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再生于明初>第27章:贩卖人口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7章:贩卖人口

小说:再生于明初 作者:早点包子铺 更新时间:2019/9/9 15:00:16

刘家兄弟在巨浦镇十几天,找不到张六一的任何踪迹,失去了目标,没了头绪。无奈,七月初一这一天刘谨兄弟只好返回包家寨,同时释放了赌场师爷曾易晨。

他们撤回来了也不会完全忽视巨浦镇的消息,为此刘谨在巨浦留下了一个家丁继续打探,盯着赌场和张六一这些目标。

。。。。。。

海盗船上。

刘璎的大脑也没闲着,反复思索,他感觉自己的处境不像是被绑的肉票,更像是被贩卖的人口。

现代人都知道,贩卖人口是严重的刑事犯罪,是被严厉打击的。这是现代人的常识,可是在古代就不同了,在各个朝代里贩卖人口都是合法的,也是一门正经生意。当然也不能一概而论,不合法的也有,有时候甚至很普遍,比如现在处于元朝末年的战乱局面,官府统治力减弱,非法贩卖人口的就很多。

贩卖人口还有合法的?这对现代人来说就很难理解了。

最主要的原因是社会允许奴隶的存在,只要拥有奴隶是合法的,贩卖人口就合法。因为奴隶没有基本的人身自由的权利,他们是主人的财产,既然财产可以买卖,那么奴隶就可以买卖。

贩卖奴隶的商人有个特殊的名称:叫作“人牙子”,其店铺叫牙行。在各种商业行当中,官府对牙行的管理是最严格的,需要官府特别的营业执照,官府也会经常检查他们的经营。被贩卖的每一个人都必须有合法的身份证明,需要详细的历史记录。每一次的贩卖过户都需要到官府备案,签字画押,并且在官府保留案底。

也就是说,谁家有多少奴隶,姓名年龄,历史上的来龙去脉,在官府里都记录在案。

古代的官府也不是吃干饭的,其法律及规章制度也是严密的。事关一个人的自由地位,当然是大事,需要严肃管理的。

按照官府的规矩,刘璎是不能被合法地贩卖的,只能属于非法贩卖,因为海盗们手里没有刘璎和小雨的合法身份文书。

有人会问:伪造人口文书不行吗?事实上这是很难办到的。古代里也有辨别文书真假的办法,举个最简单的例子:银票。

在一张纸写上字,有印章,就可以当银子流通。那么现代人就会想了:现代里钞票防伪技术那么发达不是也有假币吗?并且假币可以做到以假乱真,手写的银票就那么保险吗?

我们可以反问一下:在我们看过的古代故事里,有谁听说过“假银票”的故事吗?基本上可以说没有!

为什么?这有两个原因。第一,古代人也是聪明的,自有防伪的办法,造假并不容易。第二,这一点更重要,那就是人类文明的基础是信誉,大中华有悠久的文明史,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总之,假的身份文书几乎不会有。

海盗们的手里没有刘璎小雨的身份文书,当然不能合法贩卖,只能是非法拐卖人口,属于犯罪的行为。

刘璎主仆二人的处境很不幸,可是从另一方面去想,他们暂时免去了性命之忧。因为他们现在是海盗们的“货物”,是有价值的商品,海盗们当然不能让他们死掉。以这种处境保障了他们的安全也是个悲哀呀!

又是几天过去了,刘璎他们已经不能准确地知道日期了,在船上过了多少天也记不清了。这两天他们明显感到船只晃动的利害,两个人都是呕吐不止,头晕的难受,站立不稳。吃的东西都吐出来了,最后吐出来的都是绿色的胃液,就是俗话说的苦胆都吐出来了。

他们两人都是旱鸭子,从来就没在船上生活过,此前能经受住内陆江河的颠簸说明身体素质还是不错的。

刘璎明白,这是到了大海上了,商船出海了。

还不错,仅仅两三天的时间他们就克服了晕船,不再呕吐,头也不晕了。身体适应了晃动,只是走路要小心点,两腿叉开,膝盖微微弯曲,走路像鸭子似的。没办法,人就要适应环境。

到了大海上也有好处,他们在船上的活动比较自由了,虽说依然有专人看管他们,但不是被关押于船舱里了,愿意上甲板,愿意回仓里都随意。原因很简单,在大海上无处可逃。

。。。。。。

船在大海上逛荡了三天,终于又靠岸了。

现在刘璎小雨有了在船上活动的自由,管束少了,因此他们能看到船只靠岸,也看到了岸上是很大的城镇。当然他们不知道是哪个城市,甚至是不是出了浙江省(浙江路)都不清楚。

该来的终于要来,这一次靠岸给刘璎他们带来了灾难。对于这种灾难刘璎预见到了,心里也害怕,可还是来了。

船只靠岸后不久,船上来了两个人,刘璎小雨被带到那两人面前,像牲口一样的被相看。刘璎立刻就想到了,这是人牙子来了,他们就是被贩卖的货物。

结果很残酷。人牙子嫌刘璎太小,才六岁,也不健壮,他们只看中了小雨。

“这个大的我们要了,30两怎么样?”

“楚老板,你说笑话吧?你看这小伙子多壮实,不值100两也得80两吧?”

他们的话中可以知道人牙子姓楚。

他们讨价还价的最后50两谈妥,人牙子拉着小雨的胳膊就走。

小雨慌了,吓得哇哇大哭。“你们要干什么?。。。。。。我哪里。。。。。。哪里也不去。。。。。。大少爷。。。。。。”

他一着急忘记了约定:刘璎一再告诫,不准再喊他“大少爷”。

刘璎也急了,大声喊道:“求求你们了!要买就把我也一起买走吧!我们是兄弟,我们不想分开!。。。。。。我也能干活,我会干不少的活。。。。。。”

可是回答他们的是一顿拳脚和呵斥:“闭嘴!你活腻歪啦?”

小雨终于被拉走了。他毕竟是个孩子,两个大汉架起来就拖走了。现在哭声也听不到了。刘璎已经被打倒在船板上,脸上身上都被打得生疼,只剩下了哭泣的本能。

看管刘璎的水手把刘璎拖回船舱,盖上舱门,面对空荡荡的舱室刘璎一脸茫然。小雨很幼稚,可毕竟是个伙伴,并且他自己的身体太弱小,还需要照顾。更痛苦的是:不知道什么命运在等着他?他想:如果能像小雨一样被卖掉或许是比较好的结局,成为奴隶毕竟没有性命之忧嘛。

他亲眼见识了,一个大活人就值几十辆银子!应该说这个价格偏低,那是因为海盗手里没有正规的文书,属于非法贩卖,因此被人牙子压了价。

现实太残酷!小雨就这样被卖掉了。可能今后永远也见不到了!他体验了一次生离死别。可是这个过程仅仅是一瞬间,连悲戚告别的时间都没有。转眼间就剩下孤零零的一个人了。

应该说在人口贩卖中这一幕不是罪残忍的,有丈夫眼睁睁地看着妻子被卖掉,有父母与幼年子女的生离死别,更是令人肝肠寸断!

。。。。。。

包家寨,龙泽寺院。

今天是阴天,天上厚厚的云层很低,像是要下雨了,更显得闷热,热的心里难受。

刘谨、刘诠兄弟从巨浦回来了,他们更是给刘家带来了阴霾,比天上的乌云更沉闷。院子里没有了欢乐,每个人都愁眉不展,情绪低落。仆妇们都低头做事,大气也不敢出,整个院子里都是压抑的安静。

刘璎的母亲陈氏病了,祖母阎氏也病了,而且更严重,老太太已经卧床不起。陈氏挣扎着还能走动,可是明显的瘦了。

阎氏老太太住三间正房,其位置在一长排正房的中部。在室内西屋里,陈氏弯腰站在床前,手上端着一碗汤药。

“太太,该吃药了,药是温的,正可口。”

阎氏转过头来说道:“天天喝苦药汤,早就够了。让我死吧!死了更好,璎儿找不回来,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喝!端走吧!”

俗话说:老儿子大孙子是老太太的命根子!一点不假,刘璎失踪对老太太打击太大了。

陈氏是带病伺候婆母,她与老二的媳妇孙氏轮班伺候。

刘璎的姐姐刘琴也在旁边,她更心疼自己的母亲。她上前接过药碗说道:“祖母,咱们一家人都盼着您好起来,今天父亲和三叔也回来了,看到您这个样子他们也会忧心。孙女侍候您喝药吧。”

那边陈氏已经站立不稳,忙扶着坐在床边。陈氏还年轻,身体没什么大病,只是忧虑过渡。也难怪,她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哪能不伤身体呀?

刘瑾回来了,他们三兄弟也是轮流侍奉汤药,陪着老太太,尽量开解劝慰。

刘家从外面请一个郎中每天来看病,今天刘谨出面挽留郎中,请他留下来住在寺前院。

因为包家寨是个小村庄,不是随时都可以请到郎中的,目前刘家的状况很难说谁又病倒了,老太太病情还没有好转也需要随时监护。这一位郎中的医术还不错,已经请来几次,陈氏(内宅主妇)还比较满意。这是刘瑾挽留郎中的原因。

寺后院花厅,这是唯一比较安静和避开众人的地方,刘家三兄弟来到这里议事。

未完待续。

——第27章完——

本作者的《明末强国梦》已完本,欢迎查找阅读。

0

第27章:贩卖人口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