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盛唐风云>第三十七章、风云际会展宏图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七章、风云际会展宏图

小说:盛唐风云 作者:爱较真 更新时间:2019/7/22 16:21:13

秦亮的眼眸之中射出熠熠闪亮的光芒,欣喜之余正欲开口表明心迹之时,但见到道长轻摇着手指颇为狡黠的一笑低低的声音说道:“呵呵,秦亮莫要立时答复老道,待你想定之时老道自会前来问询于你。”

“前辈!……长者所言某自是不敢违逆半分,只是某今日心意已决,无论到了何时亦是不敢稍有更改!”

“呵呵,甚好甚好!秦亮听老道一言,你家先祖自前朝北齐年间便入得了秦家,至今已历五代六世子孙,且世世代代皆是为人敦厚忠贞至诚待人,此事虽是老道于酒楼屋脊之上自大郎口中闻听,然得知此情老道心中却甚是慰藉感慨。”

“余尝闻‘君子之泽五世而斩’,然忠贞之家积德广善惠及后辈子孙自也必有兴旺发达之势,今朝今时正值风云际遇一展宏图之时,此乃你父祖五代六世子孙历经百年积德至此的因缘,正所谓天赐机缘非是那等人力可以为之,予取予求一饮一啄其间自有天数而定,莫要因此而念念不忘老道的些许恩典。”

“此二子之事你大可放下心来安心为之,至多八年的光景老道定会还你两个心智坚韧武功超群的少年俊杰,人力不可为之时潜藏蛰伏亲近长辈孝敬爷娘以待时机,待得运势来临之际,即可追随那千古一人开创一番泼天的功业,正所谓‘青蝇之飞不过数武,附之骥尾可致千里’,此乃人生可循之正途正道也!”

“秦亮,今日言辞已尽他日有缘自会相见!你且回席安坐,老道还需与那些腹中酒虫早已饥渴难耐的军汉对饮一盏,若是让那等粗汉们等得久了,他们面上虽不敢稍有放肆然却定然会在肚腹之中暗骂老道是个贼厮鸟人了,哈哈哈……”

目送着道长前辈且笑且行的身影,看着往日里宴饮之间意气风发挥斥方遒的白衣三郎,今日此间却是拎着那只硕大的紫皮酒葫芦亦步亦趋缩手缩脚地跟在道长身后,恍如隔世的秦亮抱拳拱手一揖犹自仍在梦中一般。

邋遢道人移步来到厅堂正中站定身形,眼眸四顾之下正是陆五、陈奇、胡杰、殷祥、齐克尔等一众朔方边军的赳赳军汉。

而于前辈高人早已是五体投地敬服莫名的北地汉子,见此情景何敢如此托大安然稳坐,早早便在陆五与陈奇的号令之下起身肃立,单臂齐胸干净利索地行了军伍之礼。

邋遢道长虽甚是不喜那些世俗繁琐的礼仪之数,然于朔方边军军头的虎贲之礼却是甚为满意,他笑吟吟地环视着众人而后嘎嘎嘶哑的声音回荡于厅堂之中。

“列位,余尝闻北地朔方边军乃是大唐军伍一等一了得的铁骑虎贲,今日一见乃知传闻并非虚言,铁血彪悍武技出众袍泽情深重义轻生,绝非是长安、洛阳之地那等只可充作门面之用的亲军卫率所可以比拟的。”

“若是依着老道之本意,军伍男儿自当为国征战戍边保民青山忠骨马革裹尸,凭借大好儿郎的勇武血性为自家博取一个封妻荫子的功名,然汝等既是遇到大郎、三郎此等不计出身体贴入微的贵人,青睐赏识之下要将汝等留在东都洛阳这花花世界富庶膏腴之地,呵呵,汝等命中注定便是那有此福泽之人,既然天数如此,大郎与三郎也已慨然应允,老道自也该行成人之美之事莫要做那等败兴生事之人。”

说到此处道人前辈看着满脸俱是兴奋得意神色一脸窃笑的朔方军头,忽而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正颜正容说道:“既是如此,老道少不得要告诫汝等,于老道眼中自始至终认定忠厚仁义孝悌诚信乃是为人处世所应遵守的本分,生平最看不得的便是那等阴险狡诈心地狠毒奸佞害人的宵小之徒,汝等今后居于这东都洛阳任职于有司衙门,自当恪尽职守忠贞不二兢兢业业和善待人,若是如此便不枉大郎、三郎的一番青睐赏识识人用人之明。”

话音未落道人前辈话锋一转,如鹰隼般老辣的眼睛环视着众人厉声喝道:“若是尔等之中有那等弃善从恶戕害民众勾结奸邪横行市里的阴私小人,斑斑劣迹传入老道耳中,莫说是大郎、三郎究竟如何依法依律行事处分,老道自也绝计不会饶过尔等,须臾片刻定会有人拿下尔等绑缚至深山密林之中,用尔等之后半辈子的苦劳行作救赎此前所犯下的恶行!如何?老道所言尔等可曾句句听清?!”

听着道长高人凛凛然然事关个人此生的狠辣言辞,看着前辈高人杀气腾腾的鹰隼眼神,一脸肃然的军头心头不禁皆是倏然一凛,相互之间对视一眼,由陆五、陈奇打头带领单膝跪地右臂平胸齐刷刷地行下军礼。

“前辈教诲陆五与众家兄弟早已听得是清清楚楚定会牢记于心,如若某等之中真有那等奸邪之徒为害一方辱及秦公的名声,某等绝计不会再将之当做朔方边军的袍泽兄弟,必将那宵小之徒视为某等的生死仇人,自也不需劳动前辈高人遣人动手,众位兄弟定当除之而后快!”

道人前辈满意地点了点头而后抚着颌下的乱须沉声说道:“汝等明白老道心意便好,只是汝等皆为朝堂所辖的公门中人,自当光明磊落秉公守法行事,此等阴鸷之事就不必假借汝等之手老道自有安排着落!”

“列位壮士!值此泱泱帝国浩浩四海寰宇一统号令八方的清平盛世,汝等威名赫赫朔方边军的军伍儿郎,只需牢记大丈夫生自应当胸怀建功立业志在四方的志向,虽不能像李靖、李勣、尉迟恭、秦琼、程知节此等名将那般功绩卓著威震八方凌烟画像彪炳青史,也要为国为民护佑一方平安,为汝等的妻儿老小挣下一份响当当的功业,如此方可上对得起列祖列宗的庇佑,下则亦然可笑对汝等的后世儿孙。”

“劝君莫要沉迷于莺歌燕舞灯红酒绿的东都洛阳城,莫要在酒色财气之中荒废了汝等这一身上好的筋骨,富庶繁华至斯的洛阳不过就是汝等此番修行的一处过所,呵呵,老道已然叮嘱大郎、三郎要严格管束汝等,居于洛阳期间,汝等须时时勤修武技苦练骑射,不足之处自有三郎等人教授提携,待汝等功成名就之时再行醇酒佳肴拜谢老道的滴水恩情!哈哈哈……”

“前辈所言字字句句某等必将永记于心,天大的恩情某等感激涕零没齿难忘,惟愿道长前辈永生永世福寿康宁……”

“哈哈哈哈!老道只是一个流连于尘世人间的方外之人而已,莫要把老道当做汝等军伍之中的行军总管中郎将军,汝等且免礼起身,三郎!且把酒都满上,老道要与此等今日之虎贲明日之总管将军痛饮一盏美酒!”

“喏!……”

“谨遵师……道长前辈之命!”

与众位军汉痛饮了一盏美酒之后,道人前辈转过身来笑呵呵地看着秦肃秦大郎,并未移步上前也未稽首见礼,只是微微点头颔首示意开口言道:“大郎不必多礼只需安坐便好,呵呵,今日今时虽是有缘之人厅堂满座,珍馐佳肴琳琅俱好,然老道此间心事已了,与东都洛阳城中些许故交旧识还需前去走动一番,老道就此告辞了,冒昧不当之处还望大郎原宥一二。”

严格遵循世间礼法的秦肃安敢肯在道长前辈面前失礼失仪,看到道长转身颔首示意,秦肃赶忙起身拱手一礼肃然待之,原想着前辈高人还有事情要叮嘱于己,孰料听到的却是老人家就此辞行一事,蓦然之下不禁是大吃一惊。

自诩稍有智谋治世干练的秦肃秦右丞,今日乃见此等神秘莫测恍如天人的道长前辈,便在心里已是有了一番谋划盘算:若是能将前辈高人留在府中以师礼待之,既可晨昏定省听从老人家的谆谆教诲,亦可自上而下管教阖府上下一应人等,于己、于三郎、于秦家顽童小子、于此间一众军头皆乃是天下头等的好事!

哈哈哈哈,如此天大的好事秦某因何不早早图之乐而为之呢?!

不得不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乃父秦肃与其子秦铮思谋百变的心思何其相似尔!然父子二人同样的伎俩心思今日遇到了神鬼莫测的道长前辈,呵呵,却是从未得中矣!

秦肃情急之下已是顾不得那么许多礼仪,匆忙间急急开口竭力挽留。

“道长!前辈!您……您因何要如此匆匆离去……若是怀远有甚的怠慢不妥之处,还请前辈多多见谅,今日怀远能够亲眼得见道长大驾实乃三生有幸,只是初见之下方才区区片刻光景,您便要……怀远心中甚是不舍,在下斗胆邀约前辈留于府中盘恒小住几日,也好让晚辈略尽地主之谊聊表一番寸心……”

未及秦肃将一番盛情挽留的话语说完,呵呵笑着的道长前辈挥了挥袍袖开口打断了秦肃的言辞。

“呵呵,大郎还未入得东都洛阳未曾进得机枢阁堂何来地主之谊情理?慢来慢来,且听老道一言,大郎拳拳心意老道自当领得,只是天道大数自有定份强求不得,聚散离合本是世间常事,今日之别离当是他日之相聚之因果,大郎一众人等皆与老道乃是有缘之人,有缘之人自会有相见之日,待过了数月之期老道定会登门探视,及至彼时老道与大郎、三郎再为相聚把酒言欢却也不迟。”

话已到此无可奈何的秦肃只得拱手一揖躬身一礼。

“道长执意如此,怀远只能心怀戚戚徒呼奈何了,只是道长身上所着道袍褴褛不堪,晚生看在眼里实在是心有不忍,还请长者稍候片刻,且等怀远命人为道长准备些程仪,以备路途之上应急之需,也好让晚辈心安一些!秦亮……”

听罢秦肃此等肺腑之言,有些莫名的邋遢道长低头打量着自家身上那件浆洗的几欲灰白的道袍,又摩挲着颌下与两鬓之处凌乱的须发,抬眼之际不禁莞尔。

呵呵!大郎可怜老道衣着褴褛样貌腌臜不堪一头须发凌乱邋遢,这是要与老道施舍一些路途所需的银钱,呵呵呵!只是大郎哪里会知道老道若是稀罕这世间的财富……

0

第三十七章、风云际会展宏图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