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仙侠>黑西游之高老庄>脱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脱险

小说:黑西游之高老庄 作者:捡到根竹杆 更新时间:2019/8/3 20:58:45

第二十三章

八戒说道:“莫专拿我一人说事,古人去:‘食色性也’,和尚更是色中饿鬼,你们都有这想法,只是装模作样扮清高罢了,却独拿我老猪作笑料。”唐僧怒诉道:“胡说!出家人自求六根清静,那有色中饿鬼一说?!你要是不想上西天,你留下好了,我不拦你!”八戒说道:“师父莫急,这事从长计较,从长计较。”心里却道:“从长计较?只怕计较不起!看这等妇人不恶,变化了这般房屋在此,进来了,要再出去,不打一场,只怕走不了。她们为什么要用招女婿之计?还不是看我有案例在先,这就是冲我来的!猴子知道对方是谁,他不作声,就是要看我的丑,让他看一看又何妨?看看谁出丑!”想到这里说道:“我喂马去,那三太子走了一天了,没得吃。我们可以饿,人家可是龙王的王子,饿不得!”说着推开门出去了。

牵了马就往外走,也不找草地,绕过院落外围墙,悄悄接近有窗户的房子,听一听里面动静。他知道,这院落是对方变化出来的,自己只要稍一近,对方必然会知道,这等牵马侦察无疑是掩耳盗铃,但又不得不做,让对方知道也好,说不定这正是对方想要的。又一想,猴子既然知道对方,也必过来察看,那就不妨让他们看看,老猪是如何发呆的。

刚一接近后院的后门,就听到一声犬吠,只见一只长毛狗趴在后院的门旁,那妇人带着三个女子后门站着,那三个女子见八戒走来,立马转身进屋去了。那妇人却问道:“小长老,哪里去?”八戒丢了缰绳上前躬身笑道:“娘!我是放马来了。”

那妇人大嗲,伸手虚空打了一下,说道:“你这小和尚,胡乱说些什么?!都还没和我女儿拜堂成亲,就胡乱的叫!”八戒笑道:“你不是要我们四人留下吗?我师父是老顽固,不通人事,要留他是难了。我大师兄就是坐不住的主,你要他留下,保留不住两时辰。我那沙师弟,你看他那样,给你怕你都不要!我嘛,我可是有先例的,想前些年,我就在高老庄入赘过,经验丰富,经验丰富。”

那妇人笑了,问道:“怎么个经验丰富?”八戒说道:“你别看我长得丑,我还是比较勤紧的,上千顷的地,我就是不用牛耕,只要一顿钉耙,就给你做了。没雨我能求雨,无风我能唤风,房舍旧破我能修,阴沟不通我能通,什么事我都能做。”

那妇人说道:“既然这样能干,那我就去和小女说说。你师父知道了吧?” 八戒说道:“不用经过他,他又不是我生身父母,我要怎样全在于我。”那妇人点点头进了屋,顺手把门关上了。八戒看着她进屋,顶起脚尖,伸长脖子,隔着老远,对着那屋紧闭的门窗,左瞧瞧,右望望,最后失望地叹口气,摇摇头,牵了马转身离去,走了两步又回头望一眼,再走几步,又回头望一眼,憨气十足。

变作蜜蜂的悟空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听在耳里,转身飞了回去,见了唐僧对他说了。唐僧叹了一口气,想说什么,但没说。

这牵马侦察不是没有收获,后院中除这母女四人外,还有两个丫环和一条狗。丫环没有威胁,但那狗有,不是它牙尖爪利,而是它警觉性极高,能提前察觉到八戒的存在。

没多久,八戒回来,将马栓好,唐僧问道:“回来了?”八戒应声,悟空问道:”怎么这么快?马喂饱没有?”八戒说道:“四下也没什么好的草,没地方放马。”悟空笑道:“没地方放马,那有地方牵马吗?”八戒笑了,心想:“这猴子果然象跟屁虫一样跟在后面。他都相信我是不正经了,那些个妇人应该也放松警惕了吧。她们马上要出招了,要收掉老猪得看你们用什么手段,光凭这样的变化,嘿嘿,还不行。”当下不理他,转脸到一边。

少刻,门呀的一声开了,香云霭霭,环珮叮叮,那妇人担着一只红灯笼带着三位少女进来,她笑盈盈地说道:“各位长老,这是我大女儿真真,这是我二女儿爱爱,这是三女儿怜怜。真真,爱爱,怜怜,来见过四位长老。”三个少女上前向唐僧师徒拜了拜。唐僧双手合十,闭上眼睛;悟空抬了头望向顶头梁柱;沙僧转了过背面壁。八戒两眼直钩紧盯三个少女,双手不停地搓着,他说道:“娘,三位姐姐真是天仙下凡,比天仙还天仙,赛过那月宫里的嫦娥。”心却在想:“比天仙还天仙,那是什么仙?赛嫦娥又有什么好?嫦娥就是娱乐众人的,你们也要娱乐我吗?瞧这阵势也就不比青楼花魁接客差了,那老猪我就一起笑纳了。”那三个少女嗤的一声笑,随后用手轻捂嘴向内屋跑开了。

那妇人笑道:“你们决定谁留下来了?” 唐僧没睁开眼,也没作声,沙僧哼了一声,悟空则说道:“我们一致决定,将那猪长老留下。”八戒连忙说道:“这事大家再从长计较,再从长计较。”悟空说道:“还计个什么较,你连‘娘’都叫了,还有什么要计较的?”说着一手揪起八戒,一手拉着那妇人的手说道:“亲家母,快带这女婿去拜堂成亲,也好了了你的心愿,我们也得吃上一顿喜酒。”

唐僧长念一声阿弥陀佛,沙僧叹了口气,悟空皮笑肉不笑,八戒喃喃扭捏,妇人则满脸堆笑。她一手挽着八戒向外长声吩咐:“快,来人抹桌椅,给三位长老上斋饭!贤婿,我们里面走!”说着笑盈盈地一手提着红灯笼一手拉着八戒向里屋走去,一出了大厅门,她的笑声渐变冷。

一路上不知过了几道门,门槛磕磕绊绊。八戒问道:“娘,这门怎得这么的多?我们要走大半个山吗?”妇人微一惊,说道:“这还只是仓库,离后面厨房还远呢?我们家有前房间三十六间,后房间三十六间,每间房有两道门,共一百四十四个门槛儿。故此磕磕绊绊些。”八戒说道:“是门槛啊,我还以为是老树根呢,娘你年纪大了,这样的路你可走得小心些。”

妇人停了下来,双眼紧盯着他,八戒也停下,他说道:“怎么?厨房到了?是不是该杀猪了?”妇人哈哈大笑说道:“猪刚鬣啊,猪刚鬣,你倒沉得住气!”八戒说道:“沉不住又能怎样?我师父不明其中道理,沙僧不是你们对手,孙猴子巴不得看我出洋相,我是孤立无援啊。你们又把我围起来了,你说我该怎样?”真真,爱爱,怜怜此时站在八戒身后。

那妇人说道:“看你样子,你倒放得开得很。”八戒说道:“大小阵仗我干过无数,放不开,我早死了。不过你放心,我就是死了也不会去你哪。”妇人说道:“你知道我在哪?”八戒说道:“哦,有件事忘了跟你说,你那只狗,好象叫地听吧。我用麻袋笼了它,将它浸下山沟下,用大石压了,也不知它这时死了没有。”

妇人脸一寒,随即说道:“难怪我得不到任何信息,不愧是天篷元帅!先把我的耳目禁了,我还道一切在我们的掌控中,谁知你装疯卖傻的功夫也是了得。去掉了我的地听,你还有什么办法吗?”八戒说道:“没有了,除了打一场,真的没有了。”

妇人笑道:“你的胜算是多少?我很想知道一个天庭元帅的想法。”八戒说道:“四六开,你们四,我六。如果地听在的话,是八二开,你们八,我二。”

妇人说道:“如果是天篷在此的话,我认了你的四六开,你此刻不再是天篷了。还怎么四六开?”八戒说道:“等我打赢了你们再告诉你。对了,你们不是有三个女儿要招我的吗?说实在的,我决策不下,这样罢,我们来个撞天婚如何?”

妇人说道:“什么撞天婚?”八戒说道:“把我的眼睛蒙上,我抓住谁,谁与我成亲怎样?”妇人和三个少女脸色一变,妇人说道:“这就是你的战法?”八戒说道:“是,我想了很久,对付你们,只有这个办法。你们可以一起上,我一齐笑纳。”说着扯了衣服,将头蒙上,弯腰把了一把泥巴塞在耳朵里。做完后,默想从野猪肚中破体而出的脏样和悲愤,不再作他想,然后双手一张,光着膀子露出黑毛茸茸肚子和胸脯,大喝一声,反身向身后的真真,爱爱,怜怜扑去。

原来八戒在天庭做元帅的时候,没少阅看天庭记载的各时期各地域的人、妖、魔、神的战例卷宗。在那些战例中,也有不少不对等的神魔人之战,弱的一方有时也能胜了强的一方,管理那卷宗的人也没少对那些战例作分析,例出人、魔、妖、神的各自优势,评点出为何胜,为何败。人与神之间的战法就是人不视、不听、不说,以此作战,神都拿人没办法。佛曾说过:“不渡无缘之人。”既然有佛渡不了的人,自然有菩萨也感化不了的人,不闻,不视,你奈我何?

八戒的一扑,三少女避开了,不敢和他那全身臭气熏天的身子接触。他虽然一击走空,心下却大定:“我的胜算是七成!慈舟航道人、文殊广法天尊道人,普贤真人,你们在封神大战中的战绩可差强人意得很,打架斗殴这事不是你们能干的。”当下一套凡间五行拳,夜战八方势使将出来,拳声呼呼,脚法呯呯,时不时还向能感应到的仙气香兰吐口水、甩鼻涕。这以丑打美,以粗打雅,以脏打净的打法,令三个菩萨竟近不得身。她们几次要祭出法宝,八戒那不闻,不视,心身归一,影响不得他心智,法宝竟然也无力展开。这时她们不由后悔,为什么不把士卫带来?

三菩萨三剑在手,以硬碰硬击来,八戒感到寒气逼来,哈哈一笑,钉耙在手,磕飞了两把,磕断一把,三菩萨退了下去。八戒转身侧头说道:“娘,她们都不肯招我,你招了我罢。”妇人笑骂道:“连老娘你也要,真是没大没小。”八戒说道:“你说道什么?我听不见!”说着脚一踏地使出三十六天罡大法,一棵大树的树藤向那妇人缠去。那妇人手指一点,将那树藤击回反向八戒缠来。

八戒目不能视,耳不能闻,树藤缠到身上才发觉,不禁大悔:“我怎么一时得意竟使了法术,和她们斗法不是找死么?”之前,菩萨们不是没用法术驱动过树藤,但八戒天生神力,扯断藤和甩开藤如同扯断莲藕丝抹掉蜘蛛网。这时他一使法术,那无赖没脸皮的癲狂神功不攻自破,全身上下顿时为真气法力所充实,但这浅薄的法力在菩萨看来如同小虫子一般,本来无计可施的菩萨变得随手可施。这时的树藤带着八戒和菩萨的双重法力,没有了无赖没脸皮癲狂神功的百神不侵,八戒被缠得动弹不得,战局瞬间逆倒。无奈之下,也只有硬拼了,他大喝一声,念了咒语,全力再次使了法术,这次不是向菩萨攻击,而是向自己攻击。周围树木排山倒海般齐向自己压来,顿时将自己压在厚厚的巨木之下。

八戒这一摧动法力也是非同小可,四个菩萨腾云在空,避开巨树的移动。待巨树停止时,已象小山一样了。那妇人笑道:“就这招了?你能藏多久?”手一挥,将树移开,巨树又恢复到原来的位置,地上躺着的是被树藤缠得象粽子一样的八戒。那长藤的另一头则在一棵林树上,那树被八戒的重量坠得如弓。

那妇人按下了云头,落在八戒身边,她说道:“天篷元帅,你就这样告诉我你占了六四开的胜算?”八戒不能回答,只是无奈的挣扎。那妇人说道:“我佛慈悲,今日我要开了杀戒除去这道教奸细,以保唐僧能顺利到西天雷音寺取经。望佛祖见谅。”说着手一翻,手里多了一把蓝色短刀,她眼露精光祭起刀,刀化作一道蓝光向八戒刺下。

突然八戒跳了起来,是被坠如弯弓的树给拉起来。原来八戒眼见不敌,索性用树木压住自己,在树木挡压住他时,为他争取了一点点时间,这一点点时间够他控制绑住他的那棵树,让它弯弓蓄力,然后使了千斤坠,作最后一击。如果菩萨不近他身,只在远处下杀手,那他也就认命了,很巧,菩萨落在了他身边。就在斩妖刀落下那一瞬间,他松开了真气,张了那长嘴,借树藤弹起那一瞬间,咬住了那妇人的肩膀,在所有人的惊呼中,连同那妇人一起被拉上了半空中。

这回他发了狠,尖长的獠牙咬穿了菩萨的琵琶骨,菩萨也动弹不得。一咬中口,便不停地甩动脑袋,拨动如浪鼓,菩萨被他甩得象风车一般。那化为蓝光的斩妖刀一击不中,跟着追了上来,怎奈有旋转如风车的菩萨挡在八戒下方,斩妖刀被观音一手收去了。三个菩萨跃起要救回大菩萨,发狠了的八戒又回到无赖没脸皮癲狂神功境界,就是死咬不放,不断甩头将大菩萨当武器,四人在树藤上扭打成一团,形同无赖。

观音落到地上,叫住了文殊,普贤,她对八戒说道:“悟能,我们不杀你了,请你放了地藏王菩萨。”八戒耳里塞满了泥土,听不见,就是听见了此时也不能相信她。他还是甩着头,将地藏王菩萨甩得象风车似的。

唐僧一觉醒来,天微发蒙胧亮,只觉晨风微冷,他定了神一看,哪里有什么雕梁画栋的房子?自己就睡在一棵松树下,身边是悟空和悟净。他一惊,连忙叫起了两人,说道:“这是怎么回事?那房子呢?那家妇人呢?”沙僧也说道:“莫非昨夜遇到鬼了!?”悟空笑道:“哪有什么鬼?那房子不知是那个菩萨变化的,那呆子不知,却要和人家成亲,这回不知被人家耍成什么样子?”说完哈哈大笑。

唐僧说道:“我们去找他!”说完随手拿起了锡杖,站起来。悟空说道:“师父,不必担心,菩萨不会伤他。”唐僧不答,走了几步,侧耳听了听。寂静的山林中还是传来微弱的打斗声,唐僧提杖大步向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 悟空也觉不对,便掏了棍子抢在唐僧前面。

走到近处一看,只见八戒倒挂在树上,嘴里咬着一妇人,正在疯狂在甩头,将那妇人甩得象风车一样,树下站着三妇人。唐僧大喝声:“住手!”那八戒还是在甩,唐僧一挥手,悟空和沙僧同时跃起跳上去,一个抱住八戒,一个搂住他的头,一用劲,终于使他停了下来。

悟空扯断了树藤,四人一同落到地上,八戒闭眼犹死咬不放,掰都掰不开他的嘴,叫他他也不应,悟空一看,他耳里都塞满了泥,悟空清理了他耳里的泥土,再叫,这时他听到了,他睁开眼看到了唐僧和悟空,这才松嘴起来。那妇人已面如金纸,不省人事。

沙僧忙取了衣服让八戒穿上,等八戒穿好后,唐僧才手持锡杖单手行礼问道:“四位菩萨,不知为何要为难八戒?”观音上前一步说道:“圣僧有所不知,这猪悟能乃天庭的天篷元帅,是道教中的魁首, 你们西天取经混入了他,怕是对取经不利,因此要将他赶走。”

唐僧说道:“八戒当初不是你收进来的么?”观音菩萨说道:“当初是看他一身本事,如今得知他是天庭奸细。”唐僧说道:“菩萨此言差了,他就是奸细,这九年来可曾对我不利?”菩萨说道:“这倒没有。”唐僧说道:“佛所容天下不能容,他既然没对我不利,为何容他不得?”菩萨说道:“此事关系重大,乃关系到我教存亡,我等不得不小心。”

唐僧冷冷说道:“八戒乃我佛门弟子,若是连自身弟子都见疑,如何与外人传教?”观音菩萨说道:“悟能非我教徒!”唐僧说道:“是何人替他剃度?是我!也是你!怎说他不是我教教徒!?”观音菩萨说道:“他带着大天尊的使命而来,就是二心,是二心就不是本教教徒。”

唐僧望了地上的妇人一眼说道:“怎样才是本教教徒?”观音菩萨说道:“一心一意向佛才是。”唐僧说道:“佛是什么?”观音说道:“佛乃智慧、大悟、向善、慈悲。”唐僧说道:“心存杀戮之心可算向佛?”观音语塞。

唐僧接着说道:“菩萨,说句得罪的话,你等好丑!”说完转身对悟空等人说道:“收拾行李,继续走路。”说完当先而行。悟空和沙僧从没见过师父如此,不敢说话,拿了东西跟在后面。走了远,悟空说道:“师父,刚才你真是男子汉气概!说实在的,我都有些怕了。”唐僧哼了一声说道:“下次别再打我的马了。”

观音菩萨呆立于当地,回想唐僧那句“你等好丑”四字。是的,的确很丑!自悟能进入取经队伍已来,那是天天心不安,刚开始还不觉,日子久了,恐慌之心越来越盛。直到其他几位菩萨找上门来,这才决心要将悟能除掉。四大菩萨聚在一起,变化了房屋,变化了妇人少女,这诱引计一施,淫邪之心那是一发不可收,昨夜那弄姿卖骚的确是丑态百出,只因心中起了杀意。无论是试禅心了好,还是诱杀悟能也好,心对他人的不信任,造成了自己的伪装,伪装一来,则丑了。自以为自己是正神,悟能是魔,一交手,悟能真的化身为魔了,而自已又是正神吗?如果是为什么被悟能打得连手都还不了?那是因为自己四人也是魔了,被悟能这大魔压制住了。应该是这样说,悟能化为魔是被逼的,有意而为之,他还是神;而自己化为魔却连自己都不知,还以为自己是神,却已经是魔!结果这一战则是:悟能真神对战恶魔菩萨。阿弥陀佛!

八戒走了十多里,心情大好,从沙僧肩上接过了担子,张口唱起了山歌:“妹在山脚采茶勤,哥在山上砍柴忙,听得妹唱山歌好,歌声绕转云飞扬……。”歌声沙哑难听,引起来无数噪鸦附和。整天话唠不断的孙悟空这一天都没说一句话,他在想:如果昨夜的是自己而不是呆子,自己还能不能有命?四人是一个整体,八戒有难,自己却在睡觉,而自己又不是不知道;师父是凡体肉胎,一直是软弱的,但刚才却手持锡杖面对着菩萨冷言质问,换作从前没得道的自己,那是敢还是不敢?

0

脱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