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再生于明初>第15章:打桩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5章:打桩机

小说:再生于明初 作者:早点包子铺 更新时间:2019/8/4 16:25:48

跟班小厮小雨撑船,伺候着刘璎在湖里玩得很高兴,他们钓到了几条鱼也带了回来。

刘璎虽说可以住在山下,但通常还是住在山上。今天他就是回山上龙泽寺内的居所。

小雨说:“小爷,这几条鱼您带回去吧,也是一个菜。”

刘璎抬头看看比他高了一头的小雨,忙摆手说道:“你没长脑子呀?下湖钓鱼的事如果让我的父母亲知道了那还了得?这不是我自己找打吗?你先把鱼送回你家,然后再送我上山。”

小雨吓得一伸舌头,提着鱼送回自己家里去了。

龙泽寺在山坡上,就在村子边上,距离很近,步行距离不到两里地(1公里),刘璎小雨一路蹦蹦跳跳地走上山坡。山坡和附近的山上植被茂密,偶尔也能看到砍柴的人。在他们途径的小路近旁就有一个砍柴人在注意这两个小孩,又抬头看看天色,行动有些诡异。但是并没有引起刘璎和小雨的注意,以为山中樵夫是常见的。

为什么说诡异呢?首先是时间,此时已是傍晚,到了晚饭的时间,上山砍柴应该收工回家了,眼看着天黑了这个人还在砍柴,难道他不回家吗?其次,砍柴的地点大多选择无主的山林,也就是比较偏僻之处。因为村子附近的山都是有主的,哪家山林的主人也不允许别人随意砍伐。

小雨年幼,判断力不足,刘璎缺乏对古代民情常识的知识,更主要的是他们二人没有警惕性,大意了。因而这突兀的樵夫没有引起他们主仆二人的注意。

。。。。。。

刘璎的二叔三叔都在村子里,而且很忙,特别是三叔刘诠,经常到码头上去。巴掌大的小村庄里哪有什么秘密啊,所以他们下湖抓鱼的事当天就被他两个叔叔知道了。

二叔刘诚对下湖贪玩很担心也很生气,特别是两个小孩子单独驾一条船,这太危险了,应该好好训斥和惩罚。

他找不到刘璎就找来刘德财,说小雨胆子太大了没规矩,这要是出了事怎么办?

刘德财战战兢兢的,说回去一定狠狠教训他的儿子,并担保今后绝不会再犯。

看来今天小雨怕是躲不过一顿打了。

可是老三刘诠有不同的看法,他劝说道:“二哥,今天的事确实有危险,我也是担心。可是咱们这里是水乡,如果不识水性终是不好。所以我说他们下水去玩也有好处,不一定非要禁止不可。依我的主意还是给他定个规矩,告诉璎儿:下水需要大人看护,不能独自驾船出去。二哥,我这可不是袒护璎儿。”

刘诚:“你这是胡闹!咱们这样的人家小孩子需要识水性吗?我今晚就对大哥说说,管教不管教是大哥的事,到底是他的儿子。”

。。。。。。

最终的结果是刘璎被他父亲踹了两脚,跪在地上悔过,并且规定:今后下学就回家,不准到外面闲逛!

他母亲陈氏看着儿子挨打心疼,可也不敢出声维护。好不容易熬到刘谨消了气,陈氏亲自送刘璎回自己的房间。刘璎的住房是一套三间的单元,这里住着三个孩子。

在刘家,刘璎这一辈现在有5个孩子。长房有一子二女,长女刘琴今年8岁,她一个人住左边一间。次女珠儿才3岁,跟在父母身边。刘璎和二房的长子二锁住右边一间,二房的次子三锁才1岁,也是跟着父母。

刘家的仆人已经少到了最低限度,除了做饭等粗使仆妇外,在内宅伺候起居的丫鬟只留下老太太身边的两个,其余各房均无。因而刘璎他们姐弟三个住在一起,由姐姐刘琴照看两个弟弟。

现在刘家的住所就像个大杂院,所有内宅的人都住在一个院子里,空间有限,各房里如果说话声音稍大院子里的人就能听到。因此刘璎被他父亲处罚的情况,整个刘家的人都知道了,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刘璎回到自己的屋子里,他的姐姐刘琴,弟弟二锁都上前表示关切,二锁拉着刘璎的小手小声说着悄悄话。

陈氏嘱咐说道:“琴儿,好生照看你弟弟,帮他洗洗,让他早点睡觉。”

“母亲放心,我会照顾弟弟的。”

。。。。。。

第二天刘璎下学后哪儿也没去,直接回到山下的西宅院,自己关在厢房屋子里看书写字,似乎很乖。正房堂屋里他的父亲二叔都在,谁也没理他,可是三叔还是心疼他,特意过来看望。刘璎正在专心写字,没看到有人进来。刘诠走过来看到纸上写的不是字而是一张张的图画。

“璎儿,你不好好读书乱画什么?叔叔可是白疼你了。”

刘璎连忙站立起来,恭敬地答道:“三叔好!三叔,我这不是乱花,也不是贪玩,这可是有用的东西。”

刘诠拿起纸,左看右看,乱七八糟的看不出什么,他说:“嗯,你还有理啦?那你说说看,这画的是什么?”

刘璎心里想,这都看不出来?是不是太笨啦!可怎么也不能说叔叔笨呀?长幼有别,这个年代里更是讲究尊长礼节的。

“三叔,我画的是打桩机,我们不是正在湖里打桩吗?您看看是否可用?”

“打桩机?打桩机是什么?”

一边说着刘诠拿着纸再次端详,看来看去的还是不明白。

刘璎问道:“三叔,现在一天能打多少桩?什么时候能打完?”

刘诠:“我们有三条小船在打桩,一条船一天可以打四到六根桩,三条船合计十几根。总共要打多少桩没有仔细算过,估计要七八百根桩子吧?照这样我估摸着两个月差不多能打完。你这个东西能打桩?怎么用?”

打桩的数量和时间刘诠没有计算,可是刘璎算了,两个月时间不够。如果算上各种干扰的因素,三个月能完成已经算高效率了。劳民伤财不说,于防务也很不利。

刘璎把画的几张图铺在桌子上,对着图解释说:

“三叔您看:在船上架起来一个三根杆子的支架,这支架要一丈多高。支架顶上放一个横着的杠杆,人用绳子拉住杠杆的一端,另一端用钩子吊着这个打桩机。

“这个打桩机是三根两寸粗的木柱子做支架,这三根柱子也是中间这个大木锤的导轨,木锤可以上下移动,但不能脱落。三根柱子的下端固定一个很粗的短木桩。这个短木桩就是我们打桩时加在木桩上面的那个垫子,它用来传递木锤的打击力。三根柱子向垫子下方伸延两尺,其内部是个卡子,打桩之前先把木桩捆绑固定于此。

“用绳子吊着的带有木桩的打桩机移动到打桩的位置上,打桩机的顶部有三根绳子,由站立于水中的三个人拉着,让打桩机直立站稳不倒。

“到这一步就可以打桩了。杠杆吊的钩子与打桩机脱开,然后勾住打桩机内的木锤,船上的人用绳子拉动杠杆,拉起木锤,人放手,木锤落下。就这样把木桩一下一下地打进泥里。

“三叔,我讲明白没有?”

刘璎画了两张图,都是像图画那种立体示意图。一张是打桩机的结构,另一张是打桩机工作示意图。

按现代工程标准来说,应该绘制投影图,作为机械厂总工程师的现代人,刘璎当然会画图,可是古代的人只能看懂像自然景物那种图画,因此刘璎只能这样画。另一个原因是没有绘图工具,圆规、三角尺、丁字尺、比例尺等等一概没有,他想按规矩画也不成,只能用毛笔凑合着,比普通图画不同的是需要标注尺寸。

面对着立体感很强的这两张图,再加上刘璎的解说,刘诠算是大致看明白了。对于看不懂或者有疑问之处他再发问,刘璎再解释。本来这个机械已经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所以不长时间刘诠也就彻底地弄明白了。

现在的刘诠所想到的不是如何制造出打桩机,而是如何认识他的这个侄子,毕竟是才刚刚6岁的幼童,难到他是神童?就算神仙也没这本事吧?难道是得了父亲的真传?

他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刘璎:“大侄子,你是怎么想到的?怎么会有这奇思妙想呢?”

刘璎说道:“三叔,我不是下水到近前看了吗?我看到了壮丁们怎么打桩,也计算了需要多少天。打桩关系到防卫,越早完成越好。再者说,那么多人工也要花费钱财呀!现在咱家可不是太富裕。我知道三叔心里着急,因此才跟着着急想办法。”

是啊,他只能这样说,当然他不能说现代里是如何打桩的。现代人的常识对古代人就是了不得的高科技。

不管怎么说,刘诠对他的侄子可是另眼相看了。

这一套机构很简单,如果从木匠手艺上来说,它比复杂的木工家具容易太多了,比盖房子的木料加工也要简单。刘诠不是木匠,可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他一看也知道,找木匠制造并不难。

刘诠现在还不能确定这个打桩机的性能到底如何,他确实没有十分的信心。但是现在工期长的确是个大问题,他需要尽快完成打桩以实现防务要求。既然打桩机是个希望那就赶紧试试吧。

他心中着急,同时也想验证这个新鲜玩意,因此他说道:“璎儿,我这就去找木匠做,如果不好用,看我回来不跟你算账!”

说着,他拿起那两张图就急急忙忙地出去了,也没跟他大哥二哥打招呼。

今天刘谨也到山下来,都在这边宅子里。刘谨的到来恐怕是与刘璎下水有关,他不放心。老大和**这哥俩都在正房堂屋里,没看到从厢房里走出去的老三。

未完待续。

——第15章完——

2

第15章:打桩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