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从1862开始>64章.10月远洋船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64章.10月远洋船队

小说:从1862开始 作者:无忧轩主人 更新时间:2019/7/18 12:12:50

几个月时间,在一次追击时触礁损坏了一艘船后,郑炳勋的走私掠私船队还有七艘船。截获的双方战利品也让他很赚了不少。欧洲奢侈品在南方很畅销,棉花在英国也销路不错,武器药品都自己留下了。

已与弗吉尼亚州杰维特公司也签订了合同,订造3艘军舰,即“大清”号木壳炮舰、“浙江”号和“江苏”号辅助舰。

造船就是全权委托伍先生的,但是以亨利代理人的名义。既然不过是内河炮舰,又开不回中国,造它干什么呢?还不如把这钱……

可想到了美国的局势……这内战还会打下去,那么内河炮舰嘛,哈哈!自然就是抢手的货了!郑炳勋抚掌大笑:“贺兄弟妙哉!高招!好手段!”回身对手下说:“敞开了买,咱有钱啦。”这帮手下一个个眉飞色舞,兴高采烈。

郑炳勋临走和伍岳峰研究了,一旦美军有意购买亨利订购的战舰,如何应对以及价格。按照之前贺公子的看法,明年,就是1863年,美国南北战争将进入转折之年,北方联邦为断绝南方邦联与欧洲的航运,竭尽全力扩充海军,搜罗市面上所有能够买到的战舰。

“就坡下驴,可以给后面的事打个好基础。再说了,这船着实不适合远航,美国人打内战用得着,石塘州建海军可就差着行市了。即便不卖给美国人,怎么开回去都是麻烦事。”伍岳峰点头说道。他是精明的商人,这里面的门道一眼就看得出来,当即决定,从自己商号里拿出三十万银元给郑炳勋,就算预支的卖船货款。

果然,转年一到6月,美国海军上将保尔丁等人找到兰芳代理的华尔洋行,愿意买下这3艘中国军舰,现在这节骨眼,不买也不行。洋行瞒着清政府将3艘军舰只加了很少的价钱,卖给了美国北方联邦政府,也谈不上瞒,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卖舰所得可不是原来亨利卖得的17.7万美元,而是37万美元。

伍岳峰也小赚几万大洋,这是后话。

北方海军购入这3艘军舰后,将“浙江”号更名为“郁金香”号,“江苏”号改为“吊钟花”号,为北方军—队执行巡逻、运兵等任务。吨位最大、火炮最多的“大清”号则以本名加入北方海军,“大清”号也因其战功永久留在了美国的史册上,不过就和兰芳无关了。

三艘捕鲸船、四艘飞剪船和带来的两艘船,满载着招募的500水手、300多工匠,和各种急需的物资,共9艘船,编队回国。

美国在打内战,海岸线被双方封锁,好在有荷兰的招牌。现在荷兰的招牌还要利用,万一有什么事,荷兰国的船南北两方还都算买账。

要想在南北方海军死磕的大西洋上全身而返,除了运气就得是立场了,旗子就是证明嘛。一到外海,根据情况随时换旗,荷兰国旗、英国布鲁克王国旗——这也是通过新加坡舰队的老舰长搞到的,还有大清国旗、文莱王国旗、兰芳大总制国旗,预备了一堆。就这样,还得随时准备着美利坚合众国国旗和南方邦联国旗。

所有的船都安装上了火炮,水手和随船的工匠还配了火枪,各船火炮戒备,火枪也放在手边,随时准备交火。这是一次生死之旅,谁也不敢掉以轻心。虽说是在东面袭击舰铁甲舰打得昏天黑地,西面还算安静,但也只是相对的,南北方的战舰也不时地打上一阵。

结成密集队形的船队驶进浩瀚的太平洋,渐渐的,临时组成的船队就再也不能保持队形。在大洋上保持队形,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好在还是维持着几个大致的群体,互相没有完全失去联系。

离开美国东岸的沿海有一段距离了,一般这里已经不太会有南北方的搜索舰船出没了,一直提心吊胆的船员们也都渐渐疲惫地放下心来。哪知道,怕什么来什么,都快到夏威夷了,麻烦来了。

突然,前方一艘船的危楼上传来瞭望哨拼命地叫喊:“警报!西北方向掠私船!南方佬来了!”

几艘船上的船长都不是吃素的,其实不是经年海盗也是见过吃过的,这年月在太平洋上南北军海军玩命的时候,敢上船的有哪个手上没有人命?

只是这时候通过信号旗相互能联系上的只有相跟着的三条船,几条船呼啦啦的调整船帆,马上转舵,品字形迎敌。船上的几门火炮无论射程准头都不敢恭维,但是只能豁出去了。三艘飞剪船已经转向,这美式飞剪船真不是盖的,只要有十几个熟手,就可以把这船玩得滴流乱转。

对面一条阴沉的掠私船笔直的朝着里冲来,一团烟雾腾起。

“开炮了,隐蔽!……隐蔽!快!……”郑炳勋摆着手朝手下大声喊道。

掠私船也正在纳闷,已经开炮了呀?出乎掠私船意料的是,这三艘飞箭船挂的是什么旗子?怎么不跑呢?往常,但凡在东北太平洋露面的捕鲸船飞剪船,见到南军掠私船,哪个不撒丫子的跑,就死跑还跑不过呢?像这样不跑的,还没见过。想借着船多势众,和南军掠私船对抗?

掠私船船长快笑喷了;“就你们这船连炮都没地方装,扎堆有什么用?”

掠私船上的两门炮,瞄准了一艘船狠揍,可距离还远,两门炮的准头也不好,左一炮右一炮的全打在海里,三艘船笔直的超前窜,飞剪船挂满帆乘风的速度真叫快。

对面又开炮了,这次一艘船被击中了一炮,帆上出现了一个大洞,几根帆索“蓬”的一声断了,帆倒是还没掉下来……船上一阵慌乱。

“咔!”又一发炮弹击中了左舷,好在挂在船舷的那些啰里啰唆的铁链,稀里哗啦地一阵乱响,蹦起来好几个砸碎的链圈儿,实心弹嗵的一声扎进了海里,船板只是被砸得窝进去了一大块,把附近的几个水手着实吓了一大跳……

掠私船向绕着飞剪船,利用火炮优势保持距离,逼迫对手停止,或者打断桅杆。但是三艘船左盘右绕,始终对准了它围过来。掠私船看见了飞剪船上有火炮,便觉得点觉得不妙,这下碰上硬茬子了,越发着急要打掉对手,慌忙中连续转向,火炮的准头就更差了。

三打一,终于靠近了,两艘船一左一右把掠私船夹在了中间,正前方就是那艘连中几炮的船。水手们叫着号子把大炮推进船舷,压低炮口,装药装弹,一排火炮瞄准了对方。

进入船上的火炮射程,“放!……轰!轰!……”一连几炮,直接打在掠私船上,炮小射程近,可这么近的距离,像打不中也难。甲板上的建筑被打得噼里啪啦的碎木烂板血肉横飞,根本没想到飞剪船有这么猛烈的一手,掠私船船长大惊:“他们装了多少火炮?这帮该死的家伙!”

掠私船和三艘飞剪船一掠而过,连装第二炮的机会都没给,满帆加速脱离……好死不死,掠私船前面又出现两艘飞剪船,眼花了?不是!转向!

轰!一炮打在掠私船旁边的海里。可把船长吓坏了,难道这是北军的战舰?有大炮!这其实是这七艘船上唯一的一门远程火炮,没打着倒是吓坏了掠私船。

两艘船上所有的大小火炮一起轰击,紧紧尾随着的三艘船也赶了过来,五打一,完蛋了。五艘船把掠私船围在中间,越围越紧。

“砰!”一艘船靠了帮,一声呼哨,这边的水手跳帮了。抓着缆绳,猿猴飞鼠似的飞过一片,砍刀斧头独撅炮左轮枪,嗵嗵轰轰一顿乱枪,接着就是嘶声喊叫伴随着嘁哩咔啦的乱砍。接着又一艘靠了帮,掠私船上的南军那里还抵抗得了……

其余三艘船围在周围,看着掠私船上的厮杀,瞄着跳进水里的掠私船水兵开枪,喊杀声越来越小,枪声逐渐停下了……一场遭遇战大获全胜。

刚出发就损伤了一批人手,船长们都比较郁闷,叶根生也很担心,这才遇到一艘掠私船就达成这样,要是……管他呢。发旗语让各船相互照应,尽量保持队形。

手下来报,掠私船上搜到不少物品,又审了俘虏,这艘船已经在海上不少日子了,是准备回南方卸货,卖掉战利品的。几次战斗已经有不少人伤亡,船只也需要保养,谁知碰上了硬茬儿,一船上的人都报销了。

掠私船上满载着劫掠的物资,大多是价值不菲的奢侈品,犄角旮旯全都塞满了船员的私货,船长室里的保险箱里倒是藏有很多金币银币和一袋袋的金沙,几门火炮的弹药倒是不多了,枪支也还不少。

死伤了的船员都分到了一笔不小的抚恤金,靠帮的两条船上跳帮过去的都算了战功,也赏了银子,剩下的看看留着做雇佣金足够了。

兰芳大**刘府,这几天挺热闹,背负重任北上的郑老大贺公子一行,频频传回喜讯。在新加坡买到了船,顺利拜访詹卑,贺公子尤其得到詹卑王信任;郑老大更进一步达与几家海盗结盟,到了预期目的。而且又联络上三宝垄陈家,这可又是意外之得。

刘大**高兴,自己压的这个宝算是押对了,几家原本犹犹豫豫不看好的大哥也都点头了,对郑老大贺公子这一拨子有了认同。

兰芳又多了能干的膀臂伙计自然是求之不得,大**高兴,大**的大公子却有点高兴不起来,好好的多了比他更吸引兰芳**注意的人物,不是好事。结盟詹卑、三宝垄陈家,还有海盗?这事儿居然不是我拿下的,往后关防的事不是还得麻烦我?妈的,可这事正在老爹兴头上,又不敢现在就阻拦,刘亮官就有些不快。索性甩手不管,自顾自玩乐去了。

船队前两天到了,坤甸港热闹起来,刚成立的贸易局长亲自迎接,一面叫手下人招呼着码头工人连夜卸货,一面把大家接到龙兴客栈,暂且休息。

这边码头上直接就组织出货装车,码头外面小商小贩推车担担,谁不想多进点中国的紧俏货?连货栈都没进,天不亮就销完了。

通知汇了货款,账房里面噼里啪啦的算盘响了半宿,这一趟就是净赚两倍多,财长陈雨霖的眉毛弯了。

照方抓药,验货、装船、发运……这次,又通过船主介绍的关系,再雇两艘帆船,也挂英国旗。佣金照样给船主汇过去,船主也乐,这兰国主顾,不错。

当时以蒸汽船来说,中印航程需时38天,速度上并不比飞剪船优越。所以,帆船依旧是航运主力。照样三艘船护航,这买卖虽然赚得不多,但是风险少,自己还乐意捎货,也可以赚一笔,也有找补。可郑老大看得紧,货不能多装了,还先说好了,这是压仓货,急了的时候扔到海里可别犯兹扭。

今天,作为兰芳特使的郑老大和贺公子乘坐的船驶进坤江,抵达坤甸港。既然是兰芳特使,自然就要先到坤甸交差嘛。邦嘎,只好往后放了。

消息已经送到东万律,**马上派副手陈雨霖赶到坤甸迎接。

看着一溜排开的飞剪船和捕鲸船,船上的水手一个个龙精虎猛,还有不少的洋人也跟着忙活。陈雨霖又新鲜又高兴:“这样人也愿意在咱们船上干活?”

“在哪儿不是挣钱?这洋人也一样,有奶便是娘。”叶根生答道。

“这船不错呀,在南洋有不少嘞,洋人的鸦片都是这种船运的。”上了船,陈雨霖左看右看,很是满意。

“您说的没错,就是为了贩鸦片,美国人专门研制了这种飞剪船。速度快,而且两侧各装两门炮。您看,船当中这尊还是海军炮,虽然是旧式的,也很管用。”叶根生也能算是个行家,这点事还是知道的。

像这种专门用于武装走私的飞剪船,旗昌洋行就拥有许多只,诸如有名的“玫瑰号”、“气精号”、“西风号”、“妖女号”、“羚羊号”、“安格洛纳号”与“马泽帕号”等,是在所有外国洋行中仅次于怡和洋行、宝顺洋行的第三大鸦片走私集团。

陈雨霖显然很有兴致,看到主桅四角的架子上,层层叠叠排列着一些攻入敌船时用的长矛,点头感慨:“这美国船,比起荷兰船还要森严呀。”

“这种船除了用于轰开中国水师的偶尔查缉外,主要是为了防止海盗袭击。中国的水师官员已不需要任何武力就可以轻易对付。”

“说得不错,哈哈……”

“那后甲板上的大军械柜里还装满长短火枪和刀剑。”郑老大领着陈雨霖,上上下下的介绍。那些经过身边的水手,也都立正的敬礼的或者点头摘帽示意,这洋人倒是很懂礼数吆,让陈雨霖心里很是得意。

下了船,陈雨霖就在龙兴客店摆开欢迎酒宴,代表**祝贺船队首航,并祝贺与詹卑结盟成功,为郑老大贺功。

以刘大**心里,能量这么大的海帮确实让他吃惊,这才几个月,俨然在邦嘎拉起一个舰队?看来他们说占了石塘州、巴拉望,所言非虚了。这么有规模的舰队,怪不得英国人那么给他们面子呢。哎哟……也难怪他们话里话外不买荷兰人的账呢。

那么,我一定要刘**拍板决定联合这海帮结盟,是做对了呀!想着,陈雨霖不由得笑得更开心了。

龙兴客栈里,柔颖、檀烟早就在门口守着了,老板娘不叫她们去码头找,郑老大的手下说了先去总厅,交差之后就回来。

现在,远远见到贺公子,欢叫一声就跑出来,哥长哥短的叫得贺公子心里美脸上不好意思。突然一抬头,看着跟在贺公子身后两个漂亮女孩,眨巴着两对儿猫眼看着她们,马上正色起来。

贺公子忙介绍,何老拔乐呵呵的打趣:“这两位……詹卑王怕你俩闷得慌,派了两个姐姐配你们玩。哈哈……”贺公子有点不好意思,虽说詹卑王的美意不好拒绝,可家里这几个呢?

好在她俩没太多想,和两个姐姐相互问候,就帮着拿东拿西,一起进来。

李掌柜和老板娘迎出来,大家落座。何老拔把前后说了,李掌柜抚掌大笑:“好事喜事,结交詹卑王,船队初战告捷,我家公子又得一双佳丽,三喜临门。老何兄弟!你们有一个算一个,都别走。我叫人去请郑老大、还有四水根生他们……今晚都在我这里,咱们一醉方休!”

柔颖、檀烟几个就要起身帮忙,李掌柜一把按住:“你们在这儿吧,和公子好久没见了,也和两个姐姐亲近亲近。”

2

64章.10月远洋船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