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阴司鬼差>四十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四十三

小说:阴司鬼差 作者:沐南 更新时间:2019/8/19 10:34:58

其实婚礼主持人这一行,说好干,也好干,说不好干,也就不好干。说得简单一点儿,只要掌握了基本的民俗,和一些常见的婚礼常识,然后能在台上随机应变,把控大局,也就行了。说难的话,那真是一言难尽啊,在台上除了要掌握整场婚礼的节奏和时间,还要顾及到音响,灯光,摄像和摄影,台下呢,还要掌握两家的基本情况,以及民俗规矩,还要结合新人的要求,做出不同的策划,有时候可能只是一句话,或者一个词儿,就能影响整场的婚礼。

什么,不相信,我就给你举个小例子吧,前几年,我们公司里来了一个同行,也是做主持人的,拿了一份自己主持的婚礼资料,说想和我们公司合作,所以让我们先看一看他主持的视频资料,视频放到一半,我和陈老师就对视笑了起来,然后和那个人客套了几句就让他离开了。

我们笑的原因,就是他在婚礼当中说错了一句话,或者说是用错了一个词,不知道当时的新人有没有发现,但是如果遇着懂行的,可能真的就因为这句话,就会毁掉整场的婚礼。

当年的婚礼上,新人都要在台上点燃烛台,象征着新的希望和祝愿,我们每个主持人都会有不同的词儿来烘托当时的浪漫气氛,可是这位主持人就在这个时候说了一句:“有请一对新人,点燃长明灯!”

这句话,看似问题不大,可是真正来说,长明灯,是用来给死人指引道路的,也就是我们常见的,哪家办白事儿的时候,总会在家门口挂一盏灯,二十四小时不熄灭。所以如果在婚礼的台上,说了这么一句,刚好再遇上个懂行的,当时不打起来就是好的了。

另外,还有比这个更小的点,也一样会带来巨大的影响。

新人在台上,不管是夫妻对拜,还是向父母行礼,鞠躬的时候,都是要鞠三下躬,不知你注意过没有,主持人在说话的时候都会把这三个鞠躬说成:“一鞠躬,再鞠躬,和三鞠躬。”

如果把这句话换成:“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就是在白事上向遗体告别的时候才会用的。

简单的一个字,带来的影响也是挺可怕的,不过近些年来,婚礼这个行业进入了太多太多新鲜的血液,当然,这些新人把这个市场做得更加红火更加规范,也更具规模了。可是同时也有太多太多把这行想得很简单的人进入了这个行业,有很多的主持人,之前可能根本没听说过这些小规矩,在台上只管说,也不知道对错。而台下的观众,懂行的就更少了,有时候这些小细节,也几乎没有人在意了。

前两年,我参加一个朋友家的白事,在告别仪式上,那位主持人就直接把三个鞠躬说成了:“一,再,三!”而很多年轻的主持人,在台上让新人鞠躬的时候,却都说成了:“一,二,三!”

可能是现在我的年龄也越来越大了,干了这行十几年,有些老规矩,虽然我也知道,没几个人懂,也没什么人在意了,可是我却依然坚持着,不是较真,可能,只是习惯罢了。

总之,每个行业,都有每个行业的苦,每个行业都每个行业的甜。外行看其他的行业,总觉得那个行业比自己的工作挣钱容易,可是真正转了行,才发现,原来这个行业也不是这么容易的。这可能就叫做,这山望着那山高吧。

“说了这么多,你是不是也觉得老公这个行业不好干了呀?”

琳琳双手托腮,笑着跟我说:“我一直都觉得,我老公最厉害了,我老公是最棒的主持人!”

“其实,我们这行,没有真正的好坏之分,如果真的有好坏,大多也是我们内行人才可以看得出来,在外行的眼里,只有喜欢和不喜欢之分,你的风格,你的形象,各个方面,只要新人喜欢,他就觉得你是最好的,反过来,人家不喜欢,你主持地再好,也没什么用了。”

“我就喜欢我老公!”

“傻丫头,你要是不喜欢你老公,看我不打你的屁股,哈哈哈哈!”

近些年来,真的越来越喜欢聊过去的事儿了,这段时间,我和琳琳聊过太多太多以前的事儿了,我开始总怕她会听烦,可是后来发现,她对我过往的所有事,都充满了兴趣,总会用一种期待的目光,听我讲完所有的事,这小丫头,真的是我的知己,有她在身边,我的生活真的变得更加多彩,更加轻松了。

公司的艾茴打来电话,说有对新人刚来公司,想找我聊聊,我跟琳琳说了一声,就开车来到了公司。

这对新人,都是从加拿大回来的,他们已经定居在国外,因为家里人都还在国内,所以要来这里办一场婚礼。

新郎告诉我,他是国内某知名的音乐学院毕业的,这次举办婚礼,他的几个最要好的同学都要从世界各地赶来参加。聊着聊着,我突然想到,既然他们都是学乐器的,当天能不能做一个现场的乐队呢?

和他们一说,两个人都非常有兴趣,新郎说,他和他的几个同学上大学的时候就组过乐队,这次,他们的乐队成员刚好都要回来参加他的婚礼。

我们三个人说越起劲,新郎说,到时候台上所有的音乐都由他包办了,他要全部原创,到时候配合上他们的乐队,这个效果一定会非常震撼。

我听他们说,他们两个的同学,几乎全都在国外,而且世界各地,哪哪儿都有,我就跟他们说,趁着婚礼还有几个月的时间,不如让他们所有的朋友,都去他们当地的地标前面,给他们拍一段婚礼的祝福视频,到时候在婚礼上,作为一个环节,在台上播放出来,也有不一样的效果。新娘高兴的,当时就和几个好姐妹在网上联系了,通知她们,一定要拍一段漂亮的婚礼祝福。

其实这样的新人,婚礼最好做,因为他们有想法,有创意,也有条件,特别是像这个新郎,又这么有材,婚礼上的音乐全部原创,这效果,以前我都没敢想过,真的期待婚礼当天能给他们一个一生一世的完美回忆。

回来后,我把今天这场婚礼的设计想法和琳琳说了,她说她也对这场婚礼充满了期待,还问我当天,能不能带着她一起去参加这场婚礼。

说完,琳琳低着头,小声地嘀咕了几句。

其实我已经听到了,可是我没敢接话,只能装作没听见,因为她说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我一起办一场这么漂亮的婚礼。

这个问题,是我和琳琳之间,最难面对的事情,这几个月以来,我们无话不谈,也形影不离,我们一起经历过平淡,更经历过生死,其实感情方面,真的没话说了,可是婚礼的事,我却从来不提,因为我不敢提,因为我知道,我根本给不了她一场婚礼,所以我一直都很宠她,什么事都由着她,我的心里一直都觉得,有些亏欠了她。

这一夜,我又失眠了,我想起了我去世的前任,也想起了很多我主持的婚礼瞬间,我其实对自己的婚礼充满了期待,可是一直没有合适的对象,现在对象有了,却是个蛇精,这个愿望还是难以实现。

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眼看天都快亮了,我才勉强睡着,梦里,我和琳琳走上了婚礼的礼台,我们一起向我的父母行礼,老妈和老爸别提有多开心了。我知道他们等了一天,已经太久太久了。

早上起来的时候,琳琳问我做了什么美梦,一直笑个不停,我摸着她的脸:“梦见你了呗,有你在我身边,我一直都是这么开心!”

我收拾好一切,跟琳琳说,我还要去趟公司,让她在家准备午饭,出了门,我就打电话给马志,问他有没有时间出来见一面。

马志说今天刚好是他父亲的“三七”,他跟单位请了假,这会儿他刚让嫂子陪着他母亲回家,他自己正在陵园里面挑选墓地呢!

我开车来到陵园,陪着他把墓地选好,马志看我一直闷闷不乐,问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想不通了,因为我这些年来,一有什么事儿想不通,就会去找马志,平时我们见了面就乱开玩笑,没大没小的,可是每当我心里有事儿的时候,他就会像个真正的哥哥一样,耐心地听我把事儿说完,再从旁帮我分析和开导。

我们把手续办完后,回到车上:“志,你觉得,琳琳她人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长相?还是人品!不管从哪方面说,人家小姑娘配你,绝对是绰绰有余的。”

“这个我知道,我是说……”

“说什么,直接说呗,还不好意思了?”

我心里一直在想,这事儿应该怎么开口,直接上去就跟他说,琳琳是个蛇精?会不会吓到他呢?他之后会不会用异样的眼光看琳琳呢?这事儿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我点了根烟,一直没再开口。

“你不会是有别的想法了吧?人家琳琳对你这么好,你可不能这样啊!”

“什么啊,没有,你别乱想!”

“那到底是怎么了?不会是人家琳琳有想法了吧?”

不能再让他乱猜了,越猜越没谱了。

“别乱了,我是有件事儿实在不知道怎么办了,才想找你说说的。”

马志笑了笑:“那就说呗,我不是一直在这儿听着呢?”

“志,我的那个身份,你不是知道了吗?”

“是啊,怎么了!”

“其实琳琳她……”我还是不知道怎么继续往下说。

“她也是干你这行的?看不出来呀!”

“不是,我……志,我好好跟你说啊,不开玩笑,你听到了,不管信与不信,都不许往外说,谁都不能说,听见没?”

“你还会正经说话呢?哈哈哈哈,好好好,我不往外说,连你嫂子也不说,行吧?有什么事儿你就说吧,怎么现在跟个女的似的,说个话也磨磨唧唧的。”

“琳琳,她……她不是人!”

“好好说话!”

“她真的不是人,她是……”

我把我和琳琳从相识到现在的事儿,都告诉了马志,马志瞪大了眼睛,一直没说话。一直到我把事情全说完了,他才长出了一口气!

“兄弟,你不是拍电影的吧,你那天说你的那个身份的时候,我都觉得不可思议,最后你带我去和我爸见面的时候,我才真正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你说的这些事儿。现在你又跟我说,你女朋友是条蛇,怎么这些稀罕的事儿全让你碰上了呢?”

我也好奇啊,如果换在去年的这会儿,你要是让我相信这世上有鬼,说什么我也不会相信啊,可是近半年来,在我身上发生的事儿,真的是颠覆了我这三十多年来的所有认知。

“你先别说话,你让我好好理理。你说,琳琳是条蛇,你还见过她奶奶,她奶奶也一定是条蛇吧?”

“废话!”

“她奶奶的意思是同意你们两个在一块儿了,而你们两个现在也真正的发生关系了,对吧?”

我点了点头。

“那你小子还有什么可烦的呢?这不也算是件好事吗?”

“我烦的就是,我想和她永远在一起,可是……”

“可是什么?”

“这么说吧,我和琳琳都想结婚,可是你说这事儿要怎么办呢?”

“傻子,你们要想领证儿了可能不行,办婚礼,谁规定必须领证才能办呀?”

马志的这一段话,一下把我点醒了,对啊,我们领不了结婚证,可是婚礼却可以正常办啊,一方面,可以实现琳琳的愿望,另一方面,也算是给了琳琳一个名分,结婚证有没有的无所谓,只要我们是真心相爱的,不就行了?

“你说的对啊,我怎么一直没想到呢!”

“你傻呗!”

“你才傻呢!”

10

四十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