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从1862开始>62章.三宝垄陈家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62章.三宝垄陈家

小说:从1862开始 作者:无忧轩主人 更新时间:2019/7/18 13:03:50

盘桓几天,一行拜别詹卑王和顺塔王弟,出航离港。目的地不是坤甸,而是离詹卑不远的林加岛。郑老大的人来报,已经和林家浩约好,在这里会面。

南洋一带海域辽阔,岛屿纷岐,港湾丛错,政治版图又相当复杂,分由当地的土酋及欧洲的殖民当局所管辖。因此乃使海盗大肆猖獗,经常出没海上,掠夺往来商船,杀害船上商旅。自马六甲、马来亚、婆罗洲、苏门答腊、以至菲律宾的苏禄岛及民答那我等得,无不有海盗活动其间。

马六甲和南中国海的海盗,叫得响的八大寨海盗帮,有三家主要是华人,两家是马来人,其中一家算起来排行第一的马来海盗。还有一家爪哇人、还有两家是苏禄人,下面能称得上小鱼小虾的有三十三帮。

三家华帮海盗的据点大多都在苏门答腊东南沿岸,其实很多都是巨港詹卑国和广东福建海盗的散兵游勇。

一家是因为权力之争,被前任詹卑国王驱逐的弃将林家浩,离开詹卑国后,收拢旧部,下海为盗,几年间,接连火并收降十一家小股海盗,一跃成为八大帮里排行第二的海盗团伙。

手下死忠近千,快船过百,随时可以调动的在五千上下,其实算人数并不能在第三家之上,但是林大当家人脉极广,耳目众多,据点遍布海峡南海周边,几乎所有往来船只货物要想瞒过林大当家,万无可能。此人做事又极谨慎,非万无一失而不轻为,手下多有各国逃兵加入,从各种渠道搞到的新式武器,在诸多海盗里,数量最多,运用也最为精熟。

如果不是和现任詹卑国王和詹卑船队**郑飞柯私交甚好,詹卑国沿海和船只也休想安宁。

另一家就是郑老大拜把子兄弟王义伦、王继伦这双胞兄弟了,在八大帮里排行第六,属于人少兵精,个顶个岸上虎海里的鲨,而且是唯一敢上岸死拼的海盗。真是海盗中的大贼巨盗。只不过不在新加坡马六甲一带杀人。

还有一家是北大年的林吉太,也是船上安了炮的重装海盗,北大年有造炮的传统技术,在林吉太祖辈手里不断改进,虽然条件所限,无能匹敌西洋大口径火炮,但是他的炮与同样口径的西洋炮相比,准确性机动性都更加,操炮也更加便捷。也就是因为这个,他的团伙,当然得排在第四位。

和郑老大交情最好的还有一家苏禄海盗,原来也是五色帮的一支,现在的首领就是都麻翰,人多船多,但是最近屡次和另一股苏禄海盗火并,损失不小,还丢失了几处补给得岛屿基地。幸好与郑老大联了手,成为“官军”了,这也叫其他几家多少有些醋意。

还有一伙马来海盗倒是有不少华裔成员,也和郑老大有点交情,只是多在马六甲西端出没,最近有换了当家的,却与郑老大因为掳掠沿岸妇孺的事上有了芥蒂,交往不是很多。

这次约了见面的,就是林家浩和王义伦、王继伦兄弟,两帮各自带了四十个人,郑老大和督麻翰来了。特地选在这里,离得不远,又隐蔽。

詹卑王当然也不能小气了,特地叫郑飞柯带了船,远近的放哨。南洋三个海盗帮头子在这里聚会,万一叫英国和荷兰知道,兵舰一来,还不亏大了?

外面紧张兮兮,岛上一片椰林内,却是笑语喧哗,林家浩见了郑飞柯自然高兴,知道这也是詹卑王和好的意思,心里宽慰很多,毕竟过去的事,为了冤死的兄弟,负气出走这么多年,气也消了,既然人家给面子,自己也不能太不懂事。旁边又有郑老大、督麻翰鼓捣,林家浩决定和兰芳联手。

二王没什么说的,一见面就埋怨郑老大偏心,既然有好前程,为什么不先叫上兄弟?

“你个没心没肺的东西!”郑老大笑着骂,“你们帮里有和苏禄王搭得上话的人吗?督麻翰不是兄弟?上个月,你俩去哪了?我的人把船都跑漏了,也没找到!”

“嘻嘻,跟您开玩笑,您还当真了。我哥看上了一条船……嘻嘻,这不这不!”说着点手叫人拿过一个小木箱子,一看就是西洋玩意。橡木铜箍,一个人抱着,沉甸甸的。

“不成敬意,这是我们兄弟的一点意思。”王义伦笑着,示意手下打开。

“嗬,鷹洋!”小箱子里面都是西班牙银币。

林家浩也摆手,叫手下端上来一个包袱,打开时,露出几支镶金嵌玉的西洋短枪。

虽然老式燧发,可做工精巧,应该是贵族的收藏。郑老大两手按住:“你们来这里比阔气了?这些都收起来。如果今天的大事议定,还愁没有银洋火枪?”

说着拉着林家浩坐下,又招呼二王也坐了,接着道:“你们两家是我最好的兄弟,眼下也都有难处,西洋人的火轮船越来越厉害,照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怎么样?咱们兵合一处将打一家,你们放心,你们的人还是你们带,咱们统一谋划,统一行动,照洋人说的,利益均沾。哈哈……”

林家浩和二王思忖一番,有了石塘州这个落脚处,再和兰芳联手,等于就是给兰芳干水师,兰芳则负责陆上,也算是互利互惠。虽然不再是一呼百诺,可也不再这么朝不保夕了……

“干了!”王继伦吼了一声,一巴掌拍在王义伦大腿上,王义伦一咧嘴。

“好不?咱就投了兰芳了。哎!老大!我们过去,是算你的石塘州,还是兰芳?”

“都可以,石塘州水师就是兰芳的水师。你要是来石塘州,那就也是北路的。家浩兄弟呢,我看,要是愿意,就把南路挑起来,怎么样?以后再连上詹卑水师。”

“詹卑?詹卑水师有位郑飞柯呢不是?”林家浩问道。

“不错,飞柯也会过来,南面地方大,南海不算,整个西洋,就是印度洋吧,你俩能顾得过来,得累吐血吧。嘻嘻……”

林家浩点点头,琢磨着这回要玩大了,“行,老大看得起,家浩没说的了。”

“痛快!家浩,北大年的林吉太,最近有消息么?”

“有,我们到常联系。怎么?他也愿意联手?”

“那倒没有,我在新加坡见过他的手下,也请给他带过话,不知道有没有意思。”

“这么着,我亲自去一趟,好歹把他带上!”

“那就拜托了,哈哈……”

“嗯……不是我多心呀。你郑老兄我没个信不过,只是,这一动起来,就不是小打小闹,整个南海就得开锅。少说,上百条船,几千人马,这可不是仨瓜俩枣可以打发的呀。万一接济不上,您可得有后手。”王义伦沉吟片刻,说道。

这儿是明摆着的,一个兵一个月一两银子,不算太少可也真不多,举家搬迁到西婆罗洲,一千人带家眷就可能有两三千,还得有大小几十个官,一个月最少五千两饷银往上。安家费、粮饷、买船修造、置办安顿,哪一笔都得上万两。二十艘船出一趟海,粮食给养弹药枪炮,又是几千两,这一年没有十几万银子下不来。而且,当兵难免有个伤亡,抚恤慰问又是一大笔。哼哼,兰芳能有多大富贵,能养这么多兵?

对于郑老大最近的动作,王家兄弟和林家浩等都有所耳闻,自然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石塘确实就是个说法,可三发多大的一块地方呀,大港公司之类拼了命的还是从这里消失了。郑疯子就生生地给占了!连同巴拉望、纳吐纳,老大一片呀!兰芳眼里本不夹他,到这时也上赶着再把郑疯子请到东万律。两下就这么兵和一处了,郑疯子的海帮船队俨然变成了兰芳水师。居然好容易得来的三发,就随随便便的归了兰芳?好大的手笔呀!要不是他手里还有硬货,肯定不会这么大方。

郑老大笑了:“哈哈,对,你这担心应该。既然是一家,就不瞒两位。我这些年的积攒都折进去了,就是要兰芳允诺我们兄弟一块生养地。人是兰芳的,粮饷按月给,抚恤不能拖欠;目前出海的收获,兰芳和咱们对半撅。头一年没问题;以后看咱们能干成什么样子了。以后发展起来再做商议,买船铸炮造枪都是银子。咱还有不少好招,到时候咱们再仔细聊。放心,一两年,饿不着你穷不了我。”

哎哟喂,这郑疯子到哪儿发了这么一笔洋财呀?“行,有你挂保证,我还有什么不放心?”

“嗯,这么着,我们也别一棵树上吊死,到婆罗洲给家眷找个落脚点,原来的老地方也别丢,手里也留点本钱,随时好扩充实力。”

“好,说定了,我们也挑能打的带上,不给你丢脸。”

这几天,贺公子就在詹卑住下,别人都忙,他什么也帮不上忙,只能看着。詹卑王虽说两天一宴,他也是闲的时候多。他住在王宫,又哪里都去不了,这里谁也不认识。只好仨饱俩倒,和两个美人腻在一起。

午后,二美在后花厅陪着贺公子纳凉。

二美虽不是詹卑王的嫔妃,也毕竟是詹卑王喜爱的侍女,样貌身材皮肤声音,都是绝美,加上宫里的调—教,伺候个小男生还不是很容易?本已和公子日日有肌肤之亲,南洋又天气炎热,詹卑后宫也装束清凉。这又是詹卑王贵宾的居所,除了几个宫女,不会有谁打扰。所以,二美平日也依照詹卑后宫侍妾的样子,身上只有一袭轻纱。贺公子也是一件詹卑王族便服。

二女是有原本的名字,不过一个是马来语,一个是荷兰语,叫着拗口。二女为这笑了几次,也说可以随他的意思叫。之前收的柔颖、檀烟,名字暗喻笔墨;那么他就给俩詹卑妞起名叫了桐君、玄素,暗合了琴棋之意。

柔颖倒了杯酒,抿了一口附身度过来,他就着樱唇呷了一口,又笑着让她俩也喝。桐君就着柔颖的手喝了一口,又偎在公子身边,也衔了块菠萝喂他。

贺公子的手就放在桐君雪白的大腿上摩挲,弄得小美人越发春心荡漾。

既来之则安之,反正这一百来斤就搁在一百多年前了,今朝有酒今朝醉嘛。这么想着一回头,就看见桐君的一张俏脸已经凑过来,低头吻了一下,那小狐狸一口就叼住了他的嘴唇,胳膊腿儿八爪鱼似的抱着他……好容易摆平一个,那边玄素白得耀眼的身子又腻了上来……

三人泡在凉丝丝的水里,两臂左右环抱着两个美人,心思又开始盘算起来。

等郑老大一起回到詹卑,把约定两大帮的事和詹卑王说了,詹卑王当然高兴,林家浩愿意回来,又愿意联手兰芳,詹卑王心里踏实了不少。马上叫人准备粮草,送给林家浩,算是见面礼。这边又款待郑老大,并派遣使节随郑老大船队前往东万律。

几天后。

三寨华裔海盗大帮首、苏禄海盗都麻翰和唯这三寨命是听的十四帮海寇头领,一齐聚集在林家浩的一处秘密泊地,就在苏门答腊东南部海岸的一处小海湾里。

马六甲海峡两—岸均泥沙淤积,大河口附近泥沙淤积外展程度不等。在马来亚沿海,每年泥沙淤积外展幅度约为9公尺,而到苏门答腊东部沿海则约为200公尺。所以马六甲海峡的两岸常可看见海岸沼泽,沿苏门答腊东部的海岸便有一处面积很大、地势低洼的沼泽林。

驾着帆船舢板的远探近哨早就撒了出去,这里别说是詹卑人,就是荷兰人也不来,水浅礁多,沟汊纵横,岸上又树密草深,千把号人一进去,海上连影儿都看不见,就是进来找都困难。

林大寨主坐主位,两大寨主分坐两旁,郑老大和贺公子作为石塘州代表兼兰芳正副特使坐客位。十四伙海寇头领,众星捧月般地围拢在三家海盗寨主周围两旁。大家很是给面儿,各家大多都是来的大头领,只有两家海寇来的是二头领。

郑老大把正式邀请大家加盟的事又说了一遍,之前已经和大家各自交换过意见,各国列强舰队和清国水师越来越频繁的搜剿,使得各家已经损失严重,最近在荷兰和英国的联合打击下,已经有部分兄弟帮伙改弦更张。但是各地对于他们仍然予以擒杀。

各家的领域已经大大萎缩,不少帮伙人心摇动。正是这时候,兰芳要约大家加盟兰芳海军,说明提供基地补给,授予官职,帮助训练和补充装备,所获予以收购,但要领命于兰芳。

面对着各国逐渐收紧的剿匪行动,虽然眼前还可以逞强一时,但是眼见得日紧一日。

主要是三大寨对于兰芳的建议很感兴趣,这就和当年英国政府对于海盗的支持类似,海盗对于这种支持自然是求之不得,哪怕这是很算不上强大的支持。

大多数存在着走着瞧心态的头领,半信半疑地答应加盟兰芳海军,反正天高海阔,要想收编我的船、人,或者老子不爽,随时就走。也是双王帮的积极响应,影响了不少人,知道底细的人,都明白双王帮最近帮兰芳在劳工、土著事情上的忙,捞了不少的好处,人船越混越多,势力大了很多,洋枪火炮新添了不少。由联合了几小股苏禄海盗,俨然成为了华人海盗第二大帮。

和双王帮私交甚好的五色帮一支,就是郑老大在巴比岛会见的那伙儿,对于归附兰芳最为积极,他们也为兰芳送来过不少土著,换回了不少洋枪。他们身处西班牙、苏禄交叉威胁下,生存很是艰难。这次增添的武器,又让他们对苏禄土著小胜了几回,士气大振。

三大家华邦海盗和苏禄海盗都麻翰一致同意,当下十四帮还说什么,马上张罗猪头三牲设摆香案对天盟誓歃血为盟什么的一大串,哗啦啦搬出来已经准备好的大碗,大酒坛子拔开塞子,稀里哗啦地往粗瓷大海碗里倒酒,牛耳尖刀和匕首呲愣嚓愣的豁开手指尖,滴滴答答的血滴在酒碗里。

热血烈酒一股脑的倒进肚子里,抱拳拱手道别,一声呼哨,大船小舟荡桨升帆,转眼人去岛空。

时不我待,兰芳使团向詹卑王汇报后,相约择日再次聚首,然后告辞起航。

转天,郑老大、贺公子一行登上甲板,回身向送行的詹卑王、郑飞柯诸位拜别。船舱里,就羞答答坐着两位詹卑王的好意。

2

62章.三宝垄陈家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