于不败之地。

现在下手还不算晚,兰芳底子薄,或者说根本没底子,再放过这个机会,可就真玄了。虽然已经大清在洋务运动下开展近代工业建设,但是洋务运动下又建成了多少企业?经历了太平天国之乱及诸多其它内乱,饱经战火的腹地又有多少农业产出?以这时低下的农业生产力,就算有世界最大的农业生产规模,又能创造多少生产价值?要像有些穿越架空的招儿,混个王爷当个总兵,发一笔财,攒个几万兵,就可以兴邦复国,纵横天下?基本是瞎扯!

3

53章.从哪下手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