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从1862开始>61章.啸聚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61章.啸聚

小说:从1862开始 作者:无忧轩主人 更新时间:2019/7/19 12:03:56

当晚的宴会可是相当热闹,何老拔也有些惊诧詹卑王的豪饮,宴会前,基本上把联合贸易的事妥了,酒过三巡之后,双方都有些失态。也是呀,隔海相望了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两国想要携手合作,岌岌可危的两个华人小国竟有久别重逢的感动。

贺公子眼睛不知道往哪儿看了,詹卑王素喜美色,这他事先就知道,没想到的是,这里的风俗如此开化。你想呀,詹卑街上都那样,这里岂不更玩的开?来来往往的侍女宫娥都是一水上空,不光是当地人黝黑的肤色,也有类似华人的黄白皮肤,华人和当地人的混血这不新鲜,也有粉白的西方人?好像真的是,棕红色头发的,蓝灰色眼睛的。大概是荷兰人抑或西班牙人之类的混血后裔?

詹卑王兴之所至,挥手叫上乐舞伴宴,旁边的舞姬摇曳着起身,轻纱飘落……微醺的何老拔眼睛一下子睁大了,面前已经是轻歌曼舞姹紫嫣红**了……

“给贺公子斟酒。不能冷落了我的小兄弟呀。”詹卑王的声音震耳朵。

一阵幽香,早已经有两位美女坐到了他的左右两侧,贺公子醒了几分酒意,转脸一看,两边的美女好像不是南洋华人,更不是当地马来土著,一个微微卷曲的棕色长发,海水一样的眼睛在身边闪烁;另一个就更像洋妞,虽然没有洋人那么白,可一头淡金色美发配上波斯猫似的一对妙目,细腰长腿……还没回过神来,一双玉手已经捻起了酒杯,另一双玉腕高擎,琥珀色的酒液从酒壶中泄出,莺声燕语竟是略有些口音的汉语。

南洋气候炎热,建筑在湖水上的詹卑王宴客厅,也算是惬意。旁边还有打着芭蕉扇的上空侍女,凉意袭袭,来来往往的侍女都是一袭纱裙,裙带飞扬中冰肌半露。贺公子已经有点眼晕,这忽然间身侧来了这么两个,这下连酒是什么滋味都不知道了。

詹卑王看到贺公子的窘态哈哈大笑:“老拔兄,贺兄弟的家眷也在兰芳?”

“哈哈,王爷,咱这小兄弟可还……是个……”何老拔看着贺公子被左右两个美人一杯接一杯的敬酒,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笑着小声说。

“嗯?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这怎么可以?来呀……”詹卑王回头低声对凑过来的侍者说了什么,还笑着看了看贺公子。

贺公子已经顾不上詹卑王说什么了,一只洁白的小手捧了什么吃食喂到他嘴边。哪还管吃的什么呀,要想不出丑,只能多喝酒了……

南国的阳光明媚得晃眼,清晨雀鸟的争相啼鸣,把脑袋瓜子疼得要命的贺公子叫醒了。他睁开眼,看见竹屋的顶棚,“什么地方?”他定定神,好像是詹卑国王的馆驿吧?只记得自己在宴会上……什么时候回来的?

嗯?他突然一下大睁开眼睛,身边有人!一个,不!两个人!一左一右,两个美人!他猛地坐起身,忽悠一下,脑袋晕起来,眼前忽悠忽悠的转,詹卑王的这是什么酒呀?这么利害!

他的动作惊醒了两个女人,“公子醒啦……”白花花的影子晃动着,靠在他身上,扶住他的肩膀,凉丝丝,滑润润的,很舒服。他脑袋好些了,还是疼,转过头看看,不由得吓了一跳。自己完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公子,慢点儿,小心头晕。我去拿醒酒汤。”耳边燕语莺声,“公子,还是躺下吧……”

“哦……这……我……”他再一看更是醒透了,自己和这一对美人全都不着寸缕,伸手要拉被单,哪还有?热带雨林气候的晚上虽然不算太热,但也记得有个单子呀?满屋子找不着一件衣物,顿时有些无措。

扶着他的美人莞尔一笑:“公子不好意思了?”接过另一个美人递上的醒酒汤,喂到他嘴边。

贺公子紧着反映,这不会是詹卑王的套儿吧?不会呀?何老拔呢?昨晚上……是不是坏了事了?好像是呀!白花花的影子,娇滴滴的声音,自己翻云覆雨?多少还有些印象呢……天爷呀!不会坏了大事!

胡思乱想加上脑袋疼得厉害,是福是祸,一时半会想不明白,索性死生由天了。人家俩女生都不害臊,咱怕什么?倒叫他们小瞧了。

心里稍定,也就随着她们摆弄,喝了醒酒汤,起来到浴室,撒了花瓣的清水里泡了个澡,四支藕臂,两双玉手,为他洗脸洗头青盐刷牙香茶漱口都没什么,当一只手就着洒下的清水顺着肚子往下,他不由得倒抽口气,两只手抬起来,又不知道是拦住还是不要。

两个女孩有点奇怪地看着他笑,他就那样定住了。

“公子有什么吩咐?”

“哦,不……”

“若是我俩有什么伺候不周?还请公子责罚。”

“没有没有……可这……”

“王爷命我二人侍奉公子……难道公子……公子如果不满意,这宫里的侍女,您看上哪个,都可以伺候公子……”说着二人有些沮丧地跪在水池里,花瓣在一对玉峰间起伏荡漾。

一声招呼,外面跑进来四五个宫女,环肥燕瘦,跪在他面前。

“哎……不是不是,快起来……哦……是王爷……”那又能怎样?人家的好意,现在拒绝?昨晚上干什么去了?贺公子脑子里乱七八糟一阵忙活,一咬牙,他奶奶的,事已至此,那就见招拆招吧。他左右看看,这么一双青娥素女般的天仙,送上门来,又煮成了熟饭,先吃了再说!

想着忙扶着一对玉人的胳膊:“哪里哪里,我是舍不得你俩辛苦……”一着急要起来,刚想到自己也是不着寸缕,赶紧又扑通坐到水里。

两人赶紧扑过来扶住,一面忙着一面说道:“只要公子不嫌弃,就是我们……”

再说什么都被实际行动给干扰的听不见了,他已经迎上一个女孩的樱唇,一双玉臂环绕着他的头颈,檀口香舌尽情深吻。昨夜酒醉之后不能尽兴,两个女孩正要回味甜头,曲意奉迎。

贺公子担心两个人才刚破身,不能承受,又怕惊动别人,浅尝即止,又多和二女温存一番,云散雨收。

想着那天晚上怎么离开的宴会厅,都已经不记得了,依稀还听到詹卑王朗声大笑。醒来已经是满窗艳阳,就知道惹了祸,索性既来之则安之,顺其自然吧。

听凭两位陪他一夜销魂的美人,为他沐浴洗漱。两个雪白酮体各自藏在一袭薄纱长裙下之下,半浸香汤,四条玉臂曼妙轻扬。他眼睛都不知往哪儿看。

沐浴之后,又趁着她俩准备衣物,自己稍做吐纳,才算是回了神,起来穿戴整齐,迈步出了寝室,坐在廊下。二女来回送上果汁鲜奶和早点。

王宫还很安静,只有远处偶尔有侍者走动。想必是昨晚宴会散的晚,自己醉得早,睡的早,也就醒的早。现在也不知道几点了,也没有个时间,看看东面的晨曦,想想詹卑的位置,和现在的月份节气,估计也就是六点来钟?管它呢,离约定见何老拔的时间还早,也就宽了心思,欣赏一下周围的景致。

贺公子端了杯红茶,坐到竹榻上,喝着吃着,一面和她俩说闲话聊天。

这才知道,自己昨天晚上醉酒之后,她俩扶着才回到寝室就吐了,好在强挣着跑到外面吐的,可也就倒在门廊处不省人事了。她俩忙了好一阵,把他卸了穿戴,又打水又擦拭,弄上床……酒后乱性也就势在必行了。

贺公子闹了个不好意思,好在她俩既然有了王命,也不能回绝。两个女孩看新主子又不嫌弃还又体贴,两个人也更加尽心服侍。

本还在发愁昨晚的事,等李玉昌、何老拔一来,还不等问,何老拔就连连拱手:“为公子道喜!”

“别别……!”

“难道公子想拒绝詹卑王的好意?”

“这……”转头见到垂纱帘后两个曼妙的身影,有点不知所措,这詹卑王好女色他是知道的,现在不明就里的,眼前这两位他贺公子哪敢接。

“公子不要不好意思啦,告诉你,这可是詹卑王的心爱侍女,原本要升座嫔妃的……,要不是詹卑王和你谈得投机,嘿!好啦,老哥替你应了啦,待会儿谢过詹卑王就是。”

“可是……这叶兄弟那里……”贺公子想的是怕日后阮氏玉、迎春、爱玛,还有柔颖、檀烟不高兴。这趟出来,刚在新加坡收了丝蒂芬妮,又在詹卑……

“哦。这个,你放心。”李玉昌和何老拔对看一眼,何老拔小声说道,“这是詹卑王赏的侍女,也不是明媒正娶正房,根生不会多心。”

“是呀,家里的几个女娃,阮氏玉、迎春、丝蒂芬妮懂事,爱玛、贞恩、还有娣儿年岁小,又有师徒主仆的名分,不会叫你为难。詹卑王是不愿意看着你没处泻火,哪知道……哈哈……”李玉昌笑着说道,拉着贺公子又去詹卑王前致谢。

詹卑王已经知道昨晚的事了,见三人来了大喜,又为贺公子摆合欢酒庆祝。之中,非要择日和贺公子结拜生死兄弟。贺公子不答应也不行呀?这又是看上我什么了?联合就联合,还要拜把子?好吧,总是件好事不是?

转天,詹卑船队总管回来了,就是郑老大的本家子侄,名叫郑飞柯。郑飞柯来到馆驿,专程拜访兰芳使团。

郑飞柯年纪比郑老大小几岁,一身腱子肉,两眼精光四射,一看就是能打的主儿。手下规规矩矩在外面站着,虽说七长八短,可都是腆胸叠肚,抖擞精神。贺公子看了暗自称赞。

郑飞柯见了何老拔,笑得合不拢嘴,南洋风高浪险,这一面见了,谁知道还有没有下一面?何老拔互相引见了,郑飞柯很健谈,一面家长里短说不完话,一面又叫跟随的手下拿出带来的礼物,都是西洋玩意儿,在桌上摊了一堆。一样样的抓给李玉昌和贺公子。

郑飞柯是詹卑最主张和周边华人国家联络结盟的人,不过因为他曾经和詹卑叛将林家浩一度过从甚密,所以不好多说什么。这下,知道兰芳有联络之意,连呼甚好。回来还有听说詹卑王有决心与兰芳合作,更是兴奋。这次回来,还带来了顺塔使节来到的消息,是顺塔国王的胞弟作为使者来到詹卑。

“巧呀!”贺公子和李玉昌对看一下,都觉得机会很好,也就向郑飞柯提出有机会要拜访一下。

“没问题,就是你们不说,我也会提出来!哈哈,这就是英雄所见……对了,这话也就是和你们几位说,要是跟我家王爷,还是不好出口。”

“哦?什么事?”

“何大哥不是外人,李大哥也知道的。要说实力,詹卑已经今不如昔,自从林家浩负气出走,我又多在外面带船队,家里无人整训,詹卑水陆军就大不如前了。”

“哦……那……林家浩现在怎么样?还和你家王爷有隔阂?当年不是和军师的事吗?不是都死了吗?”

“嗐,这谁都不好意思第一个开口。最近,林家浩他们又挫了锋头,就更顾不上了。”

何老拔沉吟一阵,说道:“这样吧,我找郑老大想办法,有什么大不了的?咱就为了联手南洋,林家浩这样的生猛杀将,不能让他在外面漂着。”

“那敢情好,我回去私下劝劝我家王爷。兰芳要是提出来,林家浩也同意的话,我家王爷也正好顺坡下驴。哈哈哈……”

第二天,詹卑王请兰芳特使前来会面。贺公子等人送上礼物和郑老大的问候,顺塔使节也回礼。又约定了前去拜访的时间。

结拜的事说这就办,手下已经设摆香案,一个头磕下来,詹卑王年长,何老拔次之,郑飞柯下面是贺公子。这下几个人的关系又进了一层。

下午,郑飞柯陪着贺公子、何老拔出了馆驿,前往王宫,会见顺塔王弟。

路上也向郑飞柯询问了一些顺塔的情况。郑飞柯对顺塔很不看好,不论天地人三才皆不具备,荷兰队其动手,几乎不会有什么动静。

这顺塔国在明史记载里可有:“……一名莆家龙,又曰下港,曰顺塔。万历时,红毛番筑土库于大涧东,佛郎机筑于大涧西,岁岁互市。中国商旅亦往来不绝。其国有新村,最号饶富。中华及诸番商舶,辐辏基地,宝货填溢。其村主即广东人……”

这下港,也就是后来的万丹。看着这地名贺公子就不喜欢,下岗?还完蛋?!那还有戏?万丹到19世纪初期还有个**教王国,首都就字在万丹。初期属于淡目国。1568年趁淡目苏丹去世国内动—乱,宣布独—立,建立万丹王国。16世纪下半叶,万丹港还不错,一度发展为东南亚的重要贸易港口,竟一度取代了马六甲的地位。

1813年英国占领爪哇时期,副督T.S.莱佛士迫使万丹苏丹将统治权永远交给英国,只保存“苏丹”的空衔,每年领取一万西班牙令吉特的俸禄。万丹王国从此名存实亡——完蛋了。

这次为了避免荷兰人的注意,特地没有前往顺塔拜访,只是邀请顺塔王派使者在詹卑会商。

在詹卑王宫,兰芳特使和顺塔王弟见面,詹卑王做了引荐介绍,三家落座,话题很自然就慢慢转到顺塔近些年的状况。才知道万丹内乱的时候,由于弱小的顺塔没有介入万丹的反荷义军,却表示拥护万丹苏丹,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在万丹向英国交权后,并没有被英国势力驱逐。在随后的英荷角逐爪哇期间,比较巧妙的在两股势力间游—走,勉强苟存至今,说是个国家,其实就是一个华人聚居区而已,在巴达维亚眼皮底下,也只能挂上荷兰旗,以求自保。

“原来如此,顺塔果然不易。”贺公子慨然扼腕。

顺塔王弟言及于此,泪水涟涟,顺塔危矣。詹卑王有心无力,也只能向特使问计。三方商议半日,认为眼下也只能暂且忍耐,不与荷人冲突。三国鼎立携手,才有可能避开这场劫难。

这边,兰芳先供给一批武器,顺塔王室家眷可悄悄向詹卑转移,以防事变;詹卑王当时就答应划出一块地域,安置顺塔王室和国民。顺塔王弟深为感动,这些年顺塔在荷兰人眼皮底下,苟延残喘,实在勉为其难。本想此次不过能够得到远较顺塔强势的詹卑支持,就已经谢天谢地,哪料到本没有对其抱什么希望的兰芳,竟答应大力支持,简直求之不得,太出乎顺塔意料。

贺公子与郑老大议定,转道三宝垄,看看是否可以联络上一些力量,以助顺塔。就此,顺塔王子欣然留下引路接洽。其他人带了船只,并保护丝蒂芬妮先回邦嘎。

2

61章.啸聚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