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再生于明初>第25章:师爷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5章:师爷

小说:再生于明初 作者:早点包子铺 更新时间:2019/9/3 14:44:46

巨浦赌场情况异常,刘谨救子心切,救人之事的确不能慢悠悠地。因此,为查找刘璎的下落刘谨决定把赌场的师爷抓来询问,在抓不到匪首张六一的情况下也只能如此了。

到后半夜,街上已经没人了,由刘铨带上五个家丁离开码头奔账房先生家而去。他们都穿了黑色的衣服,黑布蒙面。这一行人行动迅速,很快就找到了师爷的家。

师爷的家是个简陋的小院子,只有一进,临街一面是倒座房,大门就开在倒座房的一侧。院子里还有五间正房和两间厢房。麻烦的是他家的左右邻舍都紧挨着,有机会的只是后面的院墙,那里比较偏僻,院墙有一人半高,院子里还有狗。

他们用搭人梯的办法,张重二小心翼翼地爬上院墙。狗的嗅觉灵敏,它感觉到有生人就开始叫。张重二扔到院子里两个带迷药的馒头,时间不长,狗不叫了。抓住机会张重二就翻墙而入。

在夜间,偶尔有一两声狗叫也是常事,并不一定能惊醒所有的人。因而张重二顺利进入了院子。一落地他就看到一条被迷翻的狗,顺手就给它补了一刀,这狗就彻底没了声息。

张重二蹑手蹑脚地转到前门,悄无声息的开了院子大门,几个黑影鱼贯而入。

这个院子虽说很小,可是正房、厢房、倒座也有十多间屋子,师爷住在哪一间里并不知道,这就只能按常识判断了。按正常情况师爷是家长,他应该住在正房里。因此分出人手看住厢房和倒座房门,重点对付正房。

张重二用刀尖悄悄地拨开门栓,刘铨带着两个人就进入了正房。

古代老房子的门都是木制的门栓,并且有缝隙,所以在门缝处可以用利器拨动门栓。

今天是6月14(农历),正是月光最亮的时候,因此,尽管没有灯光,能见度也勉强,室内的桌椅床等都清晰可见。

刘铨亲自带着张一八兄弟进入室内,进门后发现堂屋占了两个通间,东暖阁是单独的一间,西侧还有两间。

刘铨用手势指挥张氏兄弟分别进入东西暖阁,目标当然是找账房老头。

张一八撩开西侧的门帘一看就退出来了,他打着手势指向东侧,意思明显,目标在东暖阁。

在张一八掀西侧门帘的时候,张重二也掀开了东侧的门帘,看了一眼,回头冲刘铨点点头,就进去了。这动作就表示目标就在里边。

刘铨用手势指挥张一八也进入东暖阁协助,他自己站在堂屋戒备。

到此时,他们的行动一直保持着安静,账房家的人还都没有惊动。

暖阁是一间房,但是开间比较小,安放一张床就没什么空间了。北方习惯火炕,南方就是木床。考究一些的木床都有床架子,挂着幔帐。张重二一把掀开幔帐就看到床里有两个人。正是夏季,天气炎热,身上只盖着单子,所以一眼就看出床里边的人是个有胡子的老头,他就应该是今天要抓的账房了。外侧那人明显是个女人。

蒙汗药是早就预备好的,拿出来往两人头上一蒙,人就迷糊了。劫匪劫持刘璎就是这样的手段,现在刘家也照此办理。

行动的目的是把这个老头抓回去,以便搞清楚劫匪的情况,查出刘璎的下落。此时需要迅速行动,这是没的说的,拖延就可能有意外。老头已经昏迷了,就要马上带走。

老头躺在床的里边,张重二掀开被单把女人移开。这一挪动他就看到了,两人都是赤条条的一丝不挂。虽说没有点灯,光线昏暗,可是面对面的距离,在微弱的月光下也看得清楚。女人很年轻,应该是老头的小妾了。

这老头看起来年过50了,在古代算是老年人了,居然老当益壮啊。

张重二才十七八岁,正是火气旺盛的年纪,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呀?他顿时心跳加速,莫名地兴奋起来,手也就不大听使唤了,瞪着眼睛,呆呆地愣在那里。

他哥哥张一八用手拍拍他后背,意思是催促动作快一点。可是靠前一看也同样着了魔法。

这要是他们可以随意的话,怕是把持不住,这两个毛头小伙子说不定能干什么。

此时就听到外面轻轻地、急促地拍手声,这是三爷在催促他们。两兄弟这才猛然醒悟过来,知道不是可以随意的时候。他们拽过来老头,随便给他套件衣服遮丑,然后张重二扛起老头就往外走。张一八还恋恋不舍地回头看了一眼,才快速跟着退出房间。

见顺利得手,刘铨吩咐张重二带上老头快走。他留下张一八做帮手,转身就进了西屋,那里住的是老太太。刚才的行动再怎么小心也是有动静的,老人睡觉轻,已经被异常的声音惊醒,她轻声问外面怎么回事?听声音她还没有感觉到危险。

可猛然间进来两个黑衣蒙面人,老太太惊叫一声:“啊!你们是什么人?”

张一八上前一步捂住了老太太的嘴,并压低声音说道:“别出声!出声就宰了你!”说着一把刀在老太太眼前一晃。

老太太那里经过这个?当时就吓晕了,头一歪就倒在了床上。

“行了,别吓唬她了!”刘铨小声地说。

他用手摇晃老太太,“醒醒,醒醒!听我说话。不许喊叫!”

可是张一八始终捂着老太太的嘴没松手,她就是想喊叫也喊不出来呀。

终于看见老太太睁眼了,刘铨说道:“别出声!听我说,我们不会伤害你,也不会伤害你家其他的人。”

听到这句话老太太有了安全感,看眼神没那么惊慌了,精神状态明显地缓和了。

刘铨继续说道:“你听好了:我们有一笔赌债找你男人,事情办完就送他回来。我现在告诫你,你们家的人都老实待在家里,不要出门,不要到外面声张,更不许报官。如果你们不听话,宣扬开来,惊动更多的人,你家老先生就回不来了!”

张一八低声问道:“听明白没有?听明白了就点点头!”

老太太被捂着嘴不能出声,只能忙不迭地点头。

目的已经达到,刘铨吩咐一声:“走!”

几个黑衣人迅速走出院子,绕着路返回船上。众人上船,点齐了人数,两艘大船就立即解开缆绳,离开码头向湖的深处驶去。刘家来了三艘船,他们留下一条小船和四个家丁在巨浦镇继续打探消息。

……

时间不长,被灌了解药的老账房醒过来了,他看到陌生的环境很惊慌,转头四下里看。他看明白了,自己是在船上,并且船只还在行驶。他身边有两个五大三粗的大汉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他。

“大爷,这老家伙醒了。”一个家丁向刘谨禀报,刘谨和刘铨急急忙忙地过来审讯,现在迫切需要找到璎儿的下落。

刘铨厉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老头只是抬头看着周围的人没有开口说话,这些人他一个都不认识。

张重二向老头的屁股踢了一脚:“老不死的,问你话呢!叫什么名字!快回答!”

这一脚就让老头来个狗啃屎,趴在了地上。张一八拽着他的头发提起来,左右开弓,啪啪的就是两个大嘴巴,老头的嘴角上立刻渗出了血迹。

老头慌不迭地说:“别......别打!我说!我说!”

刘铨:“好好回答,你要是敢说谎就把你丢湖里喂鱼!说!叫什么?”

老头:“各位好汉爷,我说,我说。我姓曾,名易晨,易经的易,早晨的晨。”

他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就想当然的以为是强盗土匪了。

“多大了?”

“虚度五十一。”看来是个读书人,现在的情况下还丢不下酸儒之气。现代里五十岁还是壮年,可在古代里就算老年人了。

简单洁说,初步审讯搞清楚了这个叫曾易晨的老头是赌场的账房先生。最基本的信息没有错,抓人也很准确。曾老头还有个儿子也是书生,正在苦读谋求功名。他儿子就住在厢房里。刚才的抓捕行动中他儿子没出来,或许睡觉太沉,没醒,或者是个胆小的书生,反正是没有露面。不过即便他儿子想有所行动也办不到,因为厢房和倒座房的门口都有人把守着。

刘谨问:“你们赌场为什么关门?关了几天了?”

曾老头:“老板出门了,说是等他回来再开门,已经关了六天了。”

“老板叫什么名字?”

“老板叫张六一。”

“张六一干什么去了?”

“这。。。。。。这个。。。。。。我不知道。”

此时曾师爷身体明显有些发抖,他是害怕了,

刘诠大声喝问:“胡说!你可想明白了,敢说假话就别想活着回去!”

曾老头被吓得一下子就趴地下了,叩头如捣蒜。他说:“各位好汉爷们,我说实话。张六一是去绑票了,但是真的没我什么事。”

“张六一现在在哪儿?”

曾老头:“他去了包家寨,至今未回。其他的我真的不知道了。”

刘谨兄弟互相看了一眼,情况问的差不多了,刘璎的确是被他们绑票了,可是张六一至今没回来,这情况有些诡异了。

实际上张六一已经永远回不来了,这情况曾账房不知道,刘家兄弟当然现在也不知道。

未完待续。

——第25章完——

本作者的《明末强国梦》已完本,欢迎查找阅读。

2

第25章:师爷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