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从1862开始>81章. 1863年 小合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81章. 1863年 小合纵?

小说:从1862开始 作者:无忧轩主人 更新时间:2019/7/21 22:13:19

几天后,兰芳向戴燕正式派出使者。

当年,老罗爷镇守南疆的大将吴元盛独开支脉,别离山头,将都城建立在坤江北岸,到今天已经几代了,戴燕人依旧固守着自己的土地,勉力支撑。

戴燕国其国近坤甸,由坤甸南河帆船向东南溯洄而上,约七八日至双文社,即戴燕所辖地,又行数日至国都。

戴燕国王吴元盛,广东人,国朝乾隆末,流寓婆罗岛中。时国王暴乱,吴元盛因民怨而杀之,国人奉以为主,华夷皆取决焉。元盛死,子幼,妻袭位。

兰芳与荷兰人签约挂旗后,戴燕却一直对于荷兰人不远不近,保持着绝对的独-立。由于与兰芳毗邻,双方商业贸易还是很多。吴元盛建立王国后,对于周边的达雅人采取了两手政策,分化瓦解,剿灭收买,几十年来到也相当稳定,归化的达雅人开始种植、做工,加入戴燕军。

在西婆罗洲达雅人部落里,就可以看到中国古代陶瓷器、铜器以及唐、宋、明、清等朝代的古铜钱、银币,他们十分珍爱这些古董,一些达雅人还将中国的古铜钱当成“护身符”佩戴,兰芳华人有时还从他们手里能淘换点唐宋和前朝的古董。

1500多年前,达雅人的先人离开天灾人祸和战乱频繁的云南等地,他们沿着长江流域漂流迁徙,经浙闽等地渡海到了台湾岛,再横渡巴士海峡,经菲律宾和南海诸岛最终到达婆罗洲,在那里世代生息繁衍。说到底,还是中华民族的一员呀?就是出国早了点。据说,后世台湾地区高山族的泰雅人就是当年达雅先人南渡时留下的一个分支,至今仍保留着达雅人的生活习俗,讲着近似达雅人的语言。

达雅族原来主要是居住在沿海一带及婆罗洲最长河流卡普阿斯河沿岸,后来因外来移民纷纷迁入婆罗洲,达雅族才渐渐搬到内陆,居住在各河流的上游,所以有了OrangDayak的称呼,是“上游的人”之意。

1942年初太平洋战争开打时,在加里曼丹岛登陆的日本侵略军先头部队就有一些台湾泰雅兵,他们除了充当日本侵略者的炮灰外,还负有招安和开导当地达雅人的任务。从这时就可以看出,倭寇下的功夫有多大了。

达雅人也分成两族,一种是比达友,就是陆达雅;海达雅族就是一般叫做伊班族的,因为他们使用船只,而且多数集居于河流两-岸或沿海地带,以种植旱稻和打猎为生的。他们从寻找耕地、播种到收割,都必需举行悦神祈祷仪式,他们不但要藉着战争获得耕地,也要以战争保全土地。在部落间的战斗猎取人头,以成为族群中的英雄,是伊班族的风俗,在拉惹时期被逐渐禁止。

伊班族的种稻方式是选择山坡丛林,用巴冷刀砍了树芭,然后放火焚烧整个森林,借以取得天然肥料;然后以尖木杵在土地山插洞,布下种子。就是刀耕火种,这根本和和华人的耕作技术不能比,所以很快被戴燕同化了不少。

达雅人最有代表性的就是长屋、喷筒、巴冷刀这三样东西。喷筒,就是土著居民的一种打猎工具,也是达雅人最简便有效的单兵攻防武器。

喷筒的构造很简单,就是一杆空心长矛,可进行短距离肉搏。通体内空如枪管,人嘴紧对着喷筒一端憋气后猛然吹出,将染毒的矢箭喷射出去,动物或者人类一旦被射中,几分钟就会毙命。它的选材之方便,制造之快捷都是枪械所不能比拟的,尤其是在热带雨林的特殊环境中生存,喷筒的效用是远远优于现代枪械的。

达雅猎人在森林中无声无息地匍匐而行,等待猎物,以竹矢吹射,树上的小鸟、猴子被射中后,不过五分钟,便从树上落下,有的猴子中矢后用手摸摸,还不知何故,就跌下树来而死,其余的猴仍在树上观望,结果一群猴子便一一成为猎物了。

巴冷刀,是土著男人随身佩带的刀具,为何得此名无从考察。正是有了这种刀具,才造就了沙捞越土著居民名扬天下、独一无二的“猎头文化”,也是被称为“猎头族”的由来。就是手持这种“巴冷刀”的印度尼西亚土著让后世南洋华人吃尽了苦头。

前些日子,正在巡逻的戴燕王手下发现有大批马来海盗和土著的长艇快船集结在靠近坤江江口一带的丛林里。

戴燕也曾几次和小股海盗冲突过,由于所处位置并不是海上交通要冲,所以冲突并不激烈,但就是这样,也让人少力薄的戴燕紧忙活了一阵,以免与之对峙,以免还要防范土著部落乘虚而入。之后对于海盗,尤其是和土著勾结的海盗,便特别多加关注。

所以一听说这股海盗有土著人掺和,而且人多势众,戴燕王即令备战,三百武士密切注意海盗动向,一旦发现登陆企图,就要抢先下手。

但是随之发现他们向坤甸移动,估计要想坤甸下手。最近坤甸商贾云集,船货拥塞,那黄的白的还不把海盗招来?所以一面从陆路向坤甸报警,一面调集人手准备策应。

谁知信使刚到坤甸,他们就和海盗打上了,事发突然,眼见到兰芳吃了亏。随后兰芳伏击了得陇望蜀的海盗,尾随海盗的戴燕武士也就出手截杀了败下来的海盗。

双方相遇,没什么太多的交流,兰芳留下了所有战利品,算是补偿。在戴燕王看来,兰芳没有看低了戴燕。

戴燕国王吴元盛,开国君主;第二任为戴燕女王,吴元盛之妻;第三任戴燕国王吴德奎,是吴元盛之子;现在是第四任戴燕国王吴广淮,吴德奎之子。

戴燕国和兰芳之间没有明确的国界,多少年来双方都是遵从着默认的边界,互不干涉,只有民间的一些贸易。自从兰芳矿场开始挂荷兰国旗后,戴燕的来往就更少了。戴燕王手下,华人不多,居民大多数是归化的土著,戴燕的达雅民兵主要是陆达雅比达友,也有不多的其它族人。戴燕王的手下,有一半是归化的海达雅伊班武士,也有一部分是陆达雅比达友。也就是因为戴燕王骁勇善战的威风,震慑住了这些土著,戴燕王的华人手下多是惯战的高手,人虽不多,也都是血里爬起来的多少次的煞神,说土著们不怕,那是瞎话。

又随着带来一些华人的种植技术,归化土著们的生活也还算可以,种稻养猪捕鱼打猎纺织烧陶,正经自给自足,从兰芳的交易中也多少有些收益,小小的戴燕国,自得其乐。

但是戴燕王也知道,自己的力量太单薄,不说荷兰人,就是兰芳,也比他们强得多,只是兰芳人主要靠金矿收入,自己没有硬货,不要说很难换来洋枪,就是刀,自己造的也不多。

看上去戴燕王整日优哉游哉,但是和近臣亲信,也多次商议过,但是一筹莫展。自己又不愿意与荷兰人合作,估计要不是戴燕国没什么油水,荷兰人早就上岸了。从坤江江口进来的荷兰船,已经多次到达戴燕岸边,虽然除了递交书信之外,还没有什么行动,但是不是好兆头。荷兰人不会一直这么耗下去。

逆流上朔,约七八日至双文社,即戴燕所辖地,又行数日至国都。就可以到达戴燕都城。

李玉昌到来时,年轻的戴燕王吴广淮正在两名伊班侍女的伺候下,悠闲地看着舞蹈,几名达雅少女正在跳着舞。

一位手下来报,有兰芳特使李玉昌求见。听王弟低声耳语,戴燕王吴广淮眼睛一亮,吩咐直接在**接见,抬手挥退了帮他整理好衣服的侍女,站起来迎了出去。

李玉昌随着伊班武士走进戴燕王的城堡,最外面是一道宽阔的护城河,河面宽阔,现在是旱季,雨季的时候,估计河水会涨到里面的山岗下。刚才乘坐武士的长艇过河的时候,河面上游曳着3、4米长的马来鳄,甚是吓人。就这护城河和里面的马来鳄,就会叫入侵者心生怯意。

渡过河,来到城堡前面,一排合抱粗的原木插在地里,紧密地接成一道壁垒,婆罗洲湿润温暖的环境,使得原木上面又生长出了枝叶,重重叠叠,遮蔽着上面的守卫者,而守卫者却可以毫无遮掩的观察城堡外面的情景。

连过两道壁垒,里面已经是一片祥和,极目之处,是一座座的长屋。长屋,顾名思义就是长长的屋子。它是婆罗洲大多数土著民族的住所,长屋本身就是方便聚居,一般居住人口都在几十户到上都司,这就体现了集体御敌的特性,再附加上一些特殊设施就更加易守难攻了。

长屋高出地面2、3米,一方面是防止热带的潮气和毒蛇猛兽的袭击,另一方面是人畜活动分离。一般情况下都是长屋棚上住人,棚下饲养家禽牲畜。用一根桐木当阶梯通往棚上,桐木上只用刀斧砍出脚踏的梯痕,人们就脚踏梯痕上下攀援,竟如履平地,周围大都有高高的篱笆环绕。

长屋外的长廊上,已经有一些居民在眺望。不远不近的一帮有半大的孩子跟着看新鲜。一名肤色黝黑,腰间短枪,背插大刀的华人拱手相让,把使者请进戴燕王的宫殿。

戴燕王的宫殿也很有些长屋的感觉,只是大了很多,也更长更坚固,几所长屋之间用回环曲折的栈道相连。

后厅已经摆上了时鲜果品,使者见到戴燕王,连忙躬身施礼,奉上兰芳使者的名刺。戴燕王展开,略一浏览,就递给了后面的军师,抬手请使者就坐,自己也坐下。军师挥退了跟来的十几名伊班武士。

戴燕王问候几句,李玉昌说到奉总长之命特为日前之事相谢,军师接过话来,“日前我王麾下与贵军相遇,联手剿灭一股土寇,区区小事,贵军却以所获武器相赠,我王麾下深为感动,本欲遣使相谢。不想今使节到此,还望向总长转达。”

“军师言重了。王爷军威所至,土寇望风披靡,我军才得以追歼掳掠坤甸的贼寇,此行奉总长之托,略备薄仪相谢。”使者连忙取出礼单奉上。

“贵我两国本自同根,唇齿相依,戴燕不过略尽邻里之谊而已,总长太客气了……好吧,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戴燕王示意军师接过。

“请王爷笑纳,日后兰芳还有仰赖王爷之处呢。”

“噢?不知大总长有何见教?”戴燕王接着问道。

“总长有一封书信在此。”

军师接过,递给戴燕王。上面对于多年未曾联络,表示歉意,又提出联手对外,合作开矿的事情。戴燕王眼里有点潮,兰芳到底没有忘记我们。

吴氏在婆罗洲偏居一隅,侥幸苟且多年,面对越来越岌岌可危的状况,他戴燕王实在是束手无策。

今天见到李玉昌,感觉不错,听到兰芳的计划,又觉得半信半疑,但是现实就是这样,西婆罗洲上的这两个华人小国,处在英国人布鲁克和爪哇荷兰人的夹板下,不想想办法拼一下,是混不了几年了。

他决定试一试,答应戴燕派遣护卫队和向导,并负责探矿队的安全。兰芳先提供了的报酬,相当不菲,而且探矿队的费用包括护卫队的费用,兰芳全包了,如果没有成功,戴燕没有什么损失。如果成功,矿产和收入与兰芳对开。

武器、工具,就这两样,戴燕王就快愁死了,国小力微,造?没原料没技术,买?没钱。现在兰芳上赶着来找他开矿炼铁造兵器?不但不他戴燕出钱,还给钱?不是做梦,绝不是。

要不是军师提醒戴燕王几乎忘形,还是先总长罗爷不计祖辈前嫌呀。不说了,摆宴!手下多少日子没见到王爷这么高兴,手忙脚乱的忙开了。

戴燕王喝了很多酒,与兰芳多年的恩怨,今天终于有了新的开端,戴燕国的希望好象开始出现。

这一晚,戴燕王在一名达雅少女的服侍下,睡得踏实。

第二天,戴燕王和军师等人又和李玉昌再次商议了一些细节,对于兰芳提出的勘探地点,戴燕王有点诧异,虽说是西洋人探的矿吧,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呢?管他呢,先看看,有就好;没有嘛,戴燕也不吃亏。

1863年的春节,是2月18日。从腊月二十三开始,就没断了各处拜访,各处应酬。连除夕都是和弟兄们一起热闹过的。

十几天后,过了正月十五,戴燕王亲访兰芳,这可是多少年没有的事。

从坤甸到东万律,兰芳摆出全部的仪仗。最近在山口洋大败土著偷袭的卫队,那些仪仗队员的鼻子鼻子都翘到天上了。

实际上,可不只是打败土著这么简单的事。就在戴燕王来的前几天,兰芳船队得到情报,山口洋一带发现大批海盗踪影。连忙发出哨船,召回郑老大船队应付。

该办的事也没停,总长以新金矿周年庆典名义,邀请三发的荷兰民政长官视察矿区。

矿区前飘扬着荷兰国旗,工人对于这样的状态,早已经习以为常。荷兰和兰芳似乎相安无事。

三发民政长官也是刚刚上任,对于新矿的税收与兰芳未谈拢,本不想去。可是三发的荷兰代理驻防官对于这样一个年纪轻轻就比他职位高的纨绔子弟很是看不上,就半开玩笑的讥讽他,是不是现在的荷兰官员开始惧怕华人或者土著人?

就连坤甸的年轻少校也这么无能?坤甸民政官都回雅加达述职了,懦夫。

赌着气,民政官带领八十多名士兵参加庆典。代理驻防官和手下冷笑着站在城堡上,看着他们走远。

接近晚饭时间,新矿山的副矿长带领十几个人来到了城堡,大门口一帮人吹吹打打,后面担筐挑担,满是美酒佳肴。一面埋怨着上尉代理驻防官怎么不去参加庆典,一面拿出准备的礼物。

不多时,酒宴已经摆下,驻防官和所有留在城堡里的军官入席,宾主把盏言欢,不时地对新民政官调侃两句……

0

81章. 1863年 小合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