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不愿白白趟过时间河的兄弟>第二十九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九章

小说:不愿白白趟过时间河的兄弟 作者:超约古今 更新时间:2019/7/20 21:43:02

大伯父也曾进到过地主的宅院里,在他看来,不管南方的,还是北方的,西藏的土司,朝鲜的乡下土豪,一律都是高墙窄屋,房间很多罢了。

也就是说,他们框了一大片地,却分割成了若干的空间,实际容一己之身的地和他在蒋家庄小南屋的地并没有多少区别。

主要是占地大罢了,事实上,地主老财过得也紧巴巴,他每次都恨恨地想。

土改后,不光分了地主的地,而且还分了他们多余的房,有的住进去无数房子眼看要倒塌的穷人,有的干脆就充了公,变成了合作社或者队部办公的地方。

奇怪的是,大伯父这一次潜进去的明显是地主老财的房子,在外表看,似乎开始颓败了,但一到院墙里,倒还是堂皇气派,高高大大的屋脊在深邃的蓝色夜幕衬托下显得凝重庄严,甚至还带着些傲气。

“呸!”大伯父最看不惯仗势欺人的人,他从建筑上就能看出屋里人的人品,一定是欺男霸女,掌握了基层地方权利的新霸道分子。

他朝着有光亮的地方摸去,地上的积雪融化了不少,又被夜寒冻得结结实实的,反倒没有了旷野里的软实,而多出了踩在上面的“吱呀”声,大伯父知道不妙,索性以快制慢,一个箭步就窜到了屋檐下。

“谁?”有人在屋里低喝一声。

大伯父不出声,只等着来人开门出来。

过了一小会儿,有人披着衣服,嘴里嘟嘟囔囔探身出来。

大伯父一把就将人拽了出来,另一只手来了个漂亮的锁喉。

干净利落的战场上抓舌头的动作。

但毕竟是人民内部矛盾,他手下留了情。

否则,来人至少会被掐昏过去。

在出手之前,他已经透过玻璃看到房里也就他一个人此时,他拽着来人闪身就进了屋。

屋里点着油灯,暗淡的屋子里还是能清楚地看到桌上的算盘和账目。

半夜三更在算账?大伯父感到蹊跷和好笑。

有一刹那,他想到了他的二弟半夜里起来盘账,手下不禁放松了些。

手里的人透过气来,却不敢叫,他不知我大伯父何意,但我大伯父的手劲他却实实在在领教了。

我也曾领教过大伯父的手劲,那是如同老虎钳一般密不透风的力量,多年以后,哪怕他已经老了而我却正年轻,也完全不敌他的力道。

人的咽喉处灵活性没话说,但是却脆弱得不堪一击。

他果真是会计,也正在筹划算账。

只是为石家算账,为即将到来的婚礼筹划。

只因为石家掌握着全村,霸着这一方水土。

其实,对于新中国了,他们还敢这么做,会计也颇有微词,但是,石家上头有人,所以,横行乡里也就无人敢管。

我的大伯父听了,放下了会计,他只说来救人,救了人就走,否则,他抬抬从背后重新提到手里的步枪。

会计点点头,他也看出来了,我大伯父是志在必得。

“呵呵,当时我可是把身上都缠满了雷管的,那玩意,先前在部队里有的是,到了地方上难寻了,也就搞到了两根,但是,我真真假假把身前身后都绑了一大排,兵不厌诈嘛!”

“你们战场上是不是都这么玩命?”我似乎看到了一大群如我大伯父一样的兵。

“小子,不玩命———命就玩你!”大伯父的话给了我重重的一击。

“假如是你,遇到这种情况,你是不是依赖警察?就怕他们到了,黄花菜都凉了。”他揶揄道。

“那怎么办?先救人?”我还是下不了决心。

“有人砍你,你光打电话给110, 他们又不会腾云驾雾飞奔而来,即便第一时间赶到,你也差不多被人砍死砍残了。”

我哑口无言,一句话也对不上来。

大伯父去世若干年后,一座城市果然就发生了因为车辆碰擦,一名司机拿车内的砍刀砍杀对方的事件,亏了对方足够机灵,一把抢过砍刀砍翻了行凶者。

他要是和我一样迂,说不定现在早已长埋地下了。

我细极思恐。

只不过,事后竟然引发了长久热烈的全民性质的讨论,不少人和我当年的想法一样,还有所谓的专家建议给活下来的司机定罪量刑,简直迂腐不堪!

“当年国家为了主权,甚至只是美国佬有可能威胁到东北的安全,我们就打他娘的!怎么,人家拿刀逼到你的心口,你都不敢揍他娘的?”大伯父的话有些刺耳却非常在理。

“现在不是法制社会嘛!人家错在前,我们不能错在后呀?”

“狗屁,你不要偷换什么概念,我们不惹事,但是,路见不平就得一声吼,该出手时,嘿嘿,就得果断出手!”大伯父的话豪气干云。

“不要打架,打输住院,打赢坐牢!”我所在的小区门口就有一句当地警方静心拟就又广而告之的宣传语,不仅我记得牢,我的女儿也是经常引用。

幸亏刷这句标语的时候,大伯父已经仙逝,否则真不知道,他老人家会有多伤感。

因为,如果当年的他胆小如鼠,不能果断救人,他的女人————我的第一位大伯母也许早就因为羞辱而选择自尽或者就是过着生不如死凄凄惨惨委曲求全的日子了。

那位会计很爽快地选择了帮助我大伯父一把,他告知了女人被关押的房间,而且,还告诉我的大伯父,五个兄弟明着是老二娶妻,实质上是准备共同占有。

而且,他还主动要求我的大伯父把他绑起来,并且还拿毛巾塞在嘴里。

“后来呢?”我明明知道了结果,可强烈的好奇心支配着我,就是想知道他救人的细节。

“不就是过五关斩六将嘛。”大伯父给我打起了哈哈。

“深入敌后呀,是李愬雪夜入蔡州,也是奇袭白虎团————”我给大伯父可劲地灌迷糊汤。

“嘿嘿,我不会上当!”大伯父并不上当,他就是不说具体过程。

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他又不能像真的战场上那样毫无顾忌地杀掉敌人,也无法保证事后人家借着追查凶手公事公办的名义大肆搜捕,把他和他的女人从藏身的女屋里揪出来———他和那个女人有五年的夫妻缘分,后来她死于雪崩。

难不成他把对手打得彻底折服了?他们眼睁睁看着他把女人背走……

0

第二十九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