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阴司鬼差>十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一

小说:阴司鬼差 作者:沐南 更新时间:2019/7/12 10:30:22

魏琳琳最终,能够安心地离开,让我心里莫名的激动,和这几个孩子虽然只一起相处了短短几个小时,可是她们的那种超于同龄人的懂事,和对父母的那种爱,深深地打动了我。包括几个孩子之间的那种情感,也让我深有感触。没想到,几个十来岁的孩子,竟能如此的感染我,看着他们眼中的期待,嘴角的真诚,我已经开始舍不得让他们离开了。

张紫妍说,她家就在这里不远的地方,所以我们决定了下一站,就去她家!

我们重新开回到大河路,继续向东,又走了不到五分钟,张紫妍指了指前面的路口:“叔叔,前面路口往南拐。”

又是一条不知名的小路,不过这条路上还有路灯,顺着这条路,又转了几个弯,她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小区门口,这个小区看起来不算小,因为这会儿已经是夜里快三点了,小区的大门已经关了,保安的小房子也没有了灯光。

“你家就在这个小区里吗?”

“嗯!”

“里面还远吗?你看,大门已经关了,我们车看来进不去了。”

“不远了,我们下来走着进去吧!”

王大继续留在车上,陪着常志远,我又拉着张紫妍的手,往小区走去。

这个小区前面的几排,是条式楼,后面居然是一排排的小别墅。张紫妍跟我指了指第二排的第一栋:“就是这里了。”

这么晚了,来人家家里打扰,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叫门,不过我回头看看张紫妍期待的目光,好吧,硬着头皮来吧。

别墅的前面有个小院儿,院门其实并不高,可能也只是起到装饰的作用。我用手机的手电照了一下,看到小门上,装的有个门铃,伸手按了一下。

随后,二楼的一个窗口,亮起了灯光,紧跟着,小院里的灯也亮了起来。

我感觉到,此时我拉着的小紫妍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可能是两年没有见着家里人了,她看起来有些紧张。

别墅的大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了一个人影,因为灯光刚好照着我的眼,我看不清到底是什么人出来了,只听到一个男人压低了声音说:“谁啊,这大半夜的按门铃?”

张紫妍激动地拉了拉我的手:“是我爸爸!”

我用手挡在眼前面:“请问,您是紫妍的爸爸吧?”

“是啊,你是哪位?”

我照着刚才在魏琳琳家说的一样:“我是紫妍以前的老师,大半夜来打扰您真的对不起,因为有些急事想找您商量一下!”

“哦,好吧!”说着,他走了过来,为我打开了院子门:“来,进里面说吧,这大冷的天儿!外面冻死人了。”

张紫妍的手抓得更紧了,我拉着她一起,跟着她爸爸走到了屋里。

紫妍的爸爸进屋后,把厅里的几个灯都打开了,这房子,欧式的装修风格,真皮的大沙发,一个大茶几跟个小单人床的大小都差不多了。

“不知道,怎么称呼?”

“哦,我姓叶!”

“叶老师,来,您请坐。”

我和张紫妍一起坐到了三人沙发上,他爸爸在我左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这才看清楚,紫妍的爸爸看起来也就刚四十岁,穿着一身看似不便宜的睡衣,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看起来很有修养。

他从面前的茶几上拿出了一支雪茄,冲我抬了抬手:“抽吗?”

我摆了摆手:“不了,不了,我吸不惯这东西,我吸烟,您不介意吧?”

他摆了摆手:“随意!”说完,熟练的点上了刚剪好的雪茄。说实话,我还真没吸过这种雪茄呢,在电影上倒是常见,所以我没敢接,怕不会吸,露了怯!

“不知,这么晚了,叶老师急着来找我,有什么事儿要商量呢?”

我还是照着刚才的方法,开门见山:“张老师,我想请问您一下,您相信这世上,有鬼吗?”

听了我的问题,紫妍爸爸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你这个人真有意思,深更半夜的跑这么远,来到我家,就是为了问我信不信世上有鬼吗?”

这话问的,我都不知道怎么接好了。

“你说,这都什么年代了,2019年了,人类都快发现外星人了,还会有人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吗?”

“如果我告诉您,真的有,你信吗?”

“你觉得呢?”

我不太喜欢紫妍爸爸说话的态度,紫妍在边儿上小声地跟我说:“对不起,叔叔,我爸爸是做生意的,她说话就这样,不过他没有恶意的。”

我冲她点了点头:“张先生,我今天来,其实是想告诉您,我把令嫒带回来了,她现在,就坐在我身边,信与不信,由您!”

看得出,他听了我的话,惊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又恢复了刚才那种自信的笑容:“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这些话吗?”

小紫妍附在我耳边,小声地跟我说了几句话。

“好吧,那我冒昧地问一句,不知道,张先生,是不是叫张朝先,1974年3月7日出生于河南洛阳?”

他把手中的烟灰弹了弹:“这些事情,在网上很容易就能搜得到,我不知道,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您的女儿,张紫妍,2008年6月1日出生,出生的时候,四斤三两,因为出生后,黄疸过高,在隔离病房住了三天才好。”

他的笑容渐渐消失了。我接着说:“她最先学会叫的人,就是爸爸,她换的第一颗牙,您一直锁在您二楼卧房床头的保险箱里。她上幼儿园后,学会画的第一张画儿,就是您的画像。这张画,现在应该也在那里锁着,对吗?”

他此时已经被惊呆了,手里的雪茄掉在了地上,张着嘴,愣在了那里。

“这下,您应该相信我刚才所说的话了吧?”

他好不容易缓过了神儿,直接冲到我面前,一把拉住了我的手:“妍妍现在在哪儿?”

“就在你的左手边!”

他松开了我的手,转过身去:“妍妍,妍妍,是你回来了吗?你出来啊,出来让爸爸看看你,你为什么这么久才回来啊,你知道爸爸有多想你吗?”说着说着,这个刚才还高高在上的男人,蹲在地上,放声地哭了起来。

小紫妍上前想要抱着爸爸,可是抱了几下,都没有抱住,最后只能站在那里,对着爸爸哭喊着:“爸爸,爸爸,我回来了,你的妍妍回来了,爸爸!”

我上前扶着张朝先:“张老师,您别太激动,妍妍是回来了,可是您看不到她,也听不到她说话,不过她却可以看到您,也可以听到您的声音。您有什么话,就跟她说吧,她都听着呢。她的话,我会一句一句的帮着转达的。”

张朝先慢慢地走到电视的旁边,面对着墙上持着的一张全家福:“露露,咱们的女儿妍妍回来了!”

父女俩终于见面了,自然有着说不完的话,我还和刚才在魏琳琳家一样,在中间为他们传话,虽然张朝先看不到女儿,可是他们父女俩面对着面坐着,看着他们父女俩脸上洋溢着的幸福,就好像都能看得到彼此,听得到彼此一样。

这世上,有千千万万个父母,可是却只有同样一种的爱,父母给儿女的爱,从他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眉头,眼角,一颦,一笑当中,都可以感受得到。

张朝先告诉紫妍,当年,她出事儿之后,她妈妈三天三夜没合眼,和搜救队一起,寻找她的尸体,最后,当他们在一块大石头下面找到她的时候,她妈妈当场就哭晕了过去。

回来后,妈妈一直不吃不喝,天天就抱着小紫妍的照片,每天都坐在门口的院子里,不管白天还是黑夜,她的目光一直都不离开那个小院门儿。为了让她晚上能看得清,爸爸才在门口装了个特别特别亮的灯,就对着小门儿,因为妈妈说,女儿随时都会回来,她希望女儿回来的第一时间就能看到妈妈,所以她就天天这样守着,盼着,等着。困了,就闭着眼睛,眯一会儿,几分钟,就赶快打起精神,继续盯着小门儿,天天嘴里都念叨着,女儿一会儿就回来了。

就这样坚持了没几天,妈妈的身体就支持不住了,家里的亲戚挨个来劝她,最后,她终于肯多少喝点米汤了,因为她怕自己等不到女儿回来的那一刻,也怕女儿回来看到她生病的样子,会不开心。

一天天过去,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雨,她一直坐在那里,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最终,还是走了,人走的时候,怀里还紧紧地抱着那张女儿的照片,最后还是爸爸掰着她的指头,才把照片拿了过来。

听完他讲的这些,小紫妍跪到了那张全家福的前面,大声地哭喊着妈妈,我的眼泪,又一次忍不住夺眶而出。

父母的爱,真的可以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的奇迹,妈妈用生命换回了我们人生中的第一个奇迹,就是给予了我们生命,然后又教会了我们说话,走路,穿衣,吃饭,在他们眼里,我们每学会一样东西,他们就像看到了一个奇迹的发生,这一幕幕,都会印在他们的脑海里面。我们用尽一生,也无法回报父母给我们的万分之一。

紫妍的妈妈,到了生命最后的时刻,还期待着她能回来,现在她终于回来了,可是妈妈却早已不在了。

小紫妍哭着对我说:“叔叔,我可以去看看我妈妈的墓吗?”

我问了她爸爸,爸爸说:“当然可以了,我相信,她一定还在那里等着你呢!”

眼看就五点了,再过两个多小时,天就亮了,想到车上还有一个孩子在等着我,于是我先回到车上,先跟小志远道歉:“好孩子,真对不起,紫妍的妈妈不在了,她想再走之前,去妈妈的墓前看一看,可是,过一会儿就天亮了,我想,今天晚上可能就帮不了你了,咱能不能改到明天晚上呢?叔叔答应你,明天晚上一定完全你的心愿,行吗?”

小志远懂事地点了点头:“叔叔,我全都明白,您不用自责,我可以等的,您刚才成全了琳琳,这会儿又成全了紫妍,看着她们能够和家人团圆,能够开心地离开,我心里也是很开心的。您放心去吧,我的事儿改天再说就行。”

王大在边上跟我说:“秋哥,一会儿天就亮了,我们不能在这儿等您了,不如,我带着志远先回去,明天晚上我们再去找您吧!”

我又看了看小志远,他冲我点了点头:“没事儿的,叔叔,您放心吧,您赶快去吧,紫妍还在那儿等着您呢!”

王大带着小志远,渐渐消失在了夜色当中,我这才回到紫妍的家里,她爸爸此时,已经换好了衣服:“叶老师,走,上我的车,我开车带你们去。”

张朝先开着车,带我们来到了邙山脚下的一处陵园,然后领着我们来到了紫妍妈妈的陵墓前面。

小紫妍跪在妈妈的墓前哭着,磕了几个头:“妈妈,妍妍来看您了!”

唉,今天我这眼泪算是真不值钱了,已经不知道哭了第几场了,我跟张朝先小声地说:“妍妍在这儿跪着呢,让她跟她妈妈好好聊聊吧,我去那边儿吸根烟。”

我实在是看不下去这样的伤感画面了,我走到一棵大树下,把领子竖了起来,这个时候,在这陵园里站着,真的是太冷了。

我连着吸了三根烟,眼睛都快睁不开了,看看表,已经快七点了。我走到小紫妍的身边,轻声的提醒她已经快七点了,天马上就要亮了,她站起身来,擦了擦眼泪,走到我面前,又跪了下来:“叔叔,真的太谢谢您了,我这会儿真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真的真的太谢谢您了!”

我扶起她跟她说:“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所以不管叔叔为你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你不用谢我,要谢,也要谢谢你的爸妈,不是吗?”

张朝先听到我的话,也走了过来:“叶老师,不,应该叫,兄弟,恩人,我嘴笨,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今天这事儿,真的太谢谢你了,我要怎么谢你呢,你说说……”

“张老师,别客气了,我刚才不是和小紫妍说了嘛,冲他的懂事和孝心,我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您要是再说谢,就真是看不起我了!”我故意板着脸说道。

张朝先拉着我的手,用力地握了握:“行,行,行,我不说了,我就一句话,兄弟,你这个兄弟,我张朝先认了,以后,不管是什么事儿,只要你一句话,我张朝先绝没二话。”

“其他的以后再说,张老师,这都七点了,马上天就亮了,小紫妍不能在这儿呆了,我看,是不是应该早点儿送她上路了呢?”

小紫妍过来拉着我的手:“叔叔,您再和我爸说一句,告诉他,以后不要再挂念着我了,让他遇着合适的人了,就再结次婚吧,他年龄越来越大了,身边得有个人照顾才行呀!”

我把话转达给张朝先,他去掉了眼镜,用纸巾擦着眼泪,用力地点了点头:“嗯,好,爸爸都记着呢,乖,你不用担心爸爸,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就安心上路吧,下辈子要是还能记着爸爸,就回来找我,咱家的门儿,永远都为你开着,啊?”

再不舍,也有离别的一刻,我把小紫妍也送到了地府,希望她下辈子能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地度过一生吧!

回来的时候,张朝先还在那里等着我,他冲我一抬头:“把妍妍送走了?”

我点了点头:“张老师,要不是因为天马上就要亮了,其实我是不应该在您面前送紫妍走的,我的身份……”

他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兄弟,你放心,我明白,我一定守口如瓶,你是我的大恩人,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儿的。”

我们俩聊着一起回到了车上,然后回到了他家别墅。

进门的时候,太阳已经升了起来,他非要拉我在这儿住上几天,想表达一下对我的感谢,我跟他说,这次托我完成心愿的,还有一个孩子,我还得回去休息一下,晚上继续帮他完成心愿呢。

张朝先听后,没再为难我,只是让我务必在厅里坐一下,然后转身上楼去了。

不一会儿,他下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张银行卡:“兄弟,我和你不外气了,以后都是自家人,这张卡你收着,别嫌少,以后有什么事儿,一个电话,我随叫随到。”

这卡我说什么也不要,他推让了半天,看我真的生气了,这才把卡收了起来:“兄弟,一千句,一万句的感谢,还是那句话,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张朝先的兄弟,以后不要再叫我什么张老师,就一个字,哥,我就叫你兄弟,你放心,哥一定不会忘了你的大恩大德的。”

我们又简单聊了几句,最后他加了我的微信,说以后逢年过节,都会向我表示一下的。

我强打精神,回到了家,这会儿,已经十点多了,这一夜没睡,我也顾不上洗澡了,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20

十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