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从1862开始>63章.长途贩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63章.长途贩运

小说:从1862开始 作者:无忧轩主人 更新时间:2019/7/19 12:03:56

三宝垅的天气清凉比吧城更为宜人,土地肥沃,无需人下多大辛苦,五谷便会生长。居民杂处山谷间,种田岁只一收。于春雨后,田水平满,散粟于田,则自发生,并无耘锄犁耙。草萎不生,自然畅茂,一穗数百粒。故西洋之地,米价贫贱。山斜之处,亦可种粟,以锥凿地,置粟数粒,及时则善茂。其粟不用磨砻,以长木槽数人用直杵舂之,脱粟簸出,乃再舂米。其米粒长而软。

瓜哇水果皆美于闽广,唯有蔬菜稀少又昂贵。蔬菜倍贵于鸡骛。缘米价平贱,人皆不肯竭力灌种。

吧城——巴达维亚、井里汉、北胶浪、三宝城、森、竭力石、四里猫、外南旺、西自柔佛、巨港、占用、览房等十区处。华人之众何止百万,荷兰人数,千不及其一,大相悬绝也。然而,荷兰人沉勇有谋,设计笼络,以威胁之,以利诱之,足以慑服其心,使华人无敢不遵循畏怖。古人尚智不尚力,信夫!

侨领们受推举人首先应属于商业精英,获得其他商人的默许,以便能够向荷兰人提出其候选人资格。富商大贾,获利无穷,因而纳贿荷兰,其推举有甲必丹,也就是头领,还有首领、大雷珍兰——副手、武之谜——孤儿院长、朱葛礁——秘书或书记诸称呼,也通称为甲必丹。

华人之间或口角,或殴斗,皆质讯于甲必丹。见面长揖不跪,自称晚生。是非曲直,无不立断,或拘或打,无容三思。

荷兰用法之森严,设税周密,水旱来往,皆给文凭,使不得滥相出入。惟人命,则不问邻右而重见证,见证必审讯,斩鸡发誓,方敢花押定案。所以杀人或弃之道路或流之沟洫,皆真而不问,因无敢作证。

当年,侨领陈豹卿豪侠仗义,富甲一方,置大地一区于葛剌巴,名三宝垄土库,华船厂初到,客有欲往三宝垄者,则进其土库,并有船护送至垄,悉皆收录。用才委任,各得其宜,华夷均领,彼本经商,贾帆数十,发售州府。

这时候,陈豹卿已经离世。他的嫡传后人陈如豹还不是甲毕丹,是甲毕丹副手——大雷珍兰。

这天,三宝垄吐蕃贵官淡板公往候大雷珍兰,队马数百,整肃而来,至栅门外,则下骑,入门则膝行而前。

大雷珍兰危坐,俟其至乃少欠身。

等过说过了事,吐蕃退走。一个手下凑近了耳语几句。大雷珍兰立时起身,一面呵责,一面吩咐府里备宴,一边带人迎出去。郑老大几十年海上声威,怎么着也得有接风宴呀。

宴会安排在府里,因为如豹还不是甲毕丹,虽说现在的甲毕丹年事已高,大部分事情交给如豹处理,但是如豹也不能太跋扈不是?再说,郑老大也是世交,就在自己府里为其接风更显得亲近。

吧城地势平坦,人居稠密,除城市以外,皆为园地,而荷兰园林相接,联络数十里,就中楼阁亭台、桥梁花榭、曲尽精美,殆非人力所及,其穷工极巧。

贺公子一路看过来,对荷兰人和华人住宅的赞赏,要远远胜于对爪哇人的住宅,华人豪门的住宅就并不逊色于荷兰人的住宅。

沿大道往前,离这里不远,西向者为甲必丹第。右有一园一所,有三四亩。树林阴霸,翠色可餐,有个亭子叫间云亭。甲必丹公余之暇,游息其中。亭子东面,百卉具备,四时长放,永无残歇,竟有仙家景象。南行数武,有池一方,夹岸垂杨,游鱼可数。池东,柑园半亩,葡萄一架。园西,还有个丝里园。

丝里,就是老叶的意思。两园相接,以墙为界,一个大门相通。园后家山,数十株合抱粗椰树,亭亭净直,迎风瑟瑟。

西洋人惟对食与卧最重视,虽有急事,也不即通报,必须等食毕卧起,才顾及得到。南洋商贾们生活极其奢侈,婢妾持伞障日,羽葆扇风,执悦捧盒,服侍于左右者,妻妾们簇拥环绕。举国皆然,没什么奇怪的。

甲毕丹府中的这番豪奢,更连詹卑王也比不了。山珍海味不说,中西好酒更不是应有尽有,素手捧扇玉腕把盏红唇箸肴。郑老大还好,贺公子有些应接不暇。

四周垂挂着丝幔轻纱。地上软软的竟是满满的铺了一层丝绒。双手一击,顿时四周仙乐响起。左右各走出六个绝世美女,随着音乐翩翩然跳起舞来。

那十二个女子各个貌若天仙,却是不分伯仲。身材也俱是万里挑一。身上只批了一层薄纱,那纱下诱人酮体忽隐忽现。伴着舞姿,真是看得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子,不停地游—走于十二女子身上,看那举手抬腿间露出的无限春—色。

酒宴间约略说了几句,大雷珍兰眼中精光一闪,便挥退了婢女丫鬟,俯身向前,与郑老大低语。一会沉吟,一会点头,一会又望向贺公子。

对于郑老大的这份雄心大略,大雷珍兰实在感慨,但是目前荷兰人对爪哇华人,防范日严,又竭力扶植土著,所以不能贸然行事。不过,只要郑老大在兰芳成事,一日兵临巴达维亚,三宝垄自然相应。

大雷珍兰手里社团丁壮过千,私兵数百。兵械火器具足,一旦有事,三宝垄荷兵土著,皆不足虑。不过,荷兰人不会坐视华人坐大,必然会大力支持土著,一旦有事,也必然会大举兴兵镇压,三宝垄还是岌岌可危。

如是,三宝垄华人势力要是想长治久安,嘻嘻……这送上门来的盟友,不赶紧抓住不就是太傻了?

三宝垄当然是不能加盟兰芳了,不过可以多多走动呀。陈豹卿似乎看出来郑老大和这个年轻人的企图不小,如果不是有过人图谋,怎么会好好地把辛苦得来的三发拱手让人?又交接新加坡、香港的英国人,怕不是憋着要荷兰人好看吧?

对郑老大他早有了解,实在没想到他近些日子来这么大手笔!心里暗自吃惊,又不由得非常佩服。尤其是,在三发一举灭了三发苏丹,把偌大的三发整个区域接手了,这可是连兰芳几辈人办不了的事。他郑老大有多少人他是知道的,这么一帮海盗就买了些枪,就这么能打?

连新加坡的英国总督也给面子,就说明这帮人现在厉害了。嗯,这些日子,他郑老大手底下,不过就多了这么个洋学生呀!难不成是他?果然见过世面的,厉害呀。

三人相谈甚欢,郑老大、贺公子逗留几日。

听说来之前曾去过詹卑王那里,大雷珍兰非常感兴趣,他这里和詹卑隔海峡相望,如果缔结盟好,当然求之不得。见陈豹卿越发要近乎近乎,郑老大也就把去见詹卑王的经过大略说了。顺便说了詹卑王送了一对美人给贺公子的事。

大雷珍兰一拍大手:“哦?贺兄弟还没有成家?哎呀,郑大哥,你怎么不早说?到我三宝垄来,怎么能让……这事闹的!贺兄弟,你放心,我府里的人,不比詹卑王的差。一会儿你随便挑。”

“别别……多谢陈大哥美意,贺某受不起。”好家伙,家里那一堆怎么办还没准呢,又来了。

陈豹卿一摆手:“到我这里,听我的。是吧?郑大哥?”

“贺兄弟,客随主便,就依陈大哥的。”

一会儿,酒宴摆上,果然就给贺公子安排府里最漂亮的侍女之一坐在身边伺候。贺公子感谢陈豹卿美意,连敬三杯,倒把大雷珍兰吓住了,这洋学生够猛的呀!变更觉得近乎。

次日,带着甲毕丹给刘总长的礼物,上船回航。

这天,兰芳商行新上任的总代何咏文登门拜访。一则认认门儿,再则带给杨启堂杨掌柜一封郑老大的信函。大意是关于之前和杨掌柜说过的投资兰芳航运等业务的事。

杨掌柜现在倒是也正在为华尔和常胜军存在自己这里的大笔款项找个好项目,一方面也怀着吞了这笔账的心思,打仗就要死人,人死账不灭呀,可也得有人来取呀。这常胜军有存款的人只能是死一个少一个,包括华尔在内,只要没人拿着单子兑银子,那就是自己落下的了。

日前就觉得兰芳航运的利润不小,想插一杠子,杨老板真有点眼馋。加上何咏文明着暗着地点了几句:“华尔将军的手下那些钱,搁着也是搁着,那天发逆平了,人家一回国,你不就得吐出来?再者发逆在七宝城的那笔,留着还真的小心。这上海大大小小的官儿三天换俩,万一……”

杨老板毕竟有钱无势,有钱的斗不过有权的,也觉得还是要多几条路,单凭一个华尔不保险。今天一看信,可乐了,连忙应承。不多不少100万。

接到杨老板的钱,何咏文连忙给郑老大、贺公子知会。

就在华尔的常胜军越战越强越厉害的时候,1862年9月20日,华尔率军攻克宁波二十多里的余姚,然后追击太平军至慈城外时,中弹倒地,铅弹从华尔小腹穿入,一直透至其背脊处。

十几个小时后,这位美国冒险家终于断气了。红了眼的常胜军攻入城后,杀掉了慈溪城内所有的七千多名太平军。

华尔死后,其手下军官开始瓜分他的财产,中国政府和他老丈人杨启堂的泰记均不承认欠款和存款,而华尔曾经下大气力用重金从太平军手中赎回的副手福瑞斯特,盗走了他军装口袋中的私人账本,以此向泰记勒索了几万两银子,塞进自己的腰包。

杨老板有点慌,连夜找到何咏文,希望把常胜军的存银转走,也投到兰芳。当初常胜军占了长毛金库,分给官兵一部分,带回来的还有几十万,还有华尔和手下的赏银,在泰记的存银超过400万,上次投了100万,赚得不少。这次华尔一死,势必有人惦记上这些存银,杨老板能不紧张?

何咏文倒是出了个主意,如果瞒不过去,必会引来祸事,上海官场和常胜军不会认这笔巨款不翼而飞。何不以华尔作投资的名义转出去,如果查起来,盈亏不是一句话?那时候赚的钱不姓杨?

杨老板也觉得是这么回事,就通过英国丽如银行,转到兰芳银行200万,作为船队的投资。贺公子知道后暗自窃笑,您老最好好好活着,要不然就是“死”账了。

1845年4月丽如银行就在香港设立分行,在广州设了代理机构。当英国在上海开办的第一家报馆出版的第一张报纸时,丽如银行就登上了广告。中国买办商人眼中,丽如汇票有了很高的声誉。只要商界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利用丽如银行的汇票转移资金。

1850年前就在上海设立了分行,和杨老板也是熟人了,他这么大一笔款汇出去入股兰芳,其他上海商人也就闻到了味道,几家大商号也联系上了何咏文,常胜军的这块金字招牌还真好使,远洋航运的买卖很是被人看好,紧跟着又是200多万两入资。

原来的历史上,美国政府一直就华尔遗产与清政府交涉,均无结果。1894年,大清国重臣李鸿章到纽约访问,华尔弟媳向他索要华尔的遗产,李中堂为了帝国的面子,终于答应“妥善解决”,并最终连续付出了约三十多万美元的巨款给华尔亲属。

华尔父亲死于华尔死后的第三年,也就是1865年,他的妻子杨章妹死于1863年,他的弟弟死于1867年,最终得到华尔遗产最大一笔的是华尔的弟媳。其实,这个女人当时已经再婚,不再是华尔夫人而是亚密登夫人。

而在这之后的历史中,亨利早死了几年,他原本的老婆也没有来得及和她结婚,而是在他消失后嫁给了后来的丈夫。不过还是在李鸿章到纽约访问时,华尔所谓的弟媳仍然向他索要华尔的遗产,李中堂为了帝国的面子,仍旧答应“妥善解决”,并指示全权交由双重身份的兰芳特使办理。这是后话。

然而,当这个贪婪的女人来见李中堂同行的兰芳特使时,得到的第一句就是:“我该称呼您亨利夫人还是亚密登夫人呢?”就让这个女人闭上了嘴。随后的一句:“我国会向华尔先生的直属亲属的后代子孙,支付所有华尔先生所遗留单据上的应付款项。如果您能出示华尔先生遗留的单据,并得到知情者的确认……”永绝了后患。连亨利的遗产她都没份,华尔的更没戏。

清政府给予了华尔隆重的葬礼,并在松江为他建立专门的纪念祠堂。全部常胜军士兵穿重孝列队,出席葬礼。在华尔的牌位的正上面悬一块巨匾,上书“同仇敌忾”,左右一副对联:海外奇男,万里勋名留碧血;云间福地,千秋庙貌表丹心。

就像原来的历史一样,果不出意料的,李鸿章就借着亨利的事,办了杨老板和泰记。不过却没找到什么银子,欠债确是不少。杨老板没有能逃过家破人亡的厄运,留在兰芳的几百万两银子,就做了贡献。

历史上的1862年圣诞节前夜,正当亨利盘算如何应付清政府的盘问时,他收到一封美国驻华公使蒲安臣寄来的信件,告知他的哥哥已于当年9月21日被太平军击毙。得知这个消息后,亨利居然没有一点悲伤,还兴奋地邀请杰维特公司的老板去赌场潇洒了一把。

在亨利看来,再也不用担心自己干的龌龊事会害得哥哥难于脱身了。杨坊等人远隔重洋,自己又不打算再回中国,清政府从此再无法奈何他,他尽可鲸吞从中国骗来的购舰费安享后半生。

后来的历史正如亨利所料,1864年太平天国被镇压下去后,清廷内部矛盾重新尖锐起来,出任两江总督的李鸿章旧事重提,以“徒费国怒,挟洋自重”的罪名参劾杨坊等人,一举打掉上海地方势力,但他却没有追究被亨利骗走的百万银两,便宜了这个美国骗子。

可是多出了个贺公子的现在呢?亨利没有能够在纽约结婚成家,也没有来过中国,而是无声无息地消逝了。据说他去了中国,但却没有人看见他上岸。他在美国的一切事务交由他的南洋朋友郑炳勋打理。

郑炳勋一身轻松地笑着,已经把从亨利手上搞过来的业务,交给了伍公子。伍公子自然对于如此信赖倍加感激,就不推辞,做了兰芳的驻美总代办。

2

63章.长途贩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