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阴司鬼差>二十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十一

小说:阴司鬼差 作者:沐南 更新时间:2019/7/22 11:01:09

  今天这一晚上,琳琳先是在窗口蹲守,刚才又和那个行尸打了一场,这会儿可能真的是累了,刚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

我却在地铺上翻来翻去,怎么也睡不着,因为我一直在想,要怎么样才能帮上琳琳,我们刚才设想着,看能不能召来些亡魂在关键的时刻帮帮忙,可是要怎么召亡魂,召来了,又怎么跟他们说呢,他们听不听我的,帮不帮我们,这都不好说。带着这一连串的疑问,我怎么还能睡得着呢?

明天晚上说不定那个行尸就会回来报仇了,可是我总不能和上次一样,让一个女孩儿打头阵,而我自己只在边儿上当“啦啦队”吧?

越想越睡不着,最后,干脆不睡了,起身来到洗手间,坐到马桶上,点根烟,这事儿,到底要怎么办呀?

拿出手机,想着玩儿会儿游戏,换换脑子,这才发现,可能刚才手机在山上摔了一下,这会儿反应变得很慢,左下角也磕出了一块明显的痕迹,因为我用的手机是小米的MIX3,是款滑盖机器,虽然看起来挺炫的,但好像真的不太耐摔。

看着已经开始一闪一闪的屏幕,我更没心玩儿了,不过我知道,这次我又要破财了,回郑州准备换个新的手机吧。

对了,我突然想起,那次王大不是跟我说,如果我什么时候想找他,就用令牌在纸上写上他的名字,然后把纸烧掉就可以召唤他来找我吗?不过我现在不在郑州,在这几百公里外的深山里要是召他前来,不知道还行不行?

不管行不行,我先试试也无妨,我出来在床头柜上拿了一张便签纸,然后按照王大那次说的方法,写上他的名字后,把纸拿到洗手间烧掉。

烧过之后,等了很久,也没什么动静!看来在外地用这个方法是不行的,那可怎么办呀?要是王大来了,他应该能帮我想到办法的。

这时,我突然听到门外有人轻轻的敲门,我走到门后压低了声音:“谁啊?”

门外的人回答:“秋哥,是我,王大!”

王大,他居然真的过来了,没想到用这个方法,居然能把他从郑州召到老君山来,哈哈,太棒了。

我打开门,小声跟他说:“你来了,太好了,小声点儿,琳琳刚刚睡着,要不,走,咱俩下楼找个地方说话。”

他跟在我后面,我们来到一楼的酒店大堂,我本想着就带他到大堂的沙发坐着说说这事儿得了,转念一想,不对,别人要是看见我一个人坐在宾馆大堂,对着空气说话,不把我当神经病了呀?算了,还是拉他去后山吧。

我们两个一块儿走到宾馆后面的山脚下,找了一个草坪边的长椅,坐了下来。

“我刚才烧那张纸的时候,还拿不准你到底能不能来呢,没想到这么远,你居然也能过来!”

他迷茫的跟我说:“我刚才还纳闷呢,我刚才正和胡二,马三在一块儿说话呢,突然感觉有股什么劲儿拉着我的后背就飞了起来,然后就那么一个劲儿的拉着我的后背往后飞,那叫个快啊,我这一路下来,头都是晕的,最后到了这个地方,才停下来,我缓了半天,才迷过来,一定是你召我来的!”

“这次让你受罪了,回头我多给你烧些钱算是补偿,不过这会儿不是说这事儿的时候,我这次急着召你来,是有件麻烦事儿想让你帮帮我。”

王大听了这些话,好像有些心不在焉,看起来还有些伤感,我感觉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儿了,便追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

他犹豫了一下:“嗯……我不知道这事儿应该怎么跟你说!”

“有什么事儿就直说,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么磨叽了?”

“不是,你今天这么远的召我过来,不是说遇着什么麻烦事儿了吗?要不,我们先说正事儿?”

我的脾气向来是直来直去,不喜欢这样绕弯子:“你有什么事儿快说吧!别这么磨磨唧唧的。”

他见我有些生气了,长长地叹了口气:“唉,这事儿其实应该等你忙完了正事儿再告诉你的,这会儿说了,一定会影响你的心情的。志远……”

“志远怎么了?快说!”他这是想急死我呀!

“志远没事儿,不过……她妈妈今天白天,去世了!”

“啊?怎么这么突然?”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虽然志远妈妈身体一向不太好,可是这次知道志远回来之后,精神明显有好转了,身体状况也好像好了许多,怎么突然就走了呢?

“是,我也觉得挺突然的,你不是交待我,让我在你不在郑州的这几天没事儿了去志远家转转嘛,结果今天白天我一去,志远跟我说,上午她妈妈就这么走了。”

“志远回去后,她的身体状况不是明显有好转了吗?怎么……”

“唉,谁说不是呢,我也是这样问志远的,志远说,他妈妈其实一直病得挺重的,她是一直提着一口气,结果志远这一回来,终于完成了她的心愿,至于她的身体,可能是回光反照罢了。志远说,他妈妈走的时候,脸上还带着微笑……”

虽然这一两个月来,我见多了生死之事,可是志远和她妈妈的团聚,是我一直期待发生在我身上的,所以我每天都去看望他们,就像看着我的梦想,正在实现,看着她妈妈开心的笑容,就好像看到了我的妈妈。可是谁能想到,我这刚离开两天,她就这么走了。一方面,我是真的心疼志远,刚刚享受到重逢的欢喜,就再一次面对着离别。另一方面,我好像看到了我梦想的气泡刚刚升起,却又一次破灭了。

“志远妈妈的灵魂还在吗?”

王大摇了摇头:“因为她这也算是寿终正寝,所以死了之后,灵魂直接就下地府去了。”

“那志远当时在她旁边吗?”

“在,志远亲眼看着妈妈的灵魂离开了身体,妈妈消失之前,终于看到了志远,还跟志远说,这几天,是她这辈子最幸福,最开心的时光,她还说,会在地府等着志远,等着和他再次团聚呢!”

照这么说,那我说什么也要赶在他妈妈投胎之前把志远送过去呀。

我回到房间,又拿几了张便签纸,用同样的方法,召唤志远过来。

志远出现的时候,眼角明显还挂着眼泪,看到我的那一瞬间,他哇的一声就大哭了起来,我没有说话,只是上前把他抱在怀里,他紧紧地抱着我,我的眼泪也已经决堤,我特别能理解他此时的感受,因为我此时也和他一样,我们都在思念着另一个世界的,自己的妈妈。

志远哭了很久,我一直抱着他,陪着他流泪,王大在边上,也时不时的擦拭着,过了一会儿,志远擦干了眼泪,抬起头,对我说:“叔叔,谢谢您!”

“傻孩子,怎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呀?”

“我妈走的时候,很开心,也很幸福,当她的灵魂离开身体之后,我们终于都可以看到彼此了,她跟我说,这一段时间,是她这么多年,最开心,最幸福的日子。她还交待我,让我一定要好好感谢您,要不是您,我们母子俩就连这最后的一段团圆也难以实现。真的,我真的太感谢您了!”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他,其实帮了他的同时,我也是在帮助自己,因为不管怎样,他总算是和妈妈有了一段团圆的时光,可是我呢,十几年前,妈妈突然离世,走之前,一句话也没有给我留下,直到今天,这依然是我这一辈子最大的遗憾。帮他们母子团圆,我真的是希望这个世界上少那么一对儿和我一样的苦命人罢了。

“好了,不说那些了,我刚才听王大跟我说了,你妈妈现在正在地府等着你再次团聚呢,来,我这就送你下去。”

我刚从怀里拿出令牌,志远却一把扶住了我的手:“叔叔,我不知道您到底这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我知道,您这么远的把王大叔叫来,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儿,虽然我也非常期待和妈妈的再次团聚,不过您是我们母子的大恩人,您遇到了麻烦,我怎么能在这会儿说走就走呢?”

这小子哪像是个十来岁的小孩儿呀?他分析的头头是道,让我一时也不知道应该编个什么理由来回答他了,王大在边儿上直打圆场:“你想多了,孩子,你秋叔叔叫我来,本来就是想打听一下你们娘俩这几天的情况,我刚和他一说你妈妈去世的消息,他不就赶紧把你召来了,叫你来,就是为了让你赶快下去和妈妈团聚,省得等的时间长了,你们再错过了。”

我赶紧跟着说:“就是啊,王大说的对,我这几天不是陪着朋友来这儿办点儿事嘛,几天没见你们娘俩了,不知道你们过的怎么样,就想让王大来跟我说说,哪儿有什么麻烦事儿呀?”

志远很坚定的跟我说:“叔叔,虽然我只是个孩子,但知恩图报这道理,我还是懂的,另外,你们也不用骗我,有什么事儿就跟我说说吧,多个人,多个主意,说不定我真能帮上什么忙呢!如果你们不说,我是说什么也不会走的。”

没想到这个孩子还这么倔呢,我看了看王大,他摇了摇头:“唉,你小子真是个鬼精灵,什么事儿都瞒不过你!”

然后我就把这两天这里发生的事儿全部都告诉了王大和志远,王大听了也大吃一惊:“这世界上还真有行尸这种东西呀?我一直都只是听人说过,我在郑州呆了这么多年,还真没见过,听你说的她那么厉害,连嫂子都不一定是她的对手,我来了又能帮上什么忙呢?”

他一说嫂子,让我一迷,然后才想起来,他说的是琳琳,不过这会儿不是分辨这事儿的时候。

我跟他说,今天晚上琳琳和那个行尸一战,感觉两个人势均力敌,她并没有必胜的把握,而且,还不知道那个行尸是不是还有其他帮手。所以我们就商量着,要是能从这附近召集一些亡魂,到决战的时候,看能不能帮上点儿什么忙,再怎么说,“鬼多力量大”,我们多召点儿帮手,应该能起上点儿作用吧?

王大点了点头,说让我把胡二和马三也一起召来,然后他们四个一起去这周边召集亡魂。

志远小声的问王大:“王大叔,那个叫琳琳的人,是谁呀?”

王大坏笑着指了指我:“你应该叫人家婶婶!”

我听到后,瞪了王大一眼,他赶快背过身去,小声的跟志远说:“你叔不好意思了,他不让我说!”

我顾不让和他们打嘴仗,又写了两张纸片烧掉,大概过了有五分钟,胡二和马三这两个家伙终于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14

二十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