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不愿白白趟过时间河的兄弟>第三十八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八章

小说:不愿白白趟过时间河的兄弟 作者:超约古今 更新时间:2019/7/28 16:34:15

一摞信里竟然有我父亲成家之前写的信,这让我充满了偷窥秘密的迫切。

按照三伯父日记里所说的,看来,承载家族历史回忆的信还该有很多,可惜,都被我父亲的孟浪给糟践了。

难道,老天就罚他也得写信来偿还?我怀着好奇,也有一种想比比那个时候三兄弟文采的不健康心理作祟,打开了我父亲寄回南方的第一封信。

信封倒是没有什么区别,信纸却比之前的硬实一些,我有点纳闷,如今谁都知道东北的经济不景气,各项指标远远比不上我们省,何以当时用的信纸要那么“奢侈”呢?

难道真是靠山吃山?兴安岭的木浆化成纸浆,固化了以后,又被我的父亲千里迢迢寄回了南方,乡人别的不说,只要一摸这“不同凡响”的林场出产的纸,就会由衷地佩服和感叹。

世人都知道“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的道理,但是,他们未必会知道,家书如果使用的是粗劣不堪的马粪纸,那么,收到家书,即使看到平安字样,又能有什么安全感呢?

极有可能,放下家书,心又担起来了。

我的父亲,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一定拿的是当时最好的信纸写家书。

钢笔字也有力洒脱,一看,就让人赞赏。

父亲、母亲大人均鉴:

儿已来东北三月余,此时方报平安,一则想有所稳定,明确着落后再向二老详细汇报;再则,反复奔波,也是身心俱疲,几次欲提笔,却不知如何写,又该写些什么。

儿就如同当年带着八千壮士渡江北上的项羽,不仅要奔一个好前程,而且还有雪耻复仇的志向。

我之所以要雪耻,不是受了哪个人的欺辱,实在是心里难受,我读了那么多年的书,却一毕业就失业,上不能赡养父母,下不能安顿自身,实在让人气沮悲愤。

三哥送我离乡时,天尚未亮透,我把它当成天喻———吾国吾家犹如这天,即将越过越加光明。

大哥在免渡河,挎枪策马,威风之余,人皆友之。

三哥新婚,人生大喜!又值事业顺利之际,岂不喜上添喜?教书育人有红袖添香,举案齐眉又杏坛讲学,可谓事业爱情双获丰收。

我呢,如今初到北地,震撼于大山细水同时,不敢稍有懈怠,连日奔忙,又幸得友人、大哥相助,如今,大事可定矣。

江南有人民公社,新疆有建设兵团,北疆多林场农场。

去免渡河往东数百余里,有一林场叫做阿里河的,就是我现在立足谋生的所在。

阿里河林业局始建于58年,是国家大型森工企业,建制级别为县处级,隶属内蒙古大兴安岭重点国有林管理局管理,生态功能区南北长147公里,东西宽64公里,总面积足足有45万公顷,森林覆盖率为87.7%,林业局下设20个基层单位,19个机关科室部委办。

在这里,春天,冰雪消融,桃花如浪,杜鹃似火,万木吐绿;夏天,群峰叠翠,清风送爽,百鸟争鸣,芳草如茵;秋天,繁花似锦,金叶迎风,五光十色,野果飘香。

而此时,早已是银装素裹,玉树琼枝,飞冰扬雪,分外妖娆。诚如伟大领袖词里所写“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在南方是无论如何想不到的,祖国的大好河山中随便拿出一地来,都是森林及天然的野菜、野果、菌类、中草药等绿色动植物资源丰富到无法想象地步的。

阿里河的源头溪流潺潺,山水婉约迷离如同烟雨江南,仙子湖、相思谷、窟窿山俱是山清水秀、风光旖旎、民族风情独特。其山峦起伏,松涛葱郁、古木参天,河溪清澈、岩壁嶙峋、空气清新,集险、奇、秀、野于一身。其雄浑起仗的山峦、葱郁苍莽的松涛、清澈蜿蜒的河流、嶙峋奇绝的岩壁,无不向人们展示着其北国的豪迈及雄壮……

我的从来没有出过远门的父亲,竟然在他第一次的家书里洋洋洒洒穷尽了赞美的语言赞美他注定不会待上一辈子的地方!

我很难把我父亲的文笔和若干年后语言风格联系到一起,难道生活会如此改变一个人?在年青的时候,一次远行,就让原本过着平凡生活的一个男子竟然和诗人相差无几?看他的语言,哪里还有当初因为饥饿、因为在稻田里麦地里脸朝黄土背朝天时候的一丁点颓废和无奈?

我也不知道,我敬爱的三伯父在家里新装上的明亮电灯下把这一切读给我的爷爷奶奶听的时候,是用普通话还是家乡话,又是怎样在他新婚的妻子面前对四弟赞不绝口的?

我只知道,三伯父后来把这封信交给了我的三伯母,又由她转给了另一位金女士。

但奇怪的是,他们之间并没有下文。

是我父亲的文笔打动不了金女士,还是金女士只欣赏长征里的豪迈,而对和平中自然山水就缺少那么一份认同呢?

反正,她没有成为我的亲人,我的父亲也无法和她有进一步的交集。

但是,假如我的父亲没有选择北上呢?就如当年长征开始的时候,不是有不少人主动的或者被安排留下来了吗?他们就地坚持斗争的同时,有没有后悔过,又有没有在长征路上惨烈的牺牲消息传来时,产生过侥幸心理?

“命好的人当了喇嘛,命不好的去了远方。”突然,一句话从脑海蹦了出来。

我父亲的命算好呢,还是不好?

他不仅去了远方,还在若干年后,又去了美国。

而去了远方,他也回到了江县;到了美国,最终还是归了国,就生活在距离江县百多公里的省城。

而那位金女士,也已经成了耄耋老人,在我最靠近的一次返乡中,还有幸见到了一次,满是皱纹的脸上虽然也还算平和,但是腿脚已经不便,基本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地步了。

是她当年舍不得走?还是我的父亲,压根就不愿意再带一个人走呢?

0

第三十八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