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从1862开始>220章.开炮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220章.开炮

小说:从1862开始 作者:无忧轩主人 更新时间:2019/8/25 21:08:03

各个炮台的消息了来了,目前只有圣保禄和松山炮台还在手里。此外,兰芳舰队主力已经到达,正在展开,事情大了。由三樯木壳明轮炮舰“腾空”为旗舰的北伐舰队与特使的舰队汇合。

“轩辕”号3桅快速蒸汽军舰、三桅木壳明轮炮舰“腾空”、二桅装甲木壳蒸汽舰“照胆”、二桅木壳炮舰“禹”、“启”,后面是五艘武装商船满载2000名詹卑、苏禄和兰芳陆战队,并四艘武装运输船随后抵达,开始登陆。

三艘满载马来华邦民军的支援舰队也前来回合,马来华邦可找到为南洋联邦出力的机会了,一声呼唤,携枪带刀来聚者不绝于途。几位华领议定挑选派遣1000名精锐民军前来助战。

澳门炮台的防御,是基于那时的火炮射程配置的,虽然火力强大,但兰芳完全可在其射程之外对其进行压制。在远程火力掩护下,舰队可入射程内,以更强大的火力对其打击。虽然澳门火炮众多,但在局部战场完全落入下风。就好像鸦片战争的场景重现,不过对象换成了南洋华人和葡萄牙人。

毫无悬念的大战,对于双方绝对是大战,这里的葡萄牙士兵已经多少年没有经历这样的轰击和进攻了?兰芳和他的联邦更是第一次,这样的海上登陆战、这样的巷战。

南北两支舰队开始从两个方向炮击澳门防御系统的核心——大炮台和松山炮台。

得到兰芳舰队进攻的消息时,大炮台指挥官完全不以为然,但也是按部就班的做好了准备。炮台的设计和建筑太完美了,就是荷兰人、英国人,要想在大炮台面前占什么便宜,嘻嘻……也比较难。

从望远镜里,可以逐渐清楚的看到从海面朝雾中驶来的舰队,这是远远超过大炮台所面临过的对手的强大舰队。

“哼!只要他们进入射程,就教他们尝尝女皇炮兵的厉害。”指挥官轻蔑的放下单筒望远镜,递给勤务兵,他不会为了还没有进入射程的对手浪费时间,“当我们把荷兰人的战舰打沉在海里的时候,他们还划独木舟呢吧?”

“阁下,对西望洋山的攻击还继续吗?”

“继续,以为是国王任命的炮台司令,就能吓唬住南洋人了?他如果没死,就叫他看看,他的炮台还得靠我们夺回来。”

“是!”副官下去了。

他又拿起望远镜走到瞭望口,突然看到远处闪烁起一片火光,“他们开炮了?怎么没有进入射程呢?”他知道,就是英国人也不会在这里开炮,也要再近点。如果南洋人想要打的着炮台就要更近,那就进入了炮台的射程了。澳门的火炮不是最新的,但是他的士兵是最优秀的,火炮在他们手里,能够发挥到极致。他绝不相信,这些刚上兵舰的渔民,能够刚进入射程就打的着他的炮台?

还真打得着。几十门20磅以上的火炮,向澳门倾泻弹雨,中间还夹杂着一阵阵的火箭弹。

大炮台顿时陷入一片火海,大炮台的葡军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记忆了,这样大规模的炮战对于他们来说很不熟悉了,十几年前对于中国人的袭击,不过是步兵炮就可以解决的事情。

猛烈的炮火将上层中央的三层塔楼炸塌,几十磅的实心弹落到炮台上的感觉,就像遭雷劈了一样,好像整个炮台都砸碎了;飞迸的碎石带着残肢血肉,四处横飞,没躲好的就玄了,磨盘大的石头,可是沾上死挨上亡;不时夹杂着的开花弹,简直就是一阵阵裹着炙热铁球的火雨,瓦房木栅人呀马呀,一下子就多出来几十个窟窿;殉爆的弹药把自己的大炮炸翻,炮位炸塌,炮手弹药手胳膊腿扔上半天。

更厉害的是多联火箭,上百支燃烧火箭把整个炮台烧成火焰山。这东西最不是玩意儿,杀伤力不大,不过这给整个葡澳守军的震撼远大于他的实际杀伤。可太吓人,一下来就是漫天撒豆子,一炸就是一大片。

“太可怕了!这是什么魔鬼的武器?”炮台大门已经炸塌,要不是多的快,司令官就像他的副官一样,烧成黑炭了。炸碎的尸块和崩落的岩石堆叠在一起,血肉模糊。已经有一处炮位的弹药,被火焰引燃殉爆,炸毁了另外两门炮,炮手全部遇难。

“快!向总督求援吧!我们顶不住了!”跌跌撞撞的上尉冲进堡垒,喊出这两句,就一头栽在地上断了气。

包括总督府在内的所有军事设施都遭到舰炮的炮击。即便就是兰芳舰队倾其火力的猛砸,对于永久性工事和建筑的破坏性还是有限的,压制对方火力是主要目的,但结果是澳门几个炮台的火力几乎全部被摧毁,经过大规模改进的兰芳火炮的效能已经不是葡澳军火炮可比。

于此同时后续陆军在澳门几个方向上登陆,抢占并澳门关闸,然后大举突入澳门街区。守卫澳门关闸内外的清军1300官兵,未接到拦截命令,不敢擅动,眼看着面前的机枪当道,大队兰芳军突进澳门。

马来华邦的民军也在几处登陆点上岸,挥舞着倭刀、斩马刀和步枪的民军,一路血胡同的横扫澳门主要街巷,凡是抵抗着一律格杀勿论。

动于九天之上,兰芳倾举国之力雷霆一击,在兰芳全力打击下,澳门全面失守,葡澳驻军溃败,驻防葡军非死即伤,余部撤入总督府进行最后的抵抗。

一路追杀而至的兰军和马来民军包围了总督府,有点兴奋过度的兰军和马来民军抡着刀就往里冲,葡军的机枪扫断了他们的躯体。

顿时外面的人眼睛就红了,远远的趴下不敢来硬的,招呼后面的炮兵上来,堵着大门架起短炸炮,一顿猛轰,总督府里面顿时烟尘大起,房倒屋塌,每个把时辰已经是一片残垣断壁。

从望远镜里已经看不到冲上岸的士兵了,只见到不断向里面延伸的浓烟,根据枪声喊声,澳门已经剩不下地方了,这么个弹丸——真正的弹丸之地,一炮就能打穿。

已经登上战舰的贺公子、刘玉振和亲临观战的江四水站在船舷,一人一个望远镜。“没想到,咱兰芳的战力……”江四水的话被贺公子拦住,“可别这么说,再打不下来,这几年就玩儿练了。”

“还没完呢。不过这几年的折腾没白费倒是不假。”刘玉振接过来。

眼见得枪声大定,江四水前去大炮台,贺刘二人依然结伴前往总督府。

澳门和几天前来的时候不一样了,到处冒着硝烟,焦黑的弹坑随处可见,炸塌的房屋比比皆是,完整的和不完整的尸体散落在街上。

两人看着满街的尸体和冒着黑烟的残垣断壁,踩着叽咛作响的马刺,按着指挥刀,不时和经过身边的士兵回礼,叶星辉、李富源和一帮卫士寸步不离的紧跟在后面。

街上,士兵和马来华邦的民军正在搜查抵抗者,一队队的绑了押着走。尤其是葡人的门店货栈仓库,砸开就进去。当然了,顺便就将葡萄牙人的财产充公,大包袱小裹的堆上不知哪找来的四轮马车、牛车、驴车,运送财物的马车、推车、挑夫,一队队的向港口走去。

战争就是这样,对于双方都是一样,刚从死亡边缘转身回来的参战者,需要时间平复战时的疯狂。利益从来就是战争的动力,对于胜利者来说,最好的补偿就是获得利益。

他们不想干涉也不想过问手下的掠夺,南洋人为了什么开战?国家?海外弃民有国家吗?正义?二百年来连明清朝廷都默认的事儿,你看不惯?那就是为了华人?既然为了华人,为什么不能把葡萄牙人的东西夺过来?春秋无义战,谁也别拿正义说事儿,没有人说自己不正义。

兰芳和沙巴陆军分头派兵占据澳门各个金库银行,按照刘玉振的意见,就是最后退出澳门,也要搬空,葡军要杀干净。贺总督吓一跳,还好,差了一条。

“人嘛,还是能不杀就不杀,送到矿里……”刘金辉的主意。

“叫他们赎人也好。”这是陈雨霖的意思。

“不行,说什么都要占住,葡军一败,英国人不会看着不上手的。跟他们泡,谈判!谈一年咱们占一年。等谈下来再说,租借不行,最不济也要争取驻守、代管。要头衔要俸禄,该有的一点不能缺。这都是利益,以后讨价还价的条件。”罗继麟瞪着眼睛。

“好!只要各位给我撑腰,拍桌子喷吐沫黑脸白脸,我来!”刘玉振底气足了。

两人站到了冒着黑烟的总督府门前。贺总督拉着架势,拄着刀,陈逸杰一身硝烟站在旁边。贺总督斜眼白了一眼,这小子准又是跑到前边开杀戒去了,回来还得说他一顿,副将就是副将,不是大头兵。

左右前后,几挺格林炮、几门短炸炮堵住门口,四周已经被陆军围死了。百十个马来华邦的民军也拎着沾了血的斩马刀远远的站着。

看前边,打着白旗的葡军士兵站在一边,满身烟尘的总督副官正在陪同澳门总督走出已经坍塌一半的大门……

就在原来住的饭店,南洋联邦的新闻发布会召开,特使刘玉振发言。中外记者呼呼地往里挤,要看看那些黑心船长住在哪儿,那打不死的特使什么样。

镁光灯轰轰的对着满墙的弹孔拍照,各种文字在形形色色的笔记簿上哗哗的划拉,刘玉振又是一顿慷慨陈词。把旁边站岗的士兵都听的愣了,敢情咱们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呐,咱们怨呐,怨出大天啦!手里的枪都捏得紧紧的,胸脯更拔得高了。咱他娘的赢了,脚下的地方是中国的,咱南洋华人给夺回来了,咱是为宗主国代管的!

一个个新闻发布会,接二连三的召开,葡萄牙海盗的罪行昭示天下,所有海内外报纸连篇累牍的报道东中国海剿匪,真个是图文并茂。看着累累罪行,就是一贯偏袒欧洲人的媒体也说不出什么。

其实谁不知道这些事哪国人没干过,哪只是葡萄牙人没德行呢?现在谁也不说出口,那些刚擦干净爪子的海盗国家的外交官们,也知道这下是葡萄牙踢到了铁板上,这葡澳总督也不晓事,谁叫你想谋害兰芳特使呢?兰芳也是杀鸡儆猴,当然找向葡萄牙这样的夕阳国家了。

兰芳电报发回,全面占领澳门,控制澳门局势。首次对西洋列强作战大胜,举国欢腾,所有炮台和战舰鸣炮致贺,各地大庆三日不提。

仗打的一边倒,葡澳投降了,无条件投降,交出一切武器和军事设施,交出澳门管理权。所有葡军和文职人员作为战俘关进战俘营。

打完了,拉架的来了,英国首当其冲,表示愿意调停。英国总督美国公使法国领事荷兰代办的代表来了,凑热闹探口风,看看能不能在澳门插一腿。这时候葡萄牙总督也没了脾气,都进了战俘营,还说什么呀?要是英国人再不管了,自己和这几百性命闹不好就交代了。

贺总督把对付各国调停人和澳门善后的一堆杂事扔给罗继麟和刘玉振等人,自己甩手二掌柜子似的带着陈逸杰、江正涛几个出去闲逛了。

“嘻嘻,先生。”江正涛凑到贺总督身边小声叫道。

“嗯?”

“……澳门还会还给清国么?”

“你愿意么?”

“当然不了!……可是……咱们就这么占了清国的地方?”

“几年前,中国第一任驻外公使郭嵩焘曾沉痛地说:吾尝谓中国之于夷人,可以明目张胆与之划定章程,而中国一味怕;夷人断不可欺,而中国一味诈;中国尽多事,夷人尽强,一切以理自处,杜其横逆之萌,而不可稍撄其怒,而中国一味蛮;彼有情可以揣度,有理可以制伏,而中国一味蠢;真乃无可如何。”

“……”

“怕、诈、蛮、蠢,一针见血。盲目自大,粗鄙下作,如僧格林沁之冲动蛮干;敷衍推诿,自作聪明,如叶名琛不战不守不和;文无能,武无胆,如靖逆将军奕山让出广州;无知无谋,痴傻蠢笨,如耆英之黄埔、望厦签约。”

“……”

“胜败本是兵家常事,但是,如果失败只产生愤怒而不是发奋,这样的失败才是真正的失败;如果失败感到耻辱而不知道耻在何处,那才是真正的耻辱。”遗憾的是,国人一提到这场鸦片战争,还在继续“激于道义”,并继续义愤填膺,幻化出瑰丽多姿的“关天培手刃英夷”、“三元里歼敌数百”之类的英雄场景,玩味自欺。

江正涛有点晕,这是答案么?或者说,我家公子根本拿大清国不当回事?对付这样一个怕、诈、蛮、蠢的笨蛋帝国,他好像很有把握?

天朝对此倒也没看出有多么的着急。南洋外藩替咱们打败了葡萄牙,还不紧忙着送上来?两广总督接到的上谕,居然是“怀仁抚慰,勿使怨尤,劝留原寓,永续睦邦……”并且“不能肆纵骄兵悍奴,为乱南洋,妄生事端,……”

一面准备去新加坡和葡印总督的代表开始马拉松谈判,一面安顿这边支应清廷。发函两广总督,宣称只要讨得公正审判,得到应有赔偿,南洋军就会撤走。

0

220章.开炮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