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盛唐风云>第十二章、赤胆忠心危亡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赤胆忠心危亡中

小说:盛唐风云 作者:爱较真 更新时间:2019/6/29 18:26:25

乖乖!这个憨头憨脑的黑壮小子竟是个没心没肺没脑子的吃货!

秦肃听了秦亮的回话并没有立即作答,而是缓缓起身来踏上木履笑着来到秦亮的身边。

“你等安坐不必起身多礼,秦某只是有事想要问询秦亮一二,诸位放心,呵呵,秦某不会误了列位大快朵颐的辰光。”

正欲将起身的军汉听着秦公略带调侃的话语,质朴的脸上不禁露出了讪讪的笑容。

“秦亮,我来问你,你可知道你家先祖何时来到的秦家?”

秦亮愣怔了一下而后垂下头去,似乎是在回忆一段很久远的记忆,不过很快他便抬起头来,一脸的无奈声音虽轻但语气坚决地说道:“阿郎,您问的这些已是百年之前的事情,此等事情对于某来说有些过于遥远了,具体什么的某也记不得了。”

“哦?真的记不得了么?呵呵,秦亮,我知道有些事情你定是不会忘的,只是为了你家先祖当年的誓言,为了你对你家阿爷亲口做出的承诺,不愿当着我与众人的面说出来罢了,好!你既不愿说我自是不会勉强,然我却可以当着列位壮士的面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分说清楚,由此间众人来评断我心中所思所想之事是否合乎情理?”

“阿郎!……”

“秦亮!你且待我把话说完,有些事情藏于我心底太久已是到了不吐不快的地步!”

“秦亮,北齐后主安皇帝年间一场突如其来的旱蝗灾害,波及河南、河东、关东多地,一时间可谓是荒野千里饿殍满地,自东而西逃亡至此的你家先祖走投无路之下,为了一家三口的性命生计,不得已卖身于秦家方才做了奴仆,至今已历数五代之久长达百年有余。”

“秦某的老家本不在河东道并州清源县,而是河南道陕州陕县的南头庄,秦某的祖父于前隋大业年间累积军功做了鹰扬府正四品下的中郎将军,大业九年前隋炀帝再次发动了征战辽东的战事,祖父奉命戍守黎阳仓粮仓要地,为征战辽东的大军提供所需的粮草辎重军需军械一应物资。”

“此原本是一次无有甚的风险功绩可言的咸淡差事,孰知奉旨镇守黎阳仓的上柱国、行军大总管楚公杨玄感,因乃父太师、司徒杨素枉死一事心生怨愤,遂借炀帝亲军征伐辽东洛阳腹地兵力空虚的之机,竟于当年六月高举‘百姓苦役,天下思乱’的旗号起兵反了前隋。”

“仓促之间毫无准备的祖父本无心参与此次叛乱,却受辖属乱兵的威逼裹挟迫不得已只得违心随着杨玄感一步步踏入了这场浩劫之中。”

“不出祖父的事先料定,杨玄感自黎阳仓举旗仓促起兵未曾捱过两个月的时日,便因兵败而死于乱军之中,参与反叛的部众不是被前隋名将来护儿的军队一一歼灭,便是如一群丧家之犬般做鸟兽散,朝廷官军的身份反倒成了前隋朝廷通缉捕拿的反叛贼子,历经劫难九死一生方自乱军裹挟之中逃得性命的祖父,也因此成了造反作乱的乱臣贼子而遭到前隋朝廷的通缉捕拿。”

“值此亡家灭族的危难时局,焦急万分的祖父心中唯一惦念的便是自己的家人,若是不能在前隋朝廷的通缉文书下达陕县地方官府之前赶回南头庄,秦家一家老小上下几十口子人丁随时都有被官府缉捕灭族的凶险。”

“为此祖父冒着被乱军贼勇官军胥吏截杀的凶险一心只想潜回南头庄老家,带上一家老小自此远走他乡隐姓埋名逃过这场惨绝人寰的浩劫。”

“时下自京城洛阳以西通往关中地区的大路小路,俱已被前隋名将来护儿统帅的官军彻底封锁,河南道陕州、虢州各个郡县乡里村镇之间皆是前隋大理寺与刑部的官吏,此等残暴的胥吏统领着为了人头军功钱财绢帛疯狂杀戮无辜的军士,肆无忌惮地缉拿捕杀几乎所能见到的所有人等,仅仅两日之内死于非命的无辜乡民男女老幼就高达数万人。”

听到此处日昇酒楼三楼的厅堂之中已是一片唏嘘之声。

那些常年征战于北地边陲马背上过活刀头上舔血,已是见惯了血腥残虐生死离别的彪悍军士,闻听秦公口中疯狂杀戮的凄惨状况也不免脸有戚戚之色语有哀哀之音。

“无路可走的祖父无奈之下只得冒险自新安县峪里渡过大河,穿王屋走河东道,想要避开官军封锁严密疯狂杀人的人间炼狱,自河东道正平县再次渡过大河潜回陕县南头庄老家。”

“蜿蜒曲折的亡命行程走得那叫一个艰难,跟随祖父的亲兵护从因为种种缘由,这一路艰险行来那是死的死逃的逃散的散,堪堪赶到正平县之时,祖父的身边独独仅存一名唤做秦光的家生子护从。”

“见此一副败亡在即的情景,祖父心焦火燥心神忧惧急火攻心,加之日夜赶路劳累过度偶感风寒,一下子病倒在了正平县县城东面的郑家庄。”

“病倒不起的祖父心中已是彻底绝望,如今之际实乃是祸不单行,现如今别说是星夜快马赶回陕县南头庄老家救走一家老小数十口子家眷,怕是就连祖父的性命也要扔在异地他乡做个孤苦飘零的孤魂野鬼。”

“心如死灰的祖父不想连累始终对他不离不弃的护从秦光,于是唤过秦光命他不必再继续跟随祖父行事,带上身边的细软财物快些赶回陕县老家,能救走自家的妻儿老小便是一件幸事,至于家主一家老小的生死安危祖父已然认了天命,能否自这场浩劫之中逃得性命只能看秦家一家老小的造化运气如何了。”

“孰料秦光乃是个重义守信的汉子,他义正言辞地拒绝了祖父之命,连连叩拜祖父誓言要赶回陕县老家,哪怕是丢了自家的性命也要救出秦家上下几十口子老小。”

“临行之前秦光花费重金请来郎中为祖父诊治病症,又于郑家庄中找了一户安稳可靠的庄户人家,将祖父托付于良善人家悉心照料,随即便马不停蹄地赶往陕县南头庄老家。”

“祖父在郑家庄提心吊胆望眼欲穿地躺了四个日夜,第五日头上义仆秦光果然不辱誓言使命,带着秦家一家老幼几十口子人丁风尘仆仆地赶到了郑家庄,抬上病情已然见好的祖父收拾好一切首尾连夜上路,最终在河东道并州清源县湖里村落脚扎根繁衍生息定居于此。”

“莫看秦光平日里一副木讷沉默的模样,实则乃是心思灵动思维缜密有心之人,举家出逃之时不仅带走了阖府上下所有的财物细软,还将无法带走的祖宅与祖产,趁着消息未曾泄露之际统统出售贱卖给了当地的富户,秦家便是用这笔意料之外的钱财绢帛在清源县湖里村购得了田产立下了根基。”

“此后,秦光又花重金贿赂了清源县前隋官府自县丞以下的一众胥吏,改用刘氏宗族的假名为秦家众人办理了户籍田产文书,使得栖栖遑遑逃离大难的秦家老幼终于有了一块可以安身立命的家园。”

“有感于义仆秦光对秦家全族的救命大恩,大病未愈的祖父不顾祖母与阿爷的苦口劝慰,将阖家上下德高望重的秦氏族人召至他的榻前,与家人详细分说了此次凶险劫难的因因果果,讲述了义仆秦光重义守诺于险处绝境之中挽救秦家全族性命的历历幕幕。”

“说完这些祖父郑重其事地提出要将秦光全家老小一并脱去贱籍,还他们一个自由良善的出身,同时赠与秦光一家数量可观的田地家产细软财物,自此之后彼此之间以兄弟相称,一同在湖里村相依相靠生活下去。”

“对于秦光深明大义不离不弃的高义之举,至此方才恍然顿悟的秦家一众族人自是感激不尽,众口铄词一致赞同祖父所做的决定,只是令秦氏族人没有想到的是,听闻祖父及秦家全族上下一致做出的决定,秦光不仅没有表现出那种应有的欣喜激动之情,却是当场扑地跪倒嚎啕恸哭,涕零泣曰自他祖辈一家被秦家家主收留得以存活性命的那一刻始,他家先祖、祖父先人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要自外于秦家族人。”

“数十年安稳的日子下来,秦家阖府上下从未有过半分亏待他家之处,老辈家主于他更是亲近有加关怀备至宛如待本家子侄一般,如此恩典大德此刻若是还要自外于秦家,实乃无异于无情无义禽兽一般的行径。”

“于秦光而言只要守得住忠孝仁义这些先人祖辈当年盟誓的誓言已是足够,当今之势眼见着又是一番天下大乱的混沌局面,想要安安稳稳地窝在湖里村做个身安世外的田舍翁,亦是困难重重前途未卜艰险得紧,唯有举族上下全家老幼齐心协力聚在一起,方才可能度过这场天大的浩劫。”

“秦光之所以甘心情愿冒此巨大凶险潜回老家救出秦家举族老幼,只是尽他一个家生子仆役该当的本分,万万不可因为此等本分之事而贸然做出除籍的决定,令秦光祖父先人背上毁约违誓的骂名,若是秦家族人定要如此决绝行事的话,秦光自当绝食而死以此明志守护住祖父先人当年盟约之誓言。”

0

第十二章、赤胆忠心危亡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