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从1862开始>56章.拉大旗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56章.拉大旗

小说:从1862开始 作者:无忧轩主人 更新时间:2019/7/17 11:33:45

新加坡还没有石铺道路,只有碾平的沙路。一种小马车是市区内的主要交通工具,只套一匹小马,马车没有弹簧,但是坐上去一样地平稳舒适。车厢里只备两人座位,挤一挤,四个人也可容纳得下。靠背和车厢两帮一律裹着凉席,车夫没有卸座,只能手牵马绳,徒步奔跑。

两头水牛拉着一辆大车,每一只猪都单放在大小适宜的竹篓里,这样,牛车走动时,猪就绝不会发出那种刺耳的尖叫声。

按照事先安排,各自行动,联络这里的内线,寻找卖主和合适的船只。还要联系在英国总督府和英军舰队里的人。郑老大则带了贺公子等几个找地方安顿下来,然后去吃点东西。

牛车水是新加坡最繁华的地方之一,洋行、信馆、海关、银行汇集,酒楼、戏院、妓寨、镖局林立。几个人溜溜达达到了一家餐馆,伙计看见急忙招呼进去。

这间餐馆设计干净利落,摩登但是不会让人觉得窒息的用餐环境,可说十分随意。

“杨大厨专供粤菜,多了点南洋风味,各种独家配制的酱料,味道不错。蜜味烤羊架配香煎萝卜糕,小羊排烤得刚刚好,香嫩多汁,没有膻味。今天随便点,别客气……这回,咱们是大破海盗的海商船队,哈哈……”最后几句小声说,几个人都笑了。

餐牌上不乏传统粤菜的鲍鱼鱼翅等,贺公子随便点了个卤味就交给了何老拔。掌柜的和大厨都是郑老大的老朋友,自然热情招呼。

福康宁山,俗称“皇家山”或“升旗山”。是当年莱佛士的住所。1819年,莱佛士在新加坡河口登陆后,便看上这座俯视新加坡河口的小山,并在山顶建总督府。1823年,他也选择在此处兴建住家。从此,歷任的星洲总督以此地作办公室。

沿着对面的石梯再向上,到了敦实的堡垒门前,这就是福康宁正门。福康宁山之所以被称为福康宁山,就是来源于这座堡垒,而堡垒得名于ChralesJohnCanning将军——英国驻印度总将。

堡垒上设有印度和欧洲兵士的营房、医院和弹药库,是防御新加坡的主要炮兵连。共有22个房间,包括通讯室、兵士休息室、密码室、统帅指挥室等。

等卫兵进去通报。一会儿,一个准尉军衔得出来引了进去。

在一间不大的会客厅,三洲府英国总督加文纳正在签署什么文件。几个人在门口立了片刻,加文纳用了火漆封印,吹了吹,收了封印。副官才把文件收起出去了。

加文纳抬头看见门口的来人。准尉上前一步报告,加文纳坐直起身来,端起总督的派头,略抬手示意进来。

三洲府英国总督加文纳开始有些奇怪,从哪里冒出来这么一伙子大清国“义民”,还要助剿海盗?可眼前分明摆着一堆海盗的物件,土枪砍刀不算什么,曾经失踪的几艘商船上的物件也赫然在列,这就不能不让人觉得有几分真实了。还有几颗明摆着就是苏禄马来人的脑袋,还有缴获的巴冷刀。说不是海盗的,也显得太多疑了。

尤其是荷兰海军军官的礼服绶带,还有两枚勋章。让加文纳总督直接联想到不久前失踪的那艘荷兰明轮炮舰,难不成这帮中国人杀的就是劫了荷兰船的海匪?那这帮马来人够厉害的,这帮中国人还更厉害呀。

就是加文纳心里怀疑,也没有什么证据吧?何况驻新加坡英国舰队的引荐,也不能不给面子吧?再说了,多一个帮手对付荷兰人又有什么不好的呢?现在,从马六甲到上海的航线,多半都处于海盗频发的危险地段,英、法、荷、俄的舰队已经忙得顾前不固腚,仍时有商船被劫的事件发生。

看到这些“战利品”,加文纳不能不表示亲切一些,堆起一些笑意,示意准尉请几个人坐下,象征性地聊几句。

“黄山马峙?巴拉望?”可说到这帮人的居留地,就觉得有些古怪。黄山马峙是南中国海万里石塘的一个岛,那里有常住居民吗?还有巴拉望?那不是挨着吕宋的岛吗?那可离西班牙人不远呀!“嘻嘻……”加文纳心里笑,“这倒不错,帮了他们,就很可能对于吕宋的西班牙人来说是一个小小的威胁。”

“哦?知道知道,那里可是海上天堂呀!”

“啊!总督大人去过?这可了不起了!总督大人真是见多识广呀!哎哟,您还真能安慰人,哪是什么天堂呀,不过就是小民们承皇上恩典,上天护佑,大英帝国军威,躲着海盗,打些海货糊口罢了。大人什么时候想去,小民一定竭诚款待。龙虾花枝牡蛎……”

“好好……哈哈,太好了。作为大清国的友好邦国,作为大英帝国三州府总督,我本人对于各位在南中国海的义举和勇气,极为钦佩……”

耐着性子听加文纳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大套,贺公子认定加文纳有笼络之意,心里也踏实了几分,这趟不白来,对英国人的分析靠谱,也就顺口搭音的提到,愿意为了维护南海航行安全,协防海盗。

看着对方终于答应,加文纳自然高兴,爽快地答应提供一些武器,并可以帮助购买船只,也愿意帮助联系商家进行贸易。这边几个人越发说的激昂慷慨,让加文纳更加感动。

立时就叫来副官,吩咐赠送十支手枪、十支步枪、二十柄军刀。又叫副官知会有关商行大力协助。最重要的,签署了褒奖文书和接受协捕海盗的文件。而且,上面写明了,石塘守护兵备缉盗,这些词儿。翻过来……那就可以是:石塘州兵备道?或是石塘守备?

这就齐活!拿到了写着洋文盖着洋戳子的几张羊皮纸,贺公子和郑老大高高兴兴回到客栈,所有的人都很兴奋。拉大旗做虎皮,今天这虎皮算是有了。小点是小点,总比没有强。

开市大吉!回到旅馆,联系卖船的手下在等着,说是总督的话还是比较管事儿,人家也很给面儿,船看得过,价格明天面议。郑老大一拍巴掌:“着哇!今天得庆贺一下,少喝几杯吧,明天别误了正事!”

上下都很高兴,还在杨大厨那里吃,掌柜的也来祝贺。郑老大拉住贺公子:“贺兄弟,明天没你的事,船的事我们去就行。掌柜的,我这老兄弟是老实人,你知道哪里有新鲜的,让我老兄弟开开荤?”

“哈哈,好吧,伙计!去庆元春约个局,郑大爷的东……”

郑老大看着贺公子笑着小声对掌柜的道:“告诉他们,我这位兄弟可是洋学生,找个会伺候人还得柔顺点的……”

“哦,明白了。放心。”掌柜的拱拱手,下去了。

等到了掌灯时分,一伙人嘻嘻哈哈出了门,往街市上而来。

这里头、二等妓—院的名字以“院”、“馆”、“阁”为主,三、四等妓—院多以“室”、“班”、“楼”、“店”、“下处”命名。美仙院、庆元春、莳花馆都是和掌柜的交情很不错的,以往郑老大的人多是去泉香班、三福班等,这会郑老大要耍回阔了。

19世纪60年代的新加坡已显繁荣景象,豆腐街或珍珠街上段就是娱乐场所的集中地。这条横贯桥南路及新桥路之间的古径,后世已不复存在。但现在这里是全坡最繁华地区,民众夜生活的好去处。著名的酒楼、餐馆、戏园、妓—院都集中于此。不仅是文人骚客常到之处,也是王孙哥儿闲荡的场所,车水马龙,冠盖云集,热闹非凡。

从第八巷至二十巷,有妓—院七十多间。红漆写着妓—院的名称,有的妓—院门前装着圆形、乳白色的灯,灯罩上用红漆写着门牌号码,门前挂着多盏大红灯笼。

八巷,兩行都是煙月牌。見一家写着“庆元春”,沿着路旁,停着多辆轻便马车。门面装修豪华,门前挂着四盏崭新的大红灯笼,放着四只大花盆,盆中栽着茂盛的幸运树。外懸青布幕,里掛斑竹簾,兩邊盡是碧紗,外掛兩面牌,牌上各有五個字:“歌舞神仙女,風流花月魁。”

一个大腹便便、穿着入时的中年人从轿车里出来,大摇大摆、旁若无人地走进去。又见一驾车到这间妓—院门口停下,把一个妖艳的年轻妓女送入妓院。

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站在门口候着,见了前面的郑老大,赶紧招呼:“是郑大爷吧?您一向可好?哎哟,还有几位大爷!请!几位这边请。”

引了几位,推開青布幕,掀起斑竹簾,轉入中門。早看见老鸨子领着几位花枝招展的红姐儿候着了,一见面就春风洋溢地上前招呼。

各位红姐拉了郑老大一伙按梅花座坐了,郑老大特地把最漂亮的红牌诗诗推给贺公子。酒不醉人人自醉,美人美酒,对于这帮浪里刀尖上谋生路的海盗,此时都渐渐放肆起来。

何老拔、陈逸杰几个还是暂时把持得住,郑老大接过身旁女孩递过来的酒杯,朝贺公子身边的女孩说道:“诗诗小姐,我这位兄弟面嫩,你可得多照应。今天这个局是我们几个为这新兄弟摆的,来,给我们唱个曲吧。”转脸对有点不好意思的贺公子说:“贺兄弟,诗诗的歌艺舞艺那可都是本地一绝,海峡殖民地的红牌都算上,只要诗诗来了,别人都得歇歇了。”

“郑大爷取笑了,那诗诗就为贺公子唱舞一曲。”诗诗款款起身,旁边自然有拉弦地候着了。

檀板一响,朱唇微启,歌声婉转,玉臂轻扬,舞袖婆娑,香风阵阵。

庆元春红牌诗诗唱着歌曲,偷眼看着贺公子。贺公子哪见过这样场面,顿时呆了。余音未了,白玉杯琥珀光,诗诗已经举着一杯酒敬了过来。大家哄着贺公子和诗诗俩人喝个交杯。两人四目相对,诗诗媚眼如丝,似乎真的有些暧昧。

转天,贺公子被头疼疼醒了。自己身上横搭着条丝被,却不着寸缕,透过绯色纱帐,外面绣帘红烛,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

人影一闪,床帐高挑,妙目流波。李诗诗已经起来,刚刚梳洗完毕,一袭薄衫蔽体,听到他动静,近前来抿嘴笑道:“哥哥醒了么?”

李诗诗削肩柔若无骨,皮肤滑若凝脂白里透红。一对饱满匀称的**颤巍巍玉立着,挺挺的石榴色樱颗。贺公子呼了口气,这回来的头一次,自己就迷迷糊糊的被人看了活春宫,第二次又这么交代了。看着眼前若隐若现的娇媚女体,正在发愣,诗诗带着一阵香风就软在他怀里,一袭轻纱飘落在帐外。

红绡帐里,玉—体横陈,宁不动心否?瞎掰!昨夜迷迷糊糊怎么来怎么去根本不记得了,现在已是朝霞满天,软玉温香看个清楚,还要搂满怀呢……

又是云雨一番,这回可该起来了,别误了大事。贺公子赶紧晕头涨脑得起来,李诗诗伺候着洗漱,之后穿戴整齐,这才顾得上自己着了晨褛。

收拾已毕,已经叫了点心,诗诗就坐在公子怀里,一递一口地吃着早点。看着眼前晃动的一双玉—乳,公子摇摇头,可不敢了。

两人用过早点,贺公子向李诗诗告辞。

何老拔已经交代人外面等着了,租了辆马车赶回去。路上,钻进书店杂货店,买了一堆海图书籍资料,装了两大箱。

中午时分,去见船主的都回来了。一见他,不免取笑几句。坐下把今天买船的事说了。

半新不旧的夹板船和飞剪船都不难搞到,这艘飞剪船,满载排水量1910吨,全长64.11m,全宽11m,吃水6.4m,最高速度17.15节。乘员28——35人。当年买下它的时候花費13560英鎊,现在跑了好几年了,打六折8136英镑买下来,不算便宜,不过还可以踏踏实实得用上十几年。

何老拔有些肉疼:“这他妈的2万3千多银子呀,就叫这个洋鬼子……”

“那怎么着?谁让咱们自己不能造呢?”

首先,其速度可以超过任何别种船只。其次,是装备着重武器。例如羚羊号的每边有两门大炮。在中部还有更大的“长汤姆”炮。在主桅周围架着大量的枪矛。后甲板的武器箱内充足地装着手枪和刀剑。

而大清水师,在这种当时世界最高速的飞剪船面前,几乎是毫无作为,只能往船兴叹,听任其在珠江口畅通无阻。

2

56章.拉大旗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